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又穿回来了

作者:懒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抢救

      “嗳,你干嘛啊?”
      
      周围人见许乔把正在做心肺复苏的女孩拉开,又惊又慌。仔细一看许乔不知道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不是《百鬼》剧组的人。
      
      “许乔?”穿着白色仙师道袍的徐斯奕抬头看到许乔,愣了一下。
      
      “救人。”许乔丢下两个字,蹲下快速检查情况,晕倒的少年意识丧失,对呼喊没有反应。面色唇色青紫,呼吸、脉搏和心音都没有了。
      
      拨开眼皮,双侧瞳孔散大,对光反射消失,联合其他症状心搏骤停至少已经一分钟。
      
      抢救猝死有黄金四分钟,每耽搁一分钟抢救成功率都会降低10%。
      
      许乔不敢耽搁,跪在地上,手掌跟重合,十指交叉相扣,用整个上半身的力量垂直向下按压少年的胸骨。
      
      压下的一瞬间,周围人都莫名觉得胸口一痛,眉头抖了抖。
      
      只见地上少年的胸壁被许乔按压下陷了得有五六厘米,下陷、回弹,下陷、回弹……
      
      “不,不会把肋骨按断吧……”有女演员心惊肉跳地小声问出了剧组众人的心声。
      
      “应,应该不会吧?应远身体挺结实的……”
      
      百鬼剧组众人屏住呼吸,不敢再出声打扰,见许乔的胸外心脏按压明显比刚刚的女孩手法专业的多,再加上他面色沉静,有条不紊,紧张的心稍稍放了点下来。
      
      心肺复苏两分钟后,许乔摸了摸应远颈动脉,仍然没有搏动。
      
      见许乔继续开始心肺复苏,一旁的胡正华导演来回踱步,两手握到一起不住祈祷。
      
      应远是百鬼的主演,也是他的后辈,如果应远出了事,胡正华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跟他父亲交待。
      
      另一方面,作为主演的应远在剧组出事,舆论的压力将会对百鬼剧组产生巨大的影响。
      
      又持续按压了五分钟,应远仍然没有转醒的迹象,许乔额头鼻尖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汗水滑下来,挂在他睫毛上,颤颤巍巍,许乔恍若未觉。
      
      徐斯奕蹲在一旁,默不作声给他擦了擦汗。
      
      许乔看都没有看他一眼,专注做着心肺复苏。
      
      胡正华见从许乔接手心肺复苏到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十分钟,人还没有醒来,不由抹了抹汗小声问道:“救护车怎么还没来?”
      
      “导演,路上堵车,恐怕还得有五六分钟……”
      
      一旁许乔也有些焦急,就在这时,司城终于带着AED回来了。
      
      “许乔哥,AED拿来了!”司城抱着AED,气喘吁吁跑了进来。
      
      终于到了,许乔松了口气,接过自动体外除颤器。
      
      十分钟持续不断地胸外按压,此时许乔伸过去接住AED的手都有些不受控制的轻颤。
      
      扒开应远衣服,检查了下他身上没有项链等金属物品,许乔贴好电极片。
      
      按下开关,语音提示响起。
      
      “请不要接触患者,开始自动分析患者心律。”
      
      屏幕上很快显示“建议电击”的字样。
      
      “请不要靠近患者,开始自动充电。”
      
      “现在除颤,请按橘黄色放电键。”
      
      除颤后,许乔立即接着做胸外心脏按压。
      
      五分钟后,许乔停下,摸了摸应远颈侧,终于有了点微弱的脉搏,呼吸也开始恢复了。
      
      “应远动了一下!!”有人惊喜喊道。
      
      胡正华提着的心骤然落下,眼眶都有了点湿意。
      
      救回来了。
      
      这时,鸣笛的救护车终于到了,急救人员匆匆赶来,查探一番后将应远抬上了担架,胡正华跟着上了救护车。
      
      许乔从地上起来时,踉跄了一下,司城刚要伸手去扶,徐斯奕已经将他揽住了。
      
      司城手顿在一下,缓缓收回蹭了蹭衣服。
      
      “还好吧?”徐斯奕问道。
      
      闻着丝丝缕缕钻进鼻腔,带着姜和朗姆酒味道的香水味,许乔点了点头。
      
      他还好,只是有点脱力。
      
      再加上先前喝杀青酒,酒意升腾上来,稍微有点晕。
      
      百鬼剧组众人围上来,端水的端水,擦汗的擦汗。
      
      “许乔,辛苦你了。”
      
