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河贵女

作者:酒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长乐宫宴

      皇后娘娘一向深居简出,此次设宴长乐宫极为难得。
      
      通往长乐宫的宫道上,世族贵女们跟随着引路宫女往殿里走。
      
      软玉生香,行走间玉环禁步,轻重缓急有度,裙带飘摇里暗香浮动。
      
      长乐宫内檀木作梁,南海珍珠为帘,范金为柱础。地铺白玉,内嵌金珠,凿地为莲,极为辉煌。
      
      皇后端坐在上首,身着绛红掐金丝散花裙,腰间系着金丝软烟罗绸带,鬓间插着碧玉瓒凤钗,端庄风华。
      
      苏妧随众女一起行叩拜之礼,目不斜视,极为规矩。
      
      想来今个儿,她还有番刁难要受。
      
      皇后虽出身勋贵,但明眼人都看得出,圣上最宠爱的还是宸妃。
      
      爱屋及乌,加上顾枳自幼体弱,圣上对这个儿子更是偏疼了几分,连太子都比不得。
      
      如今,顾枳和出身清河苏氏的苏妧定了亲,皇后自然不忿。
      
      “都起来吧。”
      
      皇后声音娇柔婉转,但自有一股威严,教人难以违抗。
      
      “这长乐宫太过寂静,今个儿难得设宴热闹热闹,不必拘谨。”
      
      众人称诺,宴饮之间,渐渐热闹起来。
      
      矮几上备了杏子酒,苏妧却只能看着眼馋。
      
      今日须得万事小心。
      
      皇后坐在上首,不着痕迹地收回打量苏妧的视线,笑着提议道“正值春花繁深,不若来斗草如何?”
      
      “姑母,这斗草可是要有彩头的,若没有,臻儿可不依。”
      
      苏妧偏头,看向说话的女子,是皇后的侄女容臻,也是辅国将军的嫡女,出身极高,自然这性子也十分骄纵。
      
      皇后笑着道:“百草巧求花下斗,只赌珠玑满斗,若是赢了,本宫自然有赏。”
      
      所谓斗草,便是在规定的时间内,贵女们可以前往后苑随意采摘花草,到了规定的时间后返回大殿,看谁采的花草种类更多。
      
      世族女们纷纷附议。
      
      侍女点燃了三柱香,这斗草便开始了。
      
      苏妧来京平刚过月余,自然也不会有什么交好的贵女,其他人都三三两两,相携而去,她便轻提裙角,一个人往殿外走,刚踏出角门,便见门边儿站着个身着淡粉色罗裙的宫女:“苏姑娘,奴婢负责引您去后苑。”
      
      苏妧挑了挑眉:“哦?为何没有宫女为其他贵女引路?”
      
      那宫女屈了屈膝,应对自如:“是七殿下吩咐奴婢的。”
      
      苏妧看了她良久,问:“去哪里?”
      
      那宫女说:“是后苑的一角,姑娘跟着奴婢走就是了,那儿的花草种类极多,定能助姑娘夺得彩头。”
      
      苏妧点了点头,笑得诡异:“你叫什么?”
      
      “奴婢金儿”那宫女回道。
      
      苏妧也不再问:“引路吧。”
      
      正午的日头高悬,照在身上晒得很。
      
      金儿带着苏妧七拐八绕,穿过一片片望不到头的屋宇,琉璃瓦在灿阳下闪着光,朱漆廊柱,让人记不清来时的路。
      
      又走了一会儿,穿过一扇朱漆门后,终于到了,苏妧眼前是一片不知名的花儿,红的发紫,艳丽糜艳。
      
      金儿曲了曲膝:“此处偏远,贵女们不常进宫,定是寻不到的,只要苏姑娘摘了这花儿,定能夺得彩头。
      
      苏妧望着眼前的花儿,淡淡地问:“七殿下希望我夺得彩头?”
      
