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奴家小名二水

作者:买菜的曲奇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赶不上饭点儿

      “今天是一个好日子,呦喂~明天还是好日子。”
      村口大道上,才去隔壁王村摸完鱼的卿涟影,东蹦西跳地哼着自创歌曲正打算回家。
      说起卿涟影,不得不提的是——这位妹子虽然名字过的去,可是那长相却是万万过不去的,人家在17的年龄娇得跟朵花儿似的,她可是壮得跟牛似的。皮肤釉黄有油光,可是十足的“小妇女”。
      卿涟影也想不到她这个如此跳脱的性格爹娘怎会给她取个如此如此如此如此婉约的名儿。涟影~
      “咦~”想到这儿唱着不着调小曲儿的卿二水一阵哆嗦。
      以后若是嫁人了,倘若嫁个粗旷的汉子倒也可以和他打成一片,若是嫁个酸诗人……咦~卿二水想到这儿又是一阵哆嗦。
      不过二水为啥今天会如此高兴呢?大抵不过是她那黝黑黝黑的小胖手上拎着的俩鱼摆摆,一条估摸着足足4斤重,能不叫这种‘小妇女’高兴嘛!
      为了早点回家开饭,二水也是拼了命抡圆了小短腿往家跑。
      村上的李二孃正在找鸭子。说起李二孃四十多岁的年龄,也不老啊,眼睛就不行了,蒙蒙黑的天碰上老眼昏花的孃,可把李二孃折腾惨了。
      “诶诶诶!二水你跑那么快干啥?”
      就跑过的劲儿,除了要赶饭点的卿涟影,倒是也想不出有谁了。好不容易的遇着个人,老娘说什么也绝不放过!
      “诶!二孃你别拉着我呀,我赶忙回去吃饭呢!”刚说完就又想挣脱二孃的魔爪。
      二孃见状急忙又把她扯回来,卿涟影耐不住了,眼瞧着天越来越黑,若是回去赶不上饭,那可怎么好?
      “二孃,你干啥呢!要不和我一起回家吃饭?”卿涟影试探问着。
      “还吃啥饭啊吃!”二孃着急得直跺脚,“二水你得帮我呀!”想到自家男人若是发现天天下蛋的鸭跑了,可不得打死她哟!
      嘚!还说回家吃鱼呢,这下可好,饭都赶不上了!
      见卿涟影貌似稍稍改了态,二孃继续嚷道:“涟影啊,我家鸭子找不着了,你二孃我眼睛又不行,天越发黑了,找不回来,你叔肯定又得骂我了!”
      骂你管我啥事儿?二水皱着眉,瞟着拍大腿干着急的二孃,嘟囔着:
      “我就当做好事积福!”
      李二孃眼睛不行,耳朵倒是好!连忙拉着卿涟影摸着黑找鸭子。
      “我说孃啊,那天黑路滑的,你咋找哈,要不等明天找算了。”
      小鸭子还得找娘亲嘛?我倒是要找!
      见李二孃依旧一声一声的唤着,二水也不好意思提俩鱼跟在后面,不情愿的唤了几声。
      此时在卿家,众人已经吃了饭,等着卿涟影回来洗碗。
      “你说说你的好女儿,玩得家都不回了,以往倒是按着饭点就回来,着下可好,饭也不吃,碗也不回来洗,像啥样?还不是你惯的!”卿仲林正翘着二郎腿躺在竹编椅上,这个不成器的女儿诶!
      卿母霖秀见卿仲林又在埋怨她的小心肝,原本在门口望女归来的愁容立马变了色。
      “咋的啦?允许你在城里找小寡妇,就不允许我涟影找帅哥儿啊?”
      “什么小寡妇,你好好说话!人家那是不得以才找得我。”
      “不得已怎么不找其他人啊?就找你!要不是你也那什么人家会找你嘛?”
      “我什么呀!我什么呀!”卿仲林见越解释越乱,使眼色给旁看戏的大女儿卿姝影。
      得老爹眼神示意,打算继续看热闹的卿姝影无奈道:“娘,你别和爹吵了,二水现在还没回来呢!”
