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主她又软又甜

作者:你的大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三章

        
      
      接过剑后,温以初脸色“唰”得一声青了下来,十分阴沉:“你把它折断了?”
      “我……诶诶,你干什么?别自杀呀!”
      
      缘由那剑被司青一折腾钝得甚是严重,温以初没自杀成,躺在原地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司青却不管他,生了火将鸟蛋丟进去,自顾自走了,见他不死心拿着那剑在地上寻一块石块就砺。
      司青没想过温以初对死竟是这般执着,一早司青才睁开眼,就见他穿着里衣坡着脚在屋里转悠,手中拿着拧成一条的长袍,司青不解问他:“你想做什么?”
      温以初身形微微一顿,嘴唇张阖,声音十分清晰:“上吊。”
      司青点点头继而趴下继续睡,她这破茅屋又没有房梁,就任由他找了,左右他看不见。于是乎,他找了一天一夜的房梁,终是累到了,隔日睡得十分熟,省了司青极多去照顾他的功夫。
      
      温以初每日就是变着法子自杀,然每每都是在折磨司青,如前几日他躺在她素日打水的那条小溪,奈何小溪的水堪堪没到她脚踝,他躺在小溪间躺了一天,最终因着溺不死而自个悻悻回来。
      又再如昨日,他偷偷跑到禅山上去打算跳崖,可破茅屋周围都是些小山丘,别看大家都把禅山叫做山,只不过它比平常山丘要隆一些,比起真正的山还差的远。
      司青倒是不怕他会摔死,于是她黄昏时分去禅山下的山沟找,司青看到他时,他正躺着仰头看天,可空洞的双眼告诉他他还什么都看不到。
      “是命,”温以初察觉司青的到来,他轻轻说了这样一句,司青十分不解,却还是上前扶住他:“闹腾够了,回去吧。”
      温以初硬在地上不肯起来,保持原本的动作。
      “禅山又并不高,你摔下来自然摔不死。”
      司青蹲在他身边看着他被尖枝刮伤的脸颊:“我不是跳下来。”他倏然顿顿,“我看不见路,摔下来的。”
      司青先是一愣,不由得觉着好笑。
      他真是一个将军么?怎么看怎么不像。
      
      “我等你一天了。”温以初轻轻道。
      司青挠挠脑袋,脸上有些烧,扭捏“哦”了一声,
      “我腿摔断了,走不回去。”
      
      司青十分伤恼,他摆明的就是上天派来催自己命的,缘于有上一次的经历,这下司青倒是轻车熟路,挽起他一只手臂勾住自己的项上,肩膀撑起他的腋下,一点一点地往前挪步。
      “走快些。”头顶传出一声轻缓。
      司青蓦然抬起头,鬓角倏地朝他下巴磕去。
      他面色不变,司青却疼得暗自吸气:“如何说?”
      他略略抬起头不让司青再碰着他的下巴:“起风了,要下雨。”
      
      对啊,温以初晓得会下雨,然而他依然十分不客气告诉司青:“帮我找来两块木板。”
      司青指了指天,想起他看不见,讪讪收回了手,怔怔问他:“都要下雨了,你让我去哪儿找什么木板?”
      “我的腿断了,需要两块木板固定,既是要下雨了。”温以初抬起头面对司青,睁着不含感情的眼睛:“那快去快回。”
      
      司青将他平稳地躺下,十分不满地夺门而出,你让我找就让我找,把我当什么来着?
      自己还以为捡了个便宜,往后修修房子煮煮饭这些琐碎都会有人帮忙她做,没想到啊没想到,竟然是个麻烦,不仅要照顾他,提防着他不小心把自己弄死,还要事事听他使唤。
      简直亏了,亏大了。
      不过司青一向是一个颇有怜爱之心的人,于是她提着温以初的残剑去了禅山,劈了半天才劈出了两块很是粗糙的木板,抬头望望天,有些黑压的云似乎要塌下来一般,司青暗声不好,抱着木板可劲往回跑。
      
      待到司青一脚迈入破茅屋时,天边一道紫色闪电轰然而至,爆响在天地间,司青被吓了一跳,抱紧木板本能地惊叫一声。
      “别怕别怕。”沉稳带着隐隐急切的声音悄然而至,温以初忍着脚上的伤跛到司青身边,将司青拥入怀中,一只手在她后背心一下一下地拍:“我在,我一直都在,别怕,以后我都会在你身边。”
      司青被骇得一动不动,触碰击碎了司青脑海所有画面,只余下空白,和不知所措。
      司青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问:“你怎么了?我不过是被闪电吓到了,我不害怕的。”
      温以初倏然放开我,有些歉意:“对不住了,是在下逾越了。”他转过身,带着几分落寞。
      司青看着温以初的背影,不禁感叹,不知哪家姑娘如此有幸,能得此情谊。
      那是司青穷尽一生一世都无法得到的东西,情谊,实在太……贵重了。
      
