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奴家小名二水

作者:买菜的曲奇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提亲的来了

      “你今天要给我梳什么发髻啊?”卿涟影不禁想到了在梦里的自己,和自己平常却是不一样,是挺好看的,毕竟她芳华正茂,不然可惜了这张脸。,(决明:我呸!明明是大妈脸)
      “回小姐是双平髻”茜儿乖巧的回答道。毕竟小姐肩膀有些宽,放头发下来遮遮…
      “嗯。”卿涟影还挺满意的。
      “对了,茜儿,你知道决明子是什么草嘛?”卿涟影突然想到了这个。
      “回小姐,决明子是一种草药,有清热解毒、缓解便秘的功效。”茜儿定了定,“小姐,你桌上不就是有一盆嘛?”
      原来那就是决明子啊,啥玩意儿?通便的?那死算命的便秘?
      卿涟影低吟到:“他为什么要我带上呢?”
      “小姐你说什么呢?”
      “没什么没什么。”看了看铜镜里的自己,脸好像有些大,昨晚梦里的那个人可长得真好看,若是我也那么好看就行了。看着自己黄黄的,在铜镜里更黄了,脸上肉也多。
      卿涟影不自觉的伸手捏捏脸上软呼呼的腮帮子,又转过头看正在给她梳头的茜儿。茜儿的脸也比她小许多呢。
      看着卿涟影这么的鬼畜,茜儿梳头的手不禁抖了抖,身上一层层冷汗。
      莫不是小姐瞧她比自己美上了许多,又想杀她灭口吧?这么想着,茜儿日常咽了一大口口水。
      
      正当茜儿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卿涟影开了口:“梳好了吗?”
      “梳,梳好了,小姐”茜儿有些哽咽
      这丫头又怎么了?瞧她心不在焉的改天给她放放假。
      卿涟影主仆二人出了房门,却没注意到,刚才桌上的决明子,一片叶子随风贴在了卿涟影的后背上,不过由头发挡住了些,不容易看出来。
      
      卿涟影刚慢悠悠地走到堂屋门外头,听到自家爹娘正在和个女人说话,这女人声音倒是陌生得很。
      卿涟影蹑手蹑脚地扒在门外听墙角,听到啥“彩礼”“下人”“真爱”之类的羞得没皮的话。咦,他们老大不小了,咋还竟说些骚话!
      茜儿看着自家小姐动作如此的娴熟也不知道听到了些啥,脸儿一阵青一阵白的。她嘴角有些抽搐,无语地站在卿涟影身后,咱们在自己家里,能不这样不?
      
      莫不是老爹要娶那个寡妇进门给我当二娘吧?
      请二水瞪大了眼,一脸的不可思议。那真是这样,我老娘可怎么办?老娘到这个年龄,确实是有些人老珠黄,要是那寡妇日后有了一男半女,我们两姐妹不是得被欺负死?
      卿二水越想越离谱,觉得再把耳朵往门上贴紧些,突然身后传了声音。
      
      “二水,你在干什么喃?”卿姝影带着侍女小束从闺房往这儿赶,老远就看到卿二水扒在门口听墙角。
      
      卿涟影吓得一哆嗦,立马正了身型,却瞧见是她大姐从后头来了,于是特别八卦地凑到卿姝影耳朵边说到:“姐我给你说,爹要…”
      
      还没说完,卿仲林稍稍有些发怒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你们在外面干嘛呐?还不赶紧进来!”
      两姐妹这才低头颔首一前一后挪进来
      转过头又对坐在他身侧的李寄鸿赔笑到:“鸿姐莫要怪罪,两个娃娃在家野惯了,我下来定好生说道说道。”
      一旁的霖秀也赔笑着示意李寄鸿喝茶。
      
      卿姝影自是不用说的貌美,眉目如画,唇红齿白。身着淡蓝色的长裙,裙裾上绣着洁白的点点红梅,用一条白色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将一头青丝绾成如意髻,仅插了一支蝴蝶鎏金簪,虽然简洁,却显得清新优雅。
      卿仲林看着自家女儿何等的美貌,傲娇得挺起了胸脯,就随他!
      卿姝影扭动着腰身上前,头上的蝴蝶簪也轻轻摆动,借着屋外的晨光渗进来,她真洒脱脱的像个仙子!
      
