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主她又软又甜

作者:你的大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二章

      
      青夏随着长明回了无上宫,已接近凌晨,渐渐地残星闭上了昏昏欲睡的眼睛,在晨空中退隐消失,青夏怕温以初再次赶她走,千求万求待温以初消弭火气再送自己回去,青夏惹人怜惜的模样,长明也不忍拒绝,只好带她去了自己的住处。
      长明的房间不比他们的金碧辉煌雍容华贵,家具摆设极少,刚好够用而已,半旧帐幔帘笼桌布椅搭全是最简单的式样,一色淡淡烟青色,绣着些淡淡的花纹,素雅得有些冷清。
      “睡吧。”
      长明指向了自己的床榻然后准备离开却被青夏死死拉住了衣袖,她的眼泪就像那瀑布溅起的泡沫,淋在青夏那沾满血迹鹅蛋形的脸上:“别走,我怕……”青夏红润中闪着苍白的紧抿的薄唇。
      仔细看来,青夏是年轻而貌美的,长眉弱肩,身材窈窕,眼光如星子流转,睫毛像米色的蛾翅,歇落在瘦瘦的面颊上,一种温柔怜惜的神气,长明像喝了酒似的沉醉在那迷人的秋色里,竟一瞬间晃了神。
      
      那夜,司青做梦了,梦见昔时被提出仙牢审判的那日,听说那日仙界里里外外围了三圈,她们难得见如此祸端,自要前去瞧瞧这场盛况。
      虞姬前来给她送行,但一路上有些像哭丧。
      忍不住,司青低喝她一声:“莫哭了,还是把气力留着,免得我死后没人给我哭丧,显得凄凉极了。”
      虞姬却哭得愈发凶。
      后来司青转念一想,自己死了便真什么也听不着了,倒不如生前先听个尽兴,便任由她去。
      
      不知行了多久,押送司青的仙长对她说:“姑娘,前方便是刑场场了,有什么话,尽快的说罢。”
      虞姬突然一嚎,含糊喊着“小九小九”,司青按了按额头:“我还想走得清些好。”
      
      倏然发觉袖口有人拉着她,司青蹭了过去,她往自己掌心塞进什么物事,虞姬在司青耳畔道:“小九且吃下罢,吃了便没了痛苦。”
      司青讶然:“你不会想先把我毒死?”
      司青抹着眼泪抽泣道:“小九,我听闻审判很疼,这药灵验,吃下不消片刻便没知觉,行刑时便感觉不到痛了。”
      司青将药收一收,笑道:“你倒是有心了。”
      
      司青却默默地将药塞在了衣袖里。被架着上了石阶,还未等司青吞下药,只听见仙官大喊一声:“大胆刺客。”
      虞姬似乎一看形势不对,大喊:“保护小九。”末了又添一句:“他是来劫法场的。”
      
      司青还未琢磨透这仙界还有谁来救自己,腰际被一只手捞过,她恍然。
      一场剑吟枪鸣,司青好几次险些被甩出去,可每至关键时候,这人的手总能牢牢将她拉回来,倏然一阵凤啼,司青感到身子一轻,天旋地转,转眼坐到了实处。
      
      “小青,可有事?”
      司青看到了魔族宗主千亦楶的脸,一把剑劈了过来,困住司青的枷锁瞬间被劈开,司青顺势夺过一把长剑杀出重围。
      
      “亦楶……”惊讶,更多的是欣喜。
      
      身后追兵的快马加鞭声音传来,司青察觉到千亦楶在自己腰上的手不动声色地紧了紧,凤凰也瞬间极速行驶。
      司青按住惊涛骇浪的腹部,咬紧了牙关,凤凰突然一阵嘶鸣,司青的身子一旋便下了地,双脚踩在实地上。
      千亦楶将司青打横,不知走到哪一处,将她放下来,司青的鼻子有些痒,伸手触及到一片苇草,千亦楶将她按下,往她手心塞一把匕首,喘着粗气道:“你躲在这里别跑,我会回来找你。”
      
