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公主传

作者:姽婳人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加封

      屋子里关了窗,浓郁的血腥味、淡雅的甜香、浓稠的苏合香和在一起,于这样的情形,更让人觉得格外窒息。
      
      水听雨再一次进屋的时候,谢氏正拉着尚锦梁的手哭得撕心裂肺。水听雨心里一咯噔,莫非大公子他......?见旁边尚静凝却没有多少悲伤,只一直劝着谢氏要冷静,尚锦楼却是在和张太医低声说着话,水听雨这才稍稍松了口气,看来她的饭碗暂时无碍。
      
      她又细看孙丽华,此刻孙丽华正站在霞影纱前,羽扇一样的长睫上挂着剔透的泪珠,小脸上的泪痕蜿蜒曲折的流淌———这是水听雨第一次看到她这样无声的哭泣。
      
      水听雨忙端了杌子过去给孙丽华坐,见尚静凝用余光看了看她们这边,却并没有出声阻止,心道自己应该没有做错事。
      
      虽然有张太医细碎轻微的再和尚锦楼嘱咐着尚锦梁的养伤事宜,屋子里沉闷的气息还是令人窒息的,这时仁安从外面跑进来,一壁跑一壁兴高采烈道:“夫人、夫人大喜阿!”
      
      尚静凝大怒,上去就是一巴掌:“胡说什么!”
      
      她是尚府嫡长女,想来也是习武的,这一巴掌抽上去,饶是仁安一个半大小子也被抽得摇摇欲坠,眼眶里眼泪汪汪的打着转转儿。
      
      尚静凝厉声喝问:“什么事?”
      
      仁安不敢忸怩更不敢哭,忙道:“宫里来人了,说皇上要封上柱国为监国摄政王,封大公子为镇国公,二公子为景阳侯,封大小姐为清河郡主...”
      
      此时不表忠心更待何时,水听雨捞起袖子就要出去揍人的架势:“封个号就想抵消这一刀放的血了吗?他们想得可真好!”作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就要出去揍人,并打起全部精神观察众人的反应。
      
      尚夫人虽然把她当小丑一样看了一眼,但是到底成功的有了这一眼。
      
      尚静凝却是低吼道:“放肆!给我退下。”并给来安使了眼色,让他拉住水听雨。水听雨巴不得有这么一拉,要不然她还要真出去揍人不可吗?
      
      尚锦楼却是乐了,心道:这个水跟班看来现在做大哥的跟班做的熟门熟路了。
      
      江司灵挑了挑眉,暗道:和这死丫头相处这么几个月恁没有发现她是个眉眼通透的,以前觉得她憨厚老实,切,看来是自己瞎了眼了。她这一叫虽然像戏台子上的小丑,但到底让悲伤中的尚氏众人看到了尚锦梁身边有个忠心的长随,这对于她来说很重要。
      
      ……
      
      经过言栩的劝说,最终还是尚夫人领着所有人去接了旨,留下张太医、水听雨、来安、仁安、念薇、念竹等在房间内守着尚锦梁。
      
      虽这份旨意带来了人臣前所未有的尊贵,但尚氏众人并没有谁感恩戴德,仍然一副如鲠在喉的样子,想来也是,宛华长公主和他那个六岁的小弟弟必定是为了平息上柱国一派的怒火才出此下策吧。
      
      谢氏几人回来的时候已经不见江司灵了,想来她在此间身份尴尬,不便多留。
      
      大家又守了一会儿,尚锦梁也没有醒过来的迹象,尚锦楼便让母亲等另外几人先去休息,只留他守着兄长。
      
      ......
      
      夜半时分,众人都昏昏欲睡,唯留尚锦楼和水听雨清醒着、各自瞪着大大的眼睛想着各自的心事。
      
      水听雨当然是在想如何在尚锦梁身边当好这个长随,她不比那些个幕僚,能有九曲十八弯的脑子,只要一问计策,就能说出个上、中、下策或者三十六计来。
      
      呸,她在心里呸了自己一声,想什么呢,长随不跟长随比,跟幕僚比什么,要是叫别人知道了,准会笑她,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她稍稍的责备了一下自己“高高的心气儿”,拿出长随的自觉来,若是跟来安、仁安这样的长随比,来安、仁安那也都是办事能力极强的人,且跟在尚锦梁身边多年,不是她这样的人能够比的,她在心里偷偷的叹口气,她原来一无是处啊!
      
      她其实这几天也回过味儿来了,那夜大公子其实是给了她一个机会,一个生存下去的机会,虽然她不知道他给她机会的理由是什么,但是管它呢,她这样待在尚府肯定比待在江司灵身边安稳,只要她看准“大腿”抱。
      
      她习惯性的摸了摸“大腿”的手,啊!太凉了,得赶快去换汤婆子,她轻轻的起身,拿着凉掉的汤婆子去换热的。
      
      也就是这一个人之常情的动作,让水听雨又觉出另一个味儿来了:尚锦梁肯定没有把她当姑娘看,所以带回来不是让她做丫鬟而是做长随。念薇说,这尚府里有规矩,公子不能有通房,不管几等丫鬟都不能近身伺候两位公子。至于原因是什么,念薇也没有告诉她,所以尚锦梁伤得这么重也是她和几个长随守着,而不是那几个丫鬟守着。
      
      水听雨倒是觉得长随好啊,长随可以天天跟在他身边学本事,这样她以后即使流落在外,想来也不会饿死吧?
      
      ......
      
      饶是在昏睡的兄长塌前,尚锦楼依旧抱着那把宝剑,兀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父亲目下不会称帝,但父亲手握兵政大全,父亲和我们兄弟二人以后怕是会遇到不少今天这样的事,时刻保持警惕是我们尚氏男人生来就有的觉悟,但到底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以后要更注意些才好。
      
      宛华长公主之前肯不要脸面自荐枕席赢得父亲的信任,她无非还是做着孙家天下延绵万代的梦,可父亲肯留她真的超出了他的预计。父亲真的被美色迷晕了头吗?
      
      此番他们个个被封爵是宛华长公主和皇上的主意呢?还是他们另有高人指点?哦,不对,她若是有高人指点,也不会亲自动手刺杀父亲,万一失败,岂不是......
      
      咕噜噜......
      
      尚锦楼是被水听雨肚子的叫声拉回现实的,见她面不改色的给兄长换汤婆子、又将兄长的手放在汤婆子上、然后又将被子盖好,一点不怕自己笑话她的样子。
      
      尚锦楼却是不肯放弃笑话她的机会,道:“一般姑娘连吃饭都生怕弄出声响来,你倒好,顿顿胡吃几海碗不说,还恁是让你那嚣张的肚子乱叫,生怕别人不知道它是饿鬼投的胎似的,没得让人笑话。”
      
      水听雨将尚锦梁的被褥盖好,坐下来后才道:“二公子有所不知,于我这等寒门孤女来说,被人笑话事小,饿死了连被人笑话的机会都没有了才是令人害怕的事情。”
      
      尚锦楼的笑容僵住,不免有些自责,原来他方才在笑话别人的无助啊?想来衣食无忧的姑娘是断不会就这样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五斤牛肉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梦见春色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九儿、艺儿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艺儿 3瓶;梦见春色 2瓶;明天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