      “那你告诉我,为何你要这般频频寻死?”司青摸摸鼻子。
      温以初停了话,连呼吸也变得极缓,清泠的声音染上悲意:“我在历劫,又失败了,只有死了才能回去。”
      司青冷得有些睁不开眼,可还是轻声问他:“你是仙人?”
      “是的。”温以初笑着说,那是前所未有的得意。
      司青伏下头,心中极为失落,为何失落她不知道:“哦。”
      
      从此,司青生命里多出了一个人,那就是温以初。
      他是一个仙人,他上战场败退外族,挥剑杀敌,保家仙界,是世人的英雄。
      他想死去,重回仙界。
      他看不见任何景物。
      他受伤得很严重……
      他生病了,烧的脸通红,是昨夜下大雨,伤口处感染风寒,司青不是大夫,从小生病也是不日自愈,所以在温以初病得睁不开眼说不了话时,她手足无措,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司青摸摸他的脸,他的脸烫的不得了,司青问他:“你怎么样了?”
      司青不知道他是听不见自己的话,还是听到了却回答不了她:“没想到先前那般折腾却死不了,一场病倒是要了你的小命。”司青不知道自己怀着什么心情才说出这句揶揄的话,心中有些难受得快说不出话。
      好在他确实是有些反应,他动动干裂的嘴唇,然而说不出话来,他神志清醒便好,
      “以初,先别睡,你还记得你答应过我好好活着吗?你别睡……”
      司青抬起头看着天,雨已是停了,东边微亮,时辰还早,村中大约还未有什么人,顾不得那样多了,再不看大夫,温以初就撑不住了,她背起温以初,一步一步往村里走去。
      
      如他所料,当下村子里的道上没有人。
      时辰还早,加上昨夜大雨,街道上显得更加清静,村子的路司青并不熟悉,阿娘阿爹还在时,他们都不让她出门,司青知道他们怕自己被嘲笑,被欺负,司青也知道外面的人如何说她,但她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这样阿娘阿爹就不会伤心了。
      阿娘阿爹走后,司青就被赶走了,村里被再也没有进来过,他们更不会让她进来,说到村里司青最熟识的地方,那是村东的甘大夫的医馆,阿爹找他来看过她几次病,可后来怕村里人说闲话,就没再来了。
      
      司青背着温以初到甘大夫的医馆,小心翼翼放下温以初,温以初一直醒着,遂她放下他时,他攥着司青的衣角,司青附在他的耳际对他说:“待会我敲门,会有人来接你,你领了药后就去村口找我,对了,记得跟甘大夫要一个熬药的药罐,家里没有。”
      司青将娘留给她的玉佩塞入他的手中,匆匆吩咐两句,司青就要离开,不能让任何人看到她,要是被人看到温以初和她待在一起,甘大夫不会救温以初的,届时司青会拖累他。
      可温以初还是紧紧攥住她的衣角没放,
      司青无奈蹲下身,将耳廓抵在他的下巴,他嘶哑的声音异常艰难地发出:“你……去哪?
      “我……”司青顿了顿,看着他半睁的双眼,压下慌神,道:“村里六珍府的花糕十分珍贵,既然来了定要给你尝尝,我先走了,晚了就买不到。”
      司青不顾温以初还想说些什么,用力敲着甘大夫医馆的大门,直到有声音大喊:“谁啊!”司青才跑开。
      沿着街道跑了许久,司青回过头,却看到有一个姑娘扶着温以初走入医馆,而温以初正抬头面对她的方向。
      
      司青躲在村外的槐树下,静静等着温以初来村口,她等了两个时辰后就后悔了。
      自己为何要对他说来村口等自己呢?
      说不定甘大夫可怜温以初,或那位姑娘看上温以初,将他留下来。
      他跟着自己只能饿肚子,更别说治病了。
      先前司青捡到温以初时他就已经受伤了,后来还摔断腿,又染上风寒,她根本照顾不了他。
      司青连吃食都成了问题,拿什么照料他,更何况司青那破茅屋无遮无蔽,要是再生病……
      温以初禁不起这般辛苦。
      如果那是因为她,那她宁愿他不要留在自己身边,哪怕司青舍不得他,真的舍不得他。
      
      骄阳高挂,司青也咬断了第五根草,有些不耐地看看那位粘着温以初的甘姑娘,温以初现下身子骨还脆着,再这般站下去,可又要站出事来,这甘姑娘也忒不懂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