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饼干超甜

作者:遇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小饼干

      曲棋这一觉睡得不错。
      就像是程尧说的那样,她还小,高中都没毕业,该先着急的也是程尧。
      从被子里面钻出来的那一刻,身上一凉,惹得曲棋又缩了回去。

      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七点多了。
      闭了闭眼,曲棋狠心掀开被子。冷得打了一个寒颤,又急急忙忙地往自己身上套着衣服。
      里外裹了三层,曲棋才去洗漱。

      程正青和徐清清果然已经起床了,正在厨房里面捣鼓着早餐。只不过两人似乎都不是很会做饭,闹出了很大的声响,噼里啪啦的。
      有些吵,可曲棋却觉得很温馨。

      “走开,你这笨手笨脚的。”徐清清拍了拍程正青的手,很是嫌弃,“那么老了也不会做饭。”
      程正青自知理亏,又忍不住回嘴了一句,“你不也不会。”
      徐清清冷哼一声,“我这纤纤玉手是用来做饭的吗?”

      程正青无语,退到了一边,余光便看到站在客厅里的小姑娘。他温和地笑道,“小棋醒了啊?再等一会,叔叔阿姨马上就做好早餐了。”
      曲棋眉眼弯弯,亭亭玉立地站在那里,乖巧得很,“叔叔,我会做饭。”

      “那不行。”程正青摆了摆手,“怎么能让你做饭。这样,你去把程尧那小子喊起来,都几点了还睡。”
      曲棋点头,又不放心地看了一眼厨房,这才去敲了程尧的房门。
      “进来。”

      程尧已经醒了,站在衣柜前面,拿了一件毛衣套上。他的身材很好,逆光站着,有光从窗口狭长地照出,落在他的身上,渡上了一层暖暖的光。

      整理好毛衣的衣摆,程尧看向门口的曲棋身上,解释一句,“我爸妈性子就这样,吵吵闹闹的,不用在意。”

      “我觉得这样很好。”
      以前她家里也是这样,有烟火味。可是后面随着她慢慢长大,偌大的家里只剩下她一个人。

      程尧又看了她一眼,昨晚这姑娘和他爸下棋,输了也那么开心,傻乎乎的。
      程正青和徐清清进入职场多年,见过的尔虞我诈实在太多。这来了个不涉世事的小姑娘,当然是欢喜得不行。

      “过来坐会,外面吵得很。”
      噼里啪啦的声音不断,还夹杂着两人的拌嘴声。
      程尧指了指床铺,“这里暖和。”

      第一次进到男生的房间里面,曲棋拘谨得很,眼神都不敢乱瞟。只能僵着身体按照着程尧说的,坐在他的床上。
      知道她不抗冻,程尧还特地掀开了被子的一角。
      应该是他刚刚睡过的地方,床铺上还带着余温。

      也不知道是不是房间里面太闷了,曲棋的耳尖有些红红的,滚烫得灼人。

      洗手间传来哗啦啦洗漱的声音,曲棋这才放松了身体,朝着周围环视一圈。

      房间不算很乱,就是桌面的东西随便乱摆放,一堆书和七七八八的东西摆在一起。一边的床头柜上面空荡荡的,只放了一个杯子。

      “咔哒”一声,卫生间的门被打开,程尧额前的碎发还沾着些水,柔顺地贴在额前。
      目光所及之处,小姑娘乖巧地坐在床上,连姿势都没有改变。大概是注意到了他这边的声响,正好朝他看过来,小脸还有些呆呆的。

      程尧弯了唇角,逗着她,“木头人?”
      曲棋:“?”
      “那怎么不动?”程尧上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哥哥很可怕?”
      曲棋摇头。

      “不怕哥哥那么紧张做什么?”程尧看过去,小姑娘的耳尖红通通的,“耳朵怎么红了?”

      曲棋老实地回答,“热。”
      程尧眼底的笑越发地深了,“来了两天就抗冻了?”

      才!不!是!
      曲棋气恼地瞪了一眼程尧,听到他说,“我爸妈的厨艺都不怎么好,等他们出去了,自己再点份外卖。”

      “噢……”曲棋目光没敢乱瞟,就瞅着程尧毛衣领口上的纹路。想着程尧刚才的调侃,她不甘心地问了一句,“叔叔阿姨性子那么活泼,为什么哥哥和他们不一样?”