      李寄鸿含笑注视着卿姝影,从她一进门,她眼神就一直留在她身上。“果真是卿家的大女儿,这来提亲的王公子一家现在看来还真配不上她!”
      李寄鸿心想着,对着卿仲林点点头,示意他这个女儿不错!
      肯定不错,就随他!就随他!
      卿仲林对自己爱女的心情燃起了熊熊大火,扑不灭的那种!他朝着霖秀得意的使了个颜色,霖秀嫌弃的白了他一眼,别过头去不说话。
      这下到卿涟影进去了。
      但是此刻卿涟影心中仍然担忧着那二娘的事!她那昨晚洗了又油了的头往屋里探了眼。
      “那寡妇好不知羞耻,还穿一身红!秀给谁看呢?”这儿想着便朝一旁呸了口唾沫星子,妈的!
      旁边的茜儿扯扯卿二水的衣角:“二小姐我们该进去了…”
      定和那老寡妇斗到底!
      
      我们的‘烈士’水,铿锵有力,视死如归的踏进了房门,走到那‘老寡妇’面前,故意冷哼了一声,一阵白眼甩出去,看我给你个眼神体会!
      
      李寄鸿莫名莫眼的遭人甩了脸色,顿时还有点懵逼,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轻瞥了眼还站在正中央的卿涟影,毕竟不想得罪卿仲林。
      幽幽地开口:“想必这就是二小姐吧?”
      “你给我弄个三小姐出来呗!”
      “二…涟影,不得无礼!”卿仲林见小妮子今天怎么有些“放荡”,立刻出声制止。又正了正语气:“还不见过你鸿姨。”
      “鸿姨好~”卿涟影端着手甜甜地叫了一声。
      “确实够红啊……”
      原本听到卿涟影这么甜喊着自己,还以为这二小姐开了窍,正嘴角含笑,打算回应她一声,她却冒出来这么一句。
      在场伺候的侍女都捂着嘴偷笑,可不是嘛?红纱裙,红胭脂,红绢花,再加一双秀着鸳鸯的红鞋。这话也只有他们二小姐敢说,还是二小姐精辟!侍女心中对卿涟影竖起了大拇指。
      
      看到侍女都在笑她,李寄鸿脸上颜色一阵颜色变化。要不是王大刀银子塞了足足八十两,她才懒得跑着一趟!她只是皮笑肉不笑地喝了口茶。
      
      我忍!
      
      卿仲林轻咳一声,稍微掩饰了些尴尬,对着李寄鸿笑到:“不知是哪位公子提亲啊?”
      “啥玩意儿?提亲?”卿涟影惊呼一声,她不是要嫁进来的嘛?
      李寄鸿轻笑一声,果然这二姑娘未见过什么世面。
      ‘‘这户人家说来也是大户,与你们家也是门当户对’’李寄鸿放下茶盏,‘‘况且他家的公子年幼时便对你家小姐倾心,只是碍于你们两家都家教森严,便迟迟才没有开口。”
      我鸿姐的美称可不是浪得虚名,只要我出马就没有说不了的姻缘!
      
      “那不知王家公子提亲的是我们家哪位闺女?”反正不是卿涟影!
      卿仲林暗自感叹道。不过要顾及到二水的面子也就这么问了,况且如果不如此,她家那母老虎又得发火,说他便心大女儿了···
      
      卿姝影虽然听见老爹这么问,心里却是抑制不住的欢喜,就卿二水那彪悍的样子还从没有人向她提过亲,用头发丝想就知道,这王家肯定是看上了她。
      她之前便听说隔壁村的王家原先时代经商,不过王老爷厌倦了城里的日子,便携一家妻儿老小搬进了隔壁村。
      随即,看向卿涟影的眼神不免多了分同情····
      
      “自是·····”李寄鸿眼珠子一转,不假思索道,“自是咱们如女中豪杰般的二小姐啊!”
      
      二小姐?!
      
      在场的人无一不是如晴天霹雳般。
      卿仲林也是不相信,莫不是王家把卿姝影当作二小姐啦,不然怎么可能有人会向卿涟影这个还未长开的小肥丫头提亲?
      他脸上有些挂不住的尴尬,又怯怯地问道:“可否告知小女名字?”
      “这别人我可就不说了,这整个村谁不知道您家二小姐的名讳,卿老爷怎么还不知道了?自是卿涟影二小姐啊。”
      
      那王家的又没见过这两位小姐,况且她瞧着卿涟影瞧着也不差,就是壮了些,还有些黄。谁叫她得罪的是她三妹呢?
      
      想到那晚她三妹哭着喊着说自己从未受过这么大的委屈,可整整哭湿了她两张上好的杭州丝绸帕子,正找不到啥办法治她,机会就这么来了!
      那王家确实有钱,比卿家家底都还要殷实些,不过他家那小儿子有痴傻症,配卿涟影那个小乞丐,倒是觉得还委屈了人家王家公子呢!
      
