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饼干超甜

作者:遇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小饼干

      曲棋的口味偏甜,但是想到昨晚程尧吃辣,便没有放太多白糖。
      烙饼结束,曲棋做了一个素菜,这才端了出去。

      程尧正背对着她在客厅讲电话,说的是计算机方面的东西,曲棋安静地等着,那边时不时冒出一些生涩难懂的专业词。

      盛好饭,曲棋百无赖聊地盯着面前的烙饼。直到程尧久久不说话了,她才提醒一句,“哥哥,可以吃饭了。”

      “卧槽!妹子!程哥你家里有妹子!”那头兴奋的声音传来,“恭喜程哥贺喜程哥!”
      程尧把手机拉远了一些,“子楼那边你注意盯着。”
      “好的好的,程哥赶紧泡妹子……啊呸,吃饭去吧,小的告退!”

      曲棋眨了眨眼。
      原来没打完啊。

      男人已经放下了手机,朝她走来。精致的面容在日光灯的映衬下,好看得过分。
      昨天没怎么仔细打量,今天一看,清浅的眉眼恰到好处,往下便是茶色的眼眸,含着几抹慵懒的调子。轮廓分明,五官精致。

      这个男人,是曲棋见过的,长得最好看的。

      “我是不是打扰哥哥了?”
      细细软软的声音带着几分乖巧。

      程尧懒懒低眸。
      从昨晚开始就是这样,这个小朋友真把自己当做外来人,乖巧的同时,又带着一些小心翼翼。

      “没有。”程尧道,拉开凳子在她旁边坐下,“我说过,把这里当做自己家。对我也不用那么客气。”
      曲棋:“好。”

      应是应下了,这姑娘却没怎么放在心上。
      程尧看了一眼她煮的菜,卖相倒是不错,“在家你和你哥也这么客气?”
      曲棋摇头,纠正程尧,“我没有哥哥。”想了想,又加上一句,“堂哥也没有。”

      程尧:“……”
      算了。
      小女生有警惕心也算是正常。

      “吃饭吧。”

      -

      程尧似乎是很忙,跟她说了一声就出门了。

      刚刚过了中午,北市的冬天出了太阳,挂在天边,有些暖暖的。
      曲棋把飘窗打开,拿了一张小板凳放在飘窗上面当桌子,继续研究生物。

      她的成绩很不好,当时文理分科的时候,她的文科要好一点。但是莫圆芳却觉得学理科的女生,以后选专业和找工作都更方便一些,所以便要求曲棋选了理科。
      盯着上面陌生的生物知识,曲棋轻叹一声,拿着笔继续磨。

      到了五六点,程尧从外面回来,“小饼干,换身衣服,哥哥带你去吃饭。”
      曲棋点头,衣服都穿好了,她找了件外套裹上便和程尧出门。

      这会天还没暗下来,曲棋好奇地瞧着外面的景色。灯火通明的,像是和她的家乡一样,又有些不一样。

      “别探头,好奇的话,等哥哥空闲了,带你出去玩。”
      秦子楼那边出了些问题,程尧这段时间都得忙着,空不出一整天时间陪小朋友去逛。
      “噢。”曲棋乖乖地收回脑袋,有些好奇,“还没天黑。”

      北方的冬天总是要来得早一些,六点多,就已经暗了下来。可是现在,天边依旧明亮。
      “这边天黑得比较晚。就算是到了晚上,也会灯火通明。”程尧和她解释。
      曲棋端坐好,“这样很好。”

      什么很好?
      趁着红灯,程尧抽空看了一眼身边的曲棋。
      模样乖得很,看上去就让人想欺负。

      饭店很豪华,曲棋以前跟着莫圆芳去应酬过,这样的饭店一顿下来,没有个四位数是拿不下的。

      关于程正青和徐清清的工作,曲棋不太了解。只是知道程正青好像是从事贸易,而徐清清则是做着同声翻译的工作。
      两个人都很忙,莫圆芳还特地跟她说了。平时两位家长都不在家,一般只有周末回来,让她自己照顾好自己。