      程尧漫不经心地回她,“因为哥哥是捡来的。”
      曲棋:“……”

      徐清清的厨艺并不算很好,菜都烧焦了,程尧吃了几口便没有什么胃口了。
      旁边的曲棋还埋头吃得正欢,他轻拧眉头,提醒一句,“少吃一点,小心食物中毒。”

      徐清清没好气地瞪了一眼程尧,“有的吃就不错了,就你还挑三拣四的。”
      说着自己咽下了已经焦了的青菜,表情很是难看,“小宋什么时候回来?”

      “说是买了明天的票。”程尧道,手指轻敲着桌面,目光紧紧盯着旁边的曲棋,“饿的话客厅有零食。”

      曲棋顺势抬头,程尧借此拿走了曲棋的饭,“我来收拾。”

      徐清清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养了二十一年的儿子,“你什么时候会洗碗了?”
      “不久前。”程尧淡声道,又看了一眼桌面,“小饼干会做饭,妈你以后别祸害我们了。”

      徐清清再一次有种把面前的程尧塞回肚子里面的打算,却又很快抓到重点,“等等?小饼干?人家有名字的!”
      “这个顺口些。”

      徐清清懒得理他,还沉浸在自己的厨艺里面,“老程,我厨艺不好?”
      程正青心里一颤,赶紧道,“好得不得了!”

      -

      就算是周末,徐清清和程正青也很忙,吃完饭后,又出了门。
      程尧也是,把钥匙给了曲棋,又给了她一份地图,也出了门。

      在家认真复习了大半天,三四点的时候,曲棋趁着天色没暗下来,打了一辆车去了商城。

      “程哥,我这边又出BUG了。”一个平头的男人挠了挠脑袋,一脸期待地看着程尧。
      “自己解决。”程尧连个目光都没有给他,盯着面前的电脑,手指敲着键盘。

      “别啊……”平头哀嚎一声,转而去找旁边的苏默宇,“宇哥……”
      苏默宇一把推开他,“得了吧,我也不会,自己翻书去。”

      悠闲地喝着奶茶,苏默宇翘着二郎腿,“程哥,唠嗑唠嗑呗?”
      “唠嗑什么?”程尧手指飞快。

      苏默宇嘿嘿一笑,“那啥,我后天又有一个相亲,你要是有空……”
      苏默宇母胎单身多年,眼看着都二十一了,他那个妈妈急得不行。

      程尧停住,丹凤眼略过一旁的上官,笑道,“怎么不让上官陪你去?”
      “程哥你不懂,这叫做战略!”苏默宇道,“我妈给我下死命令了,绝对不能拒绝对方。我想着带一个比我帅的兄弟去,没准对方看中你了,拒绝我了,那就不关我的事了。”

      上官:“卧槽!苏默宇你居然说我比你丑?”
      “这是事实!”
      “不行,再忍不是男人!”
      程尧:“……”

      一连好几个小时,程尧的手指都快有些酸痛了。扭了扭脖子,划开了桌面上的手机。
      上面是曲棋发来的微信。
      小饼干:哥哥,今天我出门一趟。

      还是两三个小时之前。
      程尧一边点开运行,一边给曲棋回了消息:在哪?

      苏默宇打盹了好一会,终于看见程尧忙完了,这才坐直身体,“弄好了?”
      程尧示意他看。
      苏默宇揉了揉眼睛,看着上面飞快显示的界面,“多谢程哥救命之恩!说吧,今天想吃什么,我请客!”

      曲棋直接给程尧发来了定位:我买完了,等会就回家。
      定位就在这个商城。
      程尧:几楼?

      扫了一眼消息,程尧直接起身,身边的苏默宇还在等他回答,“改天吧,有个小朋友要照顾一下。”

      “卧槽!”苏默宇压住心里的激动,戳了戳旁边的平头,“上官,你听到没有?”
      上官正忙于研究自己的BUG,没好气地往旁边挪了一会,“听到了听到了。”

      苏默宇一看他这样就知道他不知道什么内情,悠悠闲地喝了一口奶茶,故意吊着上官的胃口,“程哥口中的小朋友,是她的未婚妻。”

      翻书的动作停住了,上官扭头。
      两双八卦的眼睛对上了。

      曲棋拿着一个大袋子出来,正好看见程尧朝着这边走过来。
      程尧看了一眼曲棋身边的店,心下也明了了几分,从曲棋手里接过袋子,不可避免地碰到她软乎乎的手指。

      小姑娘被曲家养得不错,皮肤嫩嫩的,就是有些冷了,“买好了?”

