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文野]她就是世界意志

作者:杏仁黑森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并盛

      秋川南摊在沙发里摸摸刚才汉堡吃的有些撑得肚子,看了看时间。
      
      已经两点了啊,通常这个时候自己已经和纲吉、五月他们吃完奈奈妈妈做的爱心便当和巧克力饭后甜点,在数学课上偷偷打瞌睡了。
      
      纲吉!
      
      不知道他怎么样了,手冢班长应该带纲吉去医院了吧。他手臂如果骨折了的话也应该能完全好的吧。
      
      啊,还有山田同学的腿。
      
      “沢田纲吉刚刚醒过来了,左臂只是骨折没有大碍,过一两个月去打拳击都没问题。”云雀恭弥清冷的声音从她身前传来,打破了她焦虑的心情。
      
      “……谢谢。”
      
      那个时候云雀恭弥踹门进来的时候秋川南还处于懵逼状态。
      
      好像自己莫名其妙的完成了什么壮举,但是不管怎么样,事情完美解决了不是吗哈哈。
      
      当时云雀恭弥观察了一圈周围的形势后,便叫身后和他一起过来的草壁哲夫副委员长报警。紧接着,在秋川南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把她拽走了。中间走到一半的时候因为嫌她太慢,云雀恭弥毫不绅士的把她扛在肩上健步如飞的来到了他们现在所在的并盛中学风纪委员办公室。
      
      虽然不知道云雀前辈为什么要把她带到这里,但是总归不会对她有坏处,也就没想那么多。只是内心还是情不自禁地担心纲吉的伤势。
      
      刚才草壁前辈给他们叫了一份汉堡外卖时,草壁前辈还非常贴心的给自己湿毛巾擦脸。之后秋川南才发现原来自己刚才一直一脸血的和云雀前辈对视吗,有点尴尬。
      
      她低下头发现校服上也沾满了血迹,不由得有些沮丧。这可是昨天奈奈妈妈刚洗好的衣服啊。
      
      突然感到头顶一阵阴影。秋川南抬起头来才发现云雀前辈往自己头上盖了他的黑外套。
      
      “……谢谢。”
      
      不过秋川南也没指望云雀前辈会回答她。仔细想想的话,她和云雀前辈好像从来没有过对话,一直是她单方面的打招呼。呼,瞬间有一点气馁。
      
      秋川南侧过脸悄悄打量起坐在桌前的身影。云雀恭弥有一双漂亮上挑的丹凤眼,清冷精致的面庞配上他淡漠的表情和孤傲的性格,那不就是奈奈妈妈常看的『爱在东京』的男主角的人设吗。只是秋川南打心眼里认为云雀恭弥比那个泡沫剧的男主角帅多了。如果不是武力值太过逆天又不太好相处的话,应该会受到不少情窦初开的少女的青睐吧。
      
      对啊,如果是云雀前辈的话,碰到刚才那种情况,肯定第一时间就会将敌人制伏吧。
      
      云雀恭弥一直在低头不知书写着什么。整间办公室只有笔摩擦在纸张上纱纱的声音。
      
      “有什么感觉?”
      
      “诶?”秋川南一时没反应过来。
      
      “杀了村上志雄,有什么感觉?”云雀恭弥的嗓音如同他的长相一样清冷。
      
      “唔,好像力气使大了,到现在手还有点酸……”
      
      “哦?”云雀恭弥抬起头看向秋川南,挑了下眉,勾起嘴唇:“原本以为是一只小兔子,没想到是一个还未成熟的食人兽吗?”
      
      “?”有谁能帮我解释一下,云雀前辈在说什么。
      
      还没等云雀恭弥再说什么,他们办公室的门被猛然推开,走进来了一个双眼通红,遮掩不住疲惫的披头散发青年。
      
      “抱歉,委员长……我们没能挡住。”随之进来的草壁副委员长道。
      
      “你们先退下。”
      
      得到指令的草壁前辈非常贴心的把门带上。
      
      “看样子来了个能打的嘛。”云雀恭弥展开了他的充满跃跃欲试的笑容:“和我打一架。”说罢便拿起他手边的浮萍拐袭上前来。
      
      但可惜姜还是老的辣。
      
      相泽消太没过几招便将眼前的少年制伏。
      
      饶是如此,相泽消太还是不禁默默在心中念叨了一句‘现在的小孩真是可怕啊’。虽然他看似轻松地把他撂倒,但只有他自己内心清楚,那是因为他多年站在前线与敌人战斗得来的经验。估计用不了几年,待羽翼更加成熟后,眼前这个小鬼就会赶超自己了吧。
      
      “我不是来跟你打架的。”相泽消太说完看了一眼坐在那里从他进来到打起来一直处于目瞪口呆状态的小姑娘……然后被她的脸晃了一下。
      
      相泽消太不由得内心又念叨了一句‘现在的小孩真的是各种意义上的可怕!’
      
