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文野]她就是世界意志

作者:杏仁黑森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并盛

      在一次性处理掉几近所有杀手后,太宰治又回归了平静的并盛生活,但他也预料到森首领那边大概也处理的差不多了。
      
      也许要离开的日子不远了。
      
      *
      
      没过几天,在收到森首领的通知后,太宰将早已准备好的一条能买下一条街的钻石项链在纲吉惊悚的目光下送给奈奈妈妈,然后表示自己差不多休假结束,需要回去继续(被)上(压)班(榨)了。
      
      纲吉双手颤抖的捧着价值连城的项链一不小心差点就给摔了,还好一旁的秋川南即时接住了才没有让惨剧发生。
      
      太宰治说完便拎着收拾好的行李走到门口。说是行李,实际上也就是一袋洗漱用品,一套换洗衣物和几卷绷带而已。
      
      秋川南,纲吉和奈奈妈妈虽然不舍但是架不住人家是有正儿八经(?)工作的人,总不能把人强行留下不让人回去上班吧。所以只能跟着他一起到院子门口等待接太宰治的人过来。
      
      没过半分钟,远处驶来几辆从外型看不出牌子的黑色高档轿车。
      
      一位身穿黑色大衣戴着单片眼睛的老者从第二辆车里优雅的走到太宰治面前,不卑不亢的说道:“太宰君,首领那边已经全部处理好了,你可以回来了。”
      
      “当然。”太宰微笑的把手里的行李递给老者身旁的黑衣男,又问道,“我拜托广津先生的东西带来了吗?”
      
      “在这里。”广津柳浪从身后一名属下手上拿过一个黑色木质盒子,递给太宰治。
      
      太宰治打开盒子确认里面的东西后缓缓合上,“谢谢你,广津先生。”
      
      随后他转身走向秋川南,把手里的盒子递给她说道:“这个给你。如果想学格斗术的话,没有一把趁手的武器可不行啊。”
      
      秋川南双手接过木盒,打开后看到里面躺着一把精美的纯黑色篆花短刀,立刻涌上了喜爱之情,“你怎么知道我要学格斗的!”
      
      “当然啦,南酱要变得更厉害以后才能保护好我啊~”太宰治调笑的说着。
      
      “嗯,太宰君说的没错。等我足够厉害了,就再也不会让太宰君陷入之前那种危险状况。”
      
      “好啊,我等着。”太宰治心不在焉的揉了揉秋川南的头。
      
      “那就这么说定了,你以后不管再以什么方法自杀,请一定要在我看得见的地方啊。”
      
      “嗯?”太宰治有些呆愣。
      
      “我会以最快的速度跑向你。所以请你一定要死的慢一点,等到我去救你。”秋川南明媚的笑道。
      
      太宰治看着身前比自己矮将近一个头的小姑娘堪比太阳的耀眼笑容,他那双好似从不折射光线的双眼,第一次映入了对方的笑颜。有一种很奇怪的心情在胸口处蔓延,慢慢填满后有种异样的满足感。
      
      “嗯,”听着自己的心跳声,仿佛冰封多年的心脏开始重新跳动,此刻就连太宰治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鸢色双眼里的温柔几乎要化成水,“我等你长大。”
      
      *
      
      坐在车里的太宰感受着自己尚未平复下来的心情以及略微颤抖的手,陷入了沉思。
      
      他的世界本一片荒芜,现在被秋川南强行闯入,没等他同意就在里面种满了鲜花,拨开了乌云,往里面洒满了温暖的光。
      
      太宰治无可奈何的笑了笑。不可否认,自己内心现在就如同有一万只蝴蝶同时在身体里飞舞一般雀跃。但相对的,这个陌生的情绪让他感到恐惧。恐惧于不知何时自己又一次孤身一人,恐惧于自己会对这种感觉上瘾,恐惧于自己的黑暗会玷污这难得的光。
      
