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河贵女

作者:酒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学规矩

      苏母还能不了解苏妧的脾性,惯是嘴上说起来一套,真做起来又是一套。
      
      不过在李氏面前,她也不可能拆自己女儿的台,便柔柔的岔过了这个话题。
      
      此刻是一派和乐融融。
      
      待着人把李氏送去安置后,苏母这才把苏妧叫到身旁:“你刚才那是什么做派,即便是看不上那玉镯子,也不该显露于面上,让人拿住话柄。”
      
      苏妧不以为然,俏丽的脸上有些委屈:“母亲这可冤枉我了,我刚才可是面不改色,哪有显露于面上?”
      
      苏母被她气得哭笑不得:“你是面不改色了,人家给你玉镯子,你便应该欢欢喜喜地受着,面不改色在人家看来可不就是瞧不上的意思么。”
      
      “母亲,您自己看,这镯子可值得我欢欢喜喜?”
      
      苏妧抬着手腕,给苏母看。
      
      苏母轻拍了下苏妧的手背儿,佯怒道:“就你挑剔。”
      
      苏妧撇了撇嘴,苏娴站在苏母身后,端庄娴静,像幅画似的。
      
      苏母嘱咐:“有空便跟着你二姐多学学规矩,李氏在的这几日,给我规矩些。”
      
      苏妧皮笑肉不笑地应了。
      
      苏母摆了摆手:“行了,你们俩都先回去罢。”
      
      苏妧福了福,转身离去。
      
      待她离去之后,苏娴也跟着离开了。
      
      …………
      
      素屏苑
      
      李氏安置好后,一脸倦色,身旁的嬷嬷倒了杯茶,给李氏喝,提提精神。
      
      “辛苦大夫人了。”
      
      嬷嬷走到李氏身后为她按摩。
      
      李氏拍了拍嬷嬷的手:“本是同根,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清河苏氏好了,京平苏氏才能好,我只盼着,这事儿尽快尘埃落定。”
      
      嬷嬷琢磨着开口:“妧小姐性子似乎有些高傲。”
      
      李氏苦笑:“她那不是性子高傲,而且眼界高,京平苏氏再好,也是不及清河本家有底蕴。”
      
      嬷嬷宽慰道:“苦了大夫人了,这么多媳妇儿里面,也就属您行事最让老夫人放心,所以才让您如此操劳。”
      
      老夫人也是受了宸妃的令,才指派李氏前来清河相看的,她又如何敢不尽心。
      
      李氏缓缓道:“再观察几天吧,如今看来妧儿这丫头除了体态妖娆了些,其余都挑不出毛病。”
      
      嬷嬷点头称是。
      
      李氏来清河走上这一遭,也算是见识了本家的底蕴,再不敢拿大了。
      
      翌日,苏妧正在用早饭,苏娴派院子里的丫鬟请她过去学规矩。
      
      苏妧没搭理,自顾自地用早饭,那丫鬟就在门外站着,心里发慌。
      
      待苏妧慢悠悠地用完了早饭,交代了雪盏一声,便又回床上躺着了。
      
      雪盏走到屋外,跟那小丫鬟说:“三小姐今个儿后背有些疼,站不住,怕是不能去二小姐那儿学规矩了,你回去跟二小姐好生交代一下。”
      
      那丫鬟连连称诺,便离开了。
      
      翌日,苏妧去苏母那儿坐了一上午,陪着李氏聊了聊。
      
      下午回去的时候,苏娴要苏妧跟着她去娴云苑学规矩。
      
      苏妧又给婉拒了,还是那个理由,后背疼。
      
      苏娴没法子,又不能强迫她。
      
      没想到,第三日,苏娴亲自上门了。
      
      雪盏一边迎了苏娴进来,一边盘算这二小姐该不会是来教规矩的吧。
      
      苏娴踏入房中时候,只见苏妧正在安安静静地练字。
      
      女子乌压压的黑发垂在身后,侧脸俏丽,妩媚婉转,是个难得的美人儿。
      
      可是她却不喜………
      
      “三妹身子可好些了?”苏娴走到一旁坐下,又让丫鬟将带来的上等燕窝给了一旁的雪盏。
      
      苏妧放下笔,不咸不淡:“多谢二姐关心,养了几日,好了许多。”
      
      苏娴捏着手帕,坐姿端庄,开口道:“我瞧还是瘦了些,你当时伤的严重,还是要好生将养自己的身子。”
      
      苏妧幽幽地看她:“二姐今日来可是有事?”
      
      苏娴不动神色地移开视线:“那一日,母亲叫你来跟着我学规矩,我便想着时时敦促你些,现下看来还是先把身子养好更重要些。”
      
      苏妧笑了笑,眉目柔和,比谁都能做戏:“二姐放心,我会好生将养的,倒是二姐,年后便要前往京平,入宫伴读,想来忙得很,却还要记挂我的身子,让我这做妹妹的心里不安啊。”
      
      苏娴用锦帕掩住笑意:“你这促狭鬼。”
      
      目光一瞥,这才留意到,苏妧方才写的是一叠叠的佛经。
      
      苏娴眼底闪过一丝困惑,她这三妹最是懒散无礼不过,何时竟耐得住,静下心来抄写佛经了。
      
      苏妧看出她的疑惑,缓缓开口:“母亲不是说后日要带着我们去上香么,我想着抄写两份佛经拜奉,为父亲母亲祈福。”
      
      其实这佛经,是苏妧给前世的自己写的,毕竟她死得那么惨。
      
      苏娴真诚地夸赞道:“三妹长大了。”
      
      苏妧点头,也不谦虚:“是啊,确实长大了。”
      
      还都是拜你们所赐,不急,都会慢慢还给你们的。
      
      姐妹二人又说了一会儿话,苏娴便告辞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