      饶是看遍了那么多美女的他在看到这个貌似叫秋川南的女孩都不由得晃了晃神,这要是长大了得多祸国殃民啊。
      
      似乎感受到了压制着自己的青年在看到秋川南后的神情,云雀恭弥沉下脸趁他还没反应过来时一个侧踢把相泽消太踢下去。
      
      相泽消太在空中翻了个身,稳健落地,说道:“我是来找这个叫秋川南的女生问话的。”
      
      “不许。”
      
      诶。
      
      相泽消太不由得今天第N次扶额。“你可能不认识我。我是‘消除英雄’相泽消太。我已经跟警察和英雄协会商量过了,不会让他们介入的。当然,她也不会被关到少管所。除了他们班里的同学因为是目击者没办法以外,这件事情不会被大肆宣扬出去。警局那边已经对好稿子,就说是临到关头,突然醒悟,然后畏罪自杀了。”相泽消太顿了顿,继续说道:“情况我了解的差不多了,只是想再问一些村上志雄的事情。”
      
      只能说幸好村上志雄的录像停在了他说完那一堆废话之后,要是拍到他最后被一个小学生反杀,不知道会引起什么可怕的舆论。
      
      云雀恭弥闻言微微眯起他的凤眸,仔细观察了青年一番后,说道:“下一次见面,咬杀你。”
      
      “嗨以,嗨以。”相泽消太慵懒的回答道,心里默念‘下次见面不知道几年以后呢’。
      
      看着那个青年带着秋川南出去后,莫名感到一阵烦躁的云雀恭弥‘啧’了一声,便决定带着自己的副委员长出去巡逻,顺便看看有没有群聚的草食动物!
      
      ——————————
      
      领走秋川南以后,相泽消太才发现没有一个可以单独聊天的地方啊。肯定不能去警局,自己好不容易安抚了那边,更不可能带着她回到云雀恭弥的办公室,带她去饭店、咖啡馆之类的又不够严肃。总不能带她去宾馆吧!
      
      最后相泽消太随便在并盛中学找了间空教室领她进去。
      
      看向这个容貌精致的女孩,相泽消太这才发现她身上居然披着刚才那个清冷少年的制服,不禁心生感慨的默默喊了一句青春。
      
      随即他抛开这些不正经的,回忆了下她在警局的资料。
      
      无个性,无异能,父母哥哥全部在几年前卷入黑帮斗争死亡。而在此之前她被拐走,一拐就是四年。谁也不知道她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就连她自己都不记得。再找回来的时候她已经11岁,从横滨擂钵街的少年武装组织『羊』领回并盛。现寄居在她母亲那边的远方亲戚沢田家光家,和他们的儿子沢田纲吉一起在并盛小学上六年级。
      
      想到横滨两个字,相泽消太再一次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
      
      那就是个与世隔绝的地方,而作为一个普通英雄的他,现在还没有权限了解里面的权利构造。
      
      “秋川南是吧,介意我直接叫你秋川吗?”看到面前少女乖巧的摇摇头,相泽消太继续说道:“那么秋川,虽然这可能会勾起你不好的回忆,但是你能帮我详细还原一下今天早上的情形吗?包括你最后捅向村上志雄的时候?”
      
      相泽消太是故意问最后一个问题的,他想看看这个女孩听他提起她杀人的这件事时的情绪。毕竟从他去找云雀,到领她到这里,这个女孩都太过平静了。如果是那种害怕到平静的话那还好,只是这个秋川她平静地太普通了,好像对她来说压根没发生过什么事一样。
      
      是大脑自我保护,而选择性遗忘了这件事吗?
      
      然而事实注定会让相泽消太失望,因为秋川南不但记得,还记得十分的清楚。
      
      “唔,我想起桌子里有美术课用的剪刀,大概可以用来阻止村上老师。所以我就去拿了,然后就成功了。”
      
      “就这样?”
      
      “嗯……其实我之前还在犹豫要不要上前,因为我还不想死。”说起这个,秋川南感到一丝羞愧,“但是在看到纲吉受伤后我管不了太多了,我不想让其他人受伤,所以就冲上去了。”
      
      初衷是好的,只是对杀人无感吗?相泽消太继续问道:“还有一个问题,你真的没有个性吗?”
      
      “奈奈妈妈之前带我们去医院检查了,没有。”
      
      相泽消太垂下眼沉思起来。
      
      按照其他学生的证词来看,在秋川南扑向前的去的时候,村上志雄应该有足够多的时间打火。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这么做,而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秋川南捅过来,直到没气儿。而且那把卖给小学生的剪刀非常的钝,可以说连剪纸张都会有些费劲。她一个小学生的力气是怎么插那么深进去的。感觉有点不合理。
      
