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爷今天嗝屁了没

作者:帮我关下月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杀气

      白月浅听他爹爹曾提起过闻铮,用语都是这个狡猾的老东西。
      
      按照大家对他的称呼和辈分,她也理所当然的认为,闻铮应该是跟他爹差不多的岁数,50多,甚至更老一点。
      
      眼前的,明明是个俊美无双的公子。
      
      男子大约二十多岁,卧病苍白的脸颊透着棱角分明的清俊,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明明略显儒雅的面容,却因为他周身说不清道不明的杀气和独特的魔魅,让他显得格外琢磨不清。
      
      “夫……夫叔叔?”她犹豫道。
      
      小姑娘的声音细细柔柔的,带着难以言说的清甜。闻铮听着这一声叔叔,总算舒心许多。
      
      他嗯了一声,闭眼准备小憩,然而眼角又不经意看到白月浅的一身红喜服。
      
      哎,小麻烦精还没处理呢。
      
      思索一番,他缓缓道,“最近半月你与我睡一处,我睡床,你睡榻。半月之后你睡我旁边的房间,有什么喜好告诉李嬷嬷。”
      
      半月的时间,够他把院子里所有混进来的乱七八糟的东西踢出去了,也够迷惑那些暗处观察的人。
      
      白月浅乖觉的点头。
      
      看着闻铮又闭眼躺下,她才小心翼翼的挪到小榻上。
      
      小榻虽小,但她身量娇小,睡了两年佛堂硬板的她,难得如此舒适。嘤咛一声,便陷入了温暖的梦乡。
      
      ……
      
      屋内两人睡得香甜,屋外却是翻天覆地的折腾。
      
      光秦雪娇都摔了两套茶却依旧不解气。她坐在椅子上,捏着茶碗,浑身都不舒坦。
      
      小贱人如今安然无事,老侯爷也没死。关键是小贱人如今成了他叔母,生生压了她一头,说不得以后她还要去给她请安。真真是越想越憋屈,怎得就没一次就除掉她呢。
      
      秦雪娇正在生气的时候,小丫头禀告,闻清翊来了。
      
      她努力将情绪沉淀下来,恢复那个高贵优雅的闻夫人形象,让她的儿子进来了。
      
      闻清翊进来的时候,看到母亲正在修剪花草,他问好道,“母亲身体可安好?”
      
      秦雪娇看着自己气宇轩昂的儿子,满意的笑答:“好。翊儿不用挂记,好好准备秋试就好,还有三个月就要入考场了吧。”
      
      “劳母亲挂念,儿一切皆好。近来夫子也有夸儿空课进步,稳扎稳打,必能及第。”
      
      她笑开,“那就好那就好。娘最放心你了。”
      
      问完安康,闻清翊用了两块金丝红枣糕,试探开口道,“今日叔祖父成亲,儿竟然一直昏睡至今,也不知如何。且听闻叔祖父身体见好,不知是哪家女子,竟有如此福运。”
      
      今日为了防止闻清翊发现白月浅被她塞给那个将死之人,秦雪娇早就给闻清翊下了足量的安眠之药,他自然睡得深沉。
      
      秦雪娇漫不经心的道,“明日你便去拜见一下你的叔祖母吧。也为你下个月的婚事,讨个喜头。”
      
