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兔干部完全读本

作者:白灵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手册第八页

      郊区诊所。
      
      还是那间陈设杂乱无章的诊疗室,桌面上的小台灯亮着黯淡而昏黄的光,仅仅照亮了诊疗室的一隅,其他的部分则埋没在光暗不明的朦胧之中,仿佛隔着雾气般看不真切。
      
      风弥罗趴在紧锁着柜门的玻璃柜前,蔚蓝的眼睛盯着里面他不认得的各类药品,提起拳头露出了想要尝试的神情。
      
      “弥罗君,不要跟太宰君学。”森鸥外无意间瞥到,赶在风弥罗用拳头暴力拆除玻璃前开口了,“那里的药吃了是不会死的。”
      
      风弥罗收回拳头,乖乖应声:“哦,知道了。”
      
      太宰治惯有的、没什么干劲的声音从森鸥外的旁边传来。
      
      “我推荐药品库的药哦。”
      
      “真是……太宰君,不要教弥罗君这种事情。”森鸥外抓了抓被自己随意散在脑后的黑发,半张脸模糊在阴影中。
      
      他满眼无奈地看着站在身侧的瘦小少年。
      
      少年在他的注视下打了个哈欠,似乎很困倦的样子。
      
      或许是这里熟悉的环境让森鸥外感到放松,他来到这里,就像是切换了模式般,又恢复成了那个不修边幅的医师。
      
      “猜猜看我为什么要叫你来?”森鸥外将椅子转了半圈,面对太宰治。
      
      “森先生,半夜把我叫来就是为了玩这种无聊的猜谜游戏吗……”太宰治又打了个哈欠,他用没什么精神的眼神盯着森鸥外看了一会儿,接着再次打起了哈欠,这种状态很让人怀疑他会不会困得随时倒下睡觉。
      
      闻言,森鸥外只是嘴角噙笑静静看着他,看来不等到他的答案不会罢休。
      
      他为什么坚信太宰治会知道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除了森鸥外,应该无人知晓。
      
      太宰治与他面面相觑,最终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好吧,我猜猜看。”
      
      “能让森先生不顾我发育的重要睡眠时间,半夜把我从床上叫起来使唤……”太宰治猜测的同时还不忘挖苦抱怨下森鸥外。森鸥外只是笑着看他,完全不介意的样子。
      
      “肯定是很紧急的事情,时间应该被限制在了一定范围内……原来如此,看来今夜就要解决,等不到天亮了。但是把我叫来后还有时间跟我玩猜猜看的游戏,看来也不是那么紧急,或者说,这个所谓的‘小’麻烦……”
      
      太宰治刻意在“小”这个字眼上加了重音,显得有些玩味。他鸢色的眼眸浸在幽暗的光线里,像深不见底的黑洞。
      
      “它的本身并不是多么值得关注的问题,真正让你如此急迫找到我的原因,是这个所谓的小麻烦背后代表的事物。再加上电话里森先生你说的,只能找我来解决,那就只能是有关前任首领的事。”
      
      “所以森先生找我来是因为——”
      
      太宰治语气平淡地揭开了谜底,仿佛是拿着参考书的答案照着念般无趣。
      
      “前任首领派又做了什么吧?”
      
      “猜对了呢,太宰君。”森鸥外很配合地拍了拍手,为他的推理鼓掌。
      
      风弥罗听得云里雾里,干脆不管他们,就好像自己的任务只是把太宰治快速送到这里,现在已经完成了。
      
      森鸥外的手摸到身后的桌子上,拿起一个信封,递到太宰治的面前:“拿去看吧。”
      
      太宰治接过森鸥外递来的信封,将信纸取出来展开。
      
      这是封被拼凑出来的匿名信。
      
      上面的字是从报纸、杂志等刊物上剪下来的,然后被人拼接起来粘在信纸上,形成了一封并非亲自书写的信。
      
      信的内容是:
      
      [森殿下亲启:
      老朽已寻得先代所留遗书,将于日升之时公诸于世。]
      
      在太宰治看信的时候,森鸥外背着手踱步走到了窗前。
      
      因为诊疗室内的光线极为黯淡,他得以看清外面的景象。如果是白炽灯,那耀眼的灯光会让窗外看起来更加黑暗,而窗外的人看他则格外显眼。
      
      森鸥外看到楼下一闪而过的人影,就好像没看到似的:“太宰君,你有什么想法?”
      