      但是不管怎样,这个女孩得跟我走一趟了。
      
      即使她救人的心是好的,哪怕她防卫过度把村上志雄杀死了都没关系。那种人渣关监狱里都浪费国家税收。
      
      只是她这个杀人后的态度,太平淡了。别说12岁小女孩了,就算是大人杀完人后都会多多少少惊慌失措。但是秋川她非但没有愧疚,连丝毫惊慌都不显。
      
      这个女孩对人类的认知有问题。很有可能对她来说,杀人就和吃饭一样正常,只是在不必要的情况下不会去这么做就是了。
      
      相泽消太已经开始联想哪个英雄看管比较合适,以及要去跟云雀恭弥赔礼道歉的时候,突然脑子一空。
      
      等再回过神来的时候,面前除了秋川南以外,还站着一个戴着奇怪眼镜的粉发少年。
      
      “齐木君,你怎么突然出现了!”秋川南眨眨眼,惊奇的看着瞬间出现在眼前的齐木楠雄。总觉得齐木楠雄无所不能的样子。
      
      「嗯,我刚‘走’进来的。」
      
      虽然很想反问,但是看到齐木君的眼神,秋川南识趣的闭上嘴巴。
      
      「英雄先生,她的哥哥沢田纲吉已经醒来了,我是带她去看她哥哥的。」
      
      “啊……嗯……”相泽消太回想了一下刚才和秋川南的对话,感觉不过是一个因为防卫过度有些惊慌失措的小姑娘罢了,虽然还是不清楚剪刀怎么插进去的,但是保不齐是生死关头爆发出的力量呢。
      
      况且他本身也没想强留她下来,便用慵懒却温柔的声音安慰道:“你们去吧,陪陪你哥哥去……别想太多了秋川,一切会慢慢过去的。你的同学也会感激你救了他们的。”
      
      “嗯,谢谢英雄先生。”秋川南展开了一抹干净无瑕的笑容挥手向他道别。
      
      一旁的齐木楠雄抓起秋川南的手就往外走。
      
      相泽消太感觉到一丝不对劲,但是又无从找起,随后晃晃脑袋。
      
      果然是这几天觉睡太少了吧,不行我需要回去补个眠。随即看了一眼粉发少年和黑发少女一前一后的身影,又回想了一下刚才面容冷漠的委员长,不由得感慨了一句青春。
      
      *
      
      “说起来,齐木君今天早上为什么没有来考试呢?”秋川南问道,总觉得如果早上齐木君在的话,事情会以出乎意料简单的方式完美的解决掉。
      
      「……我的哥哥从英国回来了。」
      
      “诶?原来齐木君还有哥哥。但是也不能因为哥哥回来而耽误了学习啊。”说完秋川南不赞同的看了一眼齐木楠雄。
      
      【喂喂你给我住脑啊!别以为我听不见你的心声我就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不是兄控!】
      
      「不是。是笨蛋哥哥又发明了新的武器,所以耽误了点时间。」齐木楠雄虽然内心在疯狂吐槽,但是说出来的话语一如既往地淡定。
      
      不过没想到就耽误了那么点时间,本身也没觉得少考一个期中有什么大不了的,会错过那么多。
      
      虽然之后齐木楠雄发现事态危急后立马赶去学校,但那个时候秋川南已经被云雀恭弥带走了。之后从同学记忆里了解了前因后果,齐木楠雄觉得让秋川南暂时先在云雀那里待着更好,毕竟以并盛风纪委员的身份能更好更合理的保护秋川南。之后只要来一个稍微善解人意的英雄就好了。
      
      齐木楠雄在探索了英雄资料库后,意念控制了英雄协会的一个人,让他指派‘消除英雄’相泽消太过来。原因嘛,年轻、负责、好忽悠!
      
      看着秋川南身上披着的云雀恭弥的制服,有一种想把它扒下来的冲动,但又觉得这样做太流氓了。
      
      齐木楠雄第一次认真的思考了一秒是不是自己也应该培养个势力,但就真的只是思考了一秒便回绝了这个想法。
      
      太麻烦了!我只是想要过好我平淡的生活啊!
      
      「呀嘞呀嘞,你可真是会给我添麻烦啊。」自己可是构思了半天才能不露破绽的让这位消除英雄相信自己在他脑海里编制的关于和秋川南对话的记忆。
      
      没理解齐木楠雄所谓添麻烦为何意,但是因为害怕自己被齐木君厌恶,秋川南连忙说:“对,对不起。我去给你买你最爱吃的麦麦甜品家的咖啡果冻!”
      
      「……我要三,不,五个!」听到自己最爱吃的甜品,齐木楠雄觉得自己没有白费心思。
      
      “好的!”秋川南举起她没有被牵住的手发誓,“对不起,齐木君,等我以后自己打工赚钱了给你每天买咖啡果冻。但是每天一个不能更多了,因为还要吃饭补充营养长身体。”
      
      「……」(好感度警告!警告!!)
      
      齐木楠雄难得烦躁的把自己好感度提示器技能强行关掉。随后想着反正秋川南也不知道,悄悄又打开了好感度显示器,尝试看一下秋川南对自己的好感度……果然什么都看不到!
      
      更加烦躁的把这个技能关掉后,又想到,原来这就是普通人追求对象时内心的忐忑感吗。
      
      「直接叫我楠雄吧……小南。」
      
      “嗯!楠雄君。”秋川南诧异的看着齐木楠雄微红的耳朵,惊呼道:“原来楠雄的耳朵也会变红啊!”
      
      「……闭嘴。」
      
      “嘤。”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齐神太好使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