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她想千古流芳[快穿]

作者:雁来燕去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帝国伯爵造反路(7)

      塞缪尔没有再装傻或是挣扎。一切尘埃落定后,紧张慌乱的情绪反而如潮水般褪去,一颗心是少有的轻松和安定。
      
      唯一让他担心的是……这次接收他消息的据点,怕是已经暴露了。
      
      他得想想办法,通知那里的战友们尽快撤离。
      
      心思千回百转,他的面色却一如既往地镇定。
      
      “那么,您是准备秘密处决了我,还是把我交给军方呢?”
      
      塞缪尔知道,现在事情已经败露,秘密处决或交给军方其实并没有太大差别。他不会给军方那些人折磨自己或者从自己口中套取情报的机会,他会在他们到来之前自我了结。
      
      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心内竟有隐隐的期盼,希望唐沅能选择前者。
      
      唐沅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她看着眼前少年俊朗无畏的面容,语带赞叹地说道:“你才十五岁,已经能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军方探听到情报了,你很优秀,这样很好。”
      
      塞缪尔愕然地睁大眼。
      
      完全没想到唐沅会在这种时候夸奖他,他有些发懵。
      
      “斯蒂金和西尔维娅也是很优秀的人。他们是很多人的英雄。”唐沅又道。唇边带着微微的笑意,眼神深远,语气怀念。
      
      从一个本该是敌人的帝星贵族口中陡然听到对自己父母的赞美,塞缪尔有一瞬间的愣怔。他喉头滚了滚,几度开口却没能出声。
      
      “您……”
      
      唐沅有些俏皮地歪了歪头:“怎么,你以为我今天是来对你宣判死刑的吗?”
      
      难道不是吗?任何一个正常的帝星贵族,在知晓他的身份后该做的事,都是把他拖出去乱棍打死,或者交给军方乱棍打死。
      
      可眼下唐沅的态度实在让他捉摸不清。她似乎并不想处决他,可是那怎么可能?她既然知道自己是斯蒂金和西尔维娅的孩子,就也应该清楚,他就是一条狼崽子,如果放任他长大,总有一天,他会把这个帝国撕扯啃噬得片甲不留!
      
      唐沅看他仍旧呆呆愣愣如置梦中的样子,不由轻笑出声。原世界线里仿佛无所不能的男主大人在十几岁时原来这么可爱。
      
      “你别误会。这些天你做的那些事,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后,帝星上都只会有我一个人知道。你费尽心思想传出去的那些消息,此刻应该也已经到了普克星系。”
      
      塞缪尔从愣怔中回神,闻言震惊地睁大了眼,面容上满是不可置信。
      
      “我今天来,只是想告诉你,短时间内不要再轻举妄动。联盟埋伏在帝星的暗线并不安全,这次你的消息能被我截到,下次也有可能被别人截到。”
      
      唐沅顿了顿,望着塞缪尔的面容继续道:“如果需要的话,你可以来找我,我会为你提供一定帮助。”
      
      该说的话都说完了,她也不再管塞缪尔此刻如何震惊,转身拖拽着长裙向门外走去。塞缪尔似乎还在消化刚才她说的话,一时间竟忘了阻止她离开。
      直到唐沅即将跨出大门,才听见背后传来一个迟疑困惑的声音。
      
      “伯爵大人,我想知道……为什么?”
      
      唐沅微微侧过头,头顶暖黄的灯光洒下,柔和了她艳丽到张扬的五官,连带着她浅茶色的眼眸里也映射出温暖的光。
      
      她双眸定定地看着他,樱唇轻启,声音轻柔,吐出的每一个字却都坚定有力。
      
      “塞缪尔,你的父母曾经是很多的人的希望,你以后也会是很多人的希望。
      “我只是,不愿意抹杀掉这一点希望。”
      