      已经想好下一句骂卿老爹的卿母,突然想起卿涟影那油光锃亮的脸,顿时又哭喊了起来。
      “我可怜的涟影哟!一个小姑娘家的大晚上还在外面不安全啊,若是有登徒子瞧上了涟影对她不安分要她性命,涟影又贪生怕死送出去了,那可咋整啊!我苦命的幺女哟!”
      卿仲林见着跪坐在地哭喊的卿母,也是无奈。能咋滴?他二女儿估计送也没人要……若是真能送出去,就赖上那个登徒子多好!
      瞧瞧她大女儿多好看,皮相好,身材也好,就随他!
      回头见大女儿卿姝影,眼神示意再去把她老娘给扶起来。
      你丫咋不去?卿姝影视而不见,径直走去门口张望着二水同志归来。细想着貌似二水说是隔壁王村买鱼去了。
      见女儿也不想理会了,卿仲林无奈,小心翼翼的把卿母扶起来:“别哭了夫人,涟影也不小了,不会出事,会不会在哪儿睡着了,咱们再等等,啊~”语末还不忘用一声语气词,生怕他夫人又哭起来。
      “可是……”
      “姝影,把你娘扶回去歇歇。”
      还不等卿母说完,连忙叫卿姝影扶回去,生怕又惹着她夫人伤心。
      霖秀见多说无用,也只有等着宝贝二女儿回来,便抽泣着随大女儿扶着回了房。
      这边某个鱼塘里,卿二水貌似听到了鸭子叫,于是就提醒了李二孃一句,但是李二孃也忒不要脸了,死皮赖脸的要她下去寻寻。
      “这是李三家的水塘,不深。我可爱的涟影哟,你得帮你二孃哟~”
      不深你咋不下去?卿二水望着眼前水影斑斓的鱼塘,倒是挺美的,只是不知道有多深。二水同志怯怯地咽了咽口水。
      以前学堂先生都说不要下河游泳,那时卿二水还理直气壮的答到“先生,我们村没河啊。”
      “没……不要下鱼塘游泳!”
      那是她还天真的以为帮先生矫正了一次历史性的错误,那几天先生看她眼神都是怪怪,可能终于发现了她是可塑之才!
      卿二水回过神来对着李二孃悻悻的说到“二孃,我们先生说不要下鱼塘游泳,这水浅也是鱼塘,我可一直很听话的。”
      “你早就不上学堂,先生看不见的。”李二孃边说还边推搡着。小样儿,找不着,今天不放你走!
      李二孃边说着,力也大了。老娘把你给推下去,找也得找,不找也得找!
      “诶诶诶!”
      我闪!哼!我年轻!我走位!
      “扑通!”
      四十五岁的李二孃一头栽进鱼塘里,好不容易扑腾起来,对这岸上的卿二水破口大骂:“你个小兔崽子!你吃饱了撑得!还不把我拉起来!”
      “诶诶!二孃我只是让你给我试试水深不深,您‘老当益壮’,给我们小年轻做个典范啊!”
      卿二水边说边忒了几个口口水,下头的二孃还以为是刚扑腾到岸上的水滴下来了。
      咋是热的呀?不对啊!
      “好你个小兔崽子,对老娘我吐口水!你看我上来咋收拾你!”
      这咋也没个藤啥的呀?
      卿二水看着李二孃东扒西扒,这天黑得,若不是她张口说话,还真不知道这有个人泡在水里!
      称这李二孃还在破口大骂,还没找到路上来。卿涟影眼珠一转,这要是让爹娘知道了岂不是要罢我一层皮,把你泼妇拉起来岂不是现在就要找我麻烦?
      嗯……
      回家!
      卿涟影转头就走!抱着早已翻了一天白眼儿的鱼,要不是瞅着能煮鱼汤,就这粘粘乎乎的,谁爱要谁要!
      底下的李二孃冷得直打哆嗦,倒是没注意二水啥时候走的,瞧着上头没声响,叫唤了卿涟影几声,久久没人回答,没出息的哭了。
      咋能这么栽在那小妮子手里!我定找她算账!
      
