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饼干超甜

作者:遇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超甜

      “我不哭……”曲棋声音嗡嗡的,不争气的眼泪不断地往外涌。
      她似乎是觉得丢脸了,伸手胡乱地擦了擦,眼底始终蒙着一层水雾。

      程尧没想到这姑娘还挺要面子的,顺着她的话哄着,“好,你没哭。哥哥带你去喝杯奶茶?”

      曲棋点头,眼睛被她揉了一通,有些红了。她微微抬头,帽子往后滑落了一些,她的眼底有着小小的星光,“我要喝两杯。”

      程尧失笑,“蜗牛胃喝得下那么多?”
      曲棋扯了扯衣服,细软的声音还带着几分哭腔,“跑得太久,口渴了。”
      “行,那就两杯。”

      程尧揽住她的肩头,把人往怀里带了一些。因为忍着哭泣,小身体还有些一颤一颤的。
      小小一只的。
      商业区人来人往,程尧把她护在一小方天地之中。

      夜色暗了下来,这座不夜城内依旧灯火通明。

      -

      到家的时候,已经将近八点。
      程尧翻出药箱,左右打量了一眼曲棋,“除了手还有哪伤着了?”

      这姑娘也是能忍,一直没说。夜色暗,他也没注意看。要不是奶茶店里面灯光充足,他都不知道曲棋的手背擦伤了。

      “就只有手。”曲棋伸出手给他看,手背有几道很明显的划痕。从小巷胡乱跑出来的时候,不小心蹭到了水泥墙。
      其实并不严重,只是曲棋的皮肤本来就细嫩,划痕在上面显得有些触目惊心。

      程尧眯了眯眼,略微有些不悦,半蹲在曲棋面前,他低声教育,“以后遇到这种事,直接给钱。”

      “我没想跑的。”曲棋蠕动了一下唇瓣,顿了顿,又沉默下去。

      程尧:“秦木枝?”

      “就……意外。”
      秦木枝当时吓蒙了,拽着曲棋就想跑,后头的女生被惹急了,作势要打她。曲棋没有办法,只能反身把人撂倒。

      “你紧张什么?”程尧好笑地看着曲棋,“觉得哥哥会拆散你们?”
      曲棋初来学校,性子又不算太活泼,能交到一个好朋友不容易。
      他听秦子楼说过,他这妹妹人不坏,就是性子太闹顽劣了一些。

      曲棋眨着眼睛不说话。
      程尧笑了一下,“我不干涉你交友的权力。”

      程尧打开药箱,上官的电话就打了过来。程尧看了一眼,接通后点了扩音。

      “处理好了?”程尧慢慢地把碘酒涂到曲棋手上消毒,微微传来的刺辣感觉让曲棋忍不住缩了缩手。

      “别动。”程尧低喝一声。
      曲棋很是委屈,“疼。”

      “忍一忍。”程尧用棉签细细擦拭着,“上官?”

      “咳咳咳……”充当了电灯泡的上官很是无奈,“程哥,人家姑娘刚遇到这种事,你就……不太合适吧。”

      程尧的动作一顿,解释道,“我在给她上药。”

      上官:“……”
      不是,这能怪他吗?
      别动。
      疼。
      明明是你们先说这些虎狼之词的。

      “那两个女生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好像是网瘾犯了不敢问家里要钱。年纪不大,教育一下就放回去了。”

      程尧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曲棋,她的眼底清明,干净得很极致。

      “瞧着这两姑娘的样子,估计也吓得不轻,应该不会再犯了。要是程哥你还不放心,大不了我们轮流接送。”

      曲棋听闻,眨了眨眼睛。她的唇色很淡,也不知道是不是今天累了,面色苍白得很。
      “不用了,我会看好她。”

      听到程尧的回答,上官便识趣地没有问下去,“程哥,小姑娘没受伤吧?”
      程尧拿出绷带,“手背磨破了点。”

      “那就好,不是什么大问题,注意着别碰太多水。”上官说,“得,不早了,我不打扰你们了。”

      程尧包扎的动作不是很熟练,裹上了好几层,原本纤细的手腕像是个猪蹄一样肿着。

      曲棋晃了一下自己的手,包得不算厚,还是能动的。
      “以后我每天都接送你,要是有事,你就去我们学校图书馆学习。”程尧跟她说。

      曲棋咬着唇,“其实今天是个意外,以后我早些回家就行了。”
      程尧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忙,曲棋不想总是这样麻烦别人。而且在家的时候,她都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

      “那可说不准。”程尧说,“万一下次丢了,我去哪里找这么乖巧的小朋友?”

      男人的眼里带着一丝很浅的笑意,半蹲在她的面前,却还是比自己高了不少。曲棋微微仰头看去,耳尖瞧瞧地红了。
      程尧真的很好看。

      缓了一下神,曲棋板着小脸,模样很是严肃,“就是因为我长得太乖巧了,所以她们把我当软柿子捏。”
      第一次作案就看上了她们,估计是觉得她们比较好欺负。

      程尧轻笑,“谁让你长得那么矮。”
      明明是个北方姑娘,个头看上去像是一米六都不到,那两个初中生可是比她高多了。

      曲棋闻言幽怨地瞪着他。

      程尧被勾得心痒难耐,忍不住上手捏了捏曲棋的小脸。
      很嫩。
      比软柿子好捏多了。

      眼看着小姑娘要恼羞成怒了,程尧很快放开了手。
      起了身,正准备倒杯水,便听到曲棋犹犹豫豫的声音,“哥哥,这事能不能不和叔叔阿姨说?”

