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把我的肠子放好吗[末世]

作者:丢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1章许炽

      “白,走了。”
      
      黑发黑眸的女孩舔了舔掌间残留的血液,一咧嘴,尖尖的犬牙就露了出来,她歪了歪头,讨好般地看向旁边站着的黑衣男子。
      “我很快就可以结束了~”
      
      “这不是让你出来玩的。”
      不出意料,声音冷冷地响起。女孩眯起眸子,在下一瞬间身体就跳到空中,五指上锋利的指甲一挥,便干净利落地了结了眼前的猎物,飞溅的鲜血有几滴洒在她的脸上,但她却毫不在意地笑着回头。
      “我都说很快啦~”
      
      男子早已转身走开了,她也不管对方听没听见,将还沾着血的双手背在身后,便一蹦一跳地跟上前去,口中轻轻地哼着什么,身后漆黑的尾巴一晃一晃的,无一不显示着她现在的好心情。
      
      “今天晚上吃小鱼干好不好~”
      “红烧鱼也不错呀~”
      “不过绝对不可以做糖醋鱼!那简直是鱼料理的耻辱!”
      女孩喋喋不休地说着,忽地耳朵处传来一阵酥痒的感觉,她喵地一声惨叫着跳到三米开外。
      
      男子面不改色地收回手,选择性地无视了她控诉的眼神。
      “你倒是适应得挺快的。”
      女孩张牙舞爪的动作一顿,黝黑的眸子弯成了月牙,她摸了摸鼻尖,眯眼笑了起来。
      
      “我只知道我现在还活着,就可以了。”
      
      “活着就可以了吗……”
      男子笑了笑。
      还真容易满足。
      
      白蹦蹦跳跳地跑到了前面,男子微微眯起眼睛看着她被暖阳照着有些朦胧的身影,棕色的眸子中染上了一抹说不出来的意味。
      
      他想起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躺在手术台上,浑身贴着线路,肚皮上开着大口,她却神情平淡,只在见到他时偏了下头,扬起了一抹笑。
      “你快死了。”他说。
      “那真可惜。”
      她笑着,轻轻地皱了皱眉,脸上露出遗憾的表情,却没有一点悲伤和恐惧。
      
      “我还想活着呢。”
      
      ***三个月前***
      
      H市某个偏僻的一处地儿,看着实在不起眼,但却藏着世间的巨大机密。
      
      棕色的眸子透过薄薄的镜片,在阴暗潮湿的狱.牢里沉默着。厚重的铁门因许久未开动而发出了刺耳突兀的尖叫声,白衣长褂的余礼佑看着盘腿坐在破烂席子上却依旧风度不减的许炽,不禁冷冷地勾起了唇角。
      “真是怠慢了我们尊贵的许博士啊,怎么能待在这种地方呢。”
      
      许炽自他进来到现在连眼皮都没抬,他微垂着头,有些长了的发顺从地贴着他消瘦的脸,留下一片暗色阴影,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反着光,让人看不清他此时的神情,但那副毫不在意的模样却轻易地将余礼佑的怒火给点燃。
      
      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拂开许炽那微长的黑发,指尖一钩,那眼镜便挂在了他的小指上,一晃一晃的,像在荡秋千一样。
      他这番动作,倒是将许炽的模样彻底暴.露了出来,白皙得有些病态的肤色衬着他平静如水的浅棕色眸子,让他看起来精致又脆弱,虽然眼底暗淡的乌黑色眼圈让他的容貌打了几分折扣,但却莫名地为他染上了一点阴郁的色彩。
      
      余礼佑随意地将他的眼镜丢弃在地,穿着精良皮鞋的脚在踏前去时便重重地碾过,带着清脆的破裂声,让他嘴角不禁泄出一丝疯.狂的微笑,仿佛踩碎的不是镜片,而是眼前的人的眼.珠。
      他温柔地凑上前去,几乎是贴着许炽的耳廓在轻轻地呢喃:
      
      “怎样,由高高在上到跌入泥间,滋味如何?”
      
      指尖划过一缕一缕的黑色细发,余礼佑笑着,手掌却移到许炽的头顶,然后猛地拽起他的一把黑发,使他的微低着的头被迫扬起,余礼佑一点一点地加重手中的力度,但那棕色眸子依旧沉寂不语着,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你精心研究了十二年的项目现在由我接手,谁让你做出来的B-152失败了呢?你应该还不知道,那些注射了你的药的人,一个个现在已经变成如行.尸.走.肉.般的东西。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
      
      许炽的表情依旧没有变化,仿佛余礼佑所说的人不是他。余礼佑本就恨透了他这副目中无人的模样,他早就想把他从云端上拉下来,然后俯视着他坠入污泥中狼狈的样子,虽然目前看来效果不是很好,但余礼佑确实感受到了一丝爽快。
      
