妻主她又软又甜

作者:你的大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七章

      
      一块沾了水的帕子拭在脸上,司青半眯着眼,眼隙中,东松俊逸的脸有些苍白,然他见到司青活过来亦并不诧异,就如早预料般。
      司青动了动嘴唇,却发不出声音,忽感口中有个物事,司青吐在掌中,方要瞧是个什么物事,东松便接过去,沉在水中浣了浣,方才交还司青。
      司青托在手心,定睛仔细一瞧,是块镂空的玉,其中裹着一物,透着琥珀颜色,东松转身往桌案去:“你好几日没进食了,方才店家端来药粥,你可要喝口?”
      
      司青说不出话,因而点点头,而东松正背对我,瞧不见司青点头,许是得不到司青回应,好半响他方回身望司青,懒懒道:“别耍主上的性子了,喝不喝?”
      司青重重点头。
      东松愣了一瞬:“出不了声?”极快又像是想通,一拍掌道:“也对,好几日没饮水了,嗓子怕是干灼伤了。”
      
      缘由东松的灼灼注视,司青极不情愿又苦于无奈,喝下两碗粥,一碗汤药,与两杯水过后,坐在窗前消食,司青原想起来走一走,可躺了好几日,筋骨早就僵硬了,动都动不得。
      东松倚在厢房外的栏杆上,看着楼下来往行人,司青回首望着他,许是司青盯得过紧了,东松察觉她目光,悠悠转头看向她:“我晓得你有许多想问的,不过我挺庆幸。”
      司青皱起眉,不晓得他在庆幸什么。
      
      东松咧嘴笑了笑:“庆幸你开不了口,即便你如今挺多事,可至少不烦我。”
      东松,还是老样子呢。
      
      司青抄起后背的絮垫子,快准狠朝东松丢去,他险险接住,咧开笑拉了张圆椅子坐过来:“你想问什么?我答还不行么?”
      司青伸出一指往杯中沾点茶水,往案上一撇一捺写道:活。
      东松将絮垫子垫回司青后背:“其实我也不大清缘故,只晓得温阁主喂你喝下好似是个叫做‘伏六’的药,那药吃不死人,却是个叫人诈死的灵药,六日时日,叫神仙都觉不来脉搏,着实妙得很。”
      司青突发了新疑问,他怎的晓得这些?
      然司青并未直白问他,沾水的指尖继而在案上写:救。
      
      东松弯指扣了扣司青写的字,道:“我救你的事儿?”
      司青点点下巴。
      东松道:“我们可是挚友啊。”
      
      司青忙不迭写下,谢谢。
      东松面容倏然正色,脊椎亦是坐直起来,定定看司青半响后,呼了口气:“你我之间还谈什么感谢。”
      
      东松起身拧干来条绢子,将桌案上的水泽细细擦去,而“谢谢”两字,亦是被绢子的一挥就,不再留痕。
      东松半垂的双眸掩了往日的桀骜不羁,他道,“魔宗叛变,魔族皆是乱臣贼子,是要受千万世人唾弃,上天诸神谴罚,断不得入土为安。”东松微微抬眼:“天帝他应我,若我将你偷出,他便让宁儿入土。”
      司青不曾想过君良也插了一脚,司青隐隐见到他润了眼,目光却是她从未见过的真挚:“宁儿她受不得苦,她应是护在掌心的珍宝,哪怕是死后,也不该受累的。”
      司青望向窗外,一丝如薄薄绸缎的云带落在半空,风一吹,却散了开。
      宁儿若有知,也该欣喜了。
      
      夜里,司青躺在榻上翻来覆去却睡不去,她未将灯烛吹灭,只留它静静在一方小屋里,微弱地亮在幽暗中,有时候,看得黑暗太久了,才会晓得,光亮究竟有多珍惜。
      大抵是夜中总会叫人多有感伤的缘故,司青恍恍惚惚想到往昔,司青犹记,在仙界的时候,有一回是春猎,她骑着的大马受了惊,在林中横冲直撞停不下,她本不熟骑马之术,这下变故,便益发不知所措。
      
      千钧一发间,君良骑马追上,五指死死攒着司青的缰绳,指节由泛白至发青,想来自己的马被攒得狠了,倏然嘶鸣,前蹄抬起,君良没留意放手,被□□的马甩出,恰好掉进了布置的陷阱中。
      司青亦被摔下马,膝盖磕开血不停流,可她却没觉着疼,按下心慌,踉跄爬至乌黝黝的陷阱旁,想都不想便跟着跳下去。
      
      深渊底,君良花了那张如玉的脸,衣服亦是被勾破了,却不管不顾,只是来擦司青的眼泪,无奈得笑出声:“即便我掉下来了,你也要去传唤人来救我,跟着我跳下来怎么行?”
      司青紧紧上前抱住他,将头埋入他怀里:“我没想那么多。”声音低得不知他是否听清了。
      “你这样,很会让别人误会的。”
      