      “是啊,要不是你过来了我们真不知道怎么办。”
      
      许乔想到自己刚进聊将剧组时,百鬼剧组几乎天天通宵连轴转,问道:“他昨晚是通宵拍戏了吗?”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差不多通宵了,应远也就快天亮那会在休息室睡了两三个小时,今天从早上一直拍到刚刚。”
      
      难怪,是过劳引起的心源性猝死。
      
      许乔:“大家也要注意休息。”
      
      身处这行,作息不规律是经常的,不是百鬼一个剧组这样,他也不好去说些什么。
      
      大家听着许乔的话,想到被救护车拉走的应远,一时间默然无语,心有戚戚。
      
      望着许乔不住颤抖的手,徐斯奕说道:“应远应该没事了,我送你回去吧。”
      
      “我送许乔哥。”司城看了徐斯奕一眼,“你应该很忙吧。”
      
      徐斯奕线条锋利的眼睛落在司城偏稚气的脸上,嘴角勾了一下:“不忙,导演都走了,今天的戏也拍不成了。”
      
      他看了看外头的蒋闻等人,瞥向司城:“倒是你,怎么也是《聊将》的男主,杀青酒提前走不好吧。”
      
      一旁众人看着这俩一个娱乐圈流量大山,一个国民弟弟,眼神互相询问:这两人怎么回事,怎么莫名其妙有股火|药味呢。
      
      许乔皱了下眉:“我自己回去就行了,不用送。”
      
      说罢跟众人打了个招呼往外走,司城绕过徐斯奕,跟在他身后。
      
      蒋闻等人等在百鬼剧组外,见许乔和司城出来了,问道:“许乔,人没事了吧?我看救护车把人拉走了。”
      
      “应该是没事了。”许乔抱歉地笑了一下,“导演,我可能得提前回去了。”
      
      蒋闻挥挥手:“回去吧,好好休息休息,下次有机会再一起吃饭。”
      
      许乔点点头,看向司城:“我走了啊。”
      
      司城张了张口,有什么话想说的样子,半晌垂下眼睫,嗯了一声。
      
      许乔手插在兜里,往影视城外头走去。
      
      两旁行道树时不时飘下两片枯叶子,在寒风中打着旋。寒意往脖子里死命钻,许乔低着头,把下巴藏进衣领。
      
      他走得很慢,步伐仔细看有些不稳。感受到膝盖上传来的疼痛,许乔停下来,弯腰揉了揉膝盖。
      
      身后忽然传来按喇叭的声音。许乔回头看,就见徐斯奕开着车停在他身旁。
      
      他似乎是匆匆卸了妆换完衣服赶过来的,妆容没卸干净,脸上还残留着上发套的胶。
      
      徐斯奕按下车窗,下巴朝副驾驶点了点:“上车,我送你。”
      
      人都开车出来了,再拒绝就显得有些矫情了。
      
      再说天又冷,又不想走路。许乔没有多思考,拉开车门坐上副驾驶。
      
      报了地址后,徐斯奕开着车,两人没再交流。
      
      车载音箱播放着旋律激烈的歌曲,一级提神醒脑。
      
      眼角余光瞥到许乔头靠在车窗上,眼眸半闭氲着水汽的模样,徐斯奕手指敲了敲方向盘,伸手换了首舒缓的钢琴曲。
      
      流淌在车内的音乐催眠效果良好,本就有几分困意的许乔很快睡了过去,头抵着窗户,随着车身一磕一磕,发出轻微的碰撞声。
      
      徐斯奕开得越发慢了,在高峰段不息的车流里引来了不少后方车主的不满。
      
      听着身后喇叭声不停地催促,徐斯奕不为所动,车开的又平又稳。
      
      等许乔模模糊糊睁开眼睛时,车早就到了地方。
      
      他抬头向旁边望去,就见徐斯奕手肘搭在方向盘上,一只手托着下巴,迷倒万千少女的眼睛正看着自己。眼神深邃清冽。
      
      也不知道他保持这个姿势保持了多久。
      
      许乔揉了揉眼睛,问道:“什么时候到的。”
      
      “一个小时前。”
      
      “怎么不喊我?”
      