      程尧偏头看去,“为什么?”

      曲棋有些为难,吞吞吐吐好一会才不情不愿地说,“也不是什么大事,而且我也没事。”

      客厅内的灯光很明亮,程尧能清晰地看到小姑娘眼底的担忧。
      从来程家一开始到现在,曲棋就一直尽量减少麻烦他们的时间。

      没由得来的,程尧觉得自己胸腔冒着一小团火焰。他希望曲棋能够任性一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乖巧得过分。

      程尧沉默了几秒,“那你觉得什么才算是大事?”
      曲棋动了动唇瓣,没说话。

      “非得闹出大动静来才觉得是大事?”
      男人的嗓音沉得可怕,显而易见地动了怒。

      曲棋还是第一次看到程尧那么生气,下颚线绷紧了,他的眼底覆上了一层薄怒,嘴角勾着几分弧度,却没有什么温度。

      心口揪了揪,曲棋小声地问他,“哥哥你生气了?”
      有些观念对于曲棋来说根深蒂固,父母不在身边,什么事都得自己扛,莫圆芳更是要求她事事要自己做。
      以至于她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种情况。

      程尧沉默了几秒,硬邦邦地回她,“没有。”

      程尧闭了闭眼,理智回来了一点。
      这姑娘今晚刚刚被吓着了,现在对她发火,实在不应该。
      他复而坐在曲棋的身边,耐着性子和她说,“我从来不觉得你很麻烦,你也不用刻意把自己当做外人。”

      搭在大腿旁边的手指弯曲收紧了一些,曲棋鼻子有些酸酸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的委屈劲还没过。

      “我爸妈很喜欢你。”程尧说,“你试着在他们的角度考虑一下,自己很喜欢的小孩子什么事情都瞒着自己,他们会开心?”
      曲棋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所以还瞒着吗?”
      “不瞒着了。”曲棋说,她心头的大树被人狠狠地撞击了一下。

      眼看着这姑娘终于听进去了几分,程尧瞧了一眼她受伤的手,“而且你这手,也瞒不住。”

      是这么个理。
      包得跟猪蹄一样,平时也就算了,吃饭的时候肯定瞒不住。
      晃了晃自己的手,曲棋微微思考。

      程尧按住她摇晃的猪蹄,“不要乱动,这几天别碰水。”

      曲棋“嗯”了一声,迟疑了几秒,微微红着小脸,“可是我要洗澡。”
      还是能动的,脱衣服也不碍事,就是洗澡的时候怕碰到水。

      程尧眼皮跳了跳,瞧着曲棋微红的脸,“现在是初春,一两天不洗澡也没事。”
      “今天跑步出汗了,黏糊糊的。”曲棋虽然在北方,但是自小曲毅就要求她爱干净。就算是在寒冷的冬天,也会天天洗澡。

      “那哥哥等会给你找个塑料袋子把手包起来。”
      “好。”

      洗完澡过后,都已经快到了该睡觉的时间。
      从浴室出来后,曲棋便看见自己桌子上放着一个礼物盒,上面还有一张贺卡。
      赠小饼干:迟来的生日礼物。

      干净简洁,甚至没有太多祝福的话。
      曲棋弯着眉眼笑了笑,不是练习册就好。

      打开盒子,是一双最新款的MIKI。之前上新的时候曲棋就想买了,只是一直没货。

      把鞋子放好,曲棋把贺卡放进自己的抽屉里面。
      桌面上还摆着昨天没讲完的数学题,旁边的草稿纸上,一大半都是刚健有力的计算公式。
      和程尧一样,字如其人。

      草稿纸平铺在桌面上,一眼晃过去,似乎还能看到程尧坐在她身边,眉眼认真地和她讲着题目。
      渐渐的,有些东西开始渗透到曲棋的生活中,密不可分。

      趴在桌面上,曲棋晃了一会小脚丫,手机上弹出来秦木枝的消息:曲小棋,你没事吧?我听我哥说你受伤了。
      曲棋:不严重,过几天就好了。
      秦木枝:对不起啊,我不应该带你去那里吃烤肉的。
      曲棋:嗯……烤肉很好吃。

      秦木枝:呜呜呜呜我爱死你了,下次你想吃,我带上我哥,咱们一起去。
      曲棋:好。

      退出和秦木枝的聊天记录,曲棋往下一划,看到了熟悉的头像。
      曲棋:谢谢哥哥。

      程尧扫了一眼消息,神色微暖,故意逗着她:怎么还不睡觉?
      程尧:要我过去?

      曲棋:“……”
      曲棋:哥哥晚安!

      缩进被子,曲棋伸手把电热毯给关了。暖暖的,连带着冰凉凉的脚也慢慢地暖和了起来。

      她好像开始喜欢这里了。
      喜欢上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2-25 20:30:11~2020-02-26 20:41: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清风、烈酒不抵他 7瓶;666666、233杨杨杨、黄了弘几 3瓶;lemon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