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香探命录

作者:姜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撞破

      她是被接二连三的噩梦吓醒的,醒来的时候才凌晨一点半。
      
      从校医院回来后,叶挽秋倒头就睡,连衣服都没换,现在浑身都被冷汗湿透了。她揉着太阳穴费力地睁开眼睛,看到整个窗外都是漆黑阴沉的一片,连半点星光都没有,空气里全是湿热的雨水味,混合着寝室里浓郁的各种气味,闷得胸口和整个头都隐隐发痛。
      
      像一堆在夏日高温里即将发酵腐烂的水果糖霜罐头。
      
      叶挽秋摸黑爬下床坐在桌前,把台灯打开,光线调到最暗以免打扰到其他室友,翻出来学校之前带上的几副绣绸和手绷,开始一针一线地慢慢刺绣。这是她从小的习惯,情绪不稳定的时候就刺绣,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些丝线和绸布上,慢慢地就好了。
      
      只是这种过于昏暗的灯光显然是不适合做针线活的,她没绣一会儿就觉得眼睛酸痛。
      
      叹口气后,叶挽秋放任自己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开始回想白天发生的事。她每多想一次自己白天在图书馆门口摔倒的场景,就越觉得陌生,越觉得那些记忆根本是自己臆想出来的似的,怎么想都不真实。
      
      紧接着就是头晕和头痛。
      
      她皱着眉头,伸手揉着额角,左手的指尖被细针刺到,猛地颤一下,滚落出一滴嫣红艳丽的血珠在洁白的绣绸上,像一朵宝石破碎开成的花。
      
      叶挽秋愣愣地看着那滴血珠,整个人突然如同被电击了一样清醒过来。
      
      那些笼罩在思维里的迷雾再次散开,清晰到恐怖的事实重新回到她的脑海。
      
      她所在的这个学校,是一个全是妖怪的地方啊,所有进来的人类学生都被一种不知名的力量给洗脑过了。唯独自己不知道为什么,还保留了一丝清醒。
      
      想到这里,她忽然感觉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所有的恐惧都化作一双冰冷的手,掐着她的神经拼命地尖叫着让她快跑。
      
      然而还没等她有什么动作,同寝室的一只小兔妖就迷迷糊糊地翻身坐了起来,看到叶挽秋还在刺绣,好奇地问:“你怎么还不睡?”
      
      叶挽秋眨掉快要落进眼睛里的冷汗,竭力保持着镇定回答:“噢,我再过一会儿就睡。你怎么醒了?”
      
      “我睡觉时间很短的呀。”小兔妖从床上跳下来,凑近叶挽秋看了看她手里的刺绣,“真好看,你手也太巧了。”
      
      叶挽秋克制着身上那种因为对方靠近而猛然窜起来的战栗感,努力笑一下:“你要是喜欢,改天,改天我绣一个给你好了。”
      “好啊好啊!”对方高兴地拍拍手,浅红的眼睛在台灯灯光下有种奇特的亮泽。
      
      “对了,我有点饿了,想下楼去贩卖机那儿买个东西,你要吃吗?我给你带上来。”说着,叶挽秋撑着桌子站起来,颤抖着手假装去挎包里翻找自己的校园卡。
      “我不饿,你去吧。”
      “那我先下去了。”
      “嗯嗯,我不关门。”
      
      拿到校园卡后,叶挽秋又将一旁的手机也紧紧抓在手里,尽量正常地朝外走去。空旷的走廊里完全漆黑一片,外面的路灯也是熄灭着的,整个新校区被吞没在一片死寂着的黑暗里,仿佛一个阴凄的墓地,没有一丝活着的气息。
      
      而遥远的地方,在天文馆的后面,属于老校区的地方却灯火辉煌,恍若仙境。白日里看起来觉得有些阴暗寂寥的原始森林,此刻被一种如雾如雪的银蓝色柔光照耀得苍翠深浓,瀑布从山顶倾泻下来,带着幽绿的冷调影子冲进河流。无数的散灵,妖物,还有魔和地仙都在半空中有条不紊地飞来飞去。
      