      李寄鸿与卿仲林交代了事,有寒暄了好一阵,不过是说些彩礼、进门时间的琐事。
      卿仲林看卿涟影难得没有出声反驳,变更放心了这门亲事。
      
      果然二水也是想嫁人了!
      
      笑呵呵地封了她五十两银子,目送着那红得不行的身影离开。
      转身进门时,嘱咐阿奇在门口挂几个红灯笼,哈哈长笑着拂袖进了门,他可得找霖秀好好唠唠。
      
      这边,卿涟影领着茜儿在花园里遛弯儿。
      此时正值春末夏初,花儿都开得正好,况且,卿涟影想着能不能碰上梦里头那只绿蝴蝶。梦里头没弄死它,这回要是碰到了,它可就跑不掉了!
      (蝴蝶君:我招谁惹谁了?)
      可在爱主心切的茜儿眼中,卿涟影是郁结神伤,满脸的愁苦。
      不然平时一向不爱护花草,看到开得艳还要踩两脚的二小姐,今天还来逛逛花园,千年难得一见啊!定时伤心难过极了。
      想到这儿,看向二小姐的目光,不禁添了点儿怜悯。
      
      卿涟影发现小菊花看自己的眼神似乎不怎么自然,挑眉道:“你去看看爹娘那儿有没有吩咐,我坐坐就来。”
      茜儿福身告退。
      
      卿涟影仰头望了望天,今天天气格外的好,蓝天白云。
      并不是她不在场反驳就代表她没意见,只是觉得就这么嫁人了,少了点什么。
      “盛京……”卿涟影颔首低吟。
      若是她就仅凭着一个梦便远赴他乡,不免有些扯淡。
      
      “小娘子真是好雅致!”卿涟影转头,不知是否是晨光朦胧看不清人脸,还是这人本就是个仙人?
      他好看的眉眼上沾了层金光,薄唇微张,眼眸盈盈,卿涟影竟一时间呆住了……
      
      决明看着面前因为他的美貌而惊住的‘小妇女’,一时竟觉得好笑,不由得嗤笑了一声。
      
      卿涟影听着着笑声怎么如此熟悉,待她看清才发现这可不就是梦里头那个知道她家情况的算命先生吗?
      今天这绿人还好不是一身绿,只不过外衫换成了白色,却看着比昨晚好太多!
      刚刚的花痴样立马消失的无影无踪!
      果然,人好看是好看,但是太欠扁了就是另一种味道了!卿涟影使劲儿翻了翻眼皮。
      
      卿涟影这一变化,自是没有逃开决明的眼睛。
      捏着扇柄,‘啪’的一声甩开折扇,自诩风流地扇了两下,打趣道:“小娘子莫不是太久未见到本公子,惊得下巴都掉了?”
      
      啊忒!不要脸!
      
      卿涟影可是‘大家闺秀’,又不是那种爆粗口的小青年。尽管对这说书的言论作呕不止,还是得忍住!
      皮笑肉不笑道:“公子真是爱说笑!”顿了顿,这不是我家花园嘛?他是怎么进来的?
      连忙质问:“这不是我家吗?你个算命的怎么遛进来的,快说!”定时阿奇又躲懒了!
      看着卿涟影步步紧逼,决明站在原地纹丝不动,只是低头把玩着折扇。
      “呵呵,给你说了本公子可不是个算命的那么简单 。”决明忽的抬起头,看着自己与卿涟影的距离只有十几厘米。
      挑眉微笑道:“只是偶尔兼职算命先生,本职可是位不折不扣的仙人!”
      说罢,故意把脸凑近了些,笑脸盈盈地看着卿涟影。
      
      看着眼前的无赖,不向后退,反而把他的俊脸还向自己凑了些,卿涟影扯身,别给过头去。
      没想到啊,没想到。
      她觉得她本人在村子里已经是数一数二的不要脸,现在碰到的这个,比自己还不要脸百倍!(明明就是你自己先贴过去的好不好?)
      “仙人?没见过你这样的仙人。”
      “那你平时见到的仙人又是什么样的?”
      决明这一句问的卿涟影哑口无言。就这个小破村子,‘买鱼’还得去隔壁,平常一个鬼都见不到,哪儿来的仙人?
      “反正,反正就不是你这样的!”卿涟影有些哽咽,她确实也不知道其他的仙人是啥样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嘿嘿嘿~求收藏啊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