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兔干部完全读本

作者:白灵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手册第五页

      这是座靠近码头的老公寓房子,与港口黑手党的五栋大楼遥遥相望。
      
      或者说在横滨这座城市,几乎无论在哪里抬头都能看到那高调的五栋黑楼,就连与其相隔不远的横滨地标大厦较之都要矮上一截。全日本的城市中,黑手党能如此高调的,横滨——这个高度自治的特殊城市,是独一份。
      
      老公寓楼共有五层,从外部来看稍有些岁月侵蚀的痕迹,但并不显老旧。
      
      公寓每层楼有三户人家,住房面积不算大,不过一人住绰绰有余,选择租住在这里的大部分都是单身的上班族。
      
      太宰治以前就独自居住在五楼最里面的那间。
      
      如今还多了个风弥罗。
      
      是森鸥外让风弥罗去跟太宰治住的,理由是两个人年龄相仿可以互相照顾,但真相如何他们心里都有数。
      
      森鸥外则是住在自己诊所附近的家或者港口黑手党的首领居室里,刚成为首领时,他并没有强迫让太宰治跟自己住,说是给对方私人空间,其实暗地里派了不少港口黑手党的成员在附近监视太宰治。
      
      即使现在有了风弥罗近距离监视,森鸥外也没有撤走太宰治家附近潜伏的手下们。
      
      *
      
      时间接近晚上七点。
      
      太宰治被风弥罗强行按在灶台前,活像只因被扼住后颈而动弹不得的黑猫。
      
      “做饭吧。”风弥罗把手松开,就在旁边站着。
      
      太宰治扭头仰望着这名比他高了将近一头的少年,清软的少年嗓音因喉咙下过胃管而变得略微沙哑:“难道不是你来照顾我吗?我可是病号啊?”他的语气似是撒娇,又似是抱怨,配合俊俏又稚嫩的五官,很是惹人怜爱。
      
      然而风弥罗不吃他这套。
      
      “做饭。”他重复。
      
      太宰治浑身柔软的气质瞬间收敛,他面色沉了下来,像是揭开了虚伪假面剥落出其真实的面目,那双焦糖般的鸢色眼眸里翻搅着毫不掩饰的尖利。
      
      “我凭什么听你的命令?”
      
      风弥罗似是看不出他的态度骤然转变,仍是满脸天然:“因为我饿了呀,森先生说你厨艺不错。”
      
      “我有必须为你做饭的理由?”太宰治的问题很不客气,像是能刺穿他人脸皮的薄刃,如果是自尊心强点的人现在肯定不会再与他说话。
      
      而风弥罗听闻后没什么反应,他只是眨眨眼,晴空般的眼眸天真又无辜:“有?没有?我不知道。”
      
      闻言,太宰治看都不看风弥罗,神色冷淡地与之擦肩而过,即将走出厨房的时候停步——他被风弥罗拽住了。
      
      风弥罗满脸疑惑:“你不给我做饭吗?”
      
      看来太宰治刚才说的话,他是一点都没听进去。
      
      “不——给——”太宰治刻意拖着长音,唇角扬起恶劣的弧度,暗含期待道,“你能拿我怎么样?要杀了我吗?”
      
      如果风弥罗想杀他,这个屋子里没有第三个人能来阻止,森鸥外偷偷派来监视他的那些港口黑手党的成员更是无法阻止。
      
      因为,风弥罗想杀的人,没有能活下来的。
      
      结果风弥罗的反应出乎人意料,他竟然松开了抓着太宰治后衣领的手,无论是表情还是语气都很平淡:“好吧,那就算了。”
      
      “?”
      
      见到他这样的反应,太宰治反而主动靠回去问:“你不想吃饭了?”
      
      “想啊。”风弥罗退后几步倚着灶台,“但是对我来说,吃饭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能吃到最好,吃不到也无所谓,反正我也饿不死。只是胃里空空的感觉很不舒服,顺便有点使不上力气而已。”
      
      不过就算使不上力气,拔个电线杆应该还是可以的。
      
      这番话说完之后,两个人都莫名陷入了沉默,像是静默无声的老电影。
      
      太宰治突然问:“你吃什么都行?”
      
      风弥罗猛地抬头看向太宰治,因高兴而微微睁大的钴蓝色眼睛里仿佛盛着闪烁的星光:“嗯!”
      