      太宰治不甚在意地晃着手里的这篇纸,仿佛它只是地上随手捡来的,而不是拴着他和森鸥外性命的预告信。
      
      “假的。”
      
      太宰治说完把信一甩,信纸飘飘悠悠落在地上。
      
      他说:“森先生也知道是假的,还要来问我,真无聊。”
      
      毋庸置疑,这是前任首领派的新阴谋。
      
      “前任首领死的时候没有留下任何的遗书,所以这封遗书只有一种可能——他们伪造。”太宰治的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神情,声音不大却异常的清晰,“就像当初我们伪造遗言那样。”
      
      伪造,那就要死无对证。
      
      “他们想要把假遗书变成真遗书,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杀掉你。没有了现任首领,占据港口黑手党多数的前任首领派们拿着遗书说谁继任都行。”
      
      说到这里,太宰治还不忘调侃森鸥外:“森先生,现在外面埋伏的人多吗?”
      
      前任首领派对森鸥外的暗杀就没停过,更何况是现在。
      
      背对着他的森鸥外垂目看着楼下自以为藏得很隐蔽的人影,点了点头,回应太宰治的调侃:“唔,是很看得起我的数量呢。”
      
      “不过也是多亏了他们的自大,事情变得好解决多……不。”太宰治明白了什么似的,扫了眼在书柜处乱翻东西的风弥罗,“他们送出这封信的目的,是让你派出风弥罗。”
      
      妖刀凶名在外,只有支开他才能取得森鸥外性命,这是几次暗杀失败积累下的经验。
      
      不过他们高估了风弥罗的能力。
      
      妖刀,只是把用于杀人的刀。
      
      “总之,太宰君。”森鸥外转过身来,郑重其事地开口道,“我对你下令:日升之前,要让遗书连同幕后指使之人一同消失在这世上。”
      
      如果事情顺利,今夜之后,港口黑手党的前任首领派会人数锐减,森鸥外将获得更大的发言权。
      
      “知道啦,如果港口黑手党再换一次首领 ,为了给你安上篡位的罪行,作为遗言公证人的我肯定会被那群前任首领派绑到审讯室,逼问我前任首领死去的真相,说不定还会被严刑拷打……我可是很怕痛的。”这样就不能痛快死掉了。
      
      如果森鸥外死去,没有任何靠山的太宰治会落得怎样的下场,无论是森鸥外还是太宰治都心知肚明。
      
      就算是为了痛快的死去,太宰治也要为森鸥外解决这件事。
      
      “但是啊森先生。”太宰治指了指自己,歪着头问,“时间这么紧迫的任务,你该不会是要我一个人去完成吧?这么短的时间,只够我去帮你订副棺材。”
      
      他说着堪称放肆的玩笑话。
      
      其实就是在暗示森鸥外,他需要个帮手。
      
      “订两副棺材的时间也是够的。”森鸥外从容地微笑着,完全不按太宰治的套路走。
      
      太宰治似乎是噎了一下,无语地看着他。
      
      “好了。”森鸥外沉声道,“今夜弥罗君任凭你调遣。”
      
      风弥罗迷迷糊糊听了半天,总算听到句自己能听懂的话,他问:“是要我待会听太宰君的命令吗?”
      
