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丞相形影不离的时光

作者:殷海拾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钓鱼

      赵星月清早起来准备去逛逛花木市集,上次说要在院子里种花这次就行动起来了。
      
      花木市集的花种类特别多,赵星月恨不得一个品种来一株但考虑到自己的腰包还是稳住了。
      
      看了许久她终于决定了,买一些绣球花装饰花坛,再买些鸢尾花种然后是风信子再然后买玫瑰和白牡丹!
      
      一上午之后赵星月终于准备回丞相府了,花儿已经让老板打包好明天送到回府里。
      
      她一回到府里就询问了下人沈蔚卿回来没有,下人说沈蔚卿在书房于是她就走去书房看看。
      
      刚到书房门口她就听见了沈蔚卿叹气的声音,书房里似乎还有一个人正在与他商讨着什么。
      
      赵星月知道自己若是去听似乎不太好,于是她还是决定先去不进去了,无聊的她最后趴在了外面的石桌上。
      
      沈蔚卿此时正与他的暗卫交流着关于那次山匪的事情,那些山匪绝不会是意外!
      
      “赤,你查到什么了吗?”
      
      被叫作赤的那名暗卫回答道:“回丞相,一起的痕迹都已经被人刻意抹除属下无能并未查出什么!”
      
      “罢了,此事估计也是查不出了。”沈蔚卿叹了一口气,最终还是没能找到证据。
      
      沈蔚卿话锋一转道:“对了,我叫你去买的那个好了么?”
      
      “回丞相,已经好了按您的吩咐选的一只肥肥的。”
      
      “好,你先下去吧。”
      
      “是!”一会儿赤就不见了踪影。
      
      沈蔚卿拿起桌上的公文皱了皱眉头,最终还是决定起身出去放松一番,他刚走出门就看到趴在石桌上的赵星月。
      
      他缓缓走了过去捏了捏赵星月的脸蛋道:“怎么,很无聊?”
      
      赵星月趴着点了点头,“是啊,你每天都这么忙府里下人也不多还都有事情做,我一个人可不无聊么!”
      
      沈蔚卿笑了起来道:“那不如我们出去玩玩?”
      
      这下赵星月来精神了,赶紧问道:“去哪玩?”
      
      沈蔚卿坐到她的身边,“看你,你想去哪里玩呢?”
      
      “京城里逛集市也逛了,好像没有什么别的好玩了。”
      
      沈蔚卿见她想不出来,就道:“算了,看你也想不到,我们去城内那条河里钓鱼吧。”
      
      “钓鱼?那河里竟然有鱼!”赵星月分外惊喜,“我之前还一直以为那水里顶多只有水草呢。”
      
      沈蔚卿看着她高兴的样子补充道:“里边不止有鱼,还有虾蟹和蚌壳。”
      
      “太好了,我们赶快去吧!”说罢赵星月就迫不及待地拉上沈蔚卿准备出发去钓鱼。
      
      “等等”沈蔚卿指了指她空空的两手道:“钓鱼的工具你都没拿还想钓鱼,先去拿工具。”
      
      赵星月微微脸红着,“哦,太高兴了就给忘了。”
      
      青石拱桥碧水云天,城内的河边正是一个休闲的好地方,不少人在这河边下棋也有不少人跟赵星月她们一样在钓鱼。
      
      很快赵星月就钓到自己的第一条鱼,看上去应该是一条小鲫鱼不过一寸多长,说实话她还是有一点点小失望的,本来想钓一条巨无霸回去做红烧鱼给沈蔚卿尝尝的。
      
      她夹起小鲫鱼的尾巴摇了摇道:“好小,都不够塞牙缝!”
      
      沈蔚卿轻声安慰道:“没关系,我们有时间继续钓。”
      
      赵星月听后拍了拍手,“嗯!我一定要钓一条大的,回去给你红烧着吃,我的手艺可是有保证的!”
      
      “哦?”沈蔚卿有些疑惑,像赵星月这样的小姐还会学做鱼?“你真的会做?”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当年可是跟着我奶奶……”赵星月忽然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她赶紧闭嘴。
      
      “你奶奶?”听到这句话沈蔚卿不禁有些怀疑,赵星月的奶奶不是在她出生时就已经去世了么?
      
      赵星月立即辩道:“没有!我记错了。”
      
      鱼钩就这样躺在河里静静地等待贪吃的鱼儿上钩,河边总是会种上几棵杨柳而这杨柳的枝条因为无人修剪格外的长。
      
      微风拂过杨柳依依,柳条轻轻划过赵星月的脸庞勾得她的鼻子痒痒,连连打了几个喷嚏。
      
      沈蔚卿见这杨柳的枝条如此之长影响到了赵星月于是准备削掉一些,正当他准备行动之时宋溪却出现在了柳树下,他一把割断了过长的柳条。
      
      赵星月此时也看到了宋溪不过她并不熟所以没有多给他一个眼神继续关注鱼钩了,然而赵星月的这一番动作成功地刺痛了宋溪的心:自己现在在她的眼里就那么不屑一顾了么?
      
      沈蔚卿看到宋溪还是上前道:“多谢状元郎割掉这些柳条了,不过状元郎怎的有空来这城内河边玩耍?”
      
