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又穿回来了

作者:懒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剧本要改

      李飞飞按照许乔的吩咐唰唰拍了几张,将手机递给他看。
      
      照片里,许乔鬓角、脸上的水迹清晰可见,眼眸半闭着,脸色和唇色过分苍白,任谁看了都知道是一副病容。
      
      他身上披着宽大的毛巾,从脖子到脚整个人裹严实了。只有毛巾最底下,钻出一小块白色的布料,半个巴掌大小,和白毛巾的颜色融在一起,不点开图片放大细看根本看不出。
      
      “哥,拍这个干嘛?”李飞飞有些不解,心想难道是哥哥要卖惨博同情吗?
      
      唔,看着确实怪楚楚可怜的。
      
      许乔抬了抬眸,语速缓慢,带着点实实在在的愉悦:“迟早用的上的。”
      
      有备无患,宜早不宜迟。日后被有心人拿出来时,才担的上“证据”两个字。
      
      挑了一张上传微博,许乔配了个加油emoji表情做文案,把手机放一边没再管了。
      
      李飞飞拿着毛巾给他擦头发,握了握许乔的手,凉的吓人:“哥,赶紧去换衣服吧。”
      
      许乔揉了揉太阳穴,终于起身拿着干衣服去更衣间。路上有冷风吹过来,透过湿透的白裙,寒意像是要钻进骨头缝一样。许乔浑身发冷,后脑勺一阵木木的疼。
      
      眼前有点发黑,他步子不稳,扶着更衣间门,喘气缓了缓。
      
      “你也来换衣服?”身后传来有些熟悉的声音。
      
      许乔还没来得及回头,整个人就栽了下去。
      
      失去意识前,那人及时捞了他一把,腰间环过一双有力的臂膀。许乔只感觉自己脸贴上那人温热的脖颈,一股夹杂着姜与蜂蜜的朗姆酒味传来,有点辛辣,又有点暖的香味。
      
      再醒来时,窗外已经黑漆漆一片。
      
      许乔迷迷糊糊间,闻到有些刺鼻的消毒水味道,知晓自己是在病房里。
      
      身上的湿衣服已经被换下了,冰凉的手脚也缓了过来,躺在温热的被子里,许乔一时间犯懒,眼睛也不愿睁,还想再睡会。
      
      然而耳边传来一阵阵“good”“perfect”“unbelievable”的游戏音效。声音是刻意调小了的,但一旦醒来,在寂静的病房里,就执拗地钻进耳朵,挥都挥不去,扰得他闭着眼睛直皱眉头。
      
      许乔以为是李飞飞在玩游戏,嘟哝一声:“声音关小点。”
      
      游戏音效听话地关上了,许乔正打算再睡会,忽然一阵若有若无的香水味传进鼻子里。
      
      李飞飞是不会用香水的。想到这一点,许乔睁开眼睛,有些熟悉的男人面孔猝不及防出现在眼前,辛辣的姜与甜腻的蜂蜜混合在一起的香味,悄无声息钻进鼻腔。
      
      许乔愣了一瞬,腾一下翻身坐起。
      
      徐斯奕坐在床边,长长的腿抵在地面,放松的姿态像是在拍杂志封面。
      
      他看着许乔,唇瓣微微一掀:“醒了。”
      
      “飞飞呢?”许乔环视了下只有他们两人的病房,目光静静落在徐斯奕身上,意识到他可能不知道这个名字,又换了个问法,“我助理呢?”
      
      徐斯奕回道:“给你买吃的去了。”
      
      得到答案后,病房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回忆起昏迷前隐隐约约闻到的香水味,许乔迟疑地开口:“是你送我来医院的?”
      
