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不会

作者:临时书写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考试

      自那次打赏后,薄晴跟那位【我只是看看】成了好友,他们偶尔会聊聊天。
      薄晴很欣赏ta,ta知识面很广,说是上知天文下地理也不为过。两人聊得很愉快。
      
      这天回到家,薄晴跟ta聊了几句。
      【薄荷】:大神在干嘛。
      【我只是看看】:玩咯。你呢?
      【薄荷】:复习,明天要考试。
      【我只是看看】:学霸啊。
      【薄荷】:没有,成绩一般。脑子不够聪明就只有后天补上了。
      【我只是看看】:你心情不好。
      薄晴环视了下卧室,没发现异常。这才回复ta。
      【薄荷】:我怀疑你在监控我。但我没有证据。
      【我只是看看】:直觉。
      【薄荷】:。。。。
      薄晴不想跟人倒苦水,生活已经够苦了,没必要再别人加点苦料。
      然而对话的另一方却坚持要听原因。
      【薄荷】:我们物理老师特别烦。今天我生理期肚子疼,又要复习又还挨她骂。
      【我只是看看】:别烦了,恶人自有恶人磨。信我。
      薄晴看着这句话,突然笑出了声。明明没笑点来着,但就是想笑。
      
      林尧辞安慰完人,躺在沙发上想:原来是肚子疼脸色才不好。
      
      浏览着搜索出来的结果,林尧辞蹙眉,女生生理期这么恐怖吗?
      痛的想结束生命?
      痛的直不起腰?
      
      薄晴等了会,没见对方再发来信息。关了聊天界面。
      
      几分钟后,消息铃声再次响起。
      
      薄晴用指纹解了锁,点开消息。
      
      一条又一条的文章分享,诸如:
      【生理期该注意些什么?】
      【这样做保证你生理期再也不痛!】
      【那几天腹痛的原因竟然是。。。。】
      ····
      
      看这百度来的文章,薄晴确定了对方是个男孩子。
      薄晴心下一暖,以后他的另一半肯定是个很幸福的人吧。对陌生人都如此关心。
      【薄荷】:谢谢。
      
      薄晴心情好了不少。他一定是个很暖心的人。
      
      被发了好人卡的林尧辞正拿着手机质问自家公司的高管:‘‘都9045年了,你们还没搞到彻底解决生理期腹痛的药,雇你们吃白饭的吗?’’
      
      高管有苦说不出,公司又不干关于药物方面的事业。
      
      高管是个结了婚的男人,他试探的开口:‘‘您可以买点布洛芬缓释胶囊给您女朋友。我老婆就用那个。还挺有效的。’’
      
      林尧辞听到‘‘女朋友’’三个字,唇角微勾。心情有些奇异的好。
      
      林尧辞敛去笑意,冷哼一声:‘‘有副作用吗?''
      
      ‘‘不清楚。’’
      
      接着高管就被挂了电话。他也不恼。
      谁叫人家是他未来老板呢
      
      第二天早上,薄晴下楼吃早餐。
      
      卖早餐的大婶把早餐端上桌子,笑着说:‘‘你的。’’又从围裙的兜里摸出一袋东西,‘‘这也是你的。’’
      
      大婶跟她同一个小区,又经常在她这吃早餐,薄晴认识她。
      
      ‘‘王姨,谁给的啊?不会是给错了吧?’’薄晴看清了袋子里的东西,布洛芬缓释胶囊,还有暖宝宝。
      
      “谁给的就甭管了。你知道是个有心的就行了。”
      
      王姨被岁月染上了风霜的脸上笑意盈盈。
      
      薄晴想到了那位暖心人,他到底是谁呢?
      这下就有些不对劲了,连她的家都知道。
      
      王姨看她这副防备的模样,宽慰薄晴:“晴晴,王姨活了几十年,见过不少人。我看人很准的,给你药的人是个好的。”末了又摸摸薄晴的头,‘‘世上的好人还是很多的。”
      
      王姨想起了清早来到她摊位的少年。
      相貌俊,手长脚长的,脸色有些冷,但很讲礼貌,骨子里是个好的。
      
      薄晴勉强放了心,至少目前看来这个人对自己没有恶意。
      
      国庆节在星期二,所以学校要一直上课到星期一。九月月考在星期五跟星期六,余下两天改试卷。
      
      星期五考试这天,七班同学一直没看到物理老师。不过因为考试,他们也没多想。本来第一天就不考理综,物理老师不来也是正常。直到第二天要进考场了,他们才察觉出什么不寻常。以往考试,赵丹一定会在考试前几分钟来对他们冷讽热嘲一番。
      大家各自进考场时还在说这件事,
      ‘‘有些奇怪。’’
      ‘‘那女的不来还好些。’’
      ‘‘她不来我还能多考几分。’’
      
      考完试这天,学校也不给学生们喘气的机会。下午五点半考完,六点半接着上自习。
      
      没办法,在高考面前,一点也不能松懈。即使他们现在才高二。
      薄晴跟段曦吃完饭回来,教室里人还不是很多。
      段曦坐在位置上,小脸皱成一团,‘‘学校还让不让人活了。’’
      
      薄晴也有些疲惫,她将下巴磕在桌子上,‘‘学生的命啊。’’
      
      ‘‘一想到等会要看赵丹两节课我就不爽。为什么偏偏是她的课。啊啊啊!好难受!’’段曦有些抓狂,郁闷得不行。
      
      薄晴也跟着点头,‘‘是啊。哎。’’
      
      两人又趴了会儿,教室里人就多了起来。有些人甚至在那对答案。
      
      ‘‘诶,物理最后一个选择题是不是选a.’’
      
