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兔干部完全读本

作者:白灵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手册第三页

      “森先生!”风弥罗用期待的目光望着森鸥外,“我已经兑现了诺言,现在轮到你兑现诺言了吧?”他怕森鸥外想不起来,又提醒道,“我回答完你的问题了。”
      
      森鸥外知道他想说什么:“我请你吃饭。”
      
      风弥罗像是得到了糖果的小孩子,高兴极了:“走吧,我们去吃饭!”
      
      于是森鸥外提着探照灯照明,三人一齐朝隧道出口走去。
      
      走路的期间自然也没有闲着,森鸥外以“你想吃什么?”为话头与风弥罗聊天,成功打开了风弥罗的话匣子。两个人的话题从饮食开始逐渐向生活习惯、住的地方、家庭等方面偏移。
      
      森鸥外就这样不着痕迹地套着风弥罗的话。
      
      当风弥罗说到他来自一个“常年阴天下雨不见阳光的星球”时,森鸥外扬了扬眉。
      
      “星球?”他对这种说法感到有趣,脸上适当地流露出几分好奇,“弥罗君对城市的说法很特别呢。”
      
      风弥罗纠正他说:“不是城市,是星球。我以前住在烙阳星。”
      
      森鸥外将视线锁在风弥罗的脸上,想要从他细微的表情变化中找出他说谎的痕迹。
      
      “这么说来,弥罗君是……外星人?”
      
      “是的,我是宇宙最强的战斗民族,夜兔族哦。”风弥罗像是炫耀自己成果的孩子。他脸上的表情很好懂,全部都写着“快夸我吧快夸我吧,我好厉害呢”这样的话。
      
      “宇宙最强吗,弥罗君很厉害啊。”森鸥外配合地赞叹道,又继续问,“那夜兔族都能像你一样复活吗?”
      
      风弥罗说:“不是的。”
      
      接下来风弥罗认认真真地跟森鸥外讲他的事,完全没有对陌生人的防备心。
      
      据风弥罗所说,他的母亲是夜兔族,父亲是不明种族。夜兔族拥有异于常人的怪力和恢复力;不明种族则是可以死而复生和操纵风。
      
      他继承了两个宇宙种族的血脉,但因不知父亲的种族,所以在外时只说自己是夜兔族。
      
      风弥罗说的这些话,森鸥外持保留意见,并没有全信。
      
      在森鸥外看来,世界上存在外星人是有可能的。但是,既然外星人可以抵达地球,为什么没有进行大规模入侵?以风弥罗父母的种族来看,宇宙里存在着更为强大的存在,地球的普通人类对他们而言应该是很弱小的。
      
      他仔细地观察着风弥罗的面部表情,却没有发现任何说谎的破绽。是风弥罗太会隐藏了吗?
      
      森鸥外问:“弥罗君是怎么来到地球的呢?”
      
      “我的飞船遇到了虫洞。”说是遇到虫洞,倒不如说是风弥罗尝试用飞船撞虫洞自杀,“然后就来到这里了。”
      
      “说起来,我一直有个疑惑。”森鸥外问,“你知道‘血色五天’吗?”
      
      风弥罗这个罪魁祸首露出茫然的神情:“没听过。”
      
      “是说弥罗君当年五天内对横滨黑手党进行的无差别屠杀——我有点好奇,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如果真的是异能特务科先发现了风弥罗的存在,找到他想要借他的手削弱黑手党的势力,那风弥罗现在为什么会出现在港口黑手党?异能特务科不会放任这样的危险人物加入港口黑手党的,但事实却是风弥罗作为前任首领的秘密武器,在港口黑手党的密室生活了足有两年。
      
      “诶?”风弥罗眨眨眼睛,说出了出乎意料的答案,“我只是希望他们能杀掉我。”
      
      森鸥外稍有点意外,他感兴趣地问道:“可以说来听听吗?”
      
