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得罪冠军选手

作者:天神下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转会期开始

      杯赛采取的是双败制,VIG在之前已经输给其他队伍进入败者组了,而ESG输给网吧队也进入了败者组,所以如果下一场获胜的话,那么很大几率下一场对战的就是ESG。
      前提是获胜。
      圈里解说现在流行了一句令朱秀秀非常悲伤但又无奈的笑话,“不管情况怎么样——想想那是VIG!那就可以放心了。”
      因为VIG不管前期打得顺风还是逆风,最后分稳稳地送出去。
      
      上午坐在办公室,朱秀秀把海报做好了。
      VIG俱乐部虽然在这个游戏项目上低迷,但也算是老牌俱乐部,LOGO图标是一只漂亮的金色狮子,朱秀秀把这只狮子做成了迷你Q版的风格,配合了最近新出的电子像素风。
      她微信上发给赵祺看。
      秀秀:官方应该给我发宣传费~脸红.JPG
      赵祺很快回复她。
      KiKi:前提是VIG获胜~望天.JPG
      
      好吧。
      她承认赵祺说得对,她拿宣传费的可能性和VIG获胜的可能性一样渺茫。
      
      官方微博不仅要发布海报,还要负责公开上场选手名单,开赛后则要文字播报赛况。像现在属于休赛期,可以一切从简,杯赛的话只需要做完海报,赢了的话再更新,输的话……就不用写上去了。
      俱乐部官方也是很要面子的。
      
      VIG下场对战的是FN,朱秀秀微信敲了一下FN的对接宣传人员。
      秀秀:小鱼,FN的上场名单什么时候能发过来~
      冬季转会期已经在3个小时前开始了,所以很多俱乐部会开始陆续更换选手名单,并且在杯赛中尝试新的选手。这些都要由她负责对接确认,然后提交给教练组和陈经理。
      她刚刚刷了刷微博,发现已经有好几个俱乐部更新了通知,包括ESG。
      
      每年24的队友都会离队,有些是替补选手,在冠军队伍熬到了几次轮换,就算是有了资历资本,很快就会有国内或者国外的俱乐部问询,有一些则是首发,像24第一个冠军时的辅助,现在已经退役了,还成了一名很有人气的主播,据说马上都要结婚了。
      
      ESG是大俱乐部,离队情况写得干净简洁,最后的告别致谢也有纸短情长的问题,朱秀秀一边看内容不忘把这些格式记下来,以备接下来VIG名单到她手上的时候也能用上。
      
      冠军上单HAN离队。
      两届冠军打野TINY离队。
      替补中单FLY离队。
      替补辅助HAHA离队。
      
      HAN离队很正常,他只签了一年,加入ESG就是为了拿冠军,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联赛,对于上单的需求一直很大,他这个实力完全可以跳槽获得更高的薪资。
      但TINY——TINY是24的老队友了,这对中野是当之无愧世界级的中野组合,在屡次大赛时一起发挥出惊人的表现,翻盘过许多比赛。
      朱秀秀以为他们两个会一起打到退役。
      
      她有些替24失落,淡淡扫过后面内容——剩下的两个替补就属于纯卖钱了,有能力的话自然会发光发亮。
      
      这种时候就必须找到同好一起吐槽,朱秀秀第一时间登上QQ。
      因为真实身份的不便,她特意开了小号加入各类粉丝群,选手的粉丝群的要求虽然严格,但是只要晒出她买过的周边和用微博小号设计制作的周边,立刻就被加了进去。
      
      果然QQ上几个粉丝群已经炸开了锅,她忍不住点开一个跟着嗟叹了一句。
      24粉丝群3号群:
      头号粉丝:哎~~我的T24组合啊~
      
      虽然24的国服IDT24是因为当时进入的第一个队伍以T打头,但不少粉丝逐渐将其解读为TINY X 24。
      她的叹气得来了一片赞同。
      24的小迷妹:TINY为什么要走啊~不会要去ESG对家吧
      24的小迷妹:趴地哭.GIF
      Panfufu:那24一定很失落吧,并肩作战的队友都离开了,只剩下他一个人
      24的小迷妹:别说了……24好惨一男的。
      TINY美好:不会吧,TINY可能只是累了呢?
      T24T24:等等看转会名单吧,只希望TINY能留在国内
      T24T24:_(:з」∠)_那样说不定还能看到中野相爱相杀
      T24T24:不知道为啥……我有点兴奋了……
      T24T24那句“相爱相杀”画面太足,话题立刻又转到了另外一个方向。
      