      ‘‘不会吧,我记得我选的c.’’
      
      ‘‘woc,你别吓我。’’
      也有人来找薄晴对答案,薄晴不热衷这种事,直接翻出卷子拿给他们。
      
      ‘‘我物理不好啊,可能很多也是错的。’’
      ‘‘学委还能差到哪。’’
      
      吵吵闹闹中上了课。
      
      教室里安静如鸡。赵丹的课,你说话试试。
      
      七班同学等了将近五分钟也没见人来。
      有些人按耐不住,悄悄咪咪的说话,
      ‘‘赵丹不会不来了吧!’’
      ‘‘真这样就好了。’’
      
      纪律委员也希望赵丹不来,但表面功夫还是要做足,‘‘安静!’’顿了顿,又补充道:‘‘大家说话声小点哈。’’
      物理科代表起身去办公室喊老师。
      
      刚走到教室门口,物理课代表就看到一个老师走过来,对他招招手,‘‘七班同学是吧?’’
      
      物理课代表点点头。一脸懵,这人谁啊?
      
      ‘‘我是你们新物理老师,进去吧。’’
      
      物理课代表晕乎乎地进了教室。
      新的物理老师?那岂不是赵丹不来祸害他们了?
      
      新来的物理老师站在讲台上,清了清嗓子,‘‘文灿和,你们的物理老师。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将相处到毕业。很高兴与你们认识。’’
      
      下面炸开了锅,有几个平时调皮的男生甚至疯狂的拍着桌子。
      
      讲台上的人瞅着差不多了,喊了句:‘‘行了啊,现在把月考卷子拿出来。我们讲一下。’’
      
      没人关心赵丹为什么突然被换,也没人关心她去了哪。
      
      赵丹失去了工作,心中有恨,歇斯底里地朝电话那头喊叫:‘‘姑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头的人揉了揉眉心,开口骂:“你还有脸来问我?老子的位置都要不保了!你得罪了哪个大人物?''
      
      赵丹慌了神,语无伦次地说:“我不知道啊。姑父您帮帮我。我以后一定好好教书。”
      
      “哼,晚了。以后不要来找我了。你自求多福。’'
      
      ‘‘姑父姑父,我知道错了!''
      
      回答她的是电话已经挂了的‘嘟嘟嘟’声。
      
      赵丹崩溃的哭出声。又打给了自家母亲,‘‘妈,您帮我向姑父求求情!”
      
      赵母已经被嘱咐过了,她叹了口气,“女儿,你另找个学校教书吧。姑姑姑父帮不了你。”
      
      赵丹知道自己肯定回不了阳海一中了。阳海一中虽然位置比较偏僻,但薪酬很好。再者她也有人帮衬着她。这就是她不愿离开的原因。
      
      赵丹好歹是个成年人,很快平静下心态,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第二天赵丹去了好几个学校,最后连小学教师都去应聘了,可就是没一个要她。
      
      她不知道的是,她的教学生涯算是到头了。
      
      星期日这天,学校里都知道了原来的高二七班的赵丹老师因品德原因被开除了。连带着学校里的赵主任也遭了殃。
      
      在等待成绩之余,学校里话题度最高的就是这件事了。
      
      八班也不例外。
      
      “辞哥,看来还是要做好事,当好人。不然指不定那天报应就降临了。”陆川摸着下巴,故作深沉的。
      
      林尧辞没搭理他,作为这件事的始佣作者,他不想发表意见。
      
      席榷看的要深些,他思考了会,沉吟道:“这明显是有人故意搞她。不然事情怎么在学校传播的这么快?而且连赵主任都没能幸免。”
      
      林尧辞侧目看了下席榷,分析的不错。
      
      陆川听了后彷佛是恍然大悟,他冲席榷挑眉:“榷儿可以啊!牛逼!”
      
      席榷拒绝回答陆川这个大傻子的话。
      
      席榷又说道:‘‘不知道是谁干的。又是为什么。”
      
      陆川立马搭腔:“就赵丹那德行,仇家多的不行。光学生都上百个。”
      
      “辞哥,你觉得呢”席榷就知道陆川这个人头脑简单,他分给了陆川一个“关爱智障的”眼神。
      
      一个普通学生是没那么大的力量的。不仅搞垮了老师,还把主任都搞垮了。
      
      林尧辞散漫的转着笔,手指飞快,笔在他指间翻飞,只看得见些残影。
      
      “大概是欺负了别人想保护的人。'’
      
      是的,林尧辞想对薄晴好。不知不觉地,他把薄晴划入了自己的领域。
      
      他欣赏薄晴,或许其中夹杂着些喜欢。他也不知道到底是纯欣赏多些,还是喜欢多些。
      
      他欣赏有着不一样面孔的薄晴,欣赏她坚持的原则,欣赏她顽强生存的模样。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