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又穿回来了

作者:懒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量子物理

      在被SSE挖掘前,许乔完完全全没有艺术相关背景,就是个理工科学生。唱跳、演戏、跑综艺,对他这个只有幼儿园时期上台表演过的人来说,实在是太难了。
      
      也因此一直以来他都顶着“花瓶”名头。但才艺方面不行,不代表许乔就不聪明,他高考的时候,是实打实以高分考进了理工科院校里数一数二的T大。
      
      当初杨慧签下他,还想利用下许乔的专业背景,给他立个名校出身的学霸人设。
      
      只是许乔不想利用母校名声,担心自己会给母校蒙羞,不乐意不配合,后来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学还是要上的,毕业证学位证还是要拿到的。
      
      许乔看看校历,临近期末,就这一两周各门课都会陆陆续续结课,紧接着后面的就是期末考试。
      
      他这个学期因为签约SSE,满打满算,上课的天数还不足半个月。
      
      虽然和辅导员请过假了,专业课老师可不会那么好说话。许乔的几位专业课老师严谨古板,出了名的不讲情面,缺勤一次就扣一次考勤的分数,缺勤的次数多了——平时分你就想都不要想了。
      
      许乔学的数学专业,每门课最后的成绩,是按照平时分占40%和期末考试分占60%来算的。
      
      对平时分已经不抱希望了,许乔盘算了一下,想不挂科,只能争取期末考试多考点分。
      
      许乔收拾了一下,下楼打了个车去T大。
      
      今天没有专业课,但有一门选修课。是先前他为了凑够毕业要求的学分选修的,一门通信工程相关的课。讲师是在通信领域德高望重的老教授,国家工程院院士。
      
      期末总是出勤率最高的时候。许乔走进教室时,距离上课还有十几分钟,座位已经密密麻麻坐满了,只有能近距离听老教授传道授业解惑的第一排还空着。
      
      教授还没来,教室里噪杂的很,许乔动了动耳朵,不少人在吐槽后悔选了这门课。
      
      “一夜复习两茫茫,看一句,忘三行。”
      
      “完了完了我为啥要选这门课,孙教授给分抠的要死啊啊啊,我选修个形象气质修养课,期末走走T台跳跳舞就能拿个高分它不香吗?”
      
      大学里不少老师开选修课,是为了达到学校要求的绩效标准。为了吸引学生过来选他这门课,给分往往很宽松。
      
      但这位孙教授,德高望重,身份地位摆在那,校长来了也不敢搁他跟前摆谱。他不需要为了什么绩效考核开选修课,人家开课完全是为了满足自己教课这个兴趣,给分上是出了名的不留情面。
      
      饶是如此,仍有大堆学生慕名选他的课,直到期末哀嚎后悔。
      
      “别说了,这堂课教授提问题的时候踊跃举手回答,万一他老人家就记住了咱们名字给个高分——诶?那是不是许乔啊?”兴致勃勃聊天的男同学瞥到走进教室的许乔,声音骤然低了下来。
      
      许乔扫视一眼,见后排没剩下空位,迟疑了下在第一排坐下。
      
      整个第一排,只有那孤零零一道身影,就有些显眼起来。
      
      周围的同学眼见他走过来坐下,小声讨论起来。
      
      “我去,真的是许乔啊,他居然来上课了。”
      
      “明星当不下去了,灰溜溜跑回来继续学业了这是?”
      
      “不过讲道理,缺了这么久的课,能不能顺利毕业都难吧,我看他大概率是要延毕。”
      
      教室里大部分学生还没有和明星近距离接触的体验,虽然许乔糊,名声差,也不耽误他们看热闹,盯着第一排的身影肆意讨论。
      
      在一片嘈杂中,孙教授迈步走进了教室。
      
      老爷子快七十岁,腰板挺直,精神矍铄,走路带着风。他扫视了一圈教室,将点名册放到一边:“哟,期末了,来的人不少啊,我看大家都来了,那就不点名了。”
      
      登时不少人又是一阵哀嚎。难得来一次还不点名,不点名那可就没有考勤分。
      
      孙教授拿粉笔在黑板上工工整整写下“量子通信”四个大字,写完转过身,指指这四个字:“来,今天咱们就好好讲讲这量子通信。大家都知道我是搞通信工程的,现在提到通信工程,绕不开的就是量子通信。”
      
