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河贵女

作者:酒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前往京平

      年后
      
      “小姐,明日便要出发去京平了,也不知这京平苏家的人好不好相与。”
      
      雪盏俯身拆下苏妧头上的簪,一面拿着象牙梳为她梳头,一面望着镜中女子说道,面色有些担忧。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做好自己的本分,自是无甚可怕的,更何况我乃本家女,她们心中有数。”
      
      苏妧看着铜镜中的自己,肤若凝脂,杏面桃腮,似含春水,愈发稠丽浓艳了。
      
      “小姐说的对,奴婢省得了。”雪盏在床榻旁点燃熏炉里的水沉香,边铺着床边说道。
      
      “小姐,也不知京平是否像传的那样繁华……”雪盏为苏妧换完寝衣,端过一盏香茗递与她。
      
      苏妧将茶饮入口中,让茶水在唇齿间停留少顷,便拿绣帕挡住檀唇将口中茶水吐入痰盂中,手执绣帕轻按嘴角,起身往床塌上走去:“应当很繁华吧,别想了,到了那儿,便知道了。”
      
      “诺”
      
      雪盏帮她将被子掖好,放下床帘便出去了。
      
      苏妧躺在塌上望着帐顶,上一世的她从未去过京平,这一世的路真的完全不同了。
      
      翌日,苏府门外。
      
      两架马车停在门前,苏老夫人拉着苏妧和苏娴的手再次嘱咐道:“娴儿,妧儿,莫怪我老太婆啰嗦,我知你们性子,但京平不比家里,说话做事当更加谨慎。最重要的是你们姐妹二人要互相照应,不可像在家中那般娇气了。”
      
      苏妧乖顺地点头,苏娴眼睛泛红,大颗眼泪含在眼眶里,哽着声音答道:“祖母放心,我省得,祖母也要保重好身体,我定会照顾好妹妹。”
      
      说罢扭头对旁边的苏母说道:“女儿不在,母亲和父亲也要好好保重。”
      
      看到苏娴这幅模样,苏妧觉得她应该也得掉几滴眼泪,无奈实在挤不出来。
      
      苏父沉声道:“好了,快上车吧。那京平苏氏乃分支,绝不敢薄待于你二人,不必过分忧心。”
      
      苏娴打起婧神说道:“父亲说的是。”
      
      苏父为二人撩开车帘,将她们送入车中:“若是有事,便差人送信回来,爹爹虽不在京平中任职,但尚有人脉。”
      
      “是”
      
      姊妹二人应了,放下帘子,启程往清河码头去了。
      
      …………
      
      清河水滔滔,孤帆远影。
      
      船阁之中
      
      “小姐可是好些了?奴婢做了些蜜饯儿,给小姐爽爽口。”
      
      雪盏捧着自己刚腌好的蜜饯儿送到苏妧面前。
      
      苏妧笑了笑,面色有些苍白:“好些了,但还是有点儿晕。”
      
      雪盏蹙眉:“这可如何是好,船上这几日,小姐一直吃不下东西,脸色都苍白了许多。”
      
      苏妧吩咐:“无碍,扶我去外面透透气,吹吹风会好些。”
      
      雪盏忙应了,扶着苏妧出去。
      
      看着江边如黛色山峦,苏妧轻轻吐了一口气:“明日便能到了吧……”
      
      这几日走的是水路,夜里也是宿在床上,苏妧憋闷至极,感觉十分辛苦。
      
      翌日,即将抵达京平。
      
      苏妧换过雪盏送来的衣裳,芙蓉祥云袄子,绣着掐金丝,花样极俏丽。
      
      离京平的码头越来越近,雪盏有些紧张:“小姐,马上就要到了。”
      
      苏妧嘱咐了一句:“雪盏,如今不比在家,入了苏府,切不可失了规矩,被别人拿住话柄。”
      
      雪盏福身,面色凝重:“小姐放心,雪盏省得,定会谨言慎行。”
      
      苏妧提裙抬脚:“好,走吧。”
      
      船越渐靠近,码头上围了一群人,人群后又停驻了乌压压一片马车。
      
      是京平苏氏的人来接苏妧和苏娴。
      
      没一会儿,码头上熙熙攘攘一顿热闹,一艘大船停泊靠岸,先是仆役小跑下船,紧跟着是婆子管事,之后是两列着的绯衣丫鬟,众仆一下船就井井有条地安顿辎重,招呼马车。
      
      待一切准备妥当,苏妧和苏娴才上岸。
      
      苏妧遥遥看见李氏带着一位公子,两位贵女,及一众家仆,候在一射之外。
      
      苏妧和苏娴华服锦衣,裙袂被河风微微吹起,荡漾成一片接着一片美丽的花儿。
      
      李氏并身后的人连忙上前,“可算接到了,我这一颗心终于踏实了。”
      
      站在李氏身后,杏眼桃腮的少女一开始低着头,入目是苏妧那双软底坠南珠的绣鞋,那鞋好看极了,步子一动,那南珠就跟着动,流光溢彩。
      
      她这才抬头,暗自打量苏妧,只觉得她模样艳丽,周身气度风华却又端庄沉稳,底蕴十足。
      
      一行人往城内去了,苏府前也有人在接应。
      
      苏妧下了马车,便看见一穿绛紫色袄裙的美妇立在府门前,端庄大方。
      
      看到苏妧和苏娴走到跟前,她几步迎了上来:“这便是娴丫头和妧丫头了吧?”
      
