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河贵女

作者:酒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佛堂

      到了佛堂,李氏也在。
      
      苏妧问安后,便开始诵经,神情专注的地诵完之后,毫不含糊地磕了三个响头,才离开。
      
      李氏对苏妧的印象,愈发的好起来,沉稳不浮躁,乃上佳。
      
      回到院落,也无事可做,苏娴找她下棋,苏妧便应了下来。
      
      这小小的院落,除了几声鸟叫,却也是没有别的什么声音了,美人对弈平添了几许淡淡华彩。
      
      石桌上铺了丝绸,角落里摆着雪白细瓷茶壶,翠色碟子里面搁了几块精致的糕点,中央一副玉石棋盘,双色棋子便这样轻盈的摆在了棋盘上。
      
      苏妧单手托腮,另一只手轻轻捏着一枚玉石棋子,落入棋盘。
      
      苏娴执黑子,你来我往,绵绵密密的,棋局纠缠一片,竟似成了胶着之势:“三妹的棋艺倒是精进了许多。”
      
      苏妧漫不经心:“不及二姐。”
      
      苏妧清楚自己几斤几两,她不过半路出家而已,还是前世长姐死后,被逼着学的。
      
      苏娴落下最后一颗棋子,把苏妧的路彻底堵死。
      
      苏妧起身,理了理裙摆:“我输了,二姐果然厉害。”
      
      苏娴抿唇笑:“三妹不必妄自菲薄。”
      
      …………
      
      日落西山,苏妧用完晚饭,去了后山的凉亭看景。
      
      落叶纷飞,秋凉凄杀,倒别有一番滋味。
      
      远处传来一道幽幽弱弱的箫声,苏妧细细去听,这箫声低沉优美,有着一股子说不出的魔力,不知不觉,令苏妧渐渐沉睡。
      
      天彻底黑了下来,月光映照在苏妧的脸颊之上,竟显得出奇的莹白透亮,好似玉做的一般。
      
      凉风吹过,苏妧一下子清醒过来,却发现天已经黑透了,自己竟是睡着了。
      
      思及睡着之前的那阵箫声,感觉透着一丝古怪,苏妧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周身,没感觉到什么不妥,抬手触及自己的唇瓣时,指尖却顿了一下,细眉轻蹙。
      
      有人亲了她,是谁?
      
      …………
      
      自灵若寺返回,苏妧便没再出门了,每日除了陪苏母与李氏说说话,便就是练字静心。
      
      李氏也没再待几日,就启程返回了京平。
      
      苏妧这边的日子平平静静,苏嫮那边却是水深火热。
      
      抵达南安后,苏嫮与沈珏大婚,从早晨折腾到了晚上,才行完所有礼节。
      
      侍女扶着苏嫮回了新房休息,房里什么都是红彤彤的,鲜艳欲滴,一旁一对龙凤花烛,烧得红艳艳的,说不出的喜庆。
      
      苏嫮喝了几杯酒,从骨子里涌上淡淡晕眩。
      
      方才侍女服侍她用了些糕点,她略略沾了口,现下一点儿也不觉得饿,顶着红纱盖头,就等着自己的夫君沈珏到来。
      
      侍女们都退下了,房间里没有别的人,苏嫮一颗心跳得极快,她既紧张又期待。
      
      她捏紧了手中喜帕,那喜帕里面掺了金丝,捏在了手里面,沉甸甸的,那帕儿上绣了鸳鸯鸟,又绣了并蒂莲。
      
      这一身嫁衣,华丽精致,是苏嫮和苏娴帮着绣制的,都是家中姐妹的心意,苏嫮下意识地拨弄着嫁衣上点缀的一颗颗珍珠,就在这龙凤花烛的映照之下,含羞腼腆地期待着,等待着。
      
      烛火静静的烧着,苏嫮迷迷糊糊的,正有些睡意的时候,却也是听到了动静
      
      沈珏足步沉沉的,到了这新房之中,苏嫮一下子就醒了,顿时万分紧张。
      
      她动了动唇,可是却紧张地什么都说不出来。
      
      沈珏似乎是喝了很多酒,靠近了苏嫮的时候,苏嫮便是嗅到了他身上浓烈的酒味。
      
      沈珏沙哑的唤了两声,嫮儿,嫮儿,温柔至极,极尽缠绵。
      
      许是因为太兴奋,沈珏压抑得嗓音都有些变了,苏嫮却没有察觉到了其中的异样,心里甜甜的,轻轻嗯了一声。
      
      随即,沈珏颤抖着,按住了苏嫮的肩膀。
      
      这让苏嫮有些莫名的不安,但直接归结于沈珏喝了太多的酒。
      
      她因为害羞,并没有留意到沈珏上下滚动的喉结,也没有留意到他眼底闪过的暴戾与阴沉。
      
      苏嫮轻轻的抬起头,想让沈珏为她揭开红盖头。
      
      本是清丽若仙的美人儿,此刻却娇艳至极,眼底是最真切的甜蜜羞怯。
      
      沈珏手指捏住了盖在了苏嫮头上的红纱,一下子掀开。
      
      那黑夜里面的狂风暴雨,是如何摧残娇花,经历了整整一夜。
      
      清晨,丫鬟们前来侍候,房间里面静悄悄的,也并没有什么回应的声音。
      
      这样子的静悄悄,却不自禁的透出了几许诡异的味道,令人不自禁为之心悸。
      
      沈珏安排的侍女染萍绕过了精巧的屏风,踏入了布置得红彤彤的新婚绣房,昨个儿粗粗的龙凤红烛烧足了一夜,早就在天亮之前吐尽了最后一缕光蕊,只徒留凝结的烛泪。
      
      地上有几片酒杯碎瓷,还有那么一件生生撕碎的嫁衣。
      
      红纱帷幔,锦罗床榻,大红的流苏轻轻的垂落之下,轻掩一只雪白的裸足,结实匀称的小腿之上,却生生遍布着触目惊心的青紫痕迹。
      
      这样子的场景十分可怖,可染萍却像是习以为常,毫不动容。
      
      她走到床榻前,轻轻勾开了垂落的艳红流苏。
      
      床榻上苏嫮衣衫被褪尽,未着寸缕,只拥着一席艳红被褥,浑身留下了紫红淤青的齿痕。
      
      苏嫮好似骨头都被折腾散了,眸光有些呆滞的,肿怔的盯住了散开的床帐。她脸上的脂粉,是昨日细细装扮涂抹上的,如今一夜折腾,十分狼狈,可却又好似添了几分惹人怜爱的糜艳。
      
      染萍福身问安,礼数周全。
      
      “奴婢染萍,侍候夫人梳洗。”
      
      苏嫮没有吭声,染萍轻轻扶她坐起来
      
      苏嫮手掌慢慢的用力,攥住了那掩在身上的锦被,雪白贝齿死死咬住唇瓣。
      
      她绝望却又不知所措,原来沈珏不是根本不是那世人评价的温润公子,不,或许他曾经是。
      
      但坠马后,伤了根本的他,已经彻底变了个模样,可怕又暴戾。
      
      苏嫮不想相信眼前的这一切。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