      徐斯奕高挺的鼻梁上跳跃着夕阳余晖,下颌线条利落干净,撑着下巴的模样有几分随性,雄性荷尔蒙的味道在封闭的车内很具侵略意味。
      
      他没回答许乔的问题,嘴角捎微微扬起。
      
      许乔看到他迎着日光的眼睛里满满倒映着自己的模样,略微不自在地移开目光,换了个话题:“别托着下巴。”
      
      徐斯奕挑挑眉:“为什么?”
      
      “下颌会歪。”
      
      徐斯奕脸上笑容僵了一瞬,收回手,坐正在驾驶位:“下车吧。”
      
      许乔嗯了一声,刚打开车门下了车,就见另一边徐斯奕也从车里出来了。
      
      你也跟着下来做什么?
      
      看到许乔微微蹙眉,徐斯奕关上车门,拿着车钥匙给车上了锁:“不请我上去坐坐?”
      
      许乔转身,朝楼上走去:“我无所谓,你也不怕被狗仔拍到。”
      
      徐斯奕长腿一迈,两步跟上他:“都是男人,有什么关系。”
      
      许乔不置可否。
      
      回了家,许乔从鞋柜拿了双新拖鞋给他。
      
      给徐斯奕倒了杯水,许乔坐到沙发上,打开了许久没开的电视机。
      
      “医药箱在哪儿?”徐斯奕靠在墙上问道。
      
      不知道他要医药箱做什么,许乔指了指客厅里的储物柜:“那里。”
      
      徐斯奕拿出医药箱,提着走到许乔跟前,目光扫过来,用沉稳的声音说道:“裤子脱了。”
      
      许乔:“……?”他说什么。
      
      “给你上药,膝盖不是伤到了吗。”
      
      许乔给应远做胸外按压时,膝盖死死抵在地上,别人没注意到,他在许乔站起来时就知道他膝盖肯定受了伤。
      
      冬天的裤子厚,裤腿卷是肯定卷不上去的。
      
      卷不上去,就只能脱了呗。
      
      但当着人面脱裤子是不可能脱的,这辈子都不可能脱的。许乔回屋换了件睡袍,重新坐回到沙发上。
      
      徐斯奕打开药箱,撩起许乔睡袍到大腿上,看到他膝盖上的伤时狠狠皱了下眉。
      
      只见许乔两条腿膝盖上一大片青紫,中间印出了几道血印子,与腿内侧细腻白皙的皮肤一对比,越发显得触目惊心起来。
      
      跪在地上做了十多分钟的胸外按压,膝盖就搞成这样,豌豆公主吗?
      
      徐斯奕蹙着眉,单膝跪在地上,拿医用棉签沾了碘酒,小心往上头抹。
      
      “疼吗?”
      
      许乔缓缓摇头,见徐斯奕垂着头,目光一直在他伤口上,又开口道:“不疼。”
      
      徐斯奕没再问了,继续抹着药。
      
      许乔盯着他头顶的发旋有些出神。
      
      半晌,许乔目光移开,看到没拉窗帘的窗户,微微皱了下眉。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给大家推荐一本书~《救护车到来前,你能做什么?》,掌握一点急救技能有备无患。
    -感谢在2020-01-17 20:58:27~2020-01-18 20:57:3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隐星永弈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芣苢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耽之众兮 28瓶;言卿娘 12瓶;銀寥、我爱学习、李抄抄小宝贝 5瓶;歧路不知返 3瓶;荒九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