      徐斯奕嗯了一声。
      
      许乔顿了顿,挪开目光:“谢谢。”
      
      徐斯奕身子朝前倾了倾,略微狭长的眼睛微微低垂,含着笑注视着许乔。
      
      不同于许乔的长睫毛,他的睫毛不算长,但很密。他眉骨生的好,略突出,眼睛线条又锋利,眉眼看上去深邃又干净。
      
      许乔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在这时门把手被拧开的声音传来,那股隐隐的尴尬才散去了。
      
      李飞飞提着粥走进来,看到许乔已经醒了松了口气:“哥,你可算醒了。”
      
      见李飞飞回来了,徐斯奕站起身,扣上放在一旁的鸭舌帽,戴上口罩,朝两人挥了挥手:“我先走了。”
      
      他正要转身,想到什么又回过头来:“小道士那个角色,你想要吗?”
      
      知道最后角色定下不是许乔时,徐斯奕不用想也知道其中出了什么幺蛾子。
      
      许乔怔了一下,没拿到这个角色他其实无所谓,并没有多少遗憾。不爽是有的,但不是因为没拿到这个角色,而是别人抢了他的东西。至于对角色本身,倒没有什么执着。
      
      真要说起来,他更喜欢水鬼篇的男主,但想也知道这个角色不会是他的。
      
      于是许乔摇了摇头。
      
      徐斯奕看他一眼,点点头,转身离开。
      
      李飞飞送徐斯奕到门口,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总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事,念着许乔身体,匆匆回到病房。
      
      在许乔旁边坐下,李飞飞边打开粥盖子边道:“哥,你是下午太累了,又冷又吹了风这才晕倒的,现在还有点发烧。”
      
      “蒋导说让你身体好了再回剧组,别着急。”将粥递给许乔,李飞飞叹了口气,“正好在医院待两天,等管菡走了咱再回去。”
      
      提到管菡,李飞飞又止不住气,翻了个白眼。
      
      许乔喝了口粥,嗯了一声。
      
      “这次真是多亏了徐斯奕。”李飞飞感叹了声,又皱了皱眉,“总感觉忘了啥事。”
      
      许乔挑了下眉,随口道:“签名要了吗?”
      
      李飞飞脸色一僵,哀嚎了一声,又忘了要签名了,两次了都,他不是个合格粉丝!
      
      等许乔病好回到剧组时,管菡已经离开了。
      
      她来客串这三天,整个剧组都处在莫名的低气压里,这会人终于走了还一时半会缓不过来。
      
      蒋闻的脸色一天比一天难看,旁人也不敢触他霉头,做事小心翼翼,生怕犯个什么错被正处在气头上的导演一顿骂。
      
      许乔回来后,不少人都松了口气。
      
      都知道蒋闻对许乔满意的很,这回他回来了,导演心情总能好几分。
      
      副导演审着这三天管菡的镜头,脸皱到一起,整个人唉声叹气:“蒋导,管菡这三天时间太紧了,她也,额,表现欠佳,这可用镜头有点少啊……”
      
      他说的算客气的,蒋闻却毫不忌讳:“表现欠佳?我看她根本就没想着好好演吧,演成那个屎样你跟我说表现欠佳?”
      
      副导演噎了一下,不敢接这个话头,又道:“咱要不要再出点钱,把人请回来补几个镜头啊……”
      
      蒋闻凉飕飕看他一眼:“老子一分都不想再出给她。”
      
      得。副导演默默闭上了嘴。
      
      蒋闻烦躁地来回踱步,岂止是一分不想再出给她啊,就连先前支付的片酬都想给她追回来。
      
      演的都他妈什么玩意。
      
      后悔了,真后悔了,高额片酬花出去,就这个表现,亏,真亏。
      
      他也不是没从别的导演那听过,有的演员,仗着自己有点人气,就爱使劲作,好像不作一下都对不起他们那“大咖”身份。像签了几天戏,结果没能完成的,不少就是变着法跟剧组加钱。
      
      不惯她那臭毛病,老子就是抠,一毛钱都不想多给她。指望我再请大神一眼低三下四花钱给您请回来?您想得美吧,以为您这屎一样的镜头我真不敢放出去?
      