      “量子通信它主要有两种源,一种是高频单光子源,一种是纠缠光源……”
      
      孙教授在讲台上讲,下头仍有不少同学看着前排的许乔窃窃私语。孙教授来回来去看向说话的同学,几个人毫无所觉,声音还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高频单光子源,咱们学校也有这个条件做实验,就是通过将高频激光脉冲衰减到单个光子以下——”
      
      见说话的人还不知道收敛,孙教授声音拖长,教案往桌子上一丢,发出哐当一声,登时不少人被吓了一跳,纷纷噤了声。
      
      老教授年纪不小了,嗓子还很洪亮:“是我讲还是你们讲?来,谁要讲,我把话筒给他。”
      
      教室一片安静。
      
      本来垂着头的许乔不由抬起头,一下对上了孙教授看着自己没好气的眼神。
      
      许乔一愣,不知道自己是哪儿得罪这位教授了,无辜地眨眨眼。
      
      孙教授冷哼一声,看到刚刚那群学生说话时,目光不住朝许乔这个方向来,就知道他们是在谈论许乔。他一向讨厌不遵守上课纪律的学生,连带着对许乔,都有些看不惯起来。
      
      孙教授拿起被自己扔在桌上的可怜教案,朝许乔抬了抬,示意他站起来:“这位同学,你叫什么?”
      
      许乔乖乖回答:“许乔。”
      
      孙教授翻了翻点名册,冷笑一声:“我说怎么瞅着这么眼生呢,你这学期,我的课统共就来了两次哈。”
      
      他踱步到许乔跟前,上下打量下他:“你还是大四的,都大四了,上课就这个态度?你不想来上这门课那就不要选嘛,何必给我又给你自己添堵呢?”
      
      许乔眼神清澈,声音诚恳:“教授,我想上。”
      
      孙教授气乐了:“想上?那你都学了啥啊?”
      
      顿了顿,孙教授环视了一圈教室,目光落回到许乔身上:“今天咱们这个课,从大一到大四的学生都有。来,许乔,你作为学长,给学弟学妹们讲讲,咱们为什么要搞这个量子通信。”
      
      这现场就考核上了?
      
      不敢说话的学生们看着两人,心想许乔这下惹恼了老爷子,妥妥要倒霉了。许乔本专业学数学的,这学期也没怎么来上课,让他讲通信工程相关的内容,他能讲出来就怪了。
      
      不少学生都知道,孙教授平日里其实挺随和一人,你刚刚要是诚恳道歉认个错,他也不会再为难你。偏要嘴犟跟他杠,他不为难你为难谁?
      
      许乔面对孙教授“我就是在为难你”的样子也不怵,没思考就直接开口了:“量子通信,实质上就是密码学和量子物理相结合的一门应用科学。”恰好,在穿书世界,许乔对这两个方面都有所研究。
      
      “传统密码学遵循对称加密思维,加密和解密互逆,极其容易破解。而现在应用很广的RSA也就是非对称加密,基于‘将两个素数相乘很容易,但对乘积进行因式分解,还原成两个素数却很困难’这个数学事实,解密难度骤加。”
      
      许乔顿了顿,神态轻松:“但是,只要计算机的性能足够,RSA也是可以被破解的。”
      
      “既然都能够被破解,也就谈不上绝对的信息安全。香农先生总结过‘绝对安全的密码’要符合这几个条件:密码真随机且只使用一次,明文密文等长。听上去几乎不可满足,但量子世界的规律却让其成为可能。”
      
      许乔在曾经某个穿书世界中搞过科研,专攻的就是量子物理这一块。而那个世界的基础物理学发展要比现在领先几十年。
      
      论起学术水平,眼前的孙教授还真不一定比得过他。
      
      许乔语速不急不缓,谈起自己对量子物理的看法,及应当如何更好地在通信工程中应用。
      
      孙教授抱着故意为难他的心思,刚开始见许乔说的还挺像模像样,忍不住嗤笑两声。随着许乔越说越多,他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了,脸上不屑的笑也渐渐挂不住了。
      