      顺便死了你的心。她狠狠地剪了两朵并蒂芙蓉,娇嫩的芙蓉落地,惊散一地花瓣,呈现一种破碎的凄美。
      
      闻清翊不知其中变故,想到下个月就能娶到心仪的姑娘,他笑的温和腼腆,最是温润少年模样。
      
      得到母亲下月成亲的首肯,他也是如意的笑着退下去。本以为母亲会因为浅浅家中事端而悔亲,如今他还能娶到那个明媚如阳的女子,真好。
      
      ……
      
      淡月疏影去,风递幽香来,晨鸡鸣了第二次的时候,白月浅依着半年苦行僧的作息,习惯性的睁开了双眼。
      
      床上的人没有丝毫动静,白月浅观察了半晌,甚至被子都没有任何起伏,了无生机的状态让白月浅惊慌失措。
      
      他该不会昨天是回光返照,如今已经……
      
      白月浅静悄悄的走到闻铮床边,颤颤抖抖的将手试探性放过去探他的鼻息。只是手还未至,人已经被钳住。
      
      闻铮醒了,目光迥然的盯着她,眼有分明的红血丝,杀气晕染整个眼眸,黑亮的眼睛像个深邃的黑洞望不到底,臂膀将白月浅死死压住,丝毫不得动弹。
      
      白月浅忍不住挣扎,瘦弱纤细的手腕扭了两圈,依旧是完全无法脱离闻铮的桎梏。他的手就像铁钳一样紧紧收紧她的手。
      
      “叔叔,痛……”白月浅轻呼。
      
      闻铮见到来人是白月浅,一身杀气褪尽,只是神情略有恍惚,目光中也有些许复杂。平常有人靠近他两步之内都能被打飞出去,现在都有人能把手摸到他脖子前了。果然昏睡许久,人都反应迟钝了。
      
      “你刚刚在干什么?”闻铮问。
      
      “我……”她开口却结巴起来,不知如何解释。
      
      总不能说,我就是想看看你死了没有。
      
      白月浅从小也算皮实,还跟着他爹还有大哥学了几招,一个人撂倒两三个大汉还是可以的,可是如今却发现。她就是个弱鸡,连闻铮的一招都没反应过来。
      
      闻铮面色又冷了几分,“老实说了。”
      
      白月浅吓得浑身一个哆嗦,她埋头小声嘟囔,“我,我就是看看你有没有发烧,有没有死……”
      
      怕不是这样的吧,不过闻铮似乎也懂她的意思了,他抬起白月浅的脑袋,跟她黑亮的眼眸对视,认真的道:“不用担心,我没那么容易死的。”
      
      至少昨晚没死,以后都不会死了。
      
      白月浅讪讪的点头,又后退几步,尽量装作自然的模样,“我知道了。我去给你准备早饭,你自己起来吧。”
      
      闻铮看到她走出房间,才把暗处的赵景唤出来,“查出来了吗?”
      
      黑衣人跪地,“属下已经查清楚。白将军和他的三儿子前天被诬陷入狱,罪名是私藏前朝余孽。大儿子二儿子远在边关,还未收到消息,但应该已经在被分权。夫人她……因为已经有婚约在身,便逃了这一劫。只是闻夫人觉得夫人与闻小公子不配,便偷梁换柱,将她送给您冲……冲喜。”
      
      说着他竟然少有的发表了自己的评价,“夫人也确实好运道,侯爷您竟然真的醒了。”
      
      寒夜得意洋洋的抬头,就看到了闻铮黑着一张脸,一副要吃人的表情。
      
      他立马认怂,“属下失言。”
      
      他闻铮的东西,就算只是暂时属于他,也不容别人觊觎吧。
      
      仅此,闻铮都惊诧于小麻烦精的魅力,自己的小侍卫还没见着面就开始称赞人了,他幽幽道:“既然如此喜欢我夫人,那以后你就负责贴身保护于她吧。”
      
      那句“我夫人”就像赤luoluo的威胁,寒夜都想给自己两耳巴子了,怎么能得意忘形触了公子的眉头,他差点忘记公子对自己所属物的占有欲了,更何况是自己的媳妇。
      
      “属下不堪胜任,还是交给见月吧。”寒夜后退一步道。
      
      闻铮冷哼道:“你就负责查清白九那老东西的事。随后把见月见香传来。”
      