      如果从未体验过这种心情,他或许能忍受黑暗。可如今品尝到了甜美的他,只会觉得以前自己忍受的黑暗孤独更加荒凉可悲。
      
      “太宰君要把那个女孩召入港口黑手党吗?”广津柳浪的话语把他拉回了现实。
      
      按照港黑的规矩,给予对方一个自己贴身物件,并且让对方也随身携带的意思就是成为直系下属的意思。
      
      广津柳浪回忆起那个女孩的天真无邪的容貌,微蹙眉说道:“恕我直言,那个女孩只适合站在阳光下,不太适合我们这种职业。“
      
      “噗嗤。“太宰治笑了出来。
      
      连广津这种阅人无数的人都被秋川南不谙世事的外表所欺骗了。她两次看到自己周围满是骇人的尸体,却次次表现波澜不惊,仿佛没看到一样。大概只有自己最清楚,她对不在乎的人能够冷血到什么地步。
      
      自己何其有幸能被她归纳为在乎的人之一,不论是多么阴暗负面的情绪她都尽数包容。就是不知道她对自己在乎的人能够容忍到什么地步。
      
      “那是因为广津大人不认识南酱啊。”太宰治转头看着广津,手里把玩着从秋川南卧室顺走的樱桃发卡笑道:“她的能力不会让她埋没在普通人里的,我只是提前给她提供了一个选择而已。”
      
      “况且,这么有趣的人,被其他人拐跑了的话我会哭死的。”抬眸望向车窗外正好看过来的云雀恭弥,太宰治挑衅的把那个小樱桃夹子在他面前晃了晃,果不其然少年清冷的目光瞬间充满了杀意。
      
      可惜在云雀正准备杀过来时,车子已经开远了。
      
      太宰治看着云雀恭弥身影越来越小,嘴角弧度微微扩大了些,只是双眼丝毫没有温度。
      
      ——————————
      
      太宰治走后不久便迎来了开学,秋川南他们顺利的进入并盛中学,并且幸运的和纲吉和山本武又是同班同学。
      
      可惜的是,齐木楠雄在另一个班级。对此秋川南表示有些难过但又觉得好像理所应当。
      
      她想起当时在商场与齐木楠雄一别过后,太宰治的一番论据。
      
      太宰治那个时候有理有据的分析道齐木楠雄和赤司征十郎是豪门双胞胎,但是为了防止两人长大后因为家产反目成仇而从小被迫分开。
      
      一开始太宰治这么说的时候秋川南还表示过怀疑,直到太宰治一个劲儿的把重点拉到两个人相似的样貌和表情上后,秋川南开始有些动摇了。因为两个人真的长得十分相像啊,除了发色瞳色外,两个人面无表情的样子简直是一模一样。
      
      秋川南被太宰糊的一愣一愣的,最终相信他们之间真的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血缘关系和豪门秘辛。结合了齐木楠雄‘兄控’的本质,秋川南想到楠雄君肯定是希望能和赤司征十郎他们一家团聚的吧。只是这样对齐木楠雄现任父母有些不公平,那么哪怕是上同一所学校也不错啊。
      
      一旦开始了这种想法,就像脱缰的野马一样一发不可收拾。
      
      自从那天与他们在商场分开后,齐木楠雄可谓是忙的热火朝天。
      
      哪怕赤司征十郎和他爸妈都没有将两人相似的样貌当一回事,但是不代表别人不会。尤其是当时跟着赤司征十郎的那几个保镖,一个个要么为了八卦要么因为同情,没日没夜的骚扰齐木宅,一会要验血一会要给助学金。偏偏齐木爸爸妈妈十分热情好客,每一个进来的都能聊上三个多小时。
      
      为了能够让齐木楠雄和赤司征十郎这对苦命兄弟团聚在帝光,他们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这些保镖脑海里编造的故事让能读心的齐木楠雄都开始怀疑他们赤司集团的团建活动是不是聚众看狗血偶像剧。不,偶像剧都不敢这么演!
      
      总之是怎么凄惨怎么来。到最后他们看向齐木楠雄的目光都让齐木爸爸妈妈怀疑儿子是不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后来齐木楠雄实在忍不下去,一个个强行洗脑、心理暗示、催眠,这才把人都赶走。
      
      结果没想到走了一波又来一波!
      