      曲棋点头,眉眼弯弯的,“哥哥吃饭了吗?”
      “还没。”

      “那我请哥哥吃饭。”曲棋道,拽着自己书包的带子,仰着脑袋看着身边的程尧,软声细语的,“你想吃什么?”
      “家常菜吧。”今天被那顿饭弄得没什么食欲,程尧这会只想吃一点正常的。
      “好。”

      回程的路上,已经是黑夜,可是依旧灯火通明。
      车子行驶过一条长桥,底下的江河倒映着灯光从影的城市,还有几条精致绝伦的船游着。
      这里是南方的城市,和她家乡不一样,是座不夜城。

      “知道错了吗?”
      这姑娘看起来乖巧,谁知道却执拗得很,趁着他回消息的时候直接付了钱。

      “没关系的。”偏偏曲棋还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很是认真地解释,“这是我感谢哥哥才请的,不算是吃软饭。”

      程尧:“……”
      现在小朋友的脑回路都这样不正常吗?

      没听到他的回答,曲棋又喊了一声,“哥哥?”
      程尧轻叹一声,“下不为例。”

      回到家,曲棋打开了自己的袋子。程尧扫了一眼,是一只兔子的造型,有些幼稚,不过倒是和她的气质很相符。
      曲棋插上了电源,试着按了一下,光源都三挡,最暗的一档正好适合睡眠。

      “给我买的?”程尧修长的手握在了兔子腿的地方。

      曲棋来不及收回手,便感觉到男人温热的大手轻轻搭着。她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程尧,“不是。”
      这是她给自己买的,然后把程尧的那个还给他。

      程尧挑眉,瞧着曲棋有些紧张的脸色,忽而轻笑,“帮你扛了一路,原来不是送给哥哥的。”

      曲棋眨了眨眼睛,没舍得松手,依旧拿着兔子灯,“哥哥喜欢这个造型?”
      这!可!是!小女生喜欢的!
      你一个大男人好意思吗!

      “的确不怎么喜欢。”程尧早就过了看动画片的年纪,就算是以前,他也不喜欢这么幼稚的东西,“只是觉得这个造型和我房间很搭。”
      曲棋:“……”

      “怎么?”
      曲棋板着一张脸,很是严肃地说,“我觉得你的眼光有问题。”

      “……”程尧微笑,“给还是不给?”
      曲棋:“……”
      她!不!想!给!

      眼看着自己精心挑选的床头灯被程尧给拐走了,曲棋气呼呼地抱着另外一个盒子,快步走进自己房间关上门,像是害怕程尧把另外一个台灯给抢了一样。

      生气了?
      程尧丝毫没有欺负小朋友的罪恶感,心满意足地拿着兔子灯进了房间。

      群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炸开了锅。
      上官:子楼子楼,你再不回来,程哥就不属于咱们了!
      苏默宇:说好做彼此的单身狗,你却背着我在外面有了小朋友!
      程尧被他们刷屏得有些无奈:好好说话。

      苏默宇:我能好好说话吗!
      苏默宇一连串发了好几张图片过来,都是程尧和曲棋在吃饭时候拍的。因为隔得比较远,还有透明的玻璃,所以拍得不清楚。
      只是,熟悉的人光这个轮廓,就能看出是程尧了。

      程尧仔细看了一圈,太模糊。
      他很是嫌弃:手机该换了。
      苏默宇:你等着!下次我拿高倍镜相机去拍!
      又是一阵疯狂地斗图,程尧懒得理会,放下了手机。散漫的目光落在床头的兔子台灯身上。

      回想起曲棋气闷得敢怒不敢言的样子,程尧轻笑出声。
      欺负小朋友的感觉还不赖。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也有个低配版的兔子灯,可惜丢在学校了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羽亦落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lemon 5瓶;666666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