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大显神威

作者:木瓜很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1章古镇追凶(3)

      
      祝薇薇:“会不会在井里头?”
      
      酒馆老板一听,又急又怕又慌:“那可怎么办啊?我去找人,找人捞捞看。我这就去找人!”
      “你别急。”郝清扬拉住酒馆老板,“我刚才已经用‘神识’跟井底下小丑的亡魂通过话了,它说它死后这十年来,你跟你女儿对它还算尊敬,这一次的疏忽不算什么,它没害你女儿。”
      
      酒馆老板完全信任郝清扬,听了他的话,总算松了一口气。祝薇薇插话道:“青阳大师,你再用神识问问看小丑,问它它十年前失踪的尸体现在在哪儿。让酒馆老板帮它把尸骨安葬了,让它真正入土为安。”
      酒馆老板对祝薇薇的话很是赞同:“对啊。青阳大师,也算弥补我昨天忘记供奉的过错了。”
      
      郝清扬面色不善地看了祝薇薇一眼,硬着头皮对酒馆老板说道:“那我就帮你再问问。”他装模作样地闭上眼睛,半分钟后睁开眼,说:“小丑说了,身体只是活着时候的羁绊,死后灵魂为大,尸骨只是个形式,不必安葬,它现在是脱离肉身枷锁的自由魂魄,好得很。”
      
      祝薇薇斜眼看他,心中实打实认定郝清扬就是个神棍。口口声声用“神识”跟井底下小丑的魂魄完成了对话。可小丑死了也就十年,井里这一只死了起码几百年,可比她死得还早。
      
      正在祝薇薇心里鄙视郝清扬的时候,突然井口伸出一只手,死死抓住了祝薇薇的手腕,紧接着就是一股大力,差点把祝薇薇拖下井去,她身体一个踉跄,吓了郝清扬和酒馆老板一跳。郝清扬正想埋怨祝薇薇站都站不稳、大晚上吓人,冷不丁看到紧握在祝薇薇手腕上的手,和那探出井口的半截胳膊,酒馆老板显然也注意到了,一个短暂的沉寂后,两人异口同声大叫起来:“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叫什么叫?”祝薇薇反手钳住井口那条诡异的胳膊,用力一甩,拔出萝卜带出泥,竟从井里拽出一个女人来,那女人像条死鱼一样,被祝薇薇甩到了地上。郝清扬和酒馆老板吓得一口气呛在喉咙口、差点把自己噎死。
      “不像是鬼。”祝薇薇说。她刚才甩那女人的时候,手感是有生机的肌肤。见地上的女人一动不动,黑色长发遮住了脸,穿着打扮竟和酒馆老板的女儿一样。
      
      酒馆老板在惊恐过后,立马就认出了自己女儿的身形,他哀嚎一声,随即扑到女儿跟前放声大哭,祝薇薇听着头疼,说:“别哭了,你女儿还没死呢。”
      酒馆老板后知后觉止住了哭声,伸手扒开女儿脸上的头发,探了下女儿的鼻息,发现还有气,旋即大喜过望:“我女儿还活着!还活着!”
      
      祝薇薇说:“她应该掉进井里没多久,暂时性溺水休克,现在送进医院应该还有得救。”
      酒店老板立马拿出手机:“我现在就打120!”
      祝薇薇推了郝清扬一把:“你去给她做个人工呼吸,我不太会。”
      
      “我也不会!”郝清扬下意识拒绝,他总觉得此刻躺在地上的不一定就是酒馆老板的女儿,毕竟是从井里被祝薇薇甩上来的。万一是什么鬼祟邪物,他这人工呼吸一做,不就等于自动送上门?阳气被吸干净了也说不定。郝清扬狐疑地看向祝薇薇,对方却好像看穿了他心思一般,说:“你尽管放心,在井里的时候,她是被附身了。那附她身的东西没跟着上来,还在井里待着呢。”
      