      宋溪即使心里再不高兴也还是压了下来,他转身面向沈蔚卿道:“丞相不也有空么,我自是不如丞相的公务繁忙。”
      
      沈蔚卿勾起嘴角笑道:“我还得同夫人钓鱼就先不与状元郎多说了。”
      
      ‘夫人’这两个字又一次伤到了宋溪的心,他此刻心里尽是无奈:呵呵,自己果然还是太弱小了。
      
      宋溪并没有先行离开而是扶着杨柳树干静静地看着赵星月的背影,他看到这样的赵星月更多的是疑惑:是什么让她变成今天这样的?难道她不记得我了么,面对我竟丝毫没有波澜么!还是她故意装作不认识我的?
      
      不一会儿赵星月的鱼钩动了,她赶紧用力把鱼往上拉一阵努力后鱼还在水里打转根本拉不上来,她赶紧道:“蔚卿,快过来帮我啊!”
      
      “好。”
      
      说罢沈蔚卿起身走了过去用手覆盖上赵星月的手帮她一起往上拉鱼,不一会儿鱼就被拉了起来是一条草鱼足有人的一条手臂那么长!
      
      赵星月简直高兴坏了这次终于钓到一条大鱼了!她兴奋地把鱼扔进鱼篓,说:“蔚卿咱们晚上就吃它了!你喜欢清蒸还是红烧呀?”
      
      沈蔚卿想了一下道:“红烧入味些。”
      
      “那好,就红烧好了!”说完赵星月就提着鱼篓摇过去摇过来的,沈蔚卿忍不住道:“鱼都要被你摇晕了!”
      
      “哪有!”赵星月反驳道,“对了蔚卿,我们还钓么?”
      
      沈蔚卿反问:“嗯…你还想钓么?”
      
      赵星月在脑中思索了一番,扬起笑脸道:“我想吃鱼。”
      
      “那就回家吧。”说完沈蔚卿溺宠地捏了捏她的脸蛋。
      
      而此时杨柳树下的宋溪却还没走,站在沈蔚卿与赵星月甜蜜的氛围下他的心越来越疼痛:自己是不是傻,明知道会这样自己还一直站在那里真是傻透了!不行,自己一定要找到机会向她问个清楚!
      
      沈蔚卿二人则是完全忽略掉了杨柳树下的宋溪,带上鱼篓和鱼竿就走回去了。
      
      晚上赵星月带着这条大鱼进了厨房,不就从厨房里传来一阵芬芳扑鼻的香味,下人们闻着这个味道都陶醉了:真没想到夫人厨艺这么好啊!
      
      一会儿菜都上齐了赵星月这才坐下与沈蔚卿一同吃饭,沈蔚卿夹了一些鱼肉尝了尝赵星月就赶紧问道:“怎么样,好吃吗?”
      
      “嗯,很好吃。”
      
      得到沈蔚卿赞许的赵星月瞬间得意起来,“那是,我的厨艺也不是盖的!”
      
      晚饭过后赵星月就躺到了椅子上休息,沈蔚卿却走了过去把她来了起来道:“吃饱了就立即躺下对身体不好,还会变胖!”
      
      “知道了!我就躺一会儿!”
      
      “不行!”沈蔚卿拉着她道:“走,去给你看一样东西,不过在那之前得给你蒙上眼睛。”
      
      说罢沈蔚卿就拿出一根布条蒙到了赵星月的眼睛上,这使得赵星月十分好奇,“究竟是什么东西呀这么神秘?”
      
      沈蔚卿并没有告诉她,直接拉着她就往府里的后院走,她心里不停猜想着:沈蔚卿要给我看什么这么神秘呢?难道是铺满玫瑰的地毯?不对,他才没有这么浪漫呢!
      
      抑或是满树的花灯?不过这好像也不是沈蔚卿的风格。
      
      沈蔚卿牵着赵星月的手慢慢地走着,走到一处凉亭他停了下来将赵星月的手慢慢往下移动。
      
      赵星月此时非常紧张也非常好奇沈蔚卿究竟要给自己看什么,一会儿她感觉到自己的手触碰到一个毛绒绒的东西:真是是好舒服啊!手感太好了!
      
      沈蔚卿此时摘下了蒙着赵星月眼睛的布条,她看见自己摸的是一只毛绒绒的肥橘猫!橘猫非常乖巧,蹭了蹭赵星月的手心就躺倒了下去。
      
      她抱起肥橘惊喜地问沈蔚卿道:“蔚卿,你怎么知道我喜欢毛绒绒呢?”
      
      沈蔚卿笑着道:“我问过你的父母。”
      
      本来挺高兴的赵星月听到这个答案稍微有一点小失落,原来他问的原主父母原主原来也喜欢毛绒绒呢。
      
      看着赵星月微微变化的表情沈蔚卿上前疑惑道:“怎么了?是哪里不高兴么?”
      
      “没”赵星月露出一个微笑让自己看起来很好,她现在这是怎么了这算是在吃原主的醋么?
      
      沈蔚卿想了一下豁然开朗他将赵星月拉到凳子上坐下,“是因为我不够了解你,还得问你父母你的喜欢有点不开心?”
      
      听到沈蔚卿这样瞎猜她忍不住笑了笑,“没有,我们之间还有很长的时间去互相了解我又怎会因为这点小事情不开心。”
      
      “那就抱着你的大橘猫跟我会房间吧。”沈蔚卿此时也忍不住抚摸了肥橘猫的毛,柔柔软软的手感一级棒!
      
      在这样明亮的月光下二人就这样愉快地吸猫。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