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兔干部完全读本

作者:白灵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手册第二页

      鲜血顺着子弹穿透后留下的孔洞涌出,缓缓流淌过风弥罗苍白无血色的肌肤,在地面汇聚成一滩鲜红的血泊。
      
      ——他死了。
      
      没有任何的抵抗,任凭太宰治射出的子弹夺取了他的性命。
      
      意料之外,却又在意料之中。
      
      森鸥外沉默半晌,不知道在想什么。
      
      太宰治倾身望着瞳孔开始涣散的风弥罗,鸢色的眼眸里流露出一丝艳羡的神情,仿佛是自言自语道:“横滨‘血色五天’的制造者,这么简单就死掉了吗……”
      
      血色五天,横滨黑手党有史以来最可怕的五天。
      
      那是两年前发生的事件,短短五天内死亡的人数达到了不可思议的数字。
      
      执红伞的少年浑身沐浴着鲜血,宛若地狱里爬出的恶鬼。他无差别地袭击横滨所有的黑手党成员,仿佛是只知道战斗的杀戮机器,不知疲倦、不眠不休,所到之处尸骸蔽野,血流成河。
      
      无人知晓他的来历,也无人知晓他的目的。他只是如伐木般收割着人们的生命。
      
      那几天,横滨连呼吸到的空气都弥漫着难以散去的血腥味。
      
      这是场仅仅针对横滨黑手党的袭击,普通人安然无恙。于是异能特务科睁只眼闭只眼,想要借此机会削弱横滨内黑手党的势力。
      
      就在各组织首领开始阴谋论,怀疑少年是异能特务科引渡来的他国异能者时——
      
      少年突然消失了,就像他来时那般悄无声息。
      
      有传言说他离开了横滨,也有传言说是他被人暗杀。但从那之后,横滨的确迎来了久违的宁静与祥和。
      
      与此同时,港口黑手党暴戾恣睢的老首领获得了只属于他的秘密武器,开启了更加残暴的统治。
      
      *
      
      森鸥外在风弥罗的尸体旁蹲下,身为医生的他动作娴熟地检查风弥罗的尸身,确认其真的死亡而非假死。
      
      “的确是死了。”
      
      森鸥外垂下紫红的眼眸,他沾满血液的手映入眼底。
      
      从方才风弥罗的只言片语中,森鸥外隐隐有个猜测,对方应当不会如此顺利地死亡才对。
      
      太宰治反扣手腕用枪筒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自己的肩,枪筒与肩头碰撞发出枪械特有的咔、咔的金属响动,回荡在这个略显空荡的房间里。
      
      他叹了口气,拉扯出没干劲的长音:“真无聊啊——”本以为会更有趣些的。
      
      “话说,我刚才就想问了。”森鸥外被太宰治搞出的声音所吸引,他的视线落在太宰治不停敲着肩膀的手.枪上,问道,“太宰君的枪是从哪里来的?”
      
      “这个是从你身上摸出来的啦。”太宰治俏皮地笑着,把手.枪物归原主。
      
      森鸥外接过他递来的枪,另一手摸向自己的腰侧,果然空无一物。
      
      什么时候的事情?他竟然完全没有感觉到。
      
      “戏弄大人可不是乖孩子会做的事情哦,太宰君。”森鸥外露出了温和的微笑,对太宰治说教道。
      
      森鸥外脸上的表情未变,继续道:“而且,就算你这么做了,我也不会做出你所期待的事情,所以还是做个乖孩子吧,你说呢?”
      
      闻言,太宰治收敛了脸上的表情。他静静地注视着森鸥外,眼神冰冷。
      
      “我们走吧,太宰君。”
      
      森鸥外对太宰治的表情视若无睹,确认风弥罗的确已经死亡后,他转身朝门外走去。
      
      他捡起港口Mafia成员死时掉在门口的探照灯,边走边说:“唔,头疼啊。”
      
      话虽这么说,但是语气里却听不出多少困扰的感觉。
      
      “我们现在最缺的就是战力,本以为这次来可以收服他最强的部下,哎……我是不是不该当这个首领啊?”
      
      因为前任首领的“血之暴.政”,港口黑手党声名狼藉,同时也令人惊惧。人们私下偷偷议论港口黑手党时,都会说它是——
      
      夜之暴君与他的死士们。
      
      所有忤逆、提出异议的人都会被前任首领处死。尤其是两年前风弥罗成为他的秘密武器之后,横滨完全是被他的残暴与恐怖所统治。
      
      所以为了横滨,他只能做出这样的选择。
      
      “不是我们,是你自己哦,森先生。”跟在他身后的太宰治又恢复成孩子气的模样,仿佛刚才的冰冷只是假象,他语气轻松,“而且不只是缺少战力的问题,现在港口黑手党里八成都是前任首领派,你连一个可以信任的部下都没有,说不定明天就能在横滨的海里看见你的尸体了——这些你不是知道的吗?”
      
