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兔干部完全读本

作者:白灵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手册第九页

      鱼香酒吧是港口黑手党名下的酒吧,坐落于一条普普通通的街道,名字起得没特色,连装修都毫不起眼。
      
      此时已是深夜两点半。
      
      街道静悄悄的,只有夜风轻轻地吹拂。
      
      一高一矮两名少年推开了酒吧的门。
      
      “小鬼,这里未成年人不许进的。”
      
      酒吧内部冷冷清清,似乎没有来喝酒的客人。目之所及只有擦拭着酒杯的年轻调酒师,以及坐在卡座里睡觉打鼾的青年男人。
      
      说话的人是那个调酒师。
      
      太宰治扶着吧台坐在高脚椅上,张口就是谎话:“先生,我跟哥哥被酒鬼爸爸赶出来啦,反正您这里也没有其他客人,就请招待下我们吧~”
      
      他俏皮地吐了下舌头,拿出森鸥外的钱包:“我们能付出钱的。”
      
      他手里的钱包怎么看怎么像是从“酒鬼爸爸”那里偷来的。
      
      调酒师看了看太宰治,再看看风弥罗。
      
      他叹了口气,像是对两名离家少年动了恻隐之心:“好吧,只允许你们在这里坐一小会儿。”
      
      闻言,风弥罗几步蹿了过来。他跳上太宰治旁边的高脚椅,问调酒师:“可以给我杯酒喝吗?”
      
      “未成年不要喝酒。”调酒师在风弥罗的头顶敲了一下,拿来旁边的玻璃酒杯放在他面前,接着回身从玻璃柜里拿出了纸盒装的果汁。
      
      橙色的果汁被倒入玻璃酒杯里,荡开微微的波动。
      
      “还是乖乖喝橙汁吧。”
      
      调酒师也给太宰治倒了杯橙汁。
      
      风弥罗倒是不挑,有喝的就行,他咕嘟咕嘟就喝下了整杯橙汁:“好甜啊,可以再给我倒一杯吗?”
      
      太宰治喝得很矜持,仅是小抿了一口,顿了顿。
      
      调酒师又给风弥罗倒了一杯。
      
      “为什么这里没有人啊?”太宰治咬着玻璃杯的边缘,抬起好奇的眼眸看着调酒师。
      
      调酒师擦着玻璃杯说:“一点半之前还是有挺多人的。”
      
      风弥罗也加入了提问的队伍,他指着那个睡觉还打鼾的青年男人:“他是谁啊?”
      
      “同事。”调酒师想了想,又补充道,“下班后喝得比谁都醉的同事。”
      
      风弥罗:“原来是喝醉了啊,他打鼾好响哦。”
      
      太宰治接了一句:“比我们的酒鬼爸爸打鼾还响。”
      
      调酒师:“……”
      
      风弥罗又喝完了一杯橙汁,举着手里的酒杯道:“续杯~”
      
      调酒师继续给风弥罗倒果汁,不过这次只倒了半杯,那个纸盒装的果汁便见了底。他说:“都被你们喝光了。喝完这杯就走吧,我们也要关门了。”
      
      风弥罗没说话。
      
      太宰治点点头,很臭屁地说:“知道啦,我们可是不给大人添麻烦的好孩子。”
      
      调酒师把纸盒丢进旁边的垃圾桶,吐槽道:“偷了父亲的钱包离家出走,这还不是添麻烦吗。”
      
      “咦?”太宰治似乎很惊讶,“先生你看出来了啊。”
      
      调酒师像敲风弥罗的脑袋那般,也敲了太宰治的脑袋一下:“别看我这样,我以前也做过这样的事啊。所以酒鬼爸爸也是假的吧?”
      
      “假的啦。”太宰治说。
      
      “那他其实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嗯……”太宰治作出思考的样子,“说话啰里啰嗦,经常说些大人的无聊话,经常熬夜,眼睛下面还有黑眼圈。”
      
      风弥罗发现这题他会,于是他接着说道:“脚上的凉鞋穿旧了也不换!”
      