      说起卿涟影的家,在李家庄是个暴发户家庭,倒也算是大户!卿家两夫妇便在家安泰度日,如今愁的就是卿家两姐妹的婚事。
      她家大女儿自是不用愁嫁,每隔个三五日便会有人来提亲,不过按她大女儿的话说,要自己选的如意郎君才得嫁,对此卿仲林足足酸了两天左右,可愁就是愁他的小女儿,丝毫没有点姑娘样。
      虽不是大家闺秀但是小家碧玉也行啊。偏偏他二女儿就是不走寻常路线,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卿家是丐帮集合地。
      见卿二水还未回来,卿仲林索性也不等了,等那不孝女回来再好好收拾她!
      便派小厮在大门口候着,见二小姐回来便通报一声,他女儿生得魁梧雄壮,量谁也不敢惹。
      
      卿仲林推开房门见夫人红了眼还坐在床旁,迟迟不肯睡。
      “夫人,莫要伤心啦,我已派阿其在门口给那不孝女开门,且放宽心。”卿仲林坐在床旁,细声安慰。又惹得她夫人伤心,这娃娃怎地还不长大?看她回来我怎么收拾她!
      缓过神来,见卿夫人神色稍稍缓和,把手搭在夫人肩上,往他怀里搂。
      嗯~我们才是真爱。
      霖秀见他老爷何时这样主动搂着她,老脸微微一红,把卿涟影还没回来的事,忘了有七七八八,霖秀低眉垂眼。
      “仲林,你说我们要不要合计着给涟影相亲啊?姝影我倒是不愁,按她上次的语气,似乎早已心有所属,我们只需再为她把把关及可。
      可涟影最近越发的狂野,这以后没人上前提亲可咋整啊?”
      卿母原本平淡的情绪,越来越激动,越说越痛心。
      正当卿仲林想出声安慰时,门口阿其扯着嗓门朝屋里喊:“老爷,夫人!二小姐回来了!”
      怀里的卿母张慌着一个激灵起身,直直地冲了出去:“涟影!娘亲来了!”
      由于速度无法想象的之快,留下卿仲林还坐在床旁有些发愣,眨了两三下眼才反应过来,才立马从床上蹭起来,朝着他夫人的方向高喊道:“夫人,等等我呀。”
      
      就阿其着一嗓子,估计全村的人都能听见。闺房里正熟睡的卿姝影也连忙穿上外衣赶着去看她二妹。
      一赶到堂屋,看到她老娘也不嫌弃二水身上一身黄泥,还扯着嗓子安慰,跟抱小孩一样抱着她痛哭。而他老爹在旁边杵着,似是有些怒火中烧。
      卿姝影站在一旁只是冷冷的瞥了一眼。不过她看到一向疼爱她的娘此时如此宝贝卿涟影,她竟又些吃味。
      二水一向顽皮,我跟她较什么劲,我也真是!
      碎步上前语气似有些无辜:“二水你跑哪儿去了?你不知道爹娘有多担心你。我到现在都还未和过眼。”
      霖秀怀里的二水听到自家大姐的关切怎么变了味?往外朝姝影的方向抬了抬。怎地?我不是给大姐说过我去王村‘买鱼’去了嘛?她未给老爹他们说?
      卿涟影呢喃道:“你怎会不知道?”
      
      “在那嘀咕什么呢?”霖秀似是觉着有些失态,收了眼泪,又收了收紧怀里的二水,丝毫不嫌弃现在她脏得跟小乞丐一样,把她心肝儿抱得更用力。
      在一旁的卿仲林看见卿二水一身黄泥,到家了还不忘放下那俩腥臭味的鱼。本想把这不孝子从他亲爱的夫人身上扒下来,但是想到夫人先前说的那些话,又看到她夫人对二水是如此的关切,原本的怒目,渐渐也变成慈爱的目光。
      二水还小,皮一下也正常,照这个贪吃劲儿,以后倒是也饿不死自己。
      这么安慰着,便释怀一笑,上前揉了揉卿二水的头。这个死丫头,又多久没洗头了?
      
      一旁的卿姝影实在是吃味的不行,秀眉紧了紧。
      果然,在怎么对我好也比不过对二水的爱。
      可是她是长女,她怎么好意思和妹妹争风吃醋?
      卿姝影轻轻的一吸鼻子,隔着一层水雾看着眼前如此亲热的模样,竟一时说不出话来,只得杵在这儿。
      
      “姝影还愣着干什么啊!”
      “啊?”卿姝影还没反应过来,张慌着回道,怯怯地看着霖秀。刚刚赫然一声确实惊到了她。
      “快去嘱咐万姐给你妹妹烧盆洗澡水呀!”
      “是。”
      卿姝影低下头,红了眼怕被她们瞧见,连忙退了出去。
      卿母转头看到卿姝影神情不对,也没细想,就这么嘱咐了下去。
      
      她不用细闻,都能闻见自己女儿身上那味儿。这娃娃咋又腥又臭,和死鱼一个味儿?
      刚想转头一阵干呕,可是处于考虑到女儿的自尊心,还硬生生给憋了回去,可把眼泪都憋出来些。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新人求收藏!
    撒花~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