      “是——啊——”太宰治贱兮兮地拉长了音节,表情也很是欠揍,“无论是什么命令你都要照做哦。”
      
      风弥罗的反应堪称无趣,他只是点点头:“知道了。”
      
      “嘁。”太宰治对他的反应看起来不太满意。
      
      太宰治又转头看向森鸥外,问道:“就这么把弥罗君给我了,没问题吗?外面埋伏你的人应该不止一波。”
      
      前任首领派的想法很简单:今夜,森鸥外必死无疑。
      
      森鸥外终于离开了他站着的窗前。
      
      “不要小看我啊,太宰君。”他慢悠悠开口道,“毕竟,我也是个异能者。”
      
      紫色的光芒在森鸥外身前亮起,有浅紫的日语字符在光中如水般不停流动,隐约可见个娇小的身影站在其中。
      
      光芒散去,露出了金发蓝眼的可爱小姑娘。
      
      她穿着蓝白的小洋裙,头上戴着顶护士帽,肩膀上扛着与她身材不符的巨型注射器,面无表情的模样像是商店壁橱里摆着的精致洋娃娃。
      
      但她周身覆盖着的浅淡紫光又在时刻提醒着人们,她不是用于摆设的洋娃娃,而是森鸥外的异能。
      
      “就让爱丽丝陪他们好好玩耍吧。”
      
      森鸥外话音刚落,只见被称为爱丽丝的人形异能抡起巨大的针筒,砸碎了窗子跳出去。
      
      碎裂的玻璃在月色下如耀眼的流星般洒落满地。
      
      枪声、惨叫声响彻云霄。
      
      伴随着诊所外面十分嘈杂的声响,森鸥外负手而立,讲道:“这封信是一名叫木村诚的基层成员送来的,说是在他负责的酒吧里收到了信。酒吧的名字是鱼香,这个时间木村诚应该还没走。”
      
      “既然这样,我们也该去调查了。”太宰治抻了个懒腰,左右晃了晃自己的胯,然后对森鸥外伸出了手。
      
      森鸥外:?
      
      太宰治用有些夸张的语气说:“钱啊,森先生。你该不会想让我在港口黑手党名下的酒吧欠账吧?”
      
      森鸥外说:“那就欠着吧。”
      
      太宰治继续伸手:“那总要有买消息的钱吧?”
      
      “说得也是呢。”森鸥外这么说着,从自己的大衣口袋里拿出钱包递给太宰治,“都拿去用吧。
      
      他说得听起来很大方。
      
      然而太宰治打卡森鸥外的钱包,发现里面只有几张纸币,钱少得可怜。很难想象这竟然是港口黑手党现任首领的钱包,还不如一个普通的上班族富裕。
      
      太宰治的脸上流露出嫌弃的神情。
      
      森鸥外也为自己干瘪的钱包感觉窘迫,他开始催促太宰治说:“咳,时间不早了。”
      
      “是是,知道啦。”
      
      太宰治的手指灵巧地把玩着钱包,像是中学生在课堂上无意义地转笔一样,钱包在他的手里翻过来覆过去。
      
      “弥罗君,该工作了!”
      
      太宰治大步流星地朝着诊疗室的门走去。
      
      风弥罗看了眼森鸥外,然后丢下手里看不懂的医书跟了上去。
      
      待他们走远后,森鸥外望向窗外。
      
      他的人形异能金色长发飘扬,面色平静地抱着针筒浮在空中,浑身纤尘不染。
      
      而她的下方,是堪称惨烈的血腥景象。
      
      暗杀者们的尸体躺倒在血泊中,惊恐而震惊地瞪着眼睛,似是至死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生命就这样结束。
      
      汽车驶来的声音逐渐靠近。
      
      森鸥外眺望远方的天际,一轮圆月高挂在夜空。可能是因为窗外的血色已经映入眼中,竟使月光看起来也透着浅红的色泽。
      
      “就让他们看看吧。”
      
      他弯起唇,语气中含着莫名而又难懂的情绪。
      
      “我的……另一把刀。”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想说的有点多。
    ①官方小说有提到,宰被称为森的怀刀。怀刀又叫怀剑,是专门用于切腹的。
    ②咪啦被称作森的妖刀,哒宰被称作森的怀刀,于是怀刀x妖刀,以后我们的cp名就叫双刀!
    ③私设这时候的爱丽丝还没参考晶子的性格。
    ④酒吧的名字我用脚打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