      太宰治:“没钱,穷得要死了。”
      
      风弥罗:“好小气,最近都没让我吃饱饭。”
      
      太宰治:“说起来他的外套也很旧了,那样的衣服,就算是送去旧衣回收站也没有人要吧。”
      
      风弥罗:“只有上班的时候才会好好打扮。”
      
      太宰治:“我怀疑他只有那一套西装。”
      
      两个人越说越过分,也越来越露骨,就差指名道姓说他们形容的人是某位郊区诊所的医生了。
      
      调酒师若有所思地说:“照你们这么说……他好像是个很差劲的父亲啊。”
      
      太宰治露出了令人捉摸不透的笑容,他将杯里的橙汁一饮而尽,然后跳下高脚椅。
      
      “先生,请问多少钱?”太宰治问。
      
      风弥罗见状也喝完杯子里的橙汁。
      
      调酒师随意挥了挥手,表示再见:“只是我在超市里随便买的果汁,就不收你们钱了。”
      
      太宰治说:“诶?可以吗?谢谢您。”
      
      风弥罗跟着说:“谢谢您!”
      
      太宰治朝着酒吧门口走去:“我们走吧,弥罗君。”
      
      他完全没有隐瞒称呼的意思。
      
      风弥罗当个完美的工具人,跟在太宰治身后。
      
      在即将走出酒吧时,太宰治突然回头笑着说:“差劲的父亲,总比继父好吧?”
      
      闻言,调酒师的表情有些凝滞,他看向太宰治。
      
      太宰治明明是笑着的,可那双蜜糖似的眼睛却让他产生了一种被什么冰冷器械解剖的错觉,让他遍体生寒。
      
      调酒师张张嘴,嗓音干涩地问了句。
      
      “也许继父会很温柔呢?”
      
      回应他的,是被推开后又自动关上的门。
      
      *
      
      “太宰君,你刚刚都在说什么啊……”刚走出鱼香酒吧,风弥罗就开始发问了。
      
      在进入酒吧之前太宰治就跟风弥罗说,等下不管他说什么都不要揭穿他,最好是干脆闭嘴。
      
      风弥罗刚才能跟他一唱一和纯属意外,可以说是超常发挥了。
      
      “你的问题等下再说,我先给我们的‘酒鬼爸爸’打个电话。”太宰治仿佛还没有从刚才的角色设定里走出来,他从大衣口袋里掏出手机快速按下号码放在耳边。
      
      长时间的嘟嘟声后,电话终于被接通了。
      
      “喂喂,森先生,你还好吗?还活着吧?没有在我之前就死掉真是太好了。”接下来,太宰治轻快的语调像坐了过山车般急落,干净的声线也压低下来,“你见到过木村诚本人吗?……部下转交的?不存在的人你让我怎么找啊,森先生,你是怕自己死得不够快吗?……这种事情你才没有教过我。……我知道了。”
      
      风弥罗等太宰治挂掉电话后,用求知的眼神看着他。
      
      太宰治仍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道:“你刚才有发现什么吗?”
      
      “发现什么?”风弥罗仔细想了想,不太确定地说,“那个给我倒橙汁的调酒师,胸牌上写着木村诚?”
      
      太宰治闻言踮起脚尖,伸出手笑眯眯地摸了摸比他高的风弥罗的头顶,就像抚摸一只毛茸茸的大型兔子:“嗯嗯,看来也不是完全傻的。”
      
      风弥罗眨眨眼,呆呆的:“啊?”
      
      刚说完他不是完全傻的,就露出副傻子样。
      
      太宰治将摸完风弥罗脑袋的手摊到对方眼前,只见他掌心里有个小小的、顶多大拇指甲大小的黑色金属片。
      
      “这是什么?”
      
      “定位器,或许还能监听。”
      
      太宰治把玩着这枚定位器,另一手在自己的头顶摸了摸,找出了另一枚。
      
      风弥罗摸不着头脑:“你不扔吗?”
      
      太宰治把两枚定位器放进自己的大衣口袋里,还拍了拍,说:“当然不扔。”
      
      风弥罗搞不懂他在想什么。
      
      太宰治开始带着风弥罗绕道,风弥罗完全是满头雾水跟着太宰治走。
      
      “刚才那两个人都不是木村诚。”
      
      太宰治终于开始解释了。
      
      “从我们进去开始,那位叫‘木村诚’的调酒师先生就认出了我们,或者说是先认出了你。估计你的照片在前任首领派那里,差不多是人手一份吧。至于我的照片,应该只有参与本次行动的人见过,要问为什么……”
      
      太宰治故作苦恼地捧着自己的脸:“果然长得太帅会被人觊觎吗。”
      
      风弥罗沉默半晌,问:“……不是我比你帅吗。”
      
      “哈?”太宰治挑起一边的眉毛,“弥罗君,妄想症是种病哦,需要我帮你诊治一下吗?”他假模假样地上下打量着风弥罗,“哇不好,这么一看你简直病入膏肓,可以准备订棺材了。”
      
      风弥罗看起来很高兴:“我能用上棺材了?可以要种花家制造的吗?”
      