      “可以啊。”
      
      风弥罗大咧咧地跟森鸥外讲起来,没做任何隐瞒。
      
      两年前,也就是风弥罗十四岁的时候。他将飞船开向虫洞,想要尝试能否死去,结果落在了横滨。
      
      他在横滨继续追求死亡,夜里在码头碰到了黑手党火拼。
      
      黑夜中枪口喷出的火舌是如此明亮强烈,尸体七零八落地横在街头,有暗色的液体缓缓流淌过来——是血。
      
      风弥罗被这死亡的景象深深吸引了,他也加入了这场“狂欢”之中。
      
      黑手党的成员都配备着枪支,因此风弥罗袭击了所有他遇到的黑手党成员,期望这些人能用枪打死他,让他成为地上的一具尸体。但是他们让风弥罗失望了,每个人都太弱了,随便一“捏”就死。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他在横滨不眠不休地寻找着其他黑手党,遇到了就袭击他们。直到五天后的傍晚,他在海边发呆时遇到了港口黑手党的前任首领。
      
      这就是“血色五天”的真相,不是什么“异能特务科引渡他国异能者”的阴谋论。
      
      “为什么会答应先代加入港口黑手党呢?”森鸥外问。
      
      “这是我跟那个老头的约定。”风弥罗充满真诚的蓝色双眸望着森鸥外,“我答应过老头不跟任何人说的。”
      
      森鸥外识趣儿地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换了个问题问他:“弥罗君,那你的父母呢?”
      
      “他们啊。”
      
      提到父母,风弥罗的表情冷淡了下来,眼眸仿佛落入虚无的空洞。明明是在说有着血缘关系的父母亲,风弥罗的语气却好像是在说陌生人。
      
      “在我十岁的时候死了。”他右边的唇角微微牵动,“死在了同一天。”
      
      森鸥外若有所思,他想知道风弥罗同为“不死”体质的父亲是如何死去的,或许能就此掌握杀死风弥罗的方式。
      
      他当然没有将问题直接问出口。
      
      首先,如果这个方式很好达成,以风弥罗求死的性子早就自杀了,不会等到现在。
      
      其次,风弥罗对父母的态度令人深思,所以就算问了他也不一定会回答。
      
      最后,他对风弥罗此人还抱有疑虑,如果对方并不如表面这般天真,那么问出来未免会打草惊蛇。
      
      ——杀死风弥罗的方式是个秘密,需要他耐心去挖掘。
      
      *
      
      话到此处,他们已经抵达隧道的出口,森鸥外大致摸清楚了风弥罗的身世和来历。
      
      至于这些话的真伪,以后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用来验证。
      
      森鸥外关掉手提探照灯扔在旁边,率先踏出那道铁锈斑斑的大铁门。太宰治一路上听了个全程,无聊地打着哈欠跟在森鸥外身后。
      
      两人走出隧道后,迟迟不见风弥罗跟上来。
      
      他们回过头去,只见风弥罗站在敞开的大铁门后,阳光斜射进门内,灿金色的边缘恰好落在他的脚尖前。
      
      他就站在门后的阴影里,丝毫没有踏入日光照射的范围。
      
      森鸥外见状眼底划过一抹暗光,他温和地询问道:“弥罗君,怎么了?”
      
      风弥罗如小孩子拨弄水般,将自己的右手伸进阳光里左右搅动了几下,他恹恹道:“夜兔可是很讨厌阳光的,如果长时间晒到的话——会死的。”
      
      他对森鸥外举起了这只浸在阳光里的右手。
      
      阳光下,风弥罗原本肤色极白的手正在逐渐干枯发暗,变得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
      
      夜兔一族都畏惧阳光。短期接触阳光,会感觉皮肤灼热发烫,好像要烧起来似的。再长点时间,就会身体动弹不得,也无法张嘴说话。长时间接触到阳光,夜兔的身体就会衰化最终导致死亡。
      