      蒋闻翻了个白眼,想到许乔心里又有点安慰。
      
      还好有个懂事不闹幺蛾子格外省心的,这钱才叫花的值。
      
      副导演继续看着摄像,皱眉道:“导演,这好几帧许乔的脸露出来了,不太明显,但真要放慢看也能看得出来。咱们看看到时候是剪掉还是补个镜头,换个不露脸的?”
      
      “不用剪。”蒋闻不假思索。
      
      “啊?”
      
      蒋闻笑了一声,笑声有些冷:“剪什么啊,这镜头多好看?”
      
      副导演忐忐忐忑:“可是……要是被人发现了是替身怎么办?”
      
      “就那么一两帧,发现不了。”蒋闻拍拍他肩,安慰道。
      
      万一发现了,那就发现了呗。
      
      导演都这么说了,他还能怎么办?副导演继续审着镜头,审完了心里更是发愁:“管菡这里能用的镜头太少了导演……”
      
      蒋闻的模样看上去十分像是破罐子破摔:“嗯,少就少吧。”
      
      副导演张了张嘴,心道难道蒋导是放弃治疗了吗?
      
      蒋闻看着他忧心忡忡的模样,目光移到镜头里管菡的脸上,又是冷哼一声,我劝你善良,劝你从良。
      
      蒋闻也不怕管菡怎么着他。他这几年一直拍些小网剧,赚不赚钱另说,总是跟最初读导演系的初衷有些背离的。蒋闻本就打算,如果《聊将》反响还是一般,那就转行算了。
      
      有了这个想法后,他也不在意会不会得罪管菡。得罪了又怎样,哥们我不混娱乐圈了,你爱咋咋地。
      
      一旁场务助理过来,告诉他许乔回来了。
      
      蒋闻脸色好看了点。
      
      他看着管菡的片子,又打开了许乔的片子来看。从锦儿的,到他给管菡当替身,用孟萱的扮相演戏的。
      
      蒋闻抽出根烟点上,夹在手指间也不抽,整个人像陷入了沉思一般。副导演瞥了瞥他,总觉得今天的蒋闻有些不对劲。蒋闻有些烟瘾,但以前从来不会在片场抽。
      
      “蒋导……?”
      
      蒋闻挥了挥手示意没事,来回踱步,脑子里冒出很多念头来。
      
      《聊将》是他给自己的最后一次机会,再激不起水花就决定退出这一行的作品。哪个人进这行最初没点抱负呢?只是机遇、能力一不可缺,沉浮打磨了这么些年,他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导演,总有些心灰意冷的。
      
      但毕竟导过这么多戏,经验和眼光还是在的。他看得出镜头里许乔的魅力,哪怕戏份没有那么多,可只要是在有他的镜头,就算男女主在旁,也会被压得黯然失色。
      
      那是一种能牢牢抓住人眼球的吸引力,就好像黑白照片里忽然闯进的一抹亮色,太突出了。这也让蒋闻,对《聊将》这部本应该注定翻不出什么水花的网剧,多了几分隐秘的期待和信心。
      
      蒋闻将烟掐灭,做了一个决定。
      
      这天夜里一点,当天的戏拍完收工后,蒋闻把许乔留了下来。同样留下来的,还有《聊将》的编剧。
      
      乱糟糟拥挤万分的片场内,大灯全熄了,只有三人头顶留着一盏白炽灯,在黑暗中划出一片醒目的光圈。
      
      许乔看到蒋闻将剧本摊到他和编剧面前。蒋闻点了点页脚被磨出毛边的剧本,声音沉稳:“知道今天把你俩留下来做什么吗?”
      
      把自己和编剧都留下来了,又拿出了剧本,很明显是要改自己的戏了。许乔眼角翘起好看的弧度,嗓音带着点疲惫的慵懒:“导演觉得剧本要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让我写作话,我也不知道写什么,那就给大家拜个早年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