      跟着服务员上了二楼,转角的第一个包厢就是。
      面对两位大人,曲棋有些紧张,紧巴巴地跟在程尧的身后。

      程尧瞧了一眼身后的尾巴,眸色微暖,“不用紧张,我爸妈会喜欢你的。”
      他的声音有些低了,却莫名地让曲棋心安下来。
      “嗯。”

      服务员替他们推开包厢,一入眼便是一面的古风韵味的墙壁,隐约还能闻到很浅的茶香。

      “这是小棋吧?”里面一位穿着得体的女人站了起来,应该是刚刚下了飞机,脸上还带着几分倦意。
      曲棋点了点头,乖巧地打了一个招呼,“叔叔阿姨好。”

      徐清清已经好几年没有见到曲棋了,原先记忆里的奶萌小姑娘已经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
      她看得欢喜,朝着曲棋伸出手,“来来来,让阿姨好好地看看。”

      曲棋不高,约莫一米六左右。模样也稚嫩得很,透彻的眼睛总是带着几分懵懂,看上去比年纪小了一些。

      “太瘦了。”徐清清不满道,“这个年纪的女孩子,还是胖一点好看。”
      徐清清和莫圆芳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性子。莫圆芳向来强势惯了,在哪都一样。而徐清清对外锋芒,在家却是一个慈祥的母亲。

      “你啊,可别把孩子给吓着了。”程正青无奈一笑,温和地看着曲棋,“来到我们家就和自己家一样,千万别客气。”
      说着,程正青又看了一眼程尧,“我这儿子,一直被我惯坏了,脾气不好又懒,委屈你了。”

      曲棋赶紧道,“没有,哥哥对我很好。”
      程尧扫了一眼桌面的菜式,倒是口味清淡,按着北方人的喜好来。他抬腿坐在曲棋身边,没接话。

      一顿饭吃得很是和睦,程正青和徐清清两人,一直都想要个乖巧的女儿。哪里知道天不遂人愿,生了一个儿子出来。
      这会曲棋的到来,也算是填补了两人的遗憾。
      再加上曲棋长相乖巧,一眼看过去就讨人喜欢。

      程正青一时激动,喝了点小酒,有些上头了,“小棋啊,叔叔阿姨平时都不怎么在家,有什么事你就和程尧说。这臭小子要是欺负你,你就跟叔叔告状,叔叔帮你收拾他!”
      “就是。”徐清清也跟着接话,乐呵呵地道,“咱们两家以前还定下了娃娃亲。这下好了,阿姨总算是把你等到了,让这小子提前学会照顾媳妇也是好的。”

      曲棋大囧。
      她和程尧有婚约的事情她也是知道的。只不过现在这个年代,当初两家人也不过是随便说说,所以她就一直没有放在心上。
      现在被两个大人挑明,脸皮略薄的她有些不自在了。

      捏了捏衣角,曲棋朝着程尧看了一眼,水汪汪的眼睛里面求助的意思很是明显。
      程尧督了她一眼,放下酒杯,“时间不早了,爸喝了酒,也该回去了。”

      “也是,我回去还得准备工作。”徐清清道,拍了拍曲棋的肩膀,“走吧。”

      曲棋起身,偷瞄了一眼程尧。
      他的眼角微微扬起,有灯影落在里面,“外面风大,扣好扣子。”

      “好……“
      曲棋又忍不住偷瞄。
      这个男人,很温柔。

      -

      程正青洗了一个澡,脑子又清醒了不少。瞧见曲棋还没睡,兴致上来,拉着小姑娘下象棋。
      徐清清见此,忍不住道了一句,“就你精神,小棋还小,也不让人家睡觉。”

      曲棋腼腆一笑,“阿姨我没事的,时间还早。”
      也才是刚刚十点,对于放寒假的她来说,不算是很晚。而且,已经太久没有人和她下棋了。

      徐清清也知道程正青难得这么开心,抱怨了一句,也没再说什么。

      程尧刚刚打完电话,出来便看见曲棋坐在棋盘面前,秀挺的眉毛轻轻的拧着,一副苦恼的样子。
      朝着棋盘扫了一眼,黑白棋子相间,明显是曲棋落了下风。
      程正青的棋艺不算很精通,但是毕竟年岁摆在那里,想要赢一个小朋友,再轻松不过。