      不过这个短时间和长时间只是相对而言。
      
      有的夜兔经常在阳光下活动,虽是打着伞但身体也算些许适应阳光,那么他站在阳光下坚持的时间就能长一些。
      
      但风弥罗长期住在前任首领的密室中,几乎见不到阳光,那么他在阳光下坚持的时间就会短一些。所以他刚才仅把手伸到阳光下一小会儿的时间,皮肤就已经干枯衰化了。
      
      虽然风弥罗一直在追求死亡,但是站在阳光下皮肤逐渐衰化干枯甚至崩裂是很痛苦的。那种感觉就像身上贴满了烧红的烙铁,疼到极致时再连着皮肉一起撕下来。
      
      而且以这样的方式死亡以后,他无法立刻复活,要忍受着阳光带来的灼痛感一直等到太阳落山后才行。
      
      他求死时曾经体验过一次,复活后再也不想体验第二次了。
      
      为了遮阳,夜兔从来都是伞不离手,但风弥罗的伞于两年前他坠落在横滨时摔坏了。
      
      这两年间,他每次出门完成前任首领发布的杀人命令时,前任首领都会让负责照顾他的港口Mafia成员给他带上一把遮阳伞,除此之外他还会用绷带缠在身上遮挡阳光。
      
      现在他没有伞,暴露在外面的肌肤上也没有绷带,是不能随意迈进阳光里的。
      
      明知眼前的人可以死而复生,森鸥外还是很配合地问道:“这样啊,那有什么办法吗?只要不晒到阳光就好了吧?”
      
      风弥罗伸着手说:“森先生,请给我一把伞。”
      
      他这只右手在阳光下沐浴已久,灰白干枯的皮肤看起来像是影视剧里的丧尸,并且还扑簌簌地掉着枯叶般的皮,视觉效果着实算不上好。
      
      森鸥外倒是想给他伞,但是这里地处偏僻没有商店的存在,只能派人来送了。
      
      风弥罗见森鸥外开始掏手机,明白他是要叫人送来。
      
      据风弥罗所知,这里距离最近的城区开车要将近半小时,而他现在半分钟都不想等,只想立刻吃饭。于是他赶紧说道:“有绷带也行的,我缠在身上挡阳光。”
      
      说完,风弥罗的视线移到了站在森鸥外旁边的太宰治身上,更准确的说,是太宰治手臂上缠着的绷带。
      
      森鸥外掏手机的动作顿住,他顺着风弥罗的视线也望向太宰治。
      
      太宰治表情漠然,仿佛眼前发生的事情与他无关。
      
      *
      
      风弥罗得到了太宰治缠在身上的绷带。
      
      他本以为太宰治只有手臂和脖颈缠了绷带,还在心里想,那点绷带可能不够他挡住全部裸露在外的皮肤。但他没想到的是,太宰治连衣服下面的身体都缠着绷带。
      
      当然,拆绷带的时候太宰治很不配合,像是只被丢进了水里的黑猫。
      
      结果显而易见,他被风弥罗强行用武力镇压了。
      
      风弥罗的绷带比太宰治缠得还要厉害,除手掌、手臂和脖颈以外,他连自己的脸都缠满了绷带,只露出那对钴蓝色的眼睛,看上去像个有特殊绷带癖好的怪人。
      
      另外,由于风弥罗穿着的长衫上都是血,虽然是黑色的看不大清楚,但还是不便于见人。
      
      于是太宰治身上的黑风衣也没能幸免于难,被扒下来给了风弥罗。
      
      风弥罗十六岁身高已经长到了一米七,比十四岁一米五出头的太宰治高了太多,那件黑风衣套在他身上还短了一截。
      
      森鸥外带着缠得像木乃伊似的风弥罗与心情明显不爽的太宰治,走进了距离这里最近的一家饭店。
      
      这是家咖喱店,价格有点小贵。
      
      森鸥外对于未来的亲信肯下血本,他大方地说道:“弥罗君,想吃什么就点吧。”
      
      风弥罗快速扫了眼菜单,那双露在外面的蓝眼睛朝森鸥外眨了眨,里面含着的祈求神色令他看起来可怜巴巴的:“森先生……我很饿,可以吃到饱吗?”
      