      于是不敢开口说话的同学们就看到,孙教授看着许乔的目光从恼怒转为了热切。
      
      那热切浓烈得跟火一样,比大小伙子看见心爱的姑娘还要烈上三分。
      
      在许乔的声音里,孙教授如痴如醉,如同聆听一场古典音乐会。
      
      许乔偶尔放慢语速缓缓嗓子,孙教授就如被抢走糖果的孩童一般不满地看向他,催促他说快点。时不时还会插两句嘴,提问几个不甚明白的问题。
      
      两个人,丝毫没了老师和学生的姿态,从旁看去,就像是两个学术大佬在谈论前沿学术问题。
      
      其他同学面面相觑,都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做梦了吗这是?许乔他不是好久没上课了吗,从哪里懂的这些??
      
      一堂课,就在许乔和孙教授的探讨中过去了。
      
      等到下课铃响,孙教授如梦初醒,意犹未尽,看着许乔的眼神已经充满了喜爱:“你说你这孩子,学术水平很高啊,怎么都不显山露水的,今天我要是不提问你是不是就一直藏着呢?诶,我说这可不行,你有这能力,就该努力往这条路上走嘛!”
      
      许乔笑了一下,没应声。
      
      “许乔啊,你有考研的想法吗?真的,你选我,过了国家线我就肯定要你!”
      
      听到孙教授说这话,一旁的学生更是面色复杂。
      
      孙教授那可是工程院院士,除了偶尔来学校教课,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带项目搞科研,好多年不收研究生了,博士生也是时不时才带带。这回竟然主动朝许乔伸出了橄榄枝,这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啊!
      
      看着孙教授期待的目光,许乔顿了顿才道:“教授,我目前不打算走这条路,不过您要是有什么活儿缺人帮忙的,可以叫我。”
      
      他他居然还拒绝了??
      
      注意着两人对话的同学简直要给许乔跪了。
      
      许乔的考量是,科学对于文明的影响十分重大。他担心自己脑子里装着的,本该出现在几十年后的理论成果提前出现,会引发巨大的蝴蝶效应。
      
      孙教授有些遗憾,望着许乔仍恋恋不舍,好说歹说,两人互换了联系方式才算完。
      
      而今天上孙教授这堂课的同学,都有了种幻灭的感觉。
      
      人间玄幻。
      
      晚上,这段上课的视频就被人投稿给了微博某粉丝百万的科学类大V。大V发出后,被几个娱乐号一转发,登时激起了不小的水花。
      
      @科学最前沿:粉丝投稿视频。前追光组合成员@许乔在课上与其讲师关于量子通信的探讨,对此你们怎么看?
      
      下附的视频一看就是拿手机偷摸拍摄的,画质清晰度不高,镜头也晃来晃去。音质倒还不错,里头许乔与孙教授的对话清晰地传了出来。
      
      许乔黑粉第一时间涌入。
      
      「槽多无口,视频我都懒得点开,想也知道是炒作。」
      
      「哟,这是和讲师串通好了,打算立学霸人设?给了多少钱啊带我也分分呗」
      
      「最烦xjb立人设,我就看看您这人设什么时候崩。」 
      
      「enmmm,说串通炒作立人设的建议您查查这位教授的身份,工程院院士,通信领域大牛,您是觉得这样的人会给个小明星当托?」 
      
      「T大通信工程专业路过,表示看到孙院士就两腿发抖要跪了」 
      
      「说人家炒学霸人设的,要炒早就炒了好嘛,人家可是正儿八经实打实高分考上T大的」
      
      「说人家不行的你倒是考个T大看看?」 
      
      「一直不知道许乔是T大的……港真就这一点我就对他有好感了。搁别的明星读这样的名校有这样的学历,还不知道要怎么炒作呢。许乔一直以来也没拿自己学校做过文章来宣传啊。」
      
      「卧槽我要给这哥们跪了,孙院士主动要收他当研究生居然真就给拒绝了!!」
      
      「物理学专业的路过,这段视频反复看了好几遍,许乔讲的真的很引人思考,感觉受到不少启发,感谢!」
      
      「物理学专业+1,话说刚刚专业课老师在群里@了全员,让我们把许乔这个视频看三遍,明天课上讲……」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