      可纵使祝薇薇这样说,郝清扬心里还是没底,他看着躺在地上浑身湿透的酒馆老板女儿,下意识后退了几步,刚好退到了井口边,心里正盘算着到底要不要去做人工呼吸,身体却被猛地往后一吸,整个人瞬间跌入井中,一股诡异的如磁铁一般的力量将他往井底狂拖硬拽,他根本来不及反应,大叫一声“救命”,脑中瞬间被紧张和恐怖填满,原以为自己要凉,回过神来却发现虽然整副身躯都在井里,右手手臂却被井外的人紧紧抓牢。他顺着自己的手臂往上看,看到井口边上,祝薇薇正一手撑在井口边沿,一手抓着他的手腕、有效制止了他的掉落。
      
      郝清扬吓得一头大汗,感觉到底下黑暗处有什么东西抓住了他的脚踝,正将他整个人拼命往井底下扯,他又急又怕,声音都带上哭腔:“救我啊!别松手,千万别松手!喊酒馆老板帮忙,帮忙把我拉上去!”
      
      祝薇薇也感受到了拉扯郝清扬的那股井下力量,不急着把郝清扬拉上来,任凭他悬在井里不上不下担惊受怕。酒馆老板要过来帮一手,被祝薇薇拒绝,她看着酒馆老板说:“这边你别管了,快送你女儿去镇上的医院处理一下,真等120过来,你女儿估计都要凉透了。”
      
      酒馆老板犹豫了一下,虽说女儿重要,但毕竟掉下井的青阳大师是他给拉出来的,他不能坐视不管。祝薇薇看他迟疑不定,也不管女儿,也不真的上前搭手,气得吼了一嗓子:“还不快把你女儿往镇上医院送?真想看你女儿翘辫子?!”
      
      祝薇薇这一吼把酒馆老板给吼清醒了,赶紧背上女儿往镇上医院赶。不管怎么样,都是救女儿最要紧。何况他看祝薇薇似乎是个大力女,把郝清扬从井里拉出来应该不是特别费事。
      
      听到酒馆老板离开的动静,井里的郝清扬眼泪都要出来了。作为一个体重超标的胖子,他不认为祝薇薇一个瘦弱女生真能把他拉上去。感觉到井下拉扯他脚踝的力量越来越重越来越猛,他觉得祝薇薇就快要撑不住松手了,急得大哭起来:“我就不该出来!我就不该来这个鬼地方!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我。妈妈呀!”
      
      祝薇薇笑起来:“你不是大师么?你不是会捉鬼么?你不是牛x哄哄么?这个时候知道怕了?”
      井下那股力量还在猛拽他的脚脖子,郝清扬觉得自己腿都快被扯断了,吓得连眼泪都忘记流了:“我要死了怎么办?我就要死了。有鬼在拽我,有鬼在拽我啊!”
      
      “别嚎了。”祝薇薇稳稳地拉着他的手腕,不让他往下再掉一分,却也不拉他上来,“我问你,我阿姨给了你多少钱、让你陪她出门走这一趟?”
      郝清扬一动不敢动,任凭井里的怪力如何将他往下拽,他都不敢伸腿去踢。生怕动作一大整个人就会被拽下去。他努力保持着平衡,如实答道:“五百万。”
      
      祝薇薇气定神闲往下看他:“你现在面前有两条路。一是把那五百万原封不动还给我阿姨,我拉你上来。二是你留着那五百万,我现在就松手。你选哪条?”
      “我的亲娘老子哎,我都快上天了,你还跟我谈这些?”郝清扬急得五官揪在一起,“你要是真能把我拉上去,别说那五百万,就是让我倒贴五百万,我也愿意啊!”
      