      森鸥外微笑道:“我不会让自己的部下饿肚子。”
      
      这是句拉拢人心的话,但是琴弹给了牛听。
      
      风弥罗在意的只是他答应了自己的请求,于是得到了森鸥外准许的他,二话不说把菜单拍在桌面上。
      
      砰的一声,桌子颤颤巍巍,差点散架。
      
      风弥罗如同打了鸡血,他激动地对旁边记菜单的服务员小姐大声道:“姐姐,这一页写着的都来一份!”
      
      森鸥外:……?
      
      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服务员小姐也以为自己听错了,她愣了愣神,重复道:“这页写着的,全部?”
      
      风弥罗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嗯嗯嗯!”
      
      闻言,原本没骨头般瘫在椅子上、神色郁郁的太宰治突然坐直了身体,他也拍着桌子叫道:“这位漂亮的小姐,请给我最贵的咖喱饭!”
      
      森鸥外:??
      
      森鸥外微笑的表情略有点僵硬:“弥罗君,你能吃下吗?”
      
      “唔……”风弥罗手指点着唇边,似乎在思考。
      
      就在森鸥外以为,风弥罗是在思考自己是否点的太多时,这位脸上缠着绷带的少年开口了,只听他缓缓说道:“这些可能还不够。”
      
      森鸥外,在成为港口黑手党首领的第三天,差点宣告破产。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能吃的人。
      
      风弥罗食量惊人,他已经吃下了三十六盘咖喱饭,吃完的盘子高高摞在他的手边。
      
      森鸥外仿佛能听见自己的钱包在哀嚎。
      
      旁边吃饭的客人和服务员纷纷忍不住对他侧目,似乎在想这样瘦削的身体怎么能装下那么多咖喱饭,他的胃是通往异世界的大门吗?
      
      这里还少不了太宰治的煽风点火。
      
      他每次在风弥罗吃到一半的时候,都会“很贴心”地问一句:“吃饱了吗?还要再点一份吗?”
      
      看来是在报复先前森鸥外允许风弥罗拆他绷带和扒风衣的事。
      
      他可真记仇。
      
      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森鸥外突然说道:“弥罗君,只吃咖喱有些太单调了。”
      
      风弥罗牛嚼牡丹似的嚼着嘴里的咖喱饭,他的腮帮子鼓鼓的,像是啃瓜子的仓鼠:“嗯?”
      
      森鸥外说:“你旁边坐着的那位太宰君,别看他年纪小,其实厨艺意外的还不错。”
      
      风弥罗猛地扭头,望向太宰治的眼神瞬间狂热了起来。
      
      太宰治:?
      
      森先生,你有事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养了Mira两年的前任首领,在兰堂的亚空间里,用嘶哑的喉咙喊出:医生,你活该!
    宰与森互相伤害。
    关于夜兔的设定,特意又重温了下漫画457-459话。神乐装病太过分被人以为要死了,众人开始为她准备葬礼。冲田发现她装病,不但没告诉别人反而还为她准备了日光浴棺材,神乐醒来就在心里喊好热,身体不能动也无法张嘴说话。后来她也有在心里说:好热啊太难受了,照这样(晒太阳)下去,用不了多久我就真的会被老天爷召唤了。
    .
    感谢在2020-01-02 22:46:21~2020-01-04 12:00: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完全自殺読本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完全自殺読本、40790941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墨染竹青、祸殃之灵 10瓶;安 6瓶;楠鸢、伊酱 1瓶;
    感谢这些小天使,啵啵你们!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