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兔干部完全读本

作者:白灵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手册第十七页

      舞会将于今晚九点在海上游轮举行,参加舞会的宾客要在七点半前在各地安排的港口登船。
      
      现在时间已过中午,事不宜迟,森鸥外立即带着风弥罗和太宰治出门准备舞会上需要穿的礼服。因为是临时准备,他们来不及在服装店里定制,只能购买成衣。
      
      太宰治冷着张脸被拖进了一家婚纱礼服造型馆。
      
      三人进入店门后,一名女店员的脸上带着得体的微笑,对他们微微鞠躬说道:“您好,欢迎光临本店,请问你们……有什么需要?”
      
      她的话有些迟疑,因为她面前的是三名男性。
      
      “你好,我们想选套晚礼服。”森鸥外的手比向太宰治,“为他。”他说话时神态自若,完全不像是在提出个有点离谱的要求。
      
      女店员的表情有些凌乱,看森鸥外的眼神顿时好像在看个人渣。
      
      被误以为有特殊癖好的森鸥外面不改色,继续说道:“请问有适合他这个体型的吗?”
      
      女店员秉承着职业操守,面带微笑为他服务:“请问这孩子的身高是?”
      
      森鸥外不知道,他看向太宰治,太宰治抿着唇不吭声,于是他又看向风弥罗。
      
      风弥罗大声回答:“1米52!”
      
      太宰治开口反驳:“1米53。”
      
      森鸥外说:“其实差不多。”也就一厘米。
      
      太宰治又不说话了。
      
      如果将要穿女装的人是风弥罗,他现在肯定不是这样,并且还会兴致勃勃帮忙挑选礼服的款式,说不定还能给风弥罗选饰品。
      
      可惜的是,如今要穿女装的人是他。
      
      女店员说:“请跟我来。”
      
      三人跟在女店员的身后。
      
      这家婚纱礼服造型馆很大,总共有三层。第一层是婚纱,第二层是礼服,第三层是做造型设计。
      
      他们来到了第二层,透明玻璃橱窗里陈列的假人模特穿着各种款式的礼服,曳地长款、短款、深低领、露肩露背的……总之应有尽有。
      
      除此之外,大厅的架子上也挂着各式各样的礼服。
      
      进入第二层就像进了个大型的衣帽间。
      
      女店员推着带滑轮的落地衣架在衣服间穿梭,迅速地挑了几套礼服挂在衣架上,然后推到森鸥外的面前。
      
      “先生,您先看看这几款,如果不合适我们还有其他的款式。”女店员这套话说得很熟练,显然已经说过无数遍,她嘴上不停继续说道,“如果尺寸不合适,我们还有裁缝可以为您修改尺寸。”
      
      “辛苦了。”
      
      森鸥外在这几套礼服里挑选出一件白色雪纺的,递给太宰治。
      
      太宰治知道自己躲不过,于是识趣地接过。
      
      女店员很有眼力见地主动说道:“我们的更衣室在那边,请跟我来。”
      
      太宰治面色平淡地抱着礼服跟在女店员身后离开,他走出几步之后,突然回头瞥了风弥罗一眼。
      
      只是随便的一眼,轻轻一瞥便收回。
      
      风弥罗却莫名感觉太宰治的眼睛在跟他传达一句话。
      
      ——你完蛋了。
      
      风弥罗极为不解,他转头问身边的森鸥外:“森先生,太宰君是不是生气了?”
      
      森鸥外挑了下眉毛,感兴趣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风弥罗回答:“我感觉太宰君刚刚在瞪我。”
      
      “是吗。”森鸥外唇角扬起微微的弧度,“我不这么觉得。”
      
      风弥罗:“噢。”森先生说没有,那就是没有。
      
      过了一会儿,太宰治提着裙子跟在女店员身后走回来,在距离两人一米多的地方站定。
      
      他这件礼服没有袖子,是抹胸的款式,拆下绷带后两条白皙纤长的手臂裸露在外。
      
      女店员站在旁边,开始用看社会渣滓的眼神看着森鸥外,仿佛森鸥外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事情的禽兽,也不知道她都脑补了些什么。
      
      太宰治接下来的动作为女店员的行为做出了解释。
      
      只见他抬起手,手腕以及小臂内侧是一道道细长的疤痕,刺目又显眼。
      
      这都是他自杀留下的痕迹。
      
      他没有风弥罗那种伤口愈合后什么都不会留下的体质,所以每次自杀失败后,都会在身上留下不会褪去的伤痕。
      
      森鸥外平静地问道:“有手套吗?”
      
      女店员说:“有的。”
      
      她取来两副长手套,一副是纯白色的丝绸手套,一副是浅白色的蕾丝手套。
      
      太宰治自己拿了那副蕾丝手套戴上,五根手指露在外面,手腕和手臂上的疤痕被蕾丝花纹遮挡住。
      
      森鸥外摸了摸下巴,问道:“弥罗君,你感觉满意吗?”
      