      金儿顿了一瞬:“奴婢不敢揣测殿下心意,只是按吩咐行事。”
      
      苏妧点点头,当着金儿的面摘下一朵。
      
      长梗红花,衬得苏妧一双素手愈发细白如雪。
      
      见状,金儿福身:“那奴婢便先退下了。”
      
      苏妧抬手示意金儿等一下,望着她,红唇轻吐出几个字:“金儿,你可喜欢这儿?”
      
      金儿不明所以,低眉敛目:“奴婢自然是喜欢的,这花儿开得艳,香气也十分好闻。”
      
      苏妧点头,幽幽道:“如此便好,罢了,你先退下吧。”
      
      金儿退下之后,苏妧也未曾多留,揣着花儿便离开了。
      
      这花儿她是摘了,但带不带回去又是两说。
      
      距离结束的时辰还早着,苏妧直接往西北角去了。
      
      那儿是九华宫的一处偏院,上次她和顾枳约好了,今日宴席结束后,在那里见。
      
      反正现下也无处可去,苏妧便想到了那里,毕竟九华宫的范围还算安全,总比提前回去跟皇后打机锋要强上许多。
      
      院落很偏,十分寂静,也没有人守着。
      
      苏妧推开门,走进去,却发现顾枳竟然在这儿。
      
      古树下,少年乌发玉冠,干净不染纤尘,温文雅致,和若春风。
      
      苏妧看了只觉得赏心悦目,步履不停,朝着顾枳走过去。
      
      两人视线对上,顾枳十分惊喜,染上了一丝烟火气。
      
      苏妧抚裙在他身旁坐下,嫣然一笑:“不是说宴席结束后在这儿见么,殿下为何这就来了?”
      
      顾枳温润道:“反正我也无事,便先来透透气,萦萦呢?”
      
      苏妧笑了笑,从锦袖里拿出花儿,把来龙去脉给他解释了一遍。
      
      言罢,只见顾枳眉目间翻涌着冷怒,与平日温和的他判若两人:“皇后娘娘,这是想要拿你做筏子,来下母妃的面子。”
      
      苏妧开口问:“这花儿可有什么说头?”
      
      顾枳解释:“这花儿名谶花,是西岭独有的花儿,当初西岭来犯,辅国将军率兵于曹阳大举歼灭敌军,西岭求和,将公主君雁嫁来京平,这谶花的花种就是君雁公主带来的,君雁公主仙姿玉色,父皇十分宠爱,可惜红颜薄命,难产而死,生下的小公主也只活了两天就去了。”
      
      “父皇悲恸,这片谶花所在之地也被封为禁地,任何人不得入内。今日,你若带着这谶花回去,皇后娘娘虽然无法处置于你,但少不得发作一番。”
      
      顾枳心里后怕:“萦萦,幸好你机敏,怪我,没有护好你,日后这种事定不会再发生了。”
      
      苏妧抿唇一笑,艳若桃李:“好,以后殿下护着我。”
      
      顾枳心中微动,抚上苏妧眉眼:“萦萦可知,传说吃下这谶花花瓣的人将无法说谎,所言箴真。”
      
      苏妧望着顾枳,摇了摇头。
      
      她没听过,也不信。
      
      顾枳问:“可要试试?”
      
      苏妧看了看手里的花儿,扯下花瓣,放进嘴里,直接咽了下去,独余一缕涩味。
      
      陪着顾枳玩玩也无妨。
      
      苏妧动了动唇瓣:“殿下,可有话想问我?”
      
      顾枳点点头,温然道:“今日之事,萦萦可怪我?”
      
      苏妧微微含笑,柔声道:“不怪。”
      
      顾枳含了一抹若有似无的笑:“萦萦真心想嫁我?”
      
      苏妧眉间含春水:“是。”
      
      顾枳又问:“萦萦可心悦我?”
      
      苏妧直直地望着顾枳,倏然莞尔,绛唇轻启:“心悦。”
      
      闻此言,顾枳粲然一笑。
      
      真真假假,真似假,假似真
      
      苏妧眯了眯眼,这世间若真有能让人吃了就无法说谎的花儿,那该有多无趣。
      
      做戏的人,首先自己要入戏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