      “这么说可真是过分啊,太宰君。”
      
      “呃……”与之同时响起的,是微弱而嘶哑的声音。
      
      两人的脚步陡然顿住。
      
      他们循声一同望向深处那扇敞开的铁门,地上那具属于风弥罗的尸体竟不知何时跪了起来。
      
      “果然,他复活了呢。”太宰治饶有兴致地观察着风弥罗,弯起了唇角。
      
      无论是森鸥外还是太宰治,都不相信刚刚风弥罗是真的死去了,因为对方先前说出了那样具有暗示意味的话语:
      
      “让我从这场无聊的梦境中醒来,哪怕只有短短的几息时间。”
      
      “能让我从梦中醒来的方法,只有美妙的——死亡。”
      
      这边,风弥罗扶着椅子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他拖着沉重的步伐朝森鸥外与太宰治所在的方向走去。
      
      漆黑的地下隧道深处莫名涌来一阵强风。
      
      风掀起了太宰治披在肩上的黑色风衣,吹乱了森鸥外散乱在脸旁的发丝。
      
      风弥罗满脸血肉淋漓,头颅的孔洞里嵌着子弹,行走间不断有粘稠的血液滴落在地。
      
      森鸥外看似随意地将右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其实手术刀已经滑进了掌心,他的指腹摩挲着刀背:“太宰君,接下来就要交给你了。”
      
      太宰治早就猜到了,森鸥外会带他来到这里的原因。
      
      ——他的异能力『人间失格』能将触碰到的所有异能无效化。
      
      两人望着丧尸般摇摇晃晃走来的风弥罗。
      
      现在的他,不知道究竟是否还属于“人类”的范畴。
      
      太宰治走上前去,以一种近似于调侃的轻快语气说道:“好了好了,游戏到此结束,你的复活卡我先收走了哦?”
      
      他的手搭上风弥罗的肩膀,莹白的光芒从他的指缝间溢出,风弥罗的动作停住了。
      
      下一秒,太宰治被骤然卷起的狂风掀飞,狠狠地撞在隧道壁,又砸到地上,激起一片飞扬的尘土。
      
      试探的结果出人意料。
      
      森鸥外有些讶异:“太宰君?!”
      
      “呵,呵呵呵……”太宰治扶着隧道壁爬起来,喉咙间发出笑声。
      
      太宰治右眼上缠绕的绷带缓缓被血液所浸染,显露出殷红之色,他用拇指抹掉流到脸颊上的血迹:“真有意思啊,森先生。”
      
      森鸥外也轻轻地笑了:“是啊,这可真是……意外之喜。”
      
      他的话意味深长,耐人寻味。
      
      当今社会,只有少数的人类拥有异于常人的能力。这些不寻常的能力被统称为异能力,拥有它们的人则被称为异能者。
      
      太宰治是所有异能者中的异类,因为他的异能力可以无效化所有触碰到的异能,是个“反异能者”般的特殊存在。
      
      按理来说,无论是风弥罗的复活还是他所操纵的风,在碰到太宰治的时候都应该失效。但刚才风弥罗的风能将太宰治掀飞,说明了风弥罗的能力并不是异能力。
      
      能够死而复生,并且拥有操纵风的能力。
      
      据之前那名被太宰治枪杀的港口Mafia成员所说,他还有异于常人的怪力。
      
      残暴且贪婪的前任首领,真是留下了一个怪物啊。
      
      子弹从风弥罗的头骨里挤出来掉落在地,金属与地面碰撞发出脆响。
      
      “啊啊,痛死了,为什么要开这么多枪啊……”风弥罗开口说话了,他捂着已经止血并且迅速愈合的头部,嘴里继续不停念叨着好饿好疼之类的话。
      
      太宰治突然说道:“你的脑浆流出来了,快擦擦吧。”
      
      风弥罗的念叨声戛然而止,他张张嘴发出呆呆的声音:“诶?”
      
      此时他的伤处已经尽数愈合,那张涂满了鲜血的脸上带着天真无邪的神情,像个不谙世事的孩童。
      
      “谢谢。”他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感觉到掌心里除了半凝结的血以外什么都没有,这才意识到太宰治在骗他,“什么啊,你是在骗我呢。”
      
      太宰治确认了风弥罗复活后仍有神志,不影响交流。
      
      森鸥外说道:“弥罗君,是要来兑现诺言吗?”
      
      “当然!”风弥罗笑出几颗牙齿,洁白的牙与沾着血的红脸形成了鲜明对比,“作为让我死掉的谢礼,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加入港口黑手党,成为我的直属部下。”
      
      “我知道了!就像那个老头一样,要叫你首领,对吧?”
      
      森鸥外却说:“你可以叫我森先生。”
      
      风弥罗如果用心培养的话,定能成为手中的王牌。但他的能力很棘手,很难找到什么事物来束缚他。
      
      既然找不到,那就创造出来。
      
      掌控这头怪物的第一个方式便是——
      
      羁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呜呜呜昨天下午锻刀,29锻出白山。
    我高兴死了,我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全世界!

    感谢在2020-01-01 12:00:00~2020-01-02 22:46:2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一沐鱼一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emmmmm 53瓶;a安a 5瓶;猫又猫叉 2瓶;穆龙鳞、安、醉辰烟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