      山崖的顶峰上有从人变回狼型的影子在尖利地咆哮。银鱼从清澈碧绿的水潭里一跃而起,甩开一串珍珠似的水花,落在满是发光草类的地上,蜕变成一名清秀窈窕顾盼生姿的少女。依附在参天巨树上的藤类逐渐鲜活过来,开出大片大片的荧光花朵,飘散而出的花粉吸引着从草丛深处跳窜而出的红狐和蝴蝶不停追赶。
      
      半人形态的蛇妖来到水潭旁边,将尾巴伸进水里舒舒服服地泡着,靠着岸边的岩石打盹。成群结队的彩色雀鸟们从森林里飞出来又四散着分开,百鸟齐鸣,万妖同存。
      
      银亮的月光清散地挥洒而下,却只偏爱地笼罩着老校区的那一边。叶挽秋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又出了一身冷汗,夜风一吹就开始控制不住地发抖。
      
      她几乎是走几步就摔一下地跑出宿舍楼,很快腿上就全是被撞出来的大片淤青。她尽可能地朝远离老校区的方向逃离出去,同时翻出手机里的通讯录,给母亲叶芝兰打了过去。
      
      然而不管她怎么尝试,手机里都只会传来一阵让人绝望的忙音。
      
      这里没有任何信号,有什么东西把信号给屏蔽了。
      
      叶挽秋挂断电话,飞快思索着学校大门的方向,一刻也不敢停地朝大门口跑去。她感觉自己的喉咙因为开始变得酸涩而干痛,绵软温热的空气在疾跑的作用下被拉伸成一把锋利的小刀,在她的鼻腔和气管里钝剐。渐渐的,开始有腥咸的味道涌上口腔,像含着一口浮着铁锈的水。
      
      新校区一旦入夜就没有了任何光亮,叶挽秋不敢开手机的手电筒,只能摸黑前进。
      
      她不知道自己在这团沼泽般无望又没有尽头的黑暗里到底跑了多久,只知道在自己真的快彻底跑不动的时候,眼前终于出现了大学校门的模糊轮廓。
      
      那一瞬间,叶挽秋真的以为自己可以逃离这里。
      
      然而还没等她跑出去几步,一条带着微亮红光的艳丽红绸突然破空而来,成了这片无尽黑暗里的唯一光源,随之散落而下的无数光点缭绕成一片深红的星辰光海,宛如无数的萤火虫在飞舞。叶挽秋被这条灵蛇般轻巧柔韧的红绸吓了一跳,还没看清楚那上面绣着的金色花纹是什么的时候,就被这条红绸一下子扑过来蒙住了眼睛。
      
      她尖叫一声,本能地伸手去扯那条蒙在自己眼睛上的绸布,却发现明明没有摸到任何布结,这红绸却像粘在她眼睛上了似的,不管她怎么撕怎么扯就是弄不下来。
      
      紧接着,她感觉有人从后面突然拉了一把这条红绸,连带着她整个人毫无预警地朝后倒过去,撞进了一个带着浓郁清隽莲花香的凉薄怀抱里。
      
      叶挽秋被这种熟悉的香味刺激得头皮发麻,想都没有就开始拼命挣扎:“放开我!你放……”
      
      “别动。”
      
      她慌乱的话被对方淡然而简洁地打断。哪吒的声音不大,但是语气里透露出的压迫感却无比自然,那是久居上位的人才会有的话调语感,让人不敢轻易去反驳他的话。
      
      有密集的气流升降在周围,被莲香味浸透的风劈头盖脸地吹在叶挽秋的脸上,风声呼啸在耳畔,她能感觉到他们似乎正在去往某个地方,而且还是用一种反人类的方式。
      
      她该庆幸自己的眼睛被蒙住了吗?不然她估计会被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给吓到直接晕过去。
      