      朱秀秀看得不亦乐乎,之前的伤感完全抛到脑后,完全投入在吃瓜之中。
      
      微信一直在提示有新的信息,她不得不低头看了一下,才发现陈经理在微信群里通知她,已经把VIG的转会情况发到她邮箱了。
      MR 陈:秀秀,今天的出战选手也在里面,等下海报上记得留意这个,做得显眼一点!
      MR 陈:我下午出差,新来的选手你也联系安排一下,我把他们联系方式也发到你邮箱了。
      秀秀:好的好的!我整理一下就在官方微博发布离队情况,新选手情况
      秀秀:新选手需要安排住宿吗?
      VIG上个领队和选手谈恋爱,本来也无所谓,VIG对于选手的限制并没有那么严格,但是最后闹到分手,领队主动辞职,只好由朱秀秀暂时兼任领队,说等到找到新的领队再卸职。
      反正工资加得还算能看,她也不介意多几件事情要做。
      
      Mr陈:需要,你去接一下选手,准备一些迎接的礼物和庆祝活动。
      
      虽然暂时没想到怎么“庆祝”,但买礼物这件事朱秀秀还是拿手的。
      秀秀:明白,一定安排妥妥的。
      关掉QQ群,她飞速点开邮件,转会期是最精彩的时候,虽然VIG出名“小气”,但触底反弹也不是没可能,很多俱乐部都靠新血焕发新生过。
      
      《VIG冬季转会期更新名单》
      
      首发上单——QINWANG (保持不变)
      打野——sorry (离队)
      首发打野——TINY(新加入)
      中单——BUBU(保持不变)
      AD——DING(离队)
      首发AD——次级联赛选手 新ID未取(新加入)
      首发辅助——FAN(保持不变)
      替补辅助——BABY(新加入)
      
      …………
      
      新打野是TINY。
      朱秀秀怔住了。
      
      一开始是震惊,但消化了这个情况,朱秀秀感到更多的是奇怪。
      联赛这几年高速发展,已经属于成熟的商业联盟了,一线和顶级选手的薪酬非常可观,而官方的保护也让普通选手的薪资有了最低保障,每一次的选手交易都是经过俱乐部高层和专业团队的评估和考虑。
      
      朱秀秀看比赛,也因为需要运营记录视频,跟着教练团队听过不少分析。VIG最大的问题其实是来自上路和中路过于保守的风格无法发力,导致野区被侵蚀,对线溃败。而下路组合在联赛中其实属于中等实力,偶尔也会有力挽狂澜的表现。
      现在对表现平平的上中两路进行处理,反而更换了具备一定潜力的下路组合,换上次级联赛AD首发,所有投资都花在TINY身上,企图靠他一个人来改变上半区的状态。
      
      这个决定非常冒险而且……毫无逻辑。
      
      TINY今年二十二岁。电竞这个平均20.8岁的行业,已经是会被猜测随时有可能走下坡路的尴尬年龄。他的实力毋庸置疑,但在薪酬和发力点两方面做性价比的考虑,VIG最需要的并不是他这样的打野。
      
      当然了,作为运营部的,朱秀秀没资格置评老板们的决策,只能暗自希望原来的AD小丁能够去到合适的俱乐部再就业了。
      
      VIG把基础维护部门和选手教练分开在两块区域,陈经理不在办公室的时候,除了朱秀秀,就只剩下财务和两个实习生。
      她一边把做好的海报发给陈经理,一边接收了小鱼传来的FN信息,FN上赛季成绩不错,人员没有变动,只是多了两个替补,她把VIG的上场信息也法给对方,果不其然对方看到名单后沉默又惊叹。
      小鱼:???
      小鱼:!!!
      小鱼:天哪
      小鱼:tiny居然去VIG了
      小鱼:我好想现在就发出去!!
      