      司青伸手拉住他的衣角:“你去哪?带上我。”
      “放心,我会回来。”千亦楶轻轻拍在司青的脑袋安慰她。
      
      可是司青知道,外边千军万马,千亦楶只身一人,怎么可能……
      猝不及防,司青拔出匕首,划开一大片衣角,千亦楶大惊,走来按住司青受伤不慎划伤的伤口,司青把衣角往鼻子上凑,闻了闻淡淡的血腥味:“血是红的,还挺像那么回事。”
      司青把衣角盖在头顶:“亦楶,我等你回来,回来揭我的盖头,只要你回来,司青便是你的人。”
      
      司青端端正正地坐好,就像新娘子在洞房安安分分等着新郎官一样,一下都不敢动,生怕他回来便寻不到自己。
      等到周遭渐凉,露水渐重,千亦楶还未回来。
      如若他没回来,自己该当如何?
      
      司青笑了笑,大抵是在这堆不知名的杂草里自生自灭罢,百年后若有人路过,见一堆跪着的白骨,一阵唏嘘后便复行前路。
      而自己,便赚了那两句感怀。
      不亏。
      
      前方草动窸窣,司青敛回思绪凝神,手把在匕首的柄上,苇草倏然被拨开,匕首如破空利箭向前刺去,但很快司青的手腕被扣住,此人弱声:“小青,是我。”
      司青欣喜得不知如何言语,双膝跪行了过去,正色道:“揭盖头。”
      千亦楶却握紧的司青手腕,暗声对她说:“我寻到个妥当的地方能躲一躲,走。”
      
      司青倔强扯住他:“揭盖头。”
      倏然风一拂过,苇草荡漾,司青的盖头终是滑落。
      司青笑说:“亦楶,如今你是我的夫君了。”
      
      他没开口。
      他们是连夜赶到的,是一座小山庄,一推开门,千亦楶随便倒下了。
      司青跑过去抱起他,才发觉他的身上全是粘稠一片,身上的温度也渐渐的凉下去。
      司青哑着声:“亦楶,你怎么样了?”
      
      千亦楶微弱气息游走,弱得几乎要听不见的声音道:“不妨事。”
      司青才晓得这一路他没怎么开口说话的缘故,这样的气息,怎么会没事,苦她还傻傻认为,他们真的平安了。
      “都这样了,你还不肯爱我吗?”司青黯然垂下眼帘:“你还不肯带我回家吗?”
      
      “帮我拿回三相之力。”
      司青苦笑了一声:“你换一个。”
      千亦楶道:“杀了上卿。”
      “再换一个。”
      “太难吗?”
      
      司青哽咽着声:“你都已经娶了我。”
      千亦楶似乎说了什么,司青听不太清了,只能附耳到他的唇边,他说:“我没有掀盖头。”
      
      后来,司青不知仙界的人是如何找着她的,也不知他们花了多久才找着的,只是他们来时,千亦楶已经凉透了,透心骨的凉,连同司青的心一道冷了下去。
      虞姬慌慌张张来把司青的脉,司青笑着摇摇头,指了指心口,问他:“你能帮我看看么?我这里好似没动了。”
      司青被重新带回仙宫时,她的罪名不仅被撤得干干净净,反倒有功。
      司青记得,功好似是,刺杀魔族余孽。
      上卿往问她,想要什么赏赐。
      司青说:“赏赐我也花不来,要不赏我入轮回吧。”
      
      上卿动怒,再次将她关进了屋内禁足。
      虞姬总说她变了,变得沉默寡言,她以为司青是被吓着了。
      司青哪里变了?不过是经历了许多事情,有些时候对比起以往,就觉着没多么严重,没多么有趣了。
      
      这日虞姬往前来看望司青,司青想到那天的场面,便随口一问:“你找到我们时,是个怎样的光景?”
      虞姬往笑道:“小九手持匕首,将那余孽腹部中伤得倒地不起,甚是英勇。”
      
      那时司青才知道,原来那日,自己手里握着的,是千亦楶的命。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