      虽然她现在的情况也已经差不多很接近就对了。
      
      这里到处都是妖,他们每一个都能轻易杀死作为普通人类的自己,就像人类能轻易杀死那些普通动物一样。种族差异造成的力量上的绝对压制是根本没法消除的,何况她这么一个跑八百米都费力的体育弱鸡。而从前一个周的观察来看,那些妖们无一例外都很害怕这位年轻得过分的辅导员,那……
      
      想到这里,叶挽秋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感觉一股刻骨的阴冷随着这个认知冒出头的一瞬间,立刻从尾椎骨窜上头顶。她想尽可能地离这个危险的非人类远一些,但是根本办不到,所能做到的也就是尽量不让自己的脸贴在他胸口上,哪怕这样会让更多的风毫无阻碍地灌进她的鼻腔,逼得她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哪吒注意到叶挽秋的动作,垂眸扫了她一眼,搂着她背部的手轻微勾了勾。鲜红如浓霞染就的混天绫立刻缠绕上来,替她隔开那些猛烈的夜风,温柔地遮裹在她的身上。
      
      一直神经紧绷得濒临极限的叶挽秋被这种突如其来的绸缎触感弄得吓了一跳,烈风湿热,这条绸带却像一块软冰一样,又凉又柔。触碰上肌肤的时候虽然感觉非常舒适,但更多的感受是害怕,让人想到冷血的蛇缠上身躯的恐惧。
      
      叶挽秋忍不住蜷缩起身体想躲开混天绫的缠绕,纤白的手指揪着混天绫就往下扯,用力到骨节都有些发白,沙哑着嗓音抗拒到:“不要!拿开它!”
      
      “有它挡着风,你会好过一点。”哪吒的声音和这块红绸一样,不带什么力度,听起来凉丝丝的,让人猜不出他的真实情绪如何。
      
      很快,叶挽秋能感觉到周围的风向又改变了,像是在下降。
      
      此时,已经等在庭院里有一会儿的韶岚仰头看到一身白衣红衬的哪吒从空中降下来,怀里抱着一个被混天绫裹得看不出本来样子的女孩,还在一个劲地克制着发抖。韶岚收回视线,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变化,依旧恭敬地单膝下跪:“三……”
      
      “你回去吧。”
      “是。”
      
      叶挽秋整只手的手心都被指甲掐得青红,只听到一个悦耳女声喊了一句被打断的“三”,有些茫然她本来想说的到底是什么,听起来像是对这个人的称呼。
      
      可是,三?
      
      这难道还有四五六七?
      
      卧了个东非大裂谷的槽。
      
      叶挽秋一想到这里顿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因此刚一被放下来就迫不及待地朝后退着拉开和哪吒的距离,可惜忘了还有条混天绫还缠在她身上,视线也被遮得全无,一时踉跄着不知道该往哪儿退。
      
      哪吒发出一声似笑非笑的气音,伸手一招,那七尺长的灵器红绫就自动松开了叶挽秋,服帖无比地垂叠在他手里。
      
      叶挽秋睁开眼,被周围的光线刺得眼球一种发疼,这才看清周围的环境:
      这里是一座古色古香的庭院,整个屋子的主体色调都是由原木的本来色彩呈现出来的,清一色的深茶棕,看起来古朴低调又典雅大气。
      
      院子里种的全是开了满树洁白花朵的珍珠梅,那种清丽温柔的色彩层层叠叠地盛开在树枝上,繁华无暇,把仅剩的稀疏树叶上的青绿色都挤压到几乎消失。它们连绵交织在一起,像是大团大团散开的白色蓬松羽绒,风一吹的时候,整个廊桥和屋顶上都铺满了密集的花瓣,简直美不胜收。
      
      更远的地方,月光轻柔朦胧地笼罩着周围的大片广阔水域,照亮了满池盛开的无数莲花。房屋临水而建,被交错的结实木料支撑着构架在浅水区上,空气里的莲香味浓郁而温醇,分不清是来自那些根本一眼望不到头的漫漫莲花群还是哪吒身上,又或许两者都有。
      
      只是,按照珍珠梅的生长习性来说,它们是不适合被种植在湿热的宜城的。现在却无比怪异又和谐地成片盛放在这里,给叶挽秋一种地域错乱的感觉。
      
      还在她恍神的时候,哪吒已经挥手隔空推开了屋子的门,回头看着她:“你想就那么一直站着?”
      
