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文野]她就是世界意志

作者:杏仁黑森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并盛

      
      今天外边艳阳高照,在这三月末里难得一个温暖的好日子里,秋川南只想犯懒的躺在沙发里和纲吉一起看电视。
      
      同时她又疑惑地看了一眼客房紧闭的门。
      
      都这个时间了,按理来说太宰君应该已经起来了。难道说又在折腾什么新型的自杀方法吗。
      
      但这个想法刚蹦出来就被秋川南回绝了,因为奈奈妈妈还在客厅。太宰君不会当着奈奈妈妈的面自杀的,这是他们彼此都默认的相处方式。
      
      就在秋川南第五次看向太宰治房间的时候,一声震耳欲聋的手机铃声传来,吓得秋川南不小心直接挂断了来电。
      
      还没来得及奇怪平时都是振动模式的手机什么时候被调到扬声模式的时候,手机又响了起来。在看到来电显是‘你迷人帅气的太宰大人’后,秋川南略感无奈的想太宰君什么时候又拿自己手机改备注,接起电话。
      
      听到那边声音传来后,秋川南眼里闪过一丝慌乱,随即立刻起身。
      
      临出门前对着还没反应过来的纲吉说了句“我马上回来”便马不停蹄的朝外边跑去。
      
      *
      
      在接到太宰治的求救电话后,秋川南才得知原来他一早就出去了。
      
      还没来得及问清楚情况,强烈的不好预感趋势秋川南迅速的披上外套向他发过来的地址跑去。
      
      终于赶到太宰治所说的小巷子后,看到的就是七八具东倒西歪的尸体,和盘腿靠在墙边浑身是血的太宰治。
      
      “太宰君!太宰君!”秋川南忽略了地上遍布的血迹,直接跨步来到太宰治身旁。在靠近后,秋川南才发现总是温文尔雅的太宰治,此时狼狈的坐在角落,被割伤了腰腹,肠子堪堪被腹膜包裹着才不至于流出来,就连平时从不离身的绷带也因划伤过多而散落一地。
      
      然而真正让太宰治陷入生命危险的是刚才拼尽最后一丝力气的杀手打过来的那一个寸劲,使他一瞬间断掉了五六根肋骨,其中一根他感觉到顶到了肺部,导致他现在行动和呼吸都有些困难。
      
      虽然本身也想受伤的,但太宰治从来没想要受这么严重的伤。他知道如果再这样待下去,用不了多久就会因失血性休克而死亡。他可不愿意这么痛苦的死去啊。
      
      “我……我这就给你交救护车!”秋川南颤抖着双手拿出手机准备拨号,但是因为泪水而模糊的视野让她好几次都按错。
      
      “不要叫救护车。”
      
      “为什么?!”
      
      即使是在这种快痛到产生幻觉的地步,太宰治依然悠悠哉哉、波澜不惊,“嘛,我可是黑手党啊,去医院的话会惊动警察和英雄。南酱也不希望以后都只能在监狱里看到我吧。”
      
      “那……那怎么办,血,怎么也止不住啊。”秋川南不敢碰少年腹部一直涌血的部位,生怕一不小心只会流的更猛。
      
      “那要不,南酱你来帮我治疗好了。”
      
      “太宰君你在说什么!我不会治疗啊……更没有个性。”
      
      “南酱的话,说不定有什么隐藏的能力什么的呢。”
      
      秋川南不禁想到当年帮中也抵挡炸弹冲击后,死了又复活的事情,但这究竟是不是自己的能力她都不清楚。“……太宰君不要任性了,我们先去医院,之后怎么逃脱英雄再说……”
      
      看她现在急到要哭出来的样子,仿佛真正受伤的人是她而不是太宰治一样。
      
      太宰治望向她的目光只剩一片不透光的温柔:“……南酱相不相信我呢?”
      
      与太宰对视几秒,本身对自己没有多自信的秋川南鬼使神差的说:“我相信。”
      
      “其实我的个性是能够发现每个人潜在的能力,而南酱拥有的治疗能力就是你潜在的力量。”太宰治深吸了一口气,“介意帮帮我吗?否则我这次真的要死了呢。”
      
      “……既然是太宰君的个性……我知道了。”秋川南镇定下来,将手放到流血的伤口上方。
      
      一分钟过去,什么都没有发生。秋川南急的眼泪直流。
      
      “为什么,为什么不起作用。”秋川南不怀疑太宰对自己能力的肯定,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使不出来。
      
      “不要着急,先静下心来。这应该是你第一次使用治疗能力,有些困难是正常的。”太宰治喘着粗气,艰难的安慰她。
      
      其实太宰治也不确定秋川南类似许愿言灵的能力能做到什么地步。但是此次他难得制造机会,值得一试。大不了就算是自杀成功了呗,虽然这个自杀的方法实在是最糟糕的一种。
      
      过了将近两分钟,太宰治身上的伤口一点愈合的迹象都没有,只有渐渐被鲜血染红的水泥地。秋川南看着太宰治泛青的脸颊,心急火燎。随后也不再管那么多,直接一把抱住了太宰,“求求你,不要死。快好起来啊,治疗快起作用啊,你不要死……”
      
