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公主传

作者:姽婳人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受伤

      原本水听雨以为那日书房外面肚子里的鬼叫会让她再次被吊在树上受罚,毕竟这尚府里的规矩严她可是听阿贞说过无数次,更何况她这肚子是在人家书房外偷听人家小叔子睡嫂嫂的私密时叫的,她呀是觉得自己倒霉透了顶,因此正颤颤巍巍的等着尚锦梁发话怎么处置自己的时候,来了几个身穿铠甲手握刀剑的将军打扮的人,随后尚锦梁也换了身铠甲急冲冲的进了宫。
      
      一连数日,尚锦梁都未露面,念薇说是宫里老皇帝驾崩了,他才没能回来,水听雨也不知道她这个常随是应该去尚家军中点卯呢,还是应该就在这卧云院中当个米虫饭袋?
      
      昭华郡主每日必去宫中参加丧仪,水听雨自来尚府后,还没有见到过昭华郡主和阿贞,好在尚锦梁的姬妾都住在闭月院和羞花院中,不用看那些姬妾们掐架的热闹,水听雨倒是松了口气。
      
      水听雨卧在床上,看着窗外的月色,夜色中上柱国府的平静安宁与这整个长安城的人心惶惶格格不入。
      
      从夔州到峡州再到江陵再到长安,水听雨见惯了人心惶惶、兵荒马乱,愈加觉得这种平静安宁多么的于这乱世不符,她心里惴惴不安了几日便勉强安慰自己:是了,原先那个昏聩的老皇帝上柱国都能架空,更别说是他自己拥立的新皇,他妥妥是那无冕之皇了。
      
      她躺在床上打了一个哈欠,在黑暗中听着念竹担忧的对着念薇道:“宛华长公主这样天天的缠着上柱国,上柱国要是真被她迷了心,夫人以后怕是会贬妻为妾了,要是真那样,大公子的处境岂不是很尴尬。”新帝登基当日,就已经将胞姐宛华公主晋为宛华长公主了。
      
      黑暗中,念薇很是认真的想了想,便宽慰她道:“不怕,大公子如今的地位虽说也有上柱国的原因在里头,但更多的原因在于他抵御突厥得力,免了我大月朝百姓被突厥人血洗,因此,夫人再不得势,大公子的地位也在那里。”
      
      水听雨使劲的点了点头,才想起黑灯瞎火的,她们两个必定看不到自己的动作,便虔诚无比的表示了赞同并且说了几句尚锦梁英明神武、以后必定前途无量等话以后,才打听道:“大公子不知几时回来?”
      
      听着念薇翻了个身,才道:“一般军务繁忙的时节,三五月不回家的时候也是有的,眼下新帝登基,宫中指不定乱成什么样子呢,大公子是上柱国长子,得陪在上柱国身边一起料理,我也说不清楚大公子几时回来。”
      
      水听雨听后有些泄气,倒不是她多想念尚锦梁,而是她已经好多年没有过过这样的清闲日子了,她过惯了寄人篱下听人使唤的劳碌日子,自是会在这清闲中有些不自在。再加上上柱国府里这诡异的平静更是令她惴惴不安,她总觉得有大事发生,为什么会有这么感觉,她自嘲的想,或许这都归结于她的“贱”。
      
      果然,水听雨正翻来覆去睡不着觉的时候,外面来安着急忙慌的敲门,三人一惊,皆道,怕是出事了……
      
      她穿了袴褶就跳下床,因此是最快来到尚锦梁寝屋的,卧云院只在一刹那间便已经戒备森严了,除了平日里上柱国府的护卫,还有羽林军,看着她穿着尚锦梁长随的衣服,便也没有人拦着她。
      
      除了尚锦楼和言栩在尚锦梁床边,还有一个御医模样的人正在给他查看伤势,他流了很多血,人早就已经晕死过去了。
      
      水听雨和几个长随轮换着端着热水汤药进进出出,就见尚夫人谢氏一路哭喊着进了屋,身边还跟着长女尚静凝。
      
      水听雨去把染红了的热水倒掉,进来就听到尚静凝惊呼一声:“你说什么?那个贱人是要杀父亲。”
      
      尚锦楼眼眶红红的,哽咽着道:“若不是大哥替父亲这一挡,父亲恐怕......恐怕......”
      
      尚夫人道:“我一直都说那贱人包藏祸心,你父亲偏不听,就因为她那张脸,就巴巴的什么都信了她,我倒成了坏人了!”
      
      尚锦楼道:“旭表哥要上去斩杀公主的时候,父亲还不让,难道公主真是狐狸精转世不成。”
      
      尚夫人闭了闭眼,叹息道:“不是她狐狸精转世,而是她那张酷似某人的脸是你父亲的七寸。”
      
      尚静凝愤愤不平,难得说一句骂父亲的话:“父亲也是老糊涂了,难道公主的命还比梁哥儿的命重要吗?”
      
      言栩早觉得几人在大舅子床前聒噪十分不妥了,便趁机制止自家夫人:“夫人,你别激动,别生气,你这样大声说话张太医还怎么诊治呀。”
      
      水听雨直觉自己听故事听得差不多了,便端起又一盆染脏了的热水往外走。
      
      这时候院子里乌泱泱的跪了一大片尚锦梁的姬妾,虽然据说只有一个叫云梦的姬妾真正伺候过尚锦梁,但这种时候有谁敢不哭的情真意切呢。
      
      这时侯一个稚嫩的声音打断了这场哭戏:“都给我滚回自己屋子去,别再这里打扰大公子养病。”
      
      说话之人不是昭华郡主孙丽华又是谁?那一片姬妾个个是朝中大臣送到尚锦梁身边来的眼线,有谁会是真心哭他的伤势呢,大都不过是来走走过场,关心关心尚锦梁到底死不死?但做戏也是不能做得太假,要不然她们就不配来做戏!因此个个都作出一副担心的模样,无声的抽泣起来,也不真的离开。
      
      孙丽华哪里有心事继续管她们,见她们安静了些也没有再管了,便扶着江司灵的手往里面去,水听雨一看,忙迎了上去招呼道:“郡主,大公子还没有醒呢,您要不要等他醒了再来。”论起血缘来,她是宛华长公主的堂姑母,又与宛华长公主素日里有所往来,此刻进去怕是不好。
      
      刚刚强装的威势像是被这一问轻易击垮,孙丽华颤着唇问江司灵:“月儿姐姐,反正我去也帮不上忙,要不...”
      
      江司灵斩钉截铁:“不行,今日不进去,以后进去更难了。”
      
      水听雨了解江司灵的性格,便不好再说什么,只提醒她:“屋里的人正在说长公主......”
      
      江司灵看了一眼地上跪着的姬妾,果断的打断了她:“我知道。”水听雨这才惊觉自己说错了话,这种事情恐怕越少人知道越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吾为峰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福气包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福气包 2瓶;漫步云端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