      这递来递去的入学申请表就这样耽误了最佳选班级时间,最终只能让他进了一个还未满员的班级,错过了和秋川南他们一个班的机会。
      
      齐木楠雄处理完所有事情后,回想了一下事件的经过,咬牙切齿的想到肯定是太宰治那个心机婊和秋川南说了什么,让她给自己添加了什么奇怪的设定,才让那些保镖如此执迷不悟。
      
      秋川南有些惋惜和齐木楠雄不在一个班,不过还好是同校,两个班级又离不远,俩人还一同报了绘画社,放学后的部活时间还是会见面。纲吉这次也一同加入了绘画社,而山本武则是报了棒球社。
      
      因为同校的缘故,见到云雀前辈的频率也大大增加。令她震惊的是,云雀前辈居然开始回应她的招呼了,这让她对找云雀恭弥学习格斗术更加有信心。
      
      终于在有一次纲吉没有看住秋川南的放学时间,她跑向云雀恭弥表明了自己要变强的决心后,用每日给云雀前辈带便当作为交换条件,从此愉快地当上了云雀恭弥的御用沙包。
      
      不过当时云雀前辈真是有些奇怪呢。
      
      秋川南回忆起那时自己保持着鞠躬的姿势,结果久久等不来答复后,悄悄抬眼看了一眼发现云雀前辈一直在盯着自己的头发。
      
      【
      
      紧张的拨弄了一下自己蓬松的头发后发现仪态上并没有违反风纪,秋川南不解的望向云雀前辈。
      
      “你之前的发卡呢?”
      
      “啊?”
      
      清冷的少年音传入耳朵,秋川南以为自己听错了。云雀前辈居然会关注自己的发卡吗?难道这是云雀前辈什么不为人知的个人爱好吗。为什么感觉有点崩人设。
      
      感觉自己不好好回答的话,学习格斗术这件事就会泡汤的秋川南停止发散思维,带着一丝狐疑的回答道:“之前那个好像丢了……”明明那个樱桃发卡是自己最喜欢的样式来着。
      
      “如果云雀前辈喜欢的话,我可以告诉你是在哪家店买的……”
      
      “不必。”说着云雀恭弥伸手把秋川南别在头发里的冬菊发卡摘下,“这是我的了。”
      
      秋川南愣愣的看着云雀前辈就这样光明正大的抢走自己另一个十分喜爱的发卡,然而却又敢怒不敢言,只得连忙点头示意您是老大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每次部活结束后,在这座天台。”云雀恭弥淡淡一笑。
      
      】
      
      她还记得自己当时在云雀前辈走了后良久才回过神来。云雀前辈正常的笑起来时原来这么帅!
      
      拍了拍自己又开始有些发烫的脸,秋川南想到如果云雀前辈能多这样温柔(划重点)的对大家笑笑,他们并盛中学小王子的称号大概就要从山本身上移驾给云雀前辈了。
      
      都说云雀恭弥不打女生,但是对秋川南这种找上门来‘自己找打’的女生他还真是一点不留情。还好他不打脸。
      
      在知道云雀恭弥答应教她格斗术后,纲吉因为担心她,便以保护秋川南的名义一同向云雀恭弥讨教格斗,于是放学后的天台上又多了一个被抽飞的身影。
      
      这么一段时间下来,格斗术没见增长,两个人的耐打能力倒是直线提升。
      
      为了不让奈奈妈妈担心,秋川南给纲吉疗伤的同时还将能力尝试在自己身上。发现同样起作用后,便每次在与云雀前辈打完都默默给他们俩疗伤。云雀恭弥对此表示他们两个作为沙包真的非常合格。
      
      纲吉在第一次知道秋川南治疗的能力后,除了震惊与欣喜外,更多的是不安与担心。
      
      他们之前去医院做过测试,都是百分百的无个性体质。那么她的这个能力究竟是什么就很值得推敲了。最终纲吉也只能说出一些和太宰治一样的建议,并且再三叮嘱她绝对不能将能力暴露在公共场合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秋川南细细观摩太宰君给的短刀和黑盒子时,扣掉了一个疑似沾染在盒子上的脏东西,顺便扔进了垃圾桶
    另一边
    太宰治悲伤地摘下耳机:不愧是南酱,这么快就发现我装的窃听器了
    太宰治因为对自己生命的不在乎,所以可以毫不犹豫的以身犯险。
    秋川南其实潜意识里是知道太宰是故意往危险里跳的,不过这种行为被她归纳为太宰自杀的方式
    太宰震惊的点在于秋川南明明知道是他自己在作死但是依然不顾一切过来救自己
    PS 太宰太难写了,总算把他请走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