      “这是哪儿?”叶挽秋努力捋顺舌头问到,她已经很克制地不要让自己发抖了,可惜这里的气温比起外面来要凉爽很多。这种凉爽此刻已经化成一种寒冷禁锢住她,她感觉自己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我的地方。”哪吒简短地回答道,走进去,背对着她抬起手随意地勾了勾,“进来吧。”
      
      可是我真的一点都不想进去啊。
      
      叶挽秋这么想着,不由得抓紧自己的手机,开始思考如果用这个手机当板砖去砸他的话,能把他砸晕的几率有多大。
      
      她看了看屋子里正在端着茶杯喝茶的白衣少年,又谨慎地掂量了一下敌我双方的战斗力。
      
      不得不说,用手机砸晕他的几率实在可以忽略不计,还没有手机原地自爆让他们俩同归于尽的设想来得靠谱。
      
      早知道她当初就该买那个大名鼎鼎的三颗星牌,至少极端时刻还能当个致命武器。
      
      最终,叶挽秋深吸几口气,脚步发虚地朝里面走了进去,心情和表情都决绝得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坐。”
      “……我站着就好了。”
      
      她停在门框边,这已经是她的极限,不能再往里靠近了。
      
      哪吒掀起眼睫看了看她,端着茶杯的手一晃,叶挽秋身后的大门突然间就自动关上了。她猛地回头看着紧闭的木门,还泛着清晰铁锈味和刺痛感的喉咙忍不住吞咽一下,头皮发麻,艰难地开口问:“你想怎么样?”
      
      姿容如仙的少年听到她的话后有些意味不明地皱起眉头,像是有些不乐意听到对方的这句话似的,这让他眼角眉梢里带着的那份锐利傲气更加明显,但很快又恢复平日的样子。那张精致到过分的脸孔上不带一点真实的情绪色彩,偏偏眉间一点朱砂痣鲜红得浓烈又妖异,像极了那些完美无缺的面具,漂亮到接近吓人的地步。灯影幢幢下,他眼底的神情越发晦暗难测。
      
      “你不会有事的。”哪吒说,手指沿着茶杯边缘轻轻点着,“只不过,你也不能离开这个地方。这次你遇到的人是我,下次就不一定了。所以你最好不要再试着逃跑。至于白天你看到的事……”他敛一下眼神,乌黑瞳孔里的光芒明灭得有些危险,“以后不会了,不过前提是你别乱跑。”
      
      叶挽秋愕然地看着他,苍白的嘴唇蠕动几下,半天说不出合适的话,只能憋出来一句:“我遇到的人?你是人吗?”
      
      刚说完她就后悔了,然而哪吒却笑了一下,清浅而惊艳,看得叶挽秋一阵瑟瑟发抖:“你觉得我是吗?”
      
      叶挽秋本能地想摇头,可又觉得这样不对,一般来讲,非人类的身份如果被人类知道,那么那个人类一定会死得很惨。
      
      于是她选了一个非常折中的回答:“你说是就是。”
      
      这句话给了哪吒一种很缥缈的熟悉感。他恍然记起三千多年前,也是眼前这个女孩,用这副一模一样的音容笑貌,坐在李总兵府的廊院前,一针一线地替自己绣制着各种衣物。那时候他还是个几岁的孩子,却也敏锐地感觉到这个女孩和周围其他的人都不一样,老是说一些自己听不懂的话,却也有趣得多。整个总兵府除了管家和母亲以外,只有她对自己最好。
      
