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河贵女

作者:酒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进宫

      这日晨间,苏妧刚起,雪盏过来说,老夫人派了人来,请她过堂去用早膳。
      
      苏妧点好了妆容,便带着雪盏和薄盈去了德宁堂。
      
      老夫人面目慈善地坐于上首,正笑意吟吟的与李氏闲聊。
      
      看到苏妧来了,招呼她坐下:“这些日子,住的可还习惯?”
      
      苏妧面上感激:“托老夫人福,妧儿住的很好。”
      
      老夫人满意地笑了笑:“宸妃娘娘递了话儿,说让你明日进宫陪着说说话。”
      
      苏妧恭顺地应了:“是,老夫人。”
      
      老夫人嘱咐完正事儿,又话了几句家常,就吩咐侍女摆膳了。
      
      早上苏妧没什么胃口,但为了不失礼,还是强撑着用了些。
      
      用完早膳,众人便散了。
      
      苏妧回了院子,打算给宸妃抄卷经,明日进宫也能卖卖乖。
      
      …………
      
      寅正时分,天还没亮,侍女们就起来忙活了。
      
      进宫就是这点不好,须得早早起来梳洗准备。
      
      住了这月余,苏老夫人对苏妧十分上心,往她这屋里添了不少好东西。
      
      妆台前,那面稀有的玉镜乃是老夫人的压箱底的好东西,可见人面芙蓉,苏妧最爱坐在这里对镜自怜。
      
      “小姐,马车已经备好了。”
      
      雪盏走进内室,立在苏妧身旁说。
      
      苏妧闻言从镜前起身,雪盏为她整理好裙摆,素纱的裙摆若云烟飘荡,袅袅绝美。
      
      马车行了约有半个时辰,这才到了皇城脚下。
      
      苏妧下车,只带了雪盏一人。
      
      禁卫看过腰牌后,放二人入内。
      
      内侍引路,苏妧随他跨进宫门,宫道宽阔,两面是丈许高的红墙,感觉有些压抑。
      
      天色渐渐地亮了起来,这一路花木扶疏,亭台轩丽,是真正皇家园林的气派。
      
      过了御花园,再走了一小段路是九华宫,宸妃便住在此处。
      
      苏妧来得很准时,才一到九华宫,便有一个面熟的侍女迎了出来。
      
      正是去上次来迎苏妧那一位,叫绿绾。
      
      “娘娘已经起了,正等着妧姑娘呢。”
      
      绿绾生得好看,杏眼桃腮,声音也很好听。
      
      苏妧微微垂首跟在她身后,走过宽敞的宫道,踏上台矶,走入殿中。
      
      宸妃不爱奢华,殿里也很简朴,脚下是绵延的薄锦青毡,月桂香气在苏妧鼻端回转。
      
      苏妧停下后,绿绾便退到了一旁。
      
      苏妧福身行礼,妥帖得当。
      
      “妧儿,不必多礼。”
      
      宸妃十分温柔,美人声线,带着些微的沙哑,很好听。
      
      苏妧起身,恭恭敬敬地道:“见过宸妃娘娘。”
      
      宸妃冲着苏妧柔柔地招手:“妧儿,过来坐。”
      
      苏妧乖顺地坐了过去,宸妃拍了拍她的手背儿,满是怜爱:“起的这般早,想来还没用早膳,便和本宫一起吧。”
      
      苏妧开口:“诺。”
      
      宸妃对这个未来儿媳,大体还算满意,除了长相艳丽了些,其余都挑不出毛病。
      
      苏妧命雪盏奉上佛经:“这是臣女为娘娘抄的佛经,还愿娘娘身体康健,万事无忧。”
      
      绿绾接过,奉给宸妃,她翻看后,面上笑意更真诚:“妧儿有心了。”
      
      用早膳的时候,七皇子顾枳也来了。
      
      京平处皇城脚下,民风开化,两人又是订过亲的,所以便没那么多讲究。
      
      前世苏妧只知七皇子体弱,现下才知,是顾枳是害了那喘鸣之症。
      
      苏妧看向顾枳,少年清雅若竹,眉目端正,让人看着便觉平和。
      
      正如诗经言,翠枝点春意,悄然越墙去,探手采绿枝,极为俊秀贵气。
      
      宸妃知道苏妧爱吃藕粉桂花糖糕,便特意吩咐了绿绾。
      
      苏妧折腾了一早上,腹中饥饿,新做出来的藕粉桂花糖糕冒着清甜香气,她连着用了三块,虽吃得急了些,但十分秀气,让人看了也不觉失礼。
      
      顾枳看她吃得香甜,也想用一块。
      
      苏妧阻止:“殿下,不可。”
      
      顾枳唇瓣微张,困惑地望着苏妧:“为何?”
      
      宸妃也在等着苏妧回答。
      
      苏妧缓缓开口:“这藕粉过细,于殿下病症有碍。”
      
      闻言,顾枳放下了玉筷,温和一笑,眼底却闪过一丝失望:“原来如此,只是可惜不能品尝如此美味。”
      
      言语间透露着一股可怜又委屈的意味。
      
      宸妃还在旁边看着,苏妧不说话便有些失礼,只能干巴巴地添上一句:“啊……其实也不是很好吃,殿下不必遗憾。”
      
      宸妃眼底闪过一丝促狭:“那妧儿刚刚为何吃得那般香甜?
      
      苏妧动了动唇,说不出话来,在心里暗骂自己多嘴,多说多错。
      
      宸妃忍不住轻笑:“好了,不逗弄你了,快些用膳吧,然后让枳儿陪你出去走走。”
      
      苏妧不再说话,乖乖用膳。
      
      顾枳压下心底欢喜,他是想和苏妧好好相处的,这是将要和他共度一生的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