      ……
      
      白月浅溜去厨房的时候,所有丫鬟厨娘都在闷头干活,突然看到一身红衣的夫人,竞相放下手中活计要给白月浅行礼。
      
      她站在一旁,“不用不用,做你们的饭,侯爷要紧。我就是来看看。”
      
      一个半头白发的婆婆就坐在一旁不言不语,低着头似是在假寐,其实屋子里的一举一动都在她眼里。
      
      年纪大了,又经历了大悲大喜,李嬷嬷哭得多了,眼睛疼的都只能堪堪睁开一条缝。却也能看清白月浅不经意就散发出来的妖娆妩媚。宫中行走多年,她也没准备以貌取人。白月浅行为不扭捏,行事也大方得体,倒称得上大家闺秀。只是这容貌,她想了半天,还是觉得,太不安分。
      
      早先知道白月浅是因为,这是闻夫人给小公子相看的未婚妻,也偶然听闻闻夫人其实并不乐意白月浅,只是她身份尊贵是世家中少有,便凑合着定下了。
      
      后来也曾远远看过白月浅来过侯府,举止大度有礼,肆意洒脱,也不曾因有婚约就做出逾矩之事,倒有将女风采。
      
      白月浅被闻夫人扔给侯爷冲喜,她不敢言,但还是不舒心的。
      
      侯爷是他这个奶嬷嬷一手带大的,他应当配得世上最好的女子。
      
      所以就算此刻看白月浅还算满意,她也不想上前,直接转身离去了。
      
      白月浅看着厨娘忙活了一会儿,觉得着实无趣。她想了想,将御医的嘱托说了出来:“侯爷大病初愈,饭食清淡为主,忌油腻辛辣。”
      
      厨娘们答是。
      
      她便退出了厨房,随意在院里溜达,想着闲逛一会儿再回去。那个叔叔阴晴不定的,惨白的样子,杀气十足,着实不好相与。
      
      晚春已过,昨夜下了一场大雨,天气渐渐回暖。院子里乍现葱盈绿色,生机盎然的焕然新生,就如同复生的她,心神怡然。
      
      行至二回门,一个暗红夹袄柳纹的老婆婆倒在地上,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因为虚弱无力又摔了下去。
      
      李嬷嬷本以为她就要这样一直蹲坐在地上了,晚春的地上还是沁凉的,她人老了更是受不的凉气。所以突然被一个暖香的身子扶起来的时候,她是由心底的感激。
      
      抬头,她就看到那个明媚如妖的女子笑着对她说,“老人家年纪大了,晨起路上又有霜滑,老人家小心些。”
      
      说完,白月浅就转身离去进了内院,将这小插曲抛之脑后了。
      
      进院的时候,闻铮已经收拾好了,一身黑色劲装,墨黑的头发用红发带束起,身上有一股独特的清贵凌冽,与她见过的世家公子都不同。
      
      白月浅碎步过去,温顺的行礼,“叔叔。”
      
      闻铮挥挥手,“坐着吧。”随后他又指了两人,“以后就让她们俩贴身侍候你吧。”
      
      两个小丫鬟规规矩矩的给白月浅行了个礼,安静的站随到了她的身后。
      
      专门送她俩丫鬟,不知道是监视还是保护,不过她都不能拒绝。
      
      白月浅拘束的坐在另一边椅子上,低头把弄手帕。
      以前总觉得女子随手带着手帕是个累赘,说句话还要害羞的遮脸更是矫情。
      如今,她总算明白手帕的用处了,闲来尴尬,没事拽着玩多好。搓搓揉揉再打两个接,她玩的不亦乐乎。
      
      闻铮却是看的直皱眉头,白九那个老东西怕不是生了个傻子吧。都及笄的姑娘了,还学小孩子玩手帕。
      
      闻清翊进来请安的时候,就刚好看到了这一幕。
      
      他心心念念的姑娘,如今正坐在自己的叔祖父旁边笑意盈盈,叔祖父还难得肯直视一个女子,目光还如此宠溺。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