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河贵女

作者:酒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薛苧

      世家贵女出门赴宴都会多拿两件衣裳的,以备不时之需。
      
      苏妧这身衣裳沾了血,便是没法儿再穿回去。
      
      她着雪盏回马车上取来,借宁安郡主的院子换上,手上也细细地包扎好。
      
      雪缎裁的罗裙,映衬着如雪的肌肤,楚腰不盈一握,面如白玉,流云髻上只坠了件简单的珍珠流苏。
      
      不论体态风流,任谁看,都是一位娇养端庄的世家贵女,可只有苏妧知道她已经从芯子就开始腐烂了。
      
      雪盏夸赞:“姑娘愈发标致了。”
      
      苏妧抚了抚鬓边的流苏,嫣然一笑,如今再没得比她这幅皮相更重要的东西了。
      
      宴上十分热闹,是薛府长女薛苧在奏琴。
      
      女子杏眼桃腮,雪肌玉肤,面前是一把名贵的焦尾琴,琴面透亮,可照美人头。
      
      只见她纤纤素手拨弄了两下琴弦,未成曲调,却也可辨琴音清透。
      
      弹奏的是一曲清微淡远的平沙雁,一开始琴音松沉而旷远,让人起远古之思,而后则是清冷入仙之感,吟猱余韵、细微悠长,时如人语,可以对话,时如人心之绪,缥缈多变。
      
      苏妧侧耳倾听,只觉得薛苧确实颇负才情。
      
      开头泛音一起,便让人心随耳,耳随指,随心地被带入一种雁落平沙的画境之中之后。
      
      只不过她弹琴是为了悦人,而不是悦己。
      
      一曲终了,众人赞叹。
      
      宁安郡主:“苧儿的琴艺是愈发精进了。”
      
      薛苧盈盈而立,眉目盈盈:“郡主谬赞,论琴艺,苧儿是如何也及不上嫮姐姐的。”
      
      宁安郡主颇为认同:“是了,若说这清河贵女,当是苏氏女。”
      
      薛苧低眉敛目,锦袖下却攥紧了手心儿。
      
      苏氏女,苏氏女,好似她们这些娇养的贵女生来就合该给苏氏女做衬。
      
      薛苧端庄大方:“嫮姐姐和娴姐姐今个儿不在,倒像是少了点儿什么似的,不若让妧妹妹来上一曲。”
      
      苏妧眸子沉了沉,前世便是这般,长姐和二姐乃清河贵女之典范,她们斗不过,便拿她做筏子,想要羞辱苏家。
      
      薛苧眼底的恶意藏都藏不住,苏妧从容不迫地起身:“苧姐姐莫拿我取笑了,妧儿这琴艺可拿不出手。”
      
      宁安郡主掩了帕子笑:“妧丫头琴艺不精,便来舞上一曲绿腰吧。”
      
      苏妧福身:“诺,还请郡主允妧儿下去换身衣裳。”
      
      宁安郡主笑着应了:“快些。”
      
      半晌
      
      苏妧换了一袭金线绣制的碧霞罗,逶迤粉红烟纱裙,手挽屺罗翠软纱,风髻雾鬓斜插一支金色步摇,黛眉开娇横远岫,绿鬓淳浓染春烟。
      
      只见她轻移莲步,衬得纤细腰肢更如三月细柳。
      
      女子臂间缠绕的桃花粉轻纱徐徐铺展开去,铺成了一朵朵娇嫩盛放的桃花。
      
      看着她莲步挪转,娇若惊鸿,翩如兰苕。
      
      软纱随着她的舞姿开始飘舞,暗绣花纹的衣袖左右交摆舞动而出,闲婉柔靡的舞姿络绎散开,玲珑有致的身段极尽纤柔,曼妙不可方物。
      
      这绿腰舞,长姐跳的最好。
      
      前世,长姐死后,她逼着自己夜夜跳,生怕自己失了家族脸面。
      
      这世,她只为自己。
      
      苏妧笑了,这一笑眉梢眼角藏媚气。
      
      脉脉眼中波,盈盈花盛处,俏丽若三春之桃。
      
      一舞罢了,所有人都沉浸在这曼妙的舞姿之中。
      
      宁安郡主与有荣焉:“妧儿倒是和以往不同了。”
      
      薛苧更是咬碎了一口银牙,她本意让苏妧出丑,却不成想她舞艺竟然精进到了这般地步。
      
      从前林夫子授课时,便说苏妧的绿腰舞,形有余,而神不足。
      
      薛苧看得分明,如今的苏妧再不同以往。
      
      宁安郡主甚是开怀:“赏”
      
      闻言,便有丫鬟端着红木雕花托盘走上前来。
      
      黑绸缎面上摆着一套金碎玉的头面,步摇上部用金片作成一束折枝花,上镶玉片,左右两叶下各悬一折枝花,每枝花上则各悬有几张金色叶子随风飘摇。
      
      钗头及两侧枝上均刻有五瓣梅花图案,两束用金丝做成的折枝花形状并不完全一样,各有千秋。
      
      一片金叶中所镶的是半月云纹翠玉,另一片则是乳白玉中透出丝丝黄晕,十分精致。
      
      苏妧福身谢赏,便退下了。
      
      日暮时分,宴席散。
      
      苏氏马车
      
      苏母与有荣焉:“娇娇,你今个儿可是给阿娘长脸了。”
      
      苏妧冷冷淡淡:“合该如此,从前是我想岔了,以为事事有长姐与二姐在前面顶着,我便可以一直懒散下去,什么都不用学,需知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既生为苏氏女,便要像姐姐们一般,为家族争光。”
      
      苏母眼眶泛红,声音哽咽:“娇娇长大了。”
      
      苏妧眼底浮上一抹讽刺:“便是如何也及不上长姐和二姐的。”
      
      苏母语重心长:“沈珏醒来,我这一颗心才算落到了实处,待年后嫮儿婚配,娴儿入宫,一切都尘埃落定,你也快要及笄,该是要为你打算了。”
      
      苏妧淡淡问:“若是沈珏未醒,长姐又该如何自处?父亲母亲可会看着她嫁进沈家?”
      
      苏母讪讪:“万幸沈珏这不是醒来了么,此事也莫要再提。”
      
      苏妧想,便是来上千遍万遍,在苏父苏母心中,也是长姐更重要。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