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宫制霸街头的那些年

作者:公子季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27章

      殿门一开,放眼望去,只见里面空无一人,刁氏暗自诧异,却还不死心地命人将其中柜子、桌底,甚至是角落里那支半个人高的胖花瓶,也统统搜了三遍,别说大活人,就连个影子都没有。
      
      这老婆子心里暗道不妙,明明来时她家主子已经命人将重华宫内外都悄悄围了起来,就是一只苍蝇也飞不出去,难不成那冷家女还学了甚么妖法邪术,能从这深墙大院里凭空消失?还是说,姓田的那个老贱妇在扯谎?
      
      这样难以置信地猜测着,只见那刁氏已然领着人马,灰溜溜地从屋子里回到方琳琅跟前,脸色难看地摇了摇头。
      
      原本紧张不已的玉昭暗暗松了口气,委屈巴巴地抽噎道:“闹成这样也没抓到人,方娘娘这下满意了吧?玉儿的脸,都给丢尽了。”
      
      方琳琅横了刁氏一眼,不管心里多恨,面上仍是挤出几分赔罪的笑意:“是本宫鲁莽了,玉儿,来,本宫给你赔罪。待会儿啊,让云容姑娘到方娘娘那里给玉儿拿,玉儿最喜欢的海棠果子,还有几匹新贡的绸缎,都是塞外新上来的好料子呢,全拿来给玉儿先挑,你看好不好?”
      
      “方娘娘不必这样,我,我不告诉爹爹就是了。”玉昭单纯好哄,说话的声气也愈来愈小。
      
      方琳琅就是拿住了她这孩子性情,几番言语便勉强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虽是辛苦一趟也一无所获,但最起码走的时候,也不至于惹祸上身。
      
      而彼时的冷溪,早就已经从东边的重华宫绕到了西边的御膳房门口。方琳琅固然是命人将重华宫上下围住,可她怎么也料想不到,重华宫后殿窗外,就有一个被杂草覆盖了的狗洞,与旁边的奉先殿相通,她从那里直接钻到了奉先殿,不费吹灰之力就从奉先殿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
      
      她心里盘算着,方琳琅这样底气十足地跑来重华宫搜宫,固然有可能是那个心术不正的田嬷嬷暗中告密,但也不排除某个和她一样借皇城暂避风头的混账出了岔子,叫方琳琅逮住还把她供出来的可能性。
      
      所以她从那老女人眼皮子底下溜出去的第一件事,就是杀向御膳房,看看木不忘那厮还在不在。果不其然,她找遍御膳房上下,都没看到那家伙的半片衣角。
      
      这个背信弃义的狗贼。冷溪暗自磨了磨后槽牙,气愤之余,还从御膳房中顺了几个小宦官们偷偷烤的地瓜走。她担心方琳琅的人还是会盯着重华宫不放,这时候回去简直就是自投罗网,想来想去,自己也只剩一个地方可去。
      
      而且那地方,方琳琅就是死,也想不到。
      
      “小太监,小太监?”冷溪掂着还正烫着的烤地瓜在文渊阁外一声一声地唤着。
      
      文渊阁门窗上的锁仿佛是在之前修缮屋顶时换过,一把把焕然一新大锁挂在那儿,冷溪又不懂开锁,只能乖乖叫门了。
      
      “小太监?太监?喂!宋念!”可她的确没甚么耐性,不一会儿就等得闹了。
      
      “都说了我不是太监。”那个清润的嗓音从门内响起,像是不大高兴,“掀开左边第十五块地砖,钥匙在里面。”
      
      冷溪依言照做,果然从里面摸出了把钥匙,却只能打开一楼最边上的小窗。那窗口窄得可怜,就连如今身量纤细的她,也得拼命吸气收腹,才能勉勉强强从那儿进去。
      
      这破落书阁从不点灯,宋念一袭皂白衣裳静静站在不远处,若是不留神,准要被他吓一跳。他暗暗打量了下冷溪这身宫女打扮,问:“你怎么又来了?”
      
      “你不是书妖么,不是会算卦么,猜猜看啊。”冷溪拍了拍裙角上的灰,这身衣服是要还给云容的,还是不要弄得太脏。
      
      “我这里不是避难所。”宋念拂袖转身,负手朝着二楼而去。
      
      “谁叫这满宫殿宇,就你这破书阁没人会来?再说了,皇城三宫六院,明明都是官家的地盘,怎的这文渊阁就成‘你这里’了?”冷溪边说边追了上去,“而且我就在这儿待一会儿,马上就走,只要你不把我供出去,我不会让你觉得吃亏的。”
      
      “如何让我不吃亏?”宋念淡然回头,却见她正伸着手,递过来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这是甚么?”
      
