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河贵女

作者:酒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莲子

      乏味的日子过得总是很快,苏妧无事时,便窝在屋子里翻看喘鸣之症的方子,也算学有所成。
      
      顾枳的身子,在她的调理下,强健了些许,节气交替之时,也未再犯。
      
      宸妃对苏妧愈发喜爱,经常召她入宫,陪着说话儿。
      
      顾枳和苏妧的关系,更是一日千里。
      
      不,应该是说,苏妧做戏的能耐一日千里,千娇百态,信手拈来。
      
      转眼间,便到了立夏。
      
      朝中发生了件大事儿,圣上下召重开岳南书院。
      
      这岳南书院乃贵族子弟向学之处,前朝实行抑制江南地方势力的政策,摧毁六朝宫苑,漫天大火,烧炎千里,全部被平毁,岳南书院中断。
      
      圣上惜才,自登位以来,一直在派人重建岳南书院。
      
      时至此日,才终建成,定置祭酒,属下有主簿,录事各一人,统领各官学,司业十五人以教生徒,限五品官以上贵族子弟方可入学。
      
      本朝民风开化,女子也可进学,老夫人便把苏妧的名字也递了上去。
      
      入学前两日,陆雅绿邀苏妧去划船采莲。
      
      自那次长乐宫宴后,两人一来二去,便熟悉起来,都是极有分寸的人,相处起来很舒服。
      
      时值夏至,湖面碧波轻荡,一只小舟在水面缓慢行驶着。
      
      船家摇桨,侍女撑伞,苏妧和陆雅绿正闲逸地赏景。
      
      天公作美,送来阵阵清风,苏妧干脆躺了下来,将帕子盖在脸上,遮去光亮。
      
      陆雅绿看她这自在的模样,抿唇一笑。
      
      …………
      
      又有一阵风吹来,掀起苏妧面上盖着的帕子,打着旋儿飞走了,落在湖面上。
      
      丝丝凉意让睡梦中的人打了个激灵,半晌,苏妧微微转醒,却不见陆雅绿。
      
      苏妧问:“陆姑娘呢?”
      
      雪盏解释道:“陆姑娘采莲弄湿了衣袖,回马车上换衣裳去了,看姑娘睡得香,便嘱咐奴婢不必叫醒您。”
      
      苏妧点头:“如此,那我们也上岸吧。”
      
      船家听到吩咐,便把船往回划。
      
      许是日头太烈,这碧波湖竟没什么人,只有一个采莲女在卖莲蓬。
      
      看着新鲜,苏妧便吩咐雪盏买下来,晚间回去做莲子羹吃。
      
      雪盏出手大方,那采莲女十分欢喜,把莲子挖出来,细致地包好之后,才交给雪盏。
      
      买完,苏妧和雪盏往马车那儿走,去寻陆雅绿了。
      
      行至半路,突然有一个小厮追上来,停在了五步远处,先是行礼,再开口:“这位姑娘,我家主子想买您手里这莲子,还请姑娘成全。”
      
      这话说的倒是有意思,看似商议,实则趾高气扬。
      
      苏妧远远地望去,只见树影间一道挺直颀长的身影,动了动唇:“为何要成全?”
      
      那小厮一愣,不自觉地往树影那儿瞥了一眼:“这……姑娘,我家主子可以出十两银子,定不会亏了姑娘。”
      
      苏妧笑了笑:“不卖。”
      
      说着,转身便要离开。
      
      小厮有些心急,他若买不成这莲子,主子还不扒了他的皮,一咬牙:“姑娘,五十两如何?”
      
      苏妧故意顿了顿,半晌才点头:“可。”
      
      雪盏把包好的莲子递给那小厮,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苏妧在一旁,敛下眼底笑意,无声地吐了两个字,蠢货。
      
      小厮这般蠢笨,想来主子也聪明不到哪儿去。
      
      银货两讫,苏妧和雪盏便离开了。
      
      那小厮捧着包好的莲子,跑回树影间:“主子,买下来了。”
      
      只见那少年一身靛玄色直襟长袍,腰间束着一条金丝纹锦带,黑束起以镶碧鎏金冠,袖口都镶绣着银丝边流云纹的滚边,眉目张杨,透着与生俱来的桀骜不驯。
      
      他接过莲子,掂了掂,勾起唇角:“干的不错,爷有赏,走吧,带你去鹤颐楼搓一顿。”
      
      闻言,小厮面色一白,嗫嚅道:“主子,咱们没钱了。”
      
      容集又急又气:“没钱,怎么会没钱?不是今个儿才领的月例么?”
      
      小厮被吓的身子抖了抖:“买……买莲子了。”
      
      容集要被气死了:“五十两全给她了?”
      
      这可是他一个月的例银。
      
      小厮解释:“那姑娘怎地都不肯卖,奴才这才……”
      
      容集大吼一声:“放屁,她要是真不想卖,别说五十两,就是五百两,她也不会卖,就是看你蠢,诚心诓你呢!”
      
      想到刚才那盈盈而立的女子,容集气得咬牙切齿,一脚踢在小厮腿上:“你个蠢货,早晚把爷气死。”
      
      小厮问:“主子,现在怎么办啊?”
      
      容集气恼地摆了摆手:“滚滚滚!你问爷,爷问谁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