      “诶?问我吗?”被提问的风弥罗有些意外,“我能提意见?”他们三个人里,一般都是由森鸥外或者太宰治来做决定的。
      
      “当然了,这是你的女伴。”森鸥外坏心眼儿地在“女伴”这个词加了重音。
      
      太宰治听到加重音的词语没什么反应,竟然还主动来到风弥罗的面前,捧住他的脸笑吟吟问道:“弥罗君,你感觉满意吗?”
      
      “我可以说实话吗?”
      
      风弥罗看向森鸥外,在得到森鸥外的点头肯定后,他大咧咧直接说了出来。
      
      “太宰君,你能换一件吗?其实我感觉红色那个更好看。”
      
      太宰治脸上笑容未变,温柔地说道:“可以。”
      
      接下来,太宰治在风弥罗的一次又一次建议中,连续换了四套颜色、款式各不相同的晚礼服。
      
      “感觉这个太宰君穿着会很漂亮。”风弥罗又拎起一件烟粉色的晚礼服。
      
      太宰治先是看了看风弥罗手里提着的长裙,又看了看风弥罗,而后说道:“弥罗君,陪我去更衣室换衣服吧,拉链我有点够不到。”
      
      风弥罗问:“不是有店员姐姐帮你吗?”
      
      “弥罗君,去帮太宰君一下吧。”森鸥外注视着太宰治不显露任何情绪的脸,微笑着说道,“总让女性帮忙换衣服,太宰君也会不好意思的吧。”
      
      风弥罗:“哦。”
      
      风弥罗拎着礼服跟在太宰治的身后进了更衣室。
      
      太宰治说:“把门关上。”
      
      风弥罗转身把门关上,待他扭回头来时,迎接他的就是太宰治迅速伸出的手。
      
      风弥罗没有躲,任由太宰治的手快准狠地扣住他的喉咙。
      
      太宰治仍是漠然的表情,望着风弥罗的鸢色眼眸里融入了化不开的晦暗色泽,他的大拇指在风弥罗的颈侧摩挲着。
      
      他的语气很温和,嗓音也很轻柔。
      
      “风弥罗,人要学会适可而止。”
      
      风弥罗垂下眼眸看向太宰治,脸上又是那副无辜且迷茫的特色表情:“什么意思?森先生说你是我的女伴,我可以提意见啊……我真的感觉之前的衣服不够好看,太宰君可以更漂亮的。”
      
      太宰治拇指的动作停住,指腹缓缓地按下去。
      
      他哼笑一声:“漂亮?”
      
      风弥罗逐渐有点喘不上来气,但他还是顽强地把自己的所想说了出来,声音断断续续:“对呀……你不感觉,这件,更好看……吗……”
      
      他举起手里烟粉色的礼服。
      
      这件礼服主体面料为蕾丝和网纱,款式比太宰治之前换过的要保守,是个高腰裙,领口为蕾丝复古立领,有两条薄纱做的灯笼袖,既不露肩也不露后背,裙子长度齐地,没有累赘的拖尾。
      
      “还有……太宰君,你终于要,掐死我了……吗?”
      
      风弥罗记得先前在诊所里太宰治说过要掐死他的话,他闭上眼睛,静静等待死亡的降临。
      
      然而十几秒过去了,掐在他颈间的手却没再用力。
      
      他有些困惑地睁开眼,只见太宰治又恢复了他惯有的、对世界充满疏离的无趣神情,仿佛对世间的一切都不再在意。
      
      风弥罗嗓音微哑,唤道:“太宰君?”
      
      太宰治对他的呼唤没有回应,拿过他手里的礼服挂在墙壁的衣钩上,然后背对着他。
      
      “把拉链拉下来。”他淡淡道。
      
      “噢。”风弥罗没有去关注太宰治反复无常的情绪,听话地帮他拉下拉链。
      
      太宰治脱下身上的礼服长裙往风弥罗脑袋上一罩,遮住了风弥罗的视线。等他再将长裙取下来时,已经穿上了那件烟粉色的礼服,后背的拉链还没拉上,露出大片的肌肤。
      
      他命令道:“拉上。”
      
      风弥罗又听话地照做。
      
      太宰治转过身来望着风弥罗,挑唇微笑:“漂亮吗?”
      
      风弥罗很认真地打量了太宰治一遍,点点头:“嗯,我最喜欢这件了!”
      
      太宰治仍是笑着的,他伸手拍了拍风弥罗的脸颊,声音低缓地说道:“既然喜欢那就选这件,别再换了,你听懂了吗?”
      
      “听懂了。”
      
      风弥罗心想,他本来也没想再换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哒宰的记仇小本本:打屁股、穿女装。
    _(:з」∠)_我已经不敢想,长大的哒宰要怎么惩罚咪啦了。
    年下攻真香。(捂脸)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