      邮件发过来也就是手续已经完成了,不存在竞争可能性,朱秀秀对于合法爆料乐见其成。
      秀秀:><
      秀秀:你随意,今天会官宣的
      
      结果十分钟内整个贴吧和虎扑都是关于VIG的转会传闻。
      朱秀秀还是第一次看到VIG的讨论热度那么高。
      
      赵祺也从其他地方看来了消息,第一反应就是来找她。
      KIKI: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KIKI:TINY转会是不是真的
      KIKI:你怎么不告诉我
      
      她发消息的时候,朱秀秀正拿着仅有的几张选手照片,赶工在做宣传图。
      官宣本来截止转会期结束前任意时间都可以,有些俱乐部就喜欢到最后一天再官宣,可后天VIG就要比赛,TINY是唯一的打野,也不知道到时候会磨合出什么样的表现,但官宣必须尽快安排。
      她特意把微博发布时间定时在1点13分,这是TINY的生日。
      
      好不容易等有空闲看赵祺信息,朱秀秀正想回复,但一个电话又拨了进来。
      “请问是VIG领队吗?”果然是TINY,他刚刚电话在忙,朱秀秀又发了信息过去。他说得客气,朱秀秀连忙应下来。“是的是的,我这边今天上午收到了更新名单,不知道你现在方不方便,我过来接你,带你看一下俱乐部的宿舍,你想住的话今天下午就可以住进来,其他队友的话,他们最晚明天都会到宿舍,具体我这边都会一一告诉你。”
      其他三个新人不在本地,朱秀秀加了他们微信,给他们订好了机票,除非辅助,其他两个飞机下午四点多就到了。
      
      “那谢谢了,我这边……”TINY说着停顿了一下,“我还在ESG的宿舍,东西比较多,不知道你能不能过来帮忙拿下东西。”
      
      “没问题,我这边会开车过来。”朱秀秀听到ESG太阳穴就突突地跳,虽然有不好的预感但咬牙坚持下来还是小意思。“半个小时就到。”
      
      “好的,谢谢。”
      TINY说完很果断地挂了电话。
      
      联赛虽然联盟化,并且在各大城市逐渐落户,但有些俱乐部还在一个城市,比如ESG,VIG和TNG——这三个俱乐部的宿舍距离只相隔几百米。
      朱秀秀办公室到ESG的宿舍走过去只需要二十分钟,而开车只有五分钟。
      
      她没空给自己做心理建设避免见到24,实习生把俱乐部简介资料递给她,朱秀秀点点头,靠在门口思考等下怎么给对方介绍和拍照最合适,直到快递员把她定好的鲜花送上来。
      
      献花是无用但必须有的一环。
      
      朱秀秀把所有东西放进车里,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这才回复赵祺。
      秀秀:我在接他的路上了
      秀秀:不准再拿啊啊啊刷屏!
      
      赵祺一秒回复:
      KIKI: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X10
      KIKI:乖巧等消息.JPG
      
      朱秀秀哭笑不得。
      
      TINY真名赵嘉宇,他比24打比赛还早半年,一开始在一个业余网吧队当ADC,几个月后网吧队解散,他去了次级联赛试训,试训ADC失败后,他又自己组了新的网吧队,由于位置的空缺,他自行改担任打野,而这个网吧队的中单就是24。
      
      朱秀秀和ESG的宿管阿姨打了招呼,宿管阿姨一听见她是来接TINY的,话就没停下来。
      “哎呀接嘉宇啊,平时吃太少了,就属他和正言吃得最少……男小囡天天打游戏身体怎么吃得消哦。”
      
      她礼貌问,“阿姨,赵嘉宇他平时有什么喜欢的菜吗?”
      
      ESG的阿姨不但热情,素质也极高。
      “有的有的,我想一下哦,怎么烧也告诉你,你记下来肯定味道老灵了。”
      
      红烧狮子头,腌笃鲜,干炒牛河,朱秀秀拿着手机备忘录把几个菜的做法都记了下来。
      “谢谢阿姨,都记好了,那我先上去了。”
      
      ESG是两个人一个房间,休赛期中午其他选手都出去吃饭了,其他房间门都敞着,朱秀秀走到TINY房间时还特意敲了下门。
      “我是朱秀秀,刚刚有和你联系过的,方便进来吗?”
      
      她差点以为房间也没人的时候对方才回答道。
      “没事,你进来吧。”
      
      “虽然在这里说有点奇怪,但还是要欢迎你来到VI——”青年就站在床边,她正要把鲜花递过去,嘴里剩下的那一个“G”卡在嘴里。
      
      床上还躺着另外一个人。
      没怎么打理的头发盖住了青年大部分的脸,但没挡住的部分天生不发痘痘的好皮肤朱秀秀一眼就认得出,她将目光收回,连忙把花递给站在面前的TINY。
      “既然还有人在休息,不如我先带你去VIG宿舍看看,东西晚点我来拿?”
      