      “那我随便焖锅米饭给你吃了……”太宰治没什么干劲地说着,拿出电饭锅的内胆,往里面加了两大碗生米,然后将放在水槽里接水准备淘米,看起来动作还挺熟练。
      
      *
      
      半小时后,风弥罗获得了一锅白米饭。
      
      风弥罗没有用碗,而是直接抱着电饭锅用饭勺吃,虽然只是锅米饭什么佐料都没有,但他仍吃得津津有味。
      
      太宰治打着哈欠说要去睡觉,风弥罗专注地吃着米饭,随便应了一声,没有分出心思管他。
      
      突然,风弥罗扔下电饭锅,冲进身后的房间里。
      
      这是整个房屋里唯一的卧室,地面铺着的榻榻米上放着套被褥,不远处有个日式落地灯,房间角落是塞满书的书架。
      
      此时卧室里空无一人,窗户大开,窗前放着把椅子——风“告诉”风弥罗,太宰治刚才跳下去了。
      
      太宰治怎么会心甘情愿给风弥罗做饭,当然是用来吸引后者注意力的。但太宰治不过刚跳下楼便感觉到有阵风托起了他,这比他预计的还要早上一点。
      
      风弥罗在房间内站着未动,两秒后,太宰治被风卷进窗户,扑通一声摔在榻榻米上。
      
      “吃饭也要看着你吗?真麻烦啊。”风弥罗小声嘀咕着,拎着太宰治的后衣领走出房间,回到餐桌前。
      
      太宰治一言不发,直到他被风弥罗按在饭桌对面。
      
      “死不了的感觉,很痛苦吧?”他的脸上浮现出令人不快的怜悯,语气中讥讽的意味更重些。
      
      风弥罗抱起电饭锅塞了口米饭,疑惑地问:“这种问题,你也应该知道答案吧?为什么要问我啊?”看他的神情,似乎是真不知道太宰治为什么要这样问他,也听不出太宰治是在故意戳他的痛点。
      
      太宰治愣了一下,随即压下眉眼喃喃道:“嗯,是很痛苦。”
      
      之后两个人谁都没说话。
      
      太宰治尝试离开餐桌,然而一旦他离开了风弥罗的视线,对方就会用风把他推回到餐桌前,看来是刚才发生的事让风弥罗长了记性。
      
      一次不成,太宰治便没有再尝试离开。
      
      *
      
      太宰治单手托腮,百无聊赖地看着风弥罗吃饭。
      
      任谁盯着另一个人吃大米饭吃了十几分钟,都会感觉无聊吧。风弥罗不允许太宰治离开他的视线范围,导致太宰治想回房间拿本书打发时间都不行。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太宰治自作自受。
      
      终于,风弥罗把怀里抱着的电饭锅放在桌子上,锅里已经空了。
      
      太宰治问:“吃饱了吗?”
      
      “没有。”风弥罗往桌子上一趴,“不过晚上吃这些就够了,吃太多会不消化的。”
      
      他还会怕不能消化?太宰治鼻间哼了一声。
      
      “既然吃完了就去干活吧,你去刷锅。”
      
      风弥罗抬起头,不解地看着眼前神色冷淡的少年:“为什么是我?”
      
      太宰治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道:“我做的饭,当然是由你来清洗吧?”他的语气多了几分刻薄,“什么都要我干,难道你以为我是你的仆人吗?”
      
      他的话说得并不好听,放在正常人之间的相处肯定是很败好感的。
      
      但风弥罗并没有被太宰治的语气激怒或是怎样,而是恍然大悟道:“所以做饭的人不用清洗碗筷?”
      
      “嗯,就是这样。”太宰治骗起人来脸不红心不跳,甚至从他的表情看起来,这句话还很有可信度。
      
      风弥罗抱起电饭锅走进厨房,太宰治因为不能离开他的视线范围,被他用风推进了厨房。
      
      于是太宰治又被迫当了次监工,站在旁边看着风弥罗笨手笨脚地刷电饭锅内胆。
      
      之后,无论是太宰治看书、看电视还是玩游戏,风弥罗都在他旁边形影不离,甚至连上厕所风弥罗都要跟着他。
      
      终于在睡前的洗漱时,太宰治开口了。
      
      “你真有毅力啊。”
      
      太宰治拆掉挡住他右眼的绷带和黏在左脸颊的纱布。今天风弥罗抢他绷带的时候,他脸上因为绷带量太少而幸免于难。
      
      “这份固执是哪里来的?难道是本来要提供给脑子的养分全都被你用来长个了?”
      
      太宰治在拐着弯地嘲讽风弥罗脑子不好使。
      
      风弥罗懵懵懂懂地看着太宰治,看来是没听出来他在嘲讽自己。
      
      不过太宰治本来也没想他能听懂。
      
      就在这时,风弥罗问了句莫名其妙的话:“你有哥哥吗?”
      
      太宰治开始刷牙。
      
      没有得到回答的风弥罗也没有再问,只是目光仍盯着太宰治的脸,好似在思考,又好似在回忆着什么。
      
      两人又安静下来,洗漱台前只有太宰治刷牙的声音。
      
      太宰治从镜子里看着风弥罗。
      
      风弥罗也在看他。那双干净得仿佛能倒映世间万物的眸子里,只有他一个人的身影。
      
      半晌,太宰治听到了风弥罗小声的自言自语。
      
      “真的很像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幼宰超可爱,还有婴儿肥,想捏。
    哒宰:风弥罗真讨厌,我就算从五楼跳下去,死外面,也绝对不会跟他在一起!
    今日猜猜看:Mira到底真傻还是假傻。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完全自殺読本、殃凉陌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饭否 20瓶;
    感谢上面的读者老爷们!!!=w=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