      每个人都有好好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权利。统治者即使无法做到对众生一视同仁,也不该连他们基本的生存权利也一并剥夺。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在黑暗里挣扎。他们食不果腹,朝不保夕,每一次闭眼都不知道还能不能再睁开。可就算是这样,就算绝望再深重,黑夜再浓稠,他们也从未丢失过希望。
      
      希望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它缥缈又微茫,却总能在黑暗里生根发芽,变成花,变成光,变成一切美好的东西,吸引千千万万的人执刀向前,大踏步向它奔去。
      
      我不愿抹杀掉这份希望。
      ——这是唐沅想对塞缪尔说的。
      
      塞缪尔也领会了她的意思,他愣怔在原地,定定地看着唐沅的背影,长久默然。
      
      全帝星贵族圈都发现,赫莎伯爵身边那个小白脸,最近风头更盛了。
      
      之前赫莎伯爵还只是在私人聚会时带他,可据最近帝星吃瓜群众们的观察,伯爵大人对这个小白脸的宠爱程度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基本上凡出府必带他,贵族之间的宴会就不提了,前几天居然还把他带到了国宴上去!宴会间隙,一向被誉为“冰山美人”的赫莎伯爵依旧是那副冷冷淡淡的态度,却独独对那个小白脸笑得十分温柔,甚至把他介绍给素日交好的贵族。
      
      不禁让帝星那些明着暗着喜欢赫莎伯爵的男贵族们对塞缪尔恨得牙痒痒。
      
      不过塞缪尔那张脸长得确实是好看,尚显稚嫩的少年站在冷艳的赫莎伯爵身边,乖巧忠诚的样子完完全全是一头护主的狼崽子,光是瞧着就让人心底塌了一块。
      贵妇小姐们对这类小狼狗从来就没有抵抗力,还有几位跟原主交好的小姐询问唐沅能否将塞缪尔送给她们。唐沅宣告了几次主权后这样的询问也没有了,毕竟从唐沅表现出来的占有欲来看,是真真正正地把这个小白脸放到了心里。
      
      于是帝星贵族圈都默认了,赫莎伯爵这是在玩养成游戏。别看塞缪尔现在还是个小白脸,凭着伯爵的宠爱,以后要转正也不是不可能。
      
      这天下午,唐沅闲来无事坐在花园里看书,塞缪尔坐在她旁边,低头专心致志地给她剥葡萄。
      
      莹绿剔透的葡萄递到她嘴边,她头也不抬地张口吞下,沾着葡萄汁的修长手指就又伸回去,如此循环往复。
      
      唐沅边吃边跟1088感叹,男主大人亲自剥的葡萄确实甜得与众不同,这才是帝国特权阶级应有的生活啊!
      
      1088:【……】有个意志力弱总是经受不住诱惑的宿主真的很心累。
      
      1088每天都在担心宿主会抛下它彻底投入帝国主义的怀抱。
      
      眼看一盘葡萄很快见了底,塞缪尔起身打算再去拿些来时,一只纤细的手却搭上他的手腕,示意他坐下。
      
      腕间的皮肤突然变得滚烫,塞缪尔心里打鼓似的咚咚响,面上却稳如老狗,转身递给唐沅一个疑惑的眼神。
      
      “塞缪尔,你坐下,我们聊聊。”
      
      塞缪尔复又坐下,一双湛蓝色的眸子看向唐沅,默默等待她的后文。
      
      唐沅斟酌着开口:“最近外边那些传闻,你不要放在心上。”
      
      传闻?
      