      被突然抱入怀里,秋川南有力的双臂紧紧搂住自己,而这温馨的举动只让太宰治体验到了铺天盖地的疼痛,胸腔内本就已经顶到肺部的肋骨马上就要顶穿了。
      
      太宰治内心苦笑这次自己可能真的要死了,然后感到稍微有点遗憾。夜深人静时,构思过无数次自杀场景的太宰治无论如何也没想过要这么狼狈的样子死在秋川南面前啊。
      
      就在他以为自己这次作过头而要承担后果时,他忽地感到全身疼痛骤减,然后身体就像被笼罩在正午的阳光下,一股股温暖的热流自秋川南的怀抱涌入了身体,飞快驱散了剩余的疼痛和寒意。胸腔错位的骨头被掰回了原位,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也迅速愈合。切口较深的腹部先是带一丝痒意的长出了肉芽,慢慢生长,直至彻底长齐。
      
      感到自己完全恢复后,太宰治轻轻地拍了拍依然紧紧搂着自己的秋川南:“南酱,我已经没事了。”
      
      秋川南闻言小心翼翼的松开怀抱,泪眼朦胧的上下打量了太宰后,又猛地抱住他,哇的一声大哭出来。
      
      “吓死我了,你吓死我了,呜呜呜……”秋川南从来没有朋友在她面前伤的这么严重过,可把她吓坏了。
      
      “这不是没事了吗。”太宰治勾起唇角,轻柔地安慰她。拿自己的生命做赌注成功验证了秋川南的能力特殊性,真是太令人震惊了,她到底能做到什么地步呢?太宰治有一瞬间甚至觉得这个世界有秋川南这么有趣的人存在,自己都不舍的自杀了……暂时。
      
      搂着怀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小姑娘,太宰治抚摸着秋川南柔软的黑发,她乌发里的小樱桃发卡借着漏进小巷里的阳光折射出有些晃眼的光芒,照入他的内心激起了一种新奇的甜涩。
      
      “不过,南酱要答应我一件事哦。你的治愈能力要对所有人保密,否则被有心人知道了会被抓去实验室解剖研究的。”太宰治很肯定秋川南的能力不是个性也不是异能,不然他的【人间失格】会让她的治疗效果失效。
      
      从上次他吃安眠自杀结果被救的时候就有所怀疑了,这是一种,凌驾于这个世界所有力量体系之上的能力。
      
      秋川南听到他提到‘实验室’,不知为什么,竟然对这三个字本能的排斥与抗拒。
      
      “这里发生了什么?”清冷的声线从巷口外传来。
      
      在认出声音的主人后秋川南便松开手回头望去。一瞬间冷却的怀抱让太宰治有一丝怔愣,随后也一同望向声音来源。
      
      云雀恭弥站在一地尸体后方,在看到哭的跟小花猫一样的秋川南,双眼微眯,气压骤降,问道:“你们刚才在干什么?”
      
      随后他抄起手中的浮萍拐,也不等他们回答,慢慢走向他们,目光冰冷的看向太宰治:“说实话。否则咬杀。”
      
      太宰治立刻就知道面前这个满脸不高兴的少年是谁了。并盛町的暗处由那个庞大的意大利黑手党守护,而明处是这个云雀恭弥守护。
      
      “云雀前辈——”
      
      “如你所见,云雀桑,我们刚才收到了袭击。不过已经完美的解决掉了。“太宰治礼貌的笑着。
      
      秋川南很清楚云雀恭弥不喜欢群聚。只是看着地上不知死活的人们,不知道他们这样算不算群聚呢。“云雀前辈,太宰君身上的伤刚好。能不能这次先放过他?”
      
      云雀走近后看到太宰治从容不迫略带挑衅的眼神,蹙眉更加不爽,“不能。你让开,没你的事。”说完一拐抽过去。
      
      太宰狼狈的躲开,但是语气依旧宠辱不惊:“真是让人头疼,我可不是战斗人员啊。”如此说着边艰难的躲着云雀的攻击。
      
      眼见他好不容易痊愈后又要挂彩,秋川南正着急的不知所措时,草壁远远跑来:“委员长!我们的人发现乐市街道附近又出现了几个袭击者!”
      
      云雀恭弥听罢只好暂时收了手,收拾那帮人才是更要紧的。
      
      望向站在一旁闲庭信步的太宰治,云雀不爽的开口道:“这群人是因你而来的。”
      
      这根本不是问句,而是陈述句。
      
      太宰治没有回答他,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草壁,先派人把这里收拾下。”看着满地狼藉,云雀很清楚面前这个少年实力不容小觑。
      
      “等我解决了所有入侵者,再过来咬杀你。”云雀向草壁走到一半停了一下,警告的看太宰一眼对他说:“离她远一点。”
      
      待云雀恭弥走远后,太宰治满脸委屈,尾音拖得很长,如同撒娇一般说道:“南酱的护花使者好多啊,明明人家才是最喜欢南酱的~”
      
      “?”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太宰治:偷偷把所有对自己有威胁的人记到小本本里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