      “啪嗒”
      司青低头,手中的那枚镂空玉块自她指缝滑出,顺着光滑的被衾滚落在地,磕开了表面,化作薄玉碎片,在橘黄暖色的烛光中,耀耀发光。
      司青先怔了片刻,下榻踏入碎片,双指小心捻起一卷裹挟在碎玉中的纸片,缓缓展开,雪白的宣纸上,书下赫然四字:
      “任行,莫归。”
      
      司青攥着纸片在掌心如至宝,也不知是何时睡过去的,只是翌日一早醒来,紧握的手仍旧没舍得放开,那条纸片叫她揉皱了,揉软了,司青还是没分开。
      任行,莫归。
      寥寥两字,竟如此之重,又如此之轻。
      重是放不下的情意,几百年的岁月悠长,与那个一生最着重的人,轻是一段深情,只不过轻飘两句话,便给打发了。
      君良终究是懂自己的心思,比起四海八荒的女主上,司青更愿意做的是闲云野鹤。
      沉重,且凉薄。
      
      司青推开门扉,东松斜坐在厢房的木窗沿上,手中旋着柄短刀,目光却没个会聚,不晓得沉吟些什么,待到司青走近他身,他方才回过神,收起短刀别回腰间。
      司青佯装没看见,指了指窗外流动的人群。
      东松低头睨一眼,道:“都赶着去凑热闹。”他双脚一蹬,跃下来,对司青道:“司青,我们该离开这儿了。”
      
      司青扶着回廊的木栏,勉力压下嗓子刺疼的不适,然声音是没法改变的干裂难听:“我明白,去看看罢,今日本是我下葬,总归要去瞧瞧。”
      如今她的尸首于殡宫不见,想必宫中是乱作一团,可东松将自己劫走此事,乃出自君良之手,君良从不做没把握的事,那么,他必然有化解之法。
      东松颇为诧异司青出声,却极快敛起诧色,悠悠和声:“你恐怕要瞧的,是某个人罢。”
      司青侧头望他:“是君良也罢,我自己也罢,有何区别?”
      “要我说,你是心中尚有留念。”
      留念么?大抵是罢。
      可,那也不再重要了。
      司青怔怔望着街道来往:“只是去看看,看过后,我即刻走。”
      东松瞪大了眼。
      司青笑笑安抚他:“莫怕,我并非要去死,而是会好好活着。”
      
      无上宫外聚集了不嫌事大的四海八荒的人,司青下马车之际,便被汹涌而来的人潮挤得后退,人群中,司青一下子便看到了君良。
      司青大致了解,原来君良将她的尸首调换了,然不巧,竟叫那个眼尖的看出,因而向君良讨伐来了,方才君良已然瞧见司青了,若是此刻他转变心意,下令抓她以堵住悠悠之口。
      那么此行,他便得不偿失了,
      司青拉着东松,预备要跑,那头却缓缓传过君良的声音,分明天地如此空旷,司青却还是听见了回应,一回一回绕在她心尖,怎么也挥散不开,
      他道:“本帝说她是,她便是,孰敢驳本帝?”
      
      司青心情大好,趴在车窗,风稍急切,却也吹得颇为清爽,望着一路倒后的山水颜色,竟生出不切实之感。
      倏然马车停下,司青挑开帘子下了马车,转身远远回望去,却再见不到无上宫的轮廓。
      那里,已然离她很远了。
      
      原来她活了几百年的地方,竟然能这般风轻云淡地远离开,司青恰感慨之中,东松正蹲在地上捣鼓着包裹,司青跟过去蹲下看他:“你在做什么?”
      “分行李。”东松抬头瞥她一眼,继而低头:“我们在前边的镇子便分道扬镳罢,左右你我的道不同,自是不同行,我要去当我的大侠,你呀,去找温阁主,自个生死存活,呐,这是你的,有缘再见,后会有期。”
      司青接过包裹,愣过一瞬后,思绪赶不上动作,手疾眼快爬上马车,霸着不让他走。
      
      东松牵着马,按了一按略略浮现的青筋:“我的天,你又怎么了?”
      司青盘着腿坐:“你将我抛下,我找不得以初在的地方。”
      东松顿了顿,将双肩一耸:“与我何干?我一没应过温阁主什么,二没应过你什么,你的一切,与我没干系。”
      “然你是有情有义的人,断不会抛我不管。”
      
      东松抬起头笑得畅快:“你太抬举我了,我江湖人称东无赖,还真与有情有义沾不上边。”
      司青只能妥协作罢:“那你将我带去南海,我俩便算两清了。”
      东松斟酌了片刻,畅声:“好。”
      
      银河皎皎,星辉清明,司青坐在软草坪上看星子,东松摘了野果子来,一股脑倒入思思怀里:“凑合着吃罢,天色太暗摸不来鱼了。”
      司青捡了个模样尚可的入口,东松挨着我坐下来,揶揄道:“呦,还挑呢?”
      司青不同他计较。
      
      大抵一时没话,气氛有些别扭,又大抵是东松真想晓得,他问司青:“你为何不愿意好端端的做主上。”
      司青偏头看他,他微微向后仰:“别多想,我就是想不通,主上至高无上,我这样的草莽臣民,不过猎奇罢了。”
      司青复而望着点缀星子的夜色:“若世上有那么多想得通与说得通,多半不会有糊涂人罢。”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