      “好嘞!”祝薇薇使力往上一提,一口气就将郝清扬肥硕的身体给从井内拉了出来,连带出来的还有缠在郝清扬脚踝上的一缕黑烟,祝薇薇将郝清扬往地面一甩,同时伸出另一只手就去捉那缕黑烟,手指从黑烟穿过,“兹拉”一声激起几星火光,那黑烟像是受到惊吓般,迅速又蹿回井内。
      
      郝清扬被祝薇薇甩在地上,屁股上的肉疼得紧,可他根本顾不上疼痛,带着劫后余生的惊喜和对古井的恐惧,他连忙站起来往后退,想离古井远一些。喘着粗气自言自语:“我出道这么多年,今天还是第一次碰上真鬼。”正往后退,突然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下,郝清扬重心不稳,又栽倒在地,手往后一撑,摸到一抔黃土。他心脏“咯噔”一下,明明镇上都是水泥路,哪来的沙土?他往四周一看,发现原来的镇子突然不见了,自己竟不知何时身处一片坟山上,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坟包,而此刻他正坐在一个坟包上,刚才绊倒他的便是这坟包前的墓碑。郝清扬的心脏在某个瞬间骤停了一下,而后他整个人如惊弓之鸟弹跳而起,迅速跑到祝薇薇身后:“鬼啊啊啊啊啊啊!!!!!”
      
      “好了好了好了,有这么害怕吗?”祝薇薇安慰式地拍了拍郝清扬的肩,“我们还在镇上,现在看到的坟山一定是这井里的鬼使的障眼法,俗称鬼遮眼。”
      郝清扬浪迹江湖数十年,靠坑蒙拐骗也算风生水起,原以为泉伶镇也只是传闻吓人,没想到竟然真的有鬼。他现在双腿止不住地发软,一只手紧紧扯住祝薇薇的袖口:“大姐,我腿软,能扶我一把不?”
      
      郝清扬话音未落,祝薇薇就感觉到有股瘴气直冲他们而来,她迅速将郝清扬推去一边,旋即一个利落的转身回旋踢,一脚将那瘴气踢回井中。伴随着井中一声闷响,整个空间扭曲着被吸回井里,郝清扬定睛一看,四周又恢复正常,坟地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夜幕下的泉伶镇。郝清扬突然意识到,井里的那位根本就不是祝薇薇的对手。
      
      他像是挖到宝一样,立马拍起祝薇薇的马屁:“大神大神,我们乘胜追击,去井里把鬼给收了吧!”
      祝薇薇睨了郝清扬一眼,见他再也不像平日里那样端起大师的架子,她看他便顺眼不少,说:“我怕水。“
      
      她说完就往酒馆方向走,郝清扬紧跟其后,半步不敢落下,不敢相信:“你怕水?”
      祝薇薇没回答。倒不是她真的怕水,黑无常当了那么多年,早就水火不怕刀剑不侵,只是她现在在人类的身体里,肉骨凡胎的,掉井里不得淹死?淹死了是小事,也就是重新回到地府。可她要是任务期间被淹死,指不定要被那姓穆的阎王怎么嘲笑呢。
      
      两人没多长时间就走回了酒馆,一楼酒馆此刻空无一人静悄悄的。通向二楼的楼梯被一扇玻璃感应门锁住,只有二楼的住客才能用房卡将感应门打开。祝薇薇站在感应门门口才发现自己房卡忘带了,她看向郝清扬,郝清扬摸摸身上的口袋:“我也没带房卡......”
      
      一楼什么人都没有,祝薇薇只好给侯婉秀打电话,响了几声都没人接。没办法,只能给姜近宇打,这次电话很快就接通。毕竟有求于人,祝薇薇语气特温柔:“喂,你现在在民宿吗?”
      
      姜近宇声音没什么温度:“在。有事?”
      祝薇薇:“我现在在一楼酒馆,忘记带房卡了,上不去二楼,能不能麻烦你下来接我一下?”
      那边没说话。祝薇薇以为姜近宇不愿意,正要开口游说,电话那头传来姜近宇略带愠怒的声音:“祝薇薇,你现在是很无聊么?”
      
      “什么?”祝薇薇没懂他话里的意思。
      姜近宇:“我们现在就在一楼酒馆开读稿会,所有人都在。根本没看到你。”
      祝薇薇愣了下,看了眼空无一人的一楼酒馆:“你说你们都在一楼酒馆?我也在,我没看到你们......”
      姜近宇语气不善:“很晚了,你要是觉得无聊就早点睡。别开这么无聊的玩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