      “烤地瓜啊,怎么,没吃过?”冷溪不由一笑,“也是,瞧你斯斯文文的,就算不是大家出身,落魄了才入宫给人当姘头,也该是书香门第的公子,没吃过这种街边玩意儿很正常。”
      
      “你说甚么?”宋念眉心一跳。
      
      冷溪豪迈地拍拍他的肩:“放心,大家都是为了过日子,我不会因为你出卖色相还躲躲藏藏,编谎骗人而看不起你的。”
      
      “姑娘,你不觉得你这样说话很冒犯么?”宋念尽量维持文雅。
      
      冷溪一愣,她本来就没读过几本书,说话做事偶尔会有些鲁直,甚至可能还会有点难听。可她已经这样直来直往了二十年,还从未有人这么说她。
      
      “我说话就这样怎么了?”她第一时间的想法自然冒火,可看着宋念那静若止水的神情,就像是拳头砸进了棉花里,“罢了,我人在江湖,说话做事没规矩,如若冒犯……阁下包涵包涵。”
      
      宋念没放心上地摆了摆手:“姑娘为何而来,其实我都知道。”
      
      “你都知道?!”冷溪惊诧不已,“既然你都知道,那为何还要和我啰嗦这么多。”
      
      “我以为姑娘会明白,但看来是我想多了。”宋念道,“希望姑娘明白,躲,并不是一时之计。姑娘若想在宫中安安全全地待下去,玉昭公主和文渊阁都不是你最牢靠的保护伞。”
      
      “那怎么办,还能直接去找官家么?他跟冷成德,啊,就是我爹,你应该知道。那关系好得跟亲兄弟似的,他不把我送回去才怪呢。”冷溪道。
      
      “姑娘不试,怎可一锤定音?”宋念一笑,朝她伸了伸手,她不解,他便只能自己从她手里拿走一个烤地瓜,“东西我收下了,就当是此番姑娘的谢礼了。”
      
      “你这是……在下逐客令了?”冷溪问。
      
      “姑娘之惑已然得解,留在文渊阁也是徒劳。而且还有半个时辰,官家可便要就寝了。”
      
      ……
      
      离乾清宫门下钥还剩半刻钟不到,冷溪在门前跪了有一会儿了。她耐着性子,咬紧了牙不吭声,只求能在宫门下钥之前见上官家一面。
      
      来这儿的一路上,冷溪都在想着前世种种。那时冷家出事,她被老张头亲自领着人秘密强押入宫,一进去就直接去到了乾清宫,见到了官家。
      
      那也是她上辈子短暂的二十年里,唯一一次踏足这座平民百姓眼里的福乐窝,她怎么都没想到,就这一次,她就再没出去了。
      
      犹记得那夜亦是官家初次见她,那时她胖得像个球,满脸横肉,一身戾气,可把文质彬彬的人家吓了一跳。就连御前伺候的首领太监在侧,也是满脸的匪夷所思,甚至是嫌恶。
      
      哪怕是这样,他当夜还是立马就许了她太子妃位。她记得清楚,不为别的,只为他曾说过,那是他和冷成德多年前就立下的誓约:不问冷家前程如何,冷氏嫡女必为大乾皇后。
      
      所以冷溪想着,倘若上辈子官家没骗她,有这样一份誓约摆在那里,即便官家没有儿子,即便冷成德不敢再提,即便他还自己为女儿张罗别的婚事。只要官家心中认这誓约,认冷溪这个儿媳妇,就一定会出面将她保下。
      
      可这也是冷溪心中最没把握之所在,一切的一切,不过是在赌。
      
      幸好再没多久,首领太监王长义就抱着拂尘,满脸堆笑地走出来扶起她:“官家这会儿才看完折子,听说冷家姑娘在外求见,连忙便叫杂家出来看看了,姑娘就随杂家进去吧。”
      
      进的自然不是乾清宫的正殿,而是西边的小暖阁里,官家就盘腿坐在窗边兀自揉着眉心,身上的衣服都还没来得及换,果然是一副刚刚忙完的样子。听见太监打起帘子的声音,一抬眼,就看到了冷溪在自己身前行民礼。
      
      “这样晚了,按理说皇宫各处都该下钥了,小鱼儿是怎样进来的?”他和气地说着,一面虚扶起她,还让王长义给她拿了凳子。
      
      “还请官家治罪。”冷溪依旧跪着,不曾敢坐,“其实草民昨夜就已经擅闯宫禁,还在玉昭公主的重华宫里躲了整日。草民自知犯下死罪,不求活命,只求官家不要因此怪罪草民家里。”
      
      “哦?”官家惊异万分,却又好奇,“你竟有这般身手,夜闯皇宫还在玉儿那里藏了这么久?果然是善华的女儿。”
      
      “可是官家,擅闯宫禁,形同行刺,确确实实是死罪啊。”王长义在侧轻咳了一声。
      
      官家却只捋着胡子,饶有兴趣地笑着问冷溪:“你既然闯了宫,又敢来见朕,向朕告罪,却总要说明,到底为何一定要躲进宫里呢?”
      
      “全因…全因家父!”冷溪强按捺下一肚子痛骂冷成德的脏话,尽力好好说,“草民前几日偶然出言顶撞了家父,为求眼不见为净,家父便将草民禁足家中,还找来媒人,要把草民打发出去。草民实在是逼不得已,才从家里逃出,寻求官家和公主的庇佑。”
      
      “善华要你嫁人?”官家捋胡子的手一滞,盯着冷溪瞧了一会儿,“小鱼儿,如果你说的是真的,你年纪也不小了,婚姻本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这般仓促逃避,回头善华那边,朕也不好交代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除了不够温柔,不够稳重,不够端庄,不够知书达礼,不够……算了,在智商上,冷溪还算是个合格的女主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