      曲棋还在认真思考着下一步,面前却落了一道阴影下来。她下意识地抬头,撞进程尧带着些许慵懒的眼睛里。
      男人才刚刚洗过头,吹干得很是随意,还有不少湿漉漉的头发团在一起。他欣长地站着,面容散漫而又浅淡。
      接近着,忽有很淡的冷柠味道靠了过来。

      程尧微微弯着腰,从她面前执了一枚白子,放到棋盘中间。
      不过一子,黑白棋盘的局势就悄然地发生了改变。

      程正青顿时怒了,“臭小子你走开!”

      程尧漫不经心地坐了下来,修长的腿随意地搭着,“欺负小朋友可不厚道。”
      程尧突然地靠近,让曲棋有些不自在。周身都是男人的气息,她的身体绷紧了些,余光偷瞄着程尧,又慢慢地放松下来。

      程正青就不明白了,明明是他教这个臭小子下棋的,怎么现在沦落到后浪把他这个前浪拍死的下场?
      没好气地瞪了一眼程尧,程正青仔细打量着局势。

      “谢谢哥哥。”曲棋凑近程尧,小声地道谢,却又纠正他,“我十七了。”
      而且程尧年纪也不大,只不过比她年长了四岁而已。

      曲棋离得近了,便有若有若无的奶香味道。
      程尧轻笑,“嗯。”

      “嗯”是什么意思?
      是答应了吗?
      曲棋忍不住看了一眼程尧,他的眼底散着几分倦意。明暗不清,却又好看得不像话。

      眼看着程尧又替她下了一子,对面的程正青已经开始跳脚了。不乐意地撇了撇嘴,曲棋微仰着脑袋看他,“我想自己下。”
      “我爸老奸巨猾,不好对付。”
      “哥哥……”
      有这么说自己爸爸的吗?

      程尧往后靠了靠,长臂就搭在她身后的沙发边缘上。曲棋微微往后靠一点,便能挨上。
      “自己下吧,输了别哭鼻子。”
      “我不会。”
      她又不是小孩。

      没有了程尧的帮忙,曲棋自然是输得很惨。程正青倒也是自在,从小孩子那里赢了之后,便乐呵呵地回了房睡觉。

      程尧换了一个姿势撑着脑袋,瞧着身边的曲棋,提醒一句,“该睡觉了。”

      徐清清早就回了房,这会客厅里面只有他们两个人。
      曲棋抿了抿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程尧也不着急,静静地等着她纠结完再开口。
      “哥哥,我们有婚约的事情……”犹豫了许久,曲棋还是忍不住开口。

      “介意了?”程尧也倒是能够体会曲棋的心情,和一个并不熟悉的人莫名其妙地有了婚约,换了谁都不喜欢。
      更何况曲棋还处在情窦初开的年纪,也说不准以后会不会喜欢上哪个男生。到时候他在这姑娘眼中,反倒是成为了一个绊脚石的存在。

      曲棋瞅了一眼程尧,小脑袋摇得很快,“我不是这个意思。”

      程尧权当做小女生脸皮薄,不好意思说。
      把曲棋送回房间,程尧教她怎么调着床头灯的明暗,“电热毯我让人去买了,明天送来。”

      曲棋缩进了并不暖和的被子,闻言冲他软软一笑,“谢谢哥哥。”

      才认识了两天,从她嘴里听到“谢谢”这两个字的频率还真高。

      瞧着只露出一个小脑袋的曲棋,程尧直起了身,想到刚才的话题,他轻声道,“你还小,有些事情不着急。等你以后遇见了喜欢的人就跟哥哥说。婚约的事情,哥哥来解决。”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程尧你以后会后悔的
    今天发生了一件令我很崩溃的事情,给大家发个红包,希望顺顺利利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