      “没事的,估计要睡到五六点才起来。”TINY接过花束,朝朱秀秀比了个手势,低声道,“我们轻点把东西拿走就好。”
      
      朱秀秀忍不住多看了一眼床上的人,“好的。”
      
      TINY看上去是个非常平和温柔的男生,一点也看不出在游戏里会是那种要把对面骨头都吃下来的打野,朱秀秀都有点不好意思,说是来替对方拿行李,实际上她只负责了外设那一小袋东西和那束自己拿过来的鲜花,剩下衣物行李,都是对方自己拿下楼的。
      
      他们离开的时候,TINY还不忘和宿管阿姨打招呼。
      “阿姨,我下次来再吃你做的红烧狮子头。”
      
      朱秀秀开车前忍不住问,“ESG阿姨做菜真的那么好吃吗?”
      
      “听教练说,阿姨是以前饭店主厨。”TINY正在翻看她给的俱乐部介绍资料,听到她问这个,还思考了一下。“好像是家里小孩在附近上大学,所以就来干这个了。”
      
      她偷偷多看了一眼备忘录里记下来的菜谱。
      
      VIG宿舍是三人一间,离队的还在收拾行李,朱秀秀有些尴尬,新老队员交替的时候,最困难的就是如何向他们介绍彼此,她把TINY带到空的房间里,把外设袋子小心放在桌子上。
      “呃,我先去帮他们一下。”她指指外面,“你的床位是最左边那张,旁边的桌椅也是。”
      
      TINY点点头,很配合。
      “你去吧。”
      
      外面小丁已经都理完了,正在打电话叫出租车,朱秀秀只好先帮还没理完床铺的SORRY。
      “小李,接下来有什么打算?”SORRY叫李潇,队里都喊他小李,朱秀秀也跟着一起叫,但其实他是队里年纪最大的,已经二十五岁了。“还打职业吗?”
      
      长相憨厚的青年摇摇头,“打算回去考公务员了,不拖累职业选手平均水平。”
      
      朱秀秀拍拍他的肩膀,“别气馁,到时候你可是公务员里打游戏最强的那个。”
      
      小丁的出租车叫了半天还没到,李潇却要先走了。
      “我先走了,记得替我帮T神说声牛逼啊,我当初就是学他打野的。”
      
      被顶替却没有怨恨,这样的人即使离开这个行业,也一定能找到自己的方向。
      朱秀秀点点头。
      “嗯,拜拜。”
      
      青年拎着四五个袋子匆匆下楼了。
      
      朱秀秀还记得他第一场比赛的时候,那时候他的打法确实很像TINY。
      24岁的青年即使不被人看好,也挡不住他身上的那种意气风发,全场充满侵略性的进宫,首秀就替VIG拿下一胜,很多人看好他,认为SORRY的这个SORRY,是给予对手的无情嘲讽。
      
      新秀过后,SORRY逐渐变成了真正的SORRY。
      也许是天赋不足,也可能团队配合问题,或者战术风格,总之一切一切,最终他淘汰出局了,而他也不是第一个因此而离开电竞比AI的人。
      这个行业的残酷就在于此,也许他什么错也没犯,而这就是他的错。
      不够强就是唯一的原罪。
      
      小丁走的时候气氛截然不同。
      “秀秀姐!”十八岁的少年打完电话上来就是一个大大的拥抱,“终于可以回家谈恋爱啦。”
      朱秀秀忍俊不禁,这个臭小子平时就口无遮拦,她拍了拍对方肩膀稍作安慰——然后把对方推出自己的怀抱。“VIG又没不让你恋爱。”
      联盟里有些严格的俱乐部确实禁止恋爱,但VIG是比较松散的那一类。
      “打职业总觉得不好意思谈恋爱嘛,何况打比赛当然自家辅助才是爱人,好男人可不能三心二意。”丁乐笑嘻嘻地摸摸头,“而且在VIG,秀秀姐肯定不会想和我谈恋爱嘛。”
      
      知道对方在开玩笑,她也假装思考了一下,“不在了嘛……那也不会想和你谈的。”
      
      少年听到她的话也作出一副愁眉苦脸,“所以我只能回家去了,远离伤心之地。”
      
      朱秀秀狠狠揪了一下他的耳朵,“少东拉西扯了。”少年一直在说回家,她听着听着有点困惑了。
      “你真的要回家,不打职业啦?”
      
