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饼干超甜

作者:遇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超甜

      午后的阳光很温暖,曲棋把窗帘打开了,坐在沙发的一角,懒洋洋地看着书。
      客厅没有人,曲棋翻着生物书,看一眼背一遍知识点。

      阳光悄无声息地换了一个角度,曲棋也跟着换了一个姿势。把鞋子脱了,盘腿坐在沙发上面。

      程尧从书房出来看到的便是娇小的身影背对着他,捧着一本书在阳光下背书。
      声音软绵绵的。

      听到身后有动静,曲棋扭头看去。
      有光落在她的侧脸上,蒙上了一层金黄色的光晕。一半隐在逆光之下,一半暴露在阳光之中。

      “中午想吃什么?”

      宋阿姨也不是每天都来,偶尔周末也会休息。这周正好轮到宋阿姨休息的时间。

      学了一个早上,曲棋早就饿得不行了。摸了摸已经开始抗议的肚子,她问,“哥哥会做?”
      “不会。”程尧说,“但是我可以买。”

      那就是得吃外卖了。
      曲棋眉头轻轻地拧着,外卖的油水比较多。昨天吃了一顿烧烤,肚子有些不舒服,这会想吃些清淡的。

      “我可以自己做吗?”曲棋抿了抿唇,合上书本,微微扭过了身子,逆着光看着程尧。

      程尧扫了一眼她的手,“不行,你的手还没好。”

      朝着曲棋那边走去,程尧半弯着腰,牵过曲棋的手仔细端量一番,“昨晚有没有什么疼痛感?”

      “没有。”曲棋摇了摇头。
      程尧靠得实在太近,曲棋微微仰头,额头便能碰到他的下巴。他的呼吸有些热,清灼的气息打在她的发间。

      “其实不太疼的。”曲棋试图劝说程尧,“而且宋阿姨都把菜备好了,我只需要丢下锅就好了。”

      程尧看着她,“只需要丢下锅?”
      “嗯!”
      “那你过来,指导我。”
      曲棋:“……”

      其实在程尧说这话的时候,曲棋就已经开始后悔了。让一个从来不下厨的人进厨房,无疑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反驳的话语还没来得及斟酌好,行动派程尧已经直起了身。扫了一眼还呆坐在沙发上的曲棋,无声地勾唇,“怕什么?哥哥再怎么也不能把厨房给烧了。”

      她觉得你可以。

      不情不愿地穿好了拖鞋,曲棋挪着身体跟程尧进了厨房。
      胡萝卜和猪肉都是昨天切好的,也清洗干净了,省去了很多事。

      “先在锅里倒一点油。”曲棋跟在程尧身后指挥,指了指最大瓶的,“这个是油。”
      程尧伸手拿过,“倒多少?”

      “唔,你先倒……好了好了。”曲棋又指了指猪肉,“把猪肉丢进去,差不多了就把胡萝卜放进去,然后再放盐。”

      程尧把盖子拧上,回头瞧了一眼曲棋紧绷的小脸,失笑,“就这么不相信哥哥?”
      “也不是。”曲棋觉得有些难以启齿,吞吞吐吐了好几秒才说,“我第一次下厨状况很惨的。”

      程尧收回了目光,盯着锅里的菜,饶有兴趣地问她,“那时候你多大?”
      “初一吧。”曲棋也记不太清了,自从她上初中后,曲毅和莫圆芳就很少陪她了,厨艺也就是那个时候慢慢练出来的。

      “初一……”程尧低笑一笑,翻着锅里的肉,“那时候你有桌子高吗?”

      曲棋顿时炸毛:“当然有!”
      虽然她现在不高,但是初一的时候,好歹也是班级前几。就是后面大家都长了,她开始停止生长了。

      程尧又笑了一声,看上去不太相信她说的话。

      咬着牙,看着背对着自己的男人,曲棋哼了一声,默默地从冰箱里面拿了几个鸡蛋。

      胡萝卜已经下锅了,曲棋探头瞧了一眼。
      好像还有模有样的。跟她刚开始的手忙脚乱完全不一样。

      扫了一眼突然探出来的小脑袋,程尧眉梢微微扬着,“要放多少盐?”
      “半勺就好了。”曲棋盯着锅里,程尧的动作熟练,不像是第一次下厨。

      “这么看着做什么?”程尧戳了戳身边的小脑袋,“不怕掉进锅里?”

      护着自己的鸡蛋,曲棋往后退了一步,“那我去打鸡蛋了。”
      “嗯,小心手。”程尧又翻了一下,把盐弄匀之后,这才把菜盛了上来。

      曲棋也饿了,自己在冰箱里面拿了一瓶酸奶喝着。
      她就站在冰箱旁边,垂眉瞧着脚下的瓷砖。安静的时候,有些呆,也有些傻。

      程尧回头看了一眼,神色微暖。
      傻乎乎的。

      徐清清和程正青是晚上回来的,一回来徐清清就去找曲棋了。
      已经九点多了,徐清清身上还带着外面的寒气。被她精心布置过的房间里,亮着着灯。

      曲棋和程尧两人坐在书桌上,徐清清看到她那儿子正耐心地给小姑娘讲着题目。

      “磁场题,首先分析方向……”余光看到一片深蓝色的衣角,程尧朝门口看去。

      “阿姨。”曲棋乖乖地喊人。
      徐清清:“阿姨没有打扰到你们吧?”

      程尧也适时地放下笔,“时间也差不多了,哥哥去洗个澡,你也早点睡。”
      “好。”

      徐清清送走程尧,关上了门,这才上前仔细瞧着曲棋的手,满是关切,“还疼不疼?”