      李氏在一旁笑:“是了,这般标致的美人儿,除了清河苏氏又有哪家能养的出来。”
      
      “娴丫头,妧丫头,这是你们三婶婶温氏。”
      
      李氏给苏娴和苏妧介绍。
      
      温氏细细打量,轻笑一声:“果真标致,这一路你们姊妹二人想来是累坏了吧,快快随我入府来,老夫人在德宁堂等着呢。”
      
      说罢便招呼李氏牵着苏妧和苏娴入到府内。
      
      进了德宁堂,老夫人衡氏招呼苏娴和苏妧坐下。
      
      苏妧刚坐下,便有小丫鬟上来为她布茶。
      
      老夫人慈笑道:“尝尝这妙春比之清河龙井如何?”
      
      苏妧端过杯盏,掀开白瓷青盖撇了撇浮在面上的茶末,轻呷了一口,面上一顿。
      
      这茶竟与她寻常在清河喝的味道几近相同,倒是让苏妧觉得有种亲切感。
      
      “如何?”老夫人抬手端过茶盏也尝了一口。
      
      “是不是与清河龙井味道相近?”
      
      “比清河龙井更甚之,这茶汤色绿形美,入口香郁还甘,这些都与清河龙井极为相似,但这妙春更胜在带有梨花的清雅之气,滋味无穷。”
      
      只要苏妧想,论恭维做戏,谁也及不上她。
      
      老夫人又问:“娴儿,你觉得如何?”
      
      苏娴沉稳娴静:“娴儿也觉得这妙春,别有一番滋味。”
      
      老夫人十分开怀:“妧丫头和娴丫头一听便是对茶道颇有研究的,这茶叶还是我那乖外孙送来的,你们喜欢便好。”
      
      苏妧谦虚道:“不过略知一二,老夫人过誉了。”
      
      老夫人放下手中茶盏,轻笑道:“不必过于自谦,我瞧着你们这两个丫头都是顶好的。今后你们姊妹二人便安心在这儿住着,本就是一根,这儿也是你们的家。”
      
      苏娴听了觉得十分熨帖:“谢老夫人。”
      
      苏妧也跟着道谢。
      
      老夫人休贴她们二人舟车劳顿,没再过多叙话,用完晚饭,便让人带她们下去休息了。
      
      姊妹二人并不住在一起,而且是各自有单独的院落。
      
      苏妧跟着前面引路的侍女,苏尚书府很大,侍女提着灯笼带着她们走了很久,这才到了。
      
      独立的院落,院外看着很是雅致。
      
      侍女上前拍了拍门叫道:“薄盈姐姐,妧姑娘到了。”
      
      很快,“吱呀”一声,门里出来一个沉稳清冷的侍女,福身行礼:“妧姑娘。”
      
      说罢把门打开,将她们迎了进来。
      
      送她们过来的侍女对苏妧福了福身道:“妧姑娘早些歇息,奴婢便送到这儿了。”
      
      说完后退两步,提着灯笼转身走了。
      
      苏妧和雪盏进到门内,院内好不热闹,灯火通明,进到堂内,薄盈为苏妧准备了热水洁面净手后,便立在一旁等待吩咐。
      
      苏妧指节在桌子上扣了几下,淡淡道:“雪盏,你跟着薄盈去把院内侍候的人安排一下,然后准备些热水,我要沐浴。”
      
      雪盏和薄盈福身退下,去安排。
      
      苏妧把自己带来的佛经整理了一下,便坐在桌边喝茶,雪盏安排完回来:“小姐,热水备好了,可要沐浴休息?”
      
      苏妧点头,进到净室,便让雪盏出去了,她沐浴时,不爱让旁人在一旁候着,自己抹上香脂,泡了半个时辰。
      
      沐浴结束后,苏妧一面抹着青丝一面走进寝室,突然闻到屋内熏得是她惯用的水沉香。
      
      苏妧走到铜镜前坐下,雪盏上前拿起桌上的桃木梳子为她梳头。
      
      苏妧不着痕迹地问:“雪盏,你觉得这京平苏家如何?”
      
      雪盏弯了眉眼:“小姐,我觉得甚是周到,有种说不出的亲切感。”
      
      苏妧低眉不语,这京平苏氏岂止是周到,简直是周全到家了,她爱喝的茶,惯常熏的香。
      
      平素里她的喜好与习惯都摸了个一清二楚,到处都透着古怪,这到底是何故?
      
      苏妧心中突然有遏制不住的戾气上涌。
      
      “小姐,怎么了?”雪盏看出她似乎心情不好,小心翼翼地开口询问。
      
      苏妧沉声:“无事,歇息吧。”
      
      雪盏吹熄了蜡烛后福身退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