      然而母亲要忙着兼顾照料另外两位哥哥以及父亲,还要打理总兵府的日常琐事,能分给哪吒的时间不算有多少。管家也碍于自己是仆人和他贵为李家三公子之间的阶级身份,平时能谈得上的话少,开口也总是三公子长三公子短的,恭敬得过于生分。
      
      只有她,不管哪吒什么时候叫她的名字她都在,也不和他讲什么尊卑礼节。两个人经常一起结伴跑到东海边,翠屏山或者其他地方去,一玩就是半天。每次哪吒闯了什么祸,弄得李靖大发雷霆地要关他好几天不让吃饭的时候,她总会拿着他爱吃的几样菜偷偷给他送进来。
      
      那时哪吒老喜欢用混天绫缠在房梁上当秋千,自己坐在那红绫上晃晃悠悠地玩,好奇地看着她手里刺绣不停的动作,问:“你到底从哪儿来的呀?”
      
      每次她都会用细针轻轻刮一下头发,把散落下来乱发勾别回耳后,一脸无赖的神秘:“你猜啊。”
      
      “朝歌?殷城?蕃城?总不是陈塘关,我之前没见过你。”
      “你说是就是。”
      
      不管哪吒说哪里,她都是用那句“你说是就是”来漫不经心地敷衍过去,气得他再也不想跟她说话。
      
      然而每次她总会变着花样哄得他重新高兴,也就暂时忘记这件事。
      
      如今已经三千多年过去了,她也消失又出现了好几次,每次都像团迷雾一样让人看不透摸不着,随时都可能一转眼又不见。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次叶挽秋居然会以一种毫无记忆的茫然形态重新回来。
      
      哪吒看着她站在门口不肯走进来,抱着手臂低垂视线,眼角余光偷偷打量着这里的一切,脸上满是畏惧和陌生,好像压根没来过这里似的。
      
      他用指尖揉按一下眉间朱砂痣和额角,说:“既然松律布在这里的幻术已经对你失效,那我也就懒得跟你再兜圈子了。这里除了同一批和你一起来的十二个学生是人类以外,其他都不是。我想你也应该闻得出来。”
      
      他怎么知道自己嗅觉有异的事?叶挽秋惊讶地看着他。哪吒猜到她的疑问,却只说:“你闻到的不同气味其实是代表着它们的不同种族。妖是一类,魔是一类,散灵是一类,还有……”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停顿一下,又接着道:“神也是一类。”
      
      妖,魔,散灵,神?
      
      叶挽秋感觉自己前十八年建立起来的唯物主义世界观已经随风飘散了,对于哪吒说的话她也只是纯粹地左耳进右耳出,满脸迷惘地看着他。
      
      “所有在这里生活的妖也好魔也好,都是已经归顺于神的。所以你也不用担心它们会对你怎么样。我们训练它们也只是为了替我们做一些事,建立这座学校也是,单纯是为了方便。”
      
      “幻……为了方便……那,松律主任是妖吗?”
      “不是。她是螣蛇化神。”
      “……那,那我之前见到的,系主任蔚黎和他们……”
      “负责管理这里的教职工都是属于神界的。蔚黎是扶桑古神,另外的几个,等你见到了再说。”
      
      这个冲击太大了,叶挽秋感觉自己接受起来很困难,她甚至怀疑这里根本不是学校,压根就是一个传/销/洗/脑/中心,可惜她拿不出证据:“为什么……你要跟我说这些?”
      “你早晚都会知道的,一次性说清楚比较好。我刚刚说的你能听懂吗?”
      
      我不懂,我觉得你实在太玄妙了。叶挽秋无比头痛地想到。
      
      同学是妖魔,教导主任是螣蛇,系主任是神树扶桑,那你又是什么?
      
      千年莲花精?
      
      “既然,已经有妖……还有……这些,那为什么你们还要招人类进来?”这样多元的跨物种大和谐,怎么看人类都是处在食物链最底层的那一层吧?还非要招收人类学生进来,想想都觉得丧病又诡异啊。
      
      招进来干嘛?
      