      塞缪尔想了想,转而了然。
      
      最近伯爵带他的出门频率高了些,外面那些整日无所事事的所谓贵族对他和伯爵之间的关系八卦得厉害,其中又有苦恋伯爵多年而不得的人在里面大肆造谣煽动,于是说他小白脸的有之,说他卖肉出身的有之,说他是伯爵养在府里的禁|脔的也有之。
      
      他整日在外面游走探听消息,对这些诋毁八卦知道得一清二楚。可知道又怎样?骄傲如他,怎么会为了这群蠢笨无聊的人耗半点心神?伯爵待他这样好,他断不会为了一点流言就与伯爵疏远,更不会因此跟伯爵有什么芥蒂。
      
      塞缪尔微敛了双目:道:“您放心,我都明白。”
      
      唐沅满意地颔首,转而又道:“我记得,还有不久就是你十六岁生日了。”
      
      塞缪尔心内升起一股隐秘的欣喜,连带着那双素日无波无澜的眼睛也跟着微微闪光。
      
      “是的,大人。”
      
      唐沅又问:“你可知道圣斯学院?”
      
      圣斯学院是帝国最大的军事人才培养基地。与一般的军校不同,圣斯学院每三年才有一次招生,且只有贵族阶级才能入读,训练及其严苛,但培养出来的人才个个都是帝国的中流砥柱。现在的帝国军方高层全部出自这里,圣斯学院的地位由此可见一斑。
      
      塞缪尔迟疑了一下,似乎不知道唐沅突然提起这个是什么意思。但他最终还是点点头:“知道。”
      
      唐沅唇角勾起一抹笑:“圣斯学院的入学年龄底限就是16岁。不巧,今年的招生日期就在你生日后一个月。”
      
      塞缪尔大惊:“大人,您……”
      
      唐沅抬手止住了他的话:“塞缪尔,我知道你很聪明,也很有勇气,但你太年轻,也太稚嫩了。很多东西光靠你自己琢磨要走很多冤枉路,如果能有一个系统学习的环境,那肯定是事倍功半。全星际没有比圣斯更好的培养军人的地方,你去那里学习几年,以后你离开这里回了那边,我也能放心。”
      
      塞缪尔从来不知道,伯爵在背地里为他、为联盟思虑了这么多。塞缪尔很清楚,进了圣斯学院的好处远不止伯爵所说的这些。若他能在圣斯学会帝国的作战方式,摸清帝国军方的内部结构,得到的好处又岂止万千?
      往大了讲,联盟的革命之路将因此少无数坎坷;往小了讲,日后他回到联盟,凭着这些知识,要在联盟站稳脚跟简直轻而易举。
      
      事实上,光凭上次唐沅得知他是联盟的人后放了他一马这一点,就足以让塞缪尔铭记她的恩情一辈子,她又何须如此殚精竭虑,带他参加贵族宴会,为他积攒人脉,现在还要将他送进圣斯!
      
      她可知道,她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在亲手毁灭她现在悠闲安逸的生活?
      
      不,她知道的,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可她还是义无反顾地做了。
      
      帝国建立上千年,联盟和帝国也敌对了上千年,说白了,在这场战斗中,所有人都是为了己身的利益而战。可只有眼前这个人,是为了亿万万受压迫的可怜人,是为了心中的那份正义。
      
      人类在宇宙中存在了这么多年,有多少屠龙的勇士最后都变成了恶龙。而只有伯爵,生而为龙,却愿意用自己的身躯守护这片天地。
      
      塞缪尔心中翻滚过千言万语,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唐沅看他眼眶泛红的样子,不由轻笑出声:“好了,这对我而言不过举手之劳罢了,又不是什么大事,哪值得你这副样子?”
      
      不是什么大事?怎么可能!
      
      自己如今只是伯爵府的一名小护卫,就算行事不慎,身份暴露,死的也只是他一人而已。帝国断不会因为一名小小护卫的事去责罚一位伯爵。可若是他靠着伯爵的关系进了圣斯,日后但凡行将踏错,整个伯爵府都会跟着他一起完蛋!
      
      亲手将他送进圣斯,意味着愿意与他荣辱与共,伯爵对他是何等的信任!
      
      塞缪尔只觉得自己心里沉甸甸的。
      
      他清楚地知道,往后一生,他要守护的除了联盟,还有眼前这个三番五次拯救了他、交予了他所有信任的人。
      
      塞缪尔起身,右手扶肩,向唐沅深深地行了一礼。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