      “离开VIG也不知道去哪里嘛,我又不是什么多牛逼的职业选手,大概也没其他俱乐部要我了。”少年说是这么说,后半句又开始乐观起来,“说不定回去能当个大主播,到时候秀秀姐来给我当经纪人。”
      
      “就你这厚脸皮白日做梦还可以。”丁乐形象还可以,性格也外向,确实是有做主播的潜力,但朱秀秀不愿意他放弃当选手的目标,少年虽然嘴上无所谓的样子,但在VIG,他一直是最努力的那一个,如果没有发自真心的热爱,这个年纪的男孩根本无法做到超越环境的自律。
      
      她思考了一下,“北京那两家新俱乐部,他们才融资过,薪资空间比较大,而且AD也不是很厉害,你去的话很有机会竞争上岗拿首发。”
      
      果然对方的眼神亮了起来,随后又黯淡了。“可我怎么联系他们啊……我又没有他们联系方式。”
      
      看这傻样,朱秀秀忍不住又暴力地敲敲他的头。
      “他们不是有官方微博吗?”
      她一边说着一边拿出手机,“不过微博运营有时候会顾及不上收人这方面的事情,除非他们正在招募选手,我和他们官方联系人问一下吧,然后把你微信给他们。”
      
      “好好好。”看着朱秀秀在微信上翻查联系人,少年立刻毛遂自荐,“我现在韩服王者500分了!要我的话我保证一个月内冲到前二十!”
      
      这也太有干劲了……完全不像刚才那副回家恋爱脑的样子。
      朱秀秀抬眼,“不回家恋爱了?”
      
      对方的回答掷地有声。
      “恋爱哪有打游戏有意思啊。”
      
      她和北京两家俱乐部联系人沟通了一下,果然对方都表示有意试训小丁,小丁也很爽快地定下了试训的时间,估计过两天就要飞去北京了。朱秀秀本来还想送小丁下漏,结果一看时间已经过了很久,反而被对方搂着回到了TINY的房间陪她和TINY打招呼。
      “嘉宇哥!”小丁明明被TINY在比赛里抓晕过不少次,但现实里关系却不错,“秀秀姐刚刚在帮我找工作,耽搁了点时间,不好意思啊。”
      
      朱秀秀扯了扯对方胳膊,让自己站得端正一点。
      
      “没事。”
      TINY看了他们一眼,他正在用电脑自定义练习操作,朱秀秀暗自心道牛逼的选手果然有牛逼的原因,这点时间都不放过要练习。
      “找到新工作了?”
      
      “还没呢,不过十有八九了。”小丁现在说话底气也上来了,“等我拿下工作,咱俩再双排呗。”
      
      好家伙,谁不知道TINY上分如喝水,打野本来就是爸爸,TINY就是爸中爸。
      朱秀秀翻了个白眼,原来刚刚少年保证上分的信心在这里。
      
      “没问题。”TINY退了游戏,站起来搂住少年,朝朱秀秀笑了下,“朱领队,我送送小丁。”
      
      她才要回复,少年捧腹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猪领队。”
      本来一点也不好笑,从少年嘴里说出来,TINY也笑起来。
      “不是那个猪的意思,不好意思,领队。”
      
      “没事。”她才要说话,少年又插一嘴,“她确实是猪领队啦,第一次来宿舍问的事情居然是——你喜欢吃什么菜,正常领队不都问问生活作息,然后就安排时间表了吗?”
      
      朱秀秀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她刚刚还在车上也问TINY这个,难怪对方回答得有点慢,估计在奇怪她为什么问这种事情。
      
      TINY缓解了她的局促,“挺好的,每天训练那么枯燥,难得有人这么关心我们。”只不过他的嘴角还上翘着,“问题是不怎么样,但人还可以的。”
      
      小丁不是故意为难她,却更为难她,跟着继续一唱一和道,“这倒是,秀秀姐虽然笨了点,人是挺好的,也不会在我们晚上训练的时候莫名其妙过来搭话,还说是什么照顾。”
      
      被疯狂扣帽子的朱秀秀终于有了说话的机会。
      “你再说下去,我就让北京那边人多‘照顾照顾’你。”她阴恻恻道,“还有你那两个我给你违规搞来的韩服小号……”
      选手只有一个官方韩服号,但练习英雄,练习战术难免需要更多的小号,防止被其他俱乐部洞察全部情况。
      
      两个男生看着她的样子立刻假装无事发生。
      “啊嘉宇哥我饿了,我们下去吃饭吧。”
      “走。”
      TINY还不忘停下来回头询问她。
      “附近有什么好吃的饭馆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