      慢条斯理地收回手来,余礼佑从口袋里拿出一条手巾来仔细擦拭右手,直到确定擦干净后,他才又拿出一小管蓝色的液体,裹着那条手巾,扔到许炽的面前。
      “你自己研发的药,都被尽数销毁干净了,我倒是费劲心血地帮你抢下最后一管来,就留给你自己吧。”
      说完,余礼佑便像失去了所有的兴趣一般,冷漠地转身离去,再没看许炽一眼,只他转身时眼中翻涌的波涛暗色看得令人心忖。
      
      许炽在他走后,漂亮的眸子才轻轻地眨了眨,消瘦的脸上露出了一个不屑的神情。
      余礼佑这个人他太熟悉了,越是搭理他,他便越是蹦哒得欢快,索性一直沉默,反而能很快让他失了兴趣。虽然那人脑子是真的不怎么样,但他这次还真是帮了他个大忙呢。
      许炽的目光落在那蓝色针筒里的药水上,然后逐渐泛起浅浅的涟'漪。
      
      他已经被关了一个多月了,没有人来烦他,他便一直在心中回想重播着他所做过的每一次实验。
      他自16岁便开始接手这个‘人.体.素.质.改.造’实验,为了研制出能极大增强人.体质,激发人.类潜能的药剂,他做了上万次的实验,如今已经做出成品,却在试验时出现了问题,他一直不明白,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这一个多月的沉寂,倒是恰好给了他时间去思考。
      
      许炽拿起那管小小的药水,蓝色的水在玻璃瓶里轻轻晃着,晶莹剔透的,格外好看。许炽盯着尖锐的针管,嘴角咧开一抹有些病.态的笑。
      
      不如……来下个赌.注吧。
      
      他将针.头对准自己的脖子上的动脉处,准确地扎了进去。
      感受着药水缓缓流入身体,他捂着脸,但那压抑不住的低沉笑声还是泻出了指缝。
      
      若他赢了,那就让这个世界输吧!
      
      许炽脸上的疯.狂愈加肆意,但他却极为冷静地将已经注射了一半的针头拔了出来,然后闭上了眼睛,开始仔细感受着身体中的变化。
      一点一点的焦灼感从表皮的肌肤渗入到身体的内脏中,许炽已经发不出声音,因为喉咙已经如同被燎火灼烧过一般,只能翻卷出焦硬的边缘外壳来。他已经浑身湿透,坐着的破烂席子上漫开一圈的水迹,湿漉漉的黑发粘在他的脸上,让他看起来有些狼狈。
      
      但即使已经痛成这样,他也没有发出一声哀嚎,待那一阵又一阵的焦灼感渐渐淡去,他才哆着手臂,用尽全身的力气将剩下半管药水注入到身体里。
      身上灼热的感觉还没散去,随之而来的便是透骨的寒意,许炽苍白的皮肤渐渐变成淡青色,原本没有血色的嘴唇也抹上了紫青色,他发间上的汗珠已经被冻成了冰粒,直挺挺地垂在他的颈.肩,反射着微弱的亮光。
      许炽双臂环抱着躺在席子上,蜷缩着纤瘦的身体,试图能驱散一点这份寒意,但阴凉的地面也向外散发着寒气,透过单薄的席子,一点点地钻入许炽本就如同冰块的身体中。
      
      许炽缓缓闭上沾满雪色的眸子,口中呼出一口霜气。
      也幸得他已经失去了意识,因为这番痛苦,还会持续上许久。
      昏暗的牢狱中,许炽身下的破席子上凝结起的冰霜过了许久后,又慢慢化作一摊水迹,然后又重新凝结起来,如此这般地周而复始着。
      
      就这样循环往复了足足有三天之久。
      
      胸口几乎没有起伏,凌乱的黑发盖在许炽的脸上,空气安静得让人毛.骨.悚.然。
      送饭的人终于来了,他随意地将食盒往地上一扔,连看都没看许炽一眼,转身就走,却在将要出门的瞬间被一双冰冷的手捏住喉咙,他冷得打了个哆嗦,然后听到自己清脆的骨裂声在身体中炸.开,一双眼睛还因恐惧而睁得硕大,却再也看不见这个世界。
      许炽浑身脏乱不堪,但修长的身形却透着优雅,他松开手来,送饭人的尸.体便软塌塌地砸在地上,许炽绕过他,步子轻松地走出那关了他一个月的地方。
      
      没过多久,他便走出了那昏暗无天的地下牢.狱室,他有些沉醉地舔.舐着新鲜空气中自由的味道,修长的手指将脸上溅到的一点鲜血抹去。
      真遗憾啊。
      他这样想着,然后微微一笑。
      
      他赌赢了呢。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