      “可以啊。”太宰治点点头,满嘴跑火车,“等你赚到钱就都给我,我去帮你订个最好的棺材。”
      
      风弥罗想都不想,歪着脑袋开口道:“咦?我的钱为什么要给你啊,明明我可以自己订。”
      
      太宰治用看不出情绪的鸢色眼瞳盯着风弥罗疑惑的脸看了一会儿,突然嗤地笑了:“提到钱的时候你倒是变聪明了。”
      
      “我一直很聪明。”风弥罗不满地反驳。
      
      太宰治从善如流地改口道:“那么聪明的弥罗君,请你解释下,那个睡觉的男人是谁?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你身上又会发生什么?以及真正的木村诚在哪呢?”
      
      一连串的问题问得风弥罗脑子里乱七八糟,开启发呆呆模式,等到他听到最后一个问题时,脸上瞬间露出了欣喜的表情,仿佛班级里万年倒第一终于在卷纸上看到了一道他会做的题!
      
      “你刚才跟森先生打电话的时候说过,木村诚是不存在的人。”风弥罗如果有尾巴,现在应该翘到了天上。
      
      太宰治发出没什么感情的夸奖:“你的记性很好嘛。”
      
      风弥罗很赞同似的点点头:“我感觉你说得对。”说完,他两边的唇角上扬,露出孩子般的纯真笑容,仿佛是发自内心地觉得太宰治在夸他。
      
      太宰治:……
      
      风弥罗还没忘记刚才的问题,他见太宰治还没有继续解答的意思,便像复读机似的重复道:“那个睡觉的男人是谁?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身上又会发生什么?”
      
      最后,他问出了自己产生的疑惑:“为什么木村诚是不存在的人?还有就是,我们要去哪?”
      
      太宰治收好定位器后就一直在带着风弥罗走,看他的样子好像是有最终的目的地。但是风弥罗完全不认路,不知道太宰治是想去哪里,他只是感觉自己好像在绕着酒吧所在的街道转。
      
      “先从第一个问题开始解答吧。”
      
      太宰治抬手推了推不存在的眼镜,开始玩角色扮演,把自己当成了教书育人的老师。
      
      “风弥罗同学,请你以自身的直觉回答太宰老师,那个男人应该是做什么的?”
      
      风弥罗回想着那位睡在酒吧里、打鼾震天响的青年男人,脸上的表情几次变化,最终定格在好战和跃跃欲试的表情上。他像是品尝着什么般地舔了舔嘴唇,说道:“说实话,他给我的感觉蛮强的,身上的血腥味我隔着几米都能闻到。”
      
      这种说法是很夸张的,现实生活中哪有人会有这么强的血腥味。风弥罗只是在谈“感觉”,他能感觉到对方身上那浓烈的、难以挥散的“血腥味”,那一定是在尸山尸海中走过的人,才能拥有的味道。
      
      “好想跟他打一架啊,说不定我会被杀掉呢……”风弥罗垂着眼角有些病态地笑着,蓝眸里翻搅出混沌的色泽。
      
      每次提到死亡的时候,风弥罗不是亢奋得过分,就是像这样陷入奇怪而诡异的情绪,仿佛死亡是他的毒品。
      
      “好了该回神了。”太宰治伸手在他的面前打了个响指,把他从自己的幻想里拽出来,“现在太宰老师告诉你,那家伙是在装睡,你能想到什么?”
      
      风弥罗“唔”了一声,开始思考。那双蓝色的眼睛又恢复成往常的清澈,干净得仿佛是雨后的天空。
      
      “他会随时起来偷袭我们?或者在我们经过他的时候,突然坐起来咻咻咻咻!”
      
      风弥罗嘴里说着拟声词,开始胡乱地劈着手刀。
      
      “勉强……”太宰治刚起了个话头,随即猛地蹲下,风弥罗挥着的手刀从他头顶擦过,仅隔一指的距离。
      
      以风弥罗的力气,如果真被劈到,太宰治估计能当场去世,完成自己一直以来的心愿。
      
      风弥罗讪讪地收回手:“对不起。”
      
      太宰治:……
      
      他有点怀疑风弥罗是故意的。
      
      可是当他望进那双蔚蓝的眼中时,只能从里面读出诚恳的歉意,没有任何虚伪的情感。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用脚打的酒吧名总让我想到鱼香肉丝,好饿。
    剩下的题你们来做吧。害羞.jpg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