      “这个解释起来比较复杂,往后我再跟你说。”哪吒轻描淡写地略过去,“总之,你的安全你不用担心,不管是谁都不会威胁到你,我保证。”
      
      你保证?
      
      为什么你能保证得这么随意啊?难道因为这里最大的魔王其实就是你吗?
      
      叶挽秋一想到这里就觉得自己是强撑端庄,越想越慌。
      
      她开始由衷地后悔当初怎么没填别的志愿,居然一头就栽进了这座满是妖怪的大学。而且最可怕的是,这个世界上竟然真的是有妖怪这种东西存在的。她一直觉得这种生物就是为了逼迫小孩子乖乖睡觉乖乖吃饭才会有的虚幻玩意儿,可是现在……
      
      她是不是在做梦啊?
      
      只要醒过来就会发现其实世界还是美好的,马克思和爱因斯坦的棺材板都好好的。她还是那个刚进大学的新生,周围的同学除了闻起来怪点也没啥特别的。
      
      这时,一声猫叫突然打破了叶挽秋的神游。它从窗沿上轻巧地跳进来,灵活地窜到哪吒脚边,乖巧地趴在他脚下,眯起金色的眼睛亲昵地蹭着他的裤脚,脖子上系着一条坠着铃铛的红绳。
      
      叶挽秋愣了愣:“这猫……”
      
      “是你家里那只。”哪吒直白地说到。
      她愕然:“?!那为什么会在这儿?它不是三太……”
      
      三太子?
      
      刚刚进来的时候,有个女声也是叫了一声还没说完的“三”。
      还有那条刚刚裹着自己的红绸和他身上的莲花香。
      以及他刚刚说了,学校里的教职工都是神界的神明……
      
      话说回来,这里的陈设其实也很有某个朝代的标志性风格的。
      
      所有的信息汇聚在一起,叶挽秋感觉自己的三观已经崩塌爆炸顺便负到地心了。
      
      她终于明白过来,生生把已经涌到嘴边的粗鄙之语给咽下去,困难地说:“你是……你该不会是……”
      
      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
      
      她生长的那个小镇,对这位少年神祗极为尊崇,她从小也是听着三太子的神话长大的。
      那条从他的神庙行宫里求来的金莲珠护命绳还被她一刻不离身地戴了十四年。
      甚至,她也和其他众多虔诚信仰三太子的信徒的孩子们一样,在四岁那年为求病愈和平安,曾经被过继给他当了十四年的干女儿……
      
      就在两个月前,叶挽秋还因为成年去行宫还愿,亲手绣过这位少年神祗的巨幅全身绣像。而且每年三太子生辰的时候,镇上都热闹得不得了,她也每年都会和母亲一起去参加,哪怕她并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因为气味太繁杂太重,会让她很容易喘不过气。
      
      可是……
      
      可是那都是在他作为一个遥不可及虚无缥缈的神灵存在的时候。
      
      现在……
      
      这个事实也太残暴太血腥了,这是人该面对的吗?!
      
      “你,该不会是翠屏山三太子行宫里那个……”
      求求你快说不是,只要你说不是你就是我亲爹!
      
      “是我。”哪吒淡然简洁地承认。
      
      “我……”叶挽秋呆愣了良久,缓缓张嘴说出一句气势磅礴的:
      
      “握草!”
      
      学了十几年的中英双语,最后还是这句话最能表达她此刻的心情。
      
      所以活久见这句话是有道理的,她听了十八年的哪吒三太子传说,今天居然搞到了一只活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打滚求评论!
    顺便,我也是当初存稿到这里了才发现,原来在三太子信仰里,把小孩过继给藕巴以求平安的时候,小孩算藕巴的干儿子或者干女儿。
    那就,
    祝贺挽秋喜提自己未来男朋友十四年干女儿成就!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