      “不疼了。”其实奶茶店里程尧要是不发现,曲棋可能都不知道。

      “阿姨听说了,你做得很棒。”徐清清摸了摸曲棋的脑袋,声音温柔得很,“吓坏了吧?其实这边的治安还是不错的,但是总是有些疏漏。以后呢,我让程尧接送你。别担心,不会有人再敢伤害你了。”

      曲棋摇了摇头,一开始是害怕的。长那么大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可是后面慢慢冷静下来,也就不怕了。
      这里治安那么好,她们顶多也就是抢个钱,不会再敢做什么。

      “真乖。”徐清清笑了笑,捏了捏曲棋的脸蛋,“还有一点时间,小棋陪阿姨看剧吧。你叔叔那个老男人不懂浪漫,整天嫌弃阿姨少女心泛滥。”
      曲栖眉眼弯弯的,“好。”

      徐清清看剧起来就不怎么记得时间,一晃十二点都过了。早睡早起的曲棋已经靠在一旁的沙发里,睡熟了。

      徐清清也打了一个哈欠,朦胧睡眼中看到程尧出来喝水,赶紧朝着自家儿子招招手,“程尧,过来。”
      指了指熟睡的曲棋,徐清清伸了个懒腰,“把你媳妇抱回房间里。”

      程尧很是无奈,“妈。”

      “喊什么喊,难不成你指望我啊?”徐清清没好气地白了一眼程尧,“自己媳妇自己照顾。”

      拍了拍程尧的肩膀,徐清清语重心长地道,“趁着她还小不懂事,赶紧拐。别等以后长大了精明了,到时候有你哭的。”

      程尧知道不能和徐清清讲道理,懒懒地“嗯”了一声,应付了事。

      徐清清也困得很,又交代了两句,飘着回了房。
      客厅里面只剩下了程尧和熟睡的曲棋。

      程尧偏头看去。
      这姑娘就算是睡着了也那么乖巧,连呼吸声都是细细轻轻的。

      微微弯着身子,程尧一把抱起曲棋,顿时小身体塞满了他整个怀抱。
      软得不可思议。

      “唔……”曲棋睡得不是很安稳,梦中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悬空,困顿地睁开眼睛。
      面前的人是程尧。他也在看着自己,眼底清晰地倒映着小小的她。

      曲棋脑子里混成一片,还有些分不清梦境和现实。

      “醒了?”程尧把曲棋放置在床上,好笑地看着她完全呆傻住的样子,“我就那么可怕?”

      这一句话把曲棋拉回现实。
      她被程尧抱了!

      虽然好像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可是曲棋就总觉得有些别扭。
      往被子里面一缩,曲棋还往旁边挪了挪,一双眼睛警惕地看着程尧。

      “……”
      程尧都快被这姑娘一连串的动作气笑了,故意逗着曲棋,径直坐在她的床边,俯身去寻她的小脑袋,“哥哥抱着你回来睡觉,不给些奖励?”

      曲棋绷着脸,“我没让你抱我。”

      “你的意思是,让你在客厅睡一晚?”程尧佯做思考,“没有被子,睡一晚的话,按照你这不抗冻的小身板,感冒发烧是逃不了的。”

      曲棋:“……”
      反驳不了。

      “谢谢哥哥。”瓮声瓮气的声音从被子里面传出来。
      “就一句谢谢?”

      程尧靠得实在太近,脑袋几乎都挨在了她的枕头上面。甚至从这个角度看去,曲棋还能看到程尧胸前一小片白皙的胸膛。

      南方人就是抗冻,这么冷的天,睡衣还穿得那么单薄。

      脸渐渐热了些,曲棋垂眉不去看他,“我也抱哥哥一次?”

      程尧一怔,随即低低地笑出声。
      曲棋能感觉到他的身体都在很轻地颤抖,那勾人得过分的丹凤眼里笑意都快溢出来了。

      “你确定抱得动?”

      曲棋这会还困得很,再加上被吵醒,小脾气也上来了,“那你到底要什么?”

      “什么都不要,哥哥跟你开个玩笑。”程尧起了身,督了一眼被子的那团,声音微柔,像是在哄着曲栖一样,“继续睡吧。”

      旁边的床头灯被他熟练地调成暗光模式,程尧关上了大灯。

      “哥哥。”曲棋突然喊住了程尧。
      “嗯?”不算太明亮的房间里传来程尧略沉的回应。

      曲棋深呼吸了一口气,很认真地道谢,“谢谢你抱我回来。”
      程尧极淡地勾起唇角,“不用谢,晚安。”

      “咔哒”一声,门被关上,房间里又恢复了安静。
      曲棋躺在大床上,却是有些睡不着了。

      程尧对她真的很好。
      那她也要对程尧很好。

      徐清清和程正青只待了一天,周日晚上便又离开了。

      周一的早上依旧是带着周末综合征的一天,曲棋困倦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拖着身体跟在程尧身后。

      “不要揉眼睛。”前面传来程尧的声音。
      “噢。”乖乖地收回了手,曲栖又打了一个哈欠。

      “自己在学校注意点,做不了的让秦木枝帮你。”好在伤的不是右手,不然对于高中生来说的曲棋,的确是一个麻烦。

      “我知道。”曲棋点着小脑袋,便感觉脸蛋被男人不轻不重地捏着。
      她眨了眨眼,睡意散了几分,“你在捏什么?”

      “软柿子。”

      曲棋:“……”
      她!才!不!是!软!柿!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lemon、233杨杨杨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