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民国大佬的疯姨太[穿书]

作者:春如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 章

      
      这边阮苏离开美美百货后,在大街上逛了起来。
      小红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司机则开着福特汽车,好似乌龟爬般缓慢行驶,随时预备让她上车。
      
      大街是繁忙热闹的,车水马龙川流不息,两边不是服装店就是西餐厅,门口偶尔可见衣着摩登的女郎或俊秀男子,嘻嘻哈哈地走过去。
      
      国泰民安,世事安然。
      倘若只看这些光鲜的红男绿女们,谁能想象得出,以后所有美好都会灰飞烟灭呢?
      
      阮苏又穿过一个路口,忽见墙根处有抹娇嫩颜色,仔细一看,竟然有人摆着竹筐卖樱桃。
      
      这年头有樱桃?
      她揉了揉眼睛,走过去蹲下看,只见框内樱桃嫣红饱满,简直如玛瑙般晶莹剔透,看得人口齿生津。
      
      卖樱桃的是位小姑娘,年龄与原主差不多,小圆脸大眼睛,扎着条长辫子,一身粗布衣衫,蹲在后面很新奇地打量阮苏,大约是没见过打扮这么富贵的同龄人。
      
      “樱桃怎么卖?”阮苏问。
      
      “一银元一斤。”
      
      这跟普通水果比起来是天价了,但阮苏眼下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豪迈地说:
      “我都要了,刘叔,给抬到车上去。”
      
      司机刘叔立即要来搬,小姑娘却不肯,抱着筐子道:
      “樱桃你拿去,筐子是不给的,我还要带回家呢。”
      
      阮苏惊讶,“这么小气?我买你樱桃花了几十块钱,连个筐子都不肯送?”
      
      小姑娘委委屈屈,“实话告诉你吧,这些樱桃是我替教会里那帮外国先生卖的,只赚个跑腿费。要是连筐子都没了,回家要被爷爷骂的。”
      
      原来如此,阮苏当即又加了她一块银元,“这下总行了吧?够你买十个新竹筐了。”
      
      小姑娘连连道谢,阮苏坐进车里,让小红问附近店家借水洗了一盘樱桃,边吃边逛。
      
      一个下午,她买了三条珍珠项链,五件新衣衫,六双新皮鞋,再也找不出可花销的地方,于是吃过晚饭后,又去了寒城大剧院。
      
      剧院是个销金窟,花钱花得理所应当,要是碰见赵庭泽那种爱叫板的人,那钱就花得更顺利了。
      
      阮苏进去后打听到今晚又是小凤仙的场,便要了二楼包厢,点许多瓜果点心边吃边看。
      
      她早早的预备好银票,就等着花出去,谁知戏唱到一半时,有人在外说:
      “赵庭泽先生求见。”
      
      他见自己做什么?
      阮苏并不想招惹麻烦,让小红又倒了杯茶,放在无人坐的桌那边,洒了两把瓜子壳过去,然后才叫小红开门。
      
      赵庭泽走进来,穿着长袍马褂挺着大肚囊,面相倒是挺端正。而且因为做生意多,永远一副和气生财的笑模样。
      
      阮苏早在看台上瞧见过他的相貌,笑吟吟地说:“赵先生,我家阮先生刚刚有事离开,您找他?”
      
      赵庭泽看着她转不动眼睛。
      
      这种水灵灵的花一样的年纪,应该跟朋友看电影,应该在学校学洋文,为何会跑到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磕着瓜子喝着龙井呢?
      
      阮苏又问了一句,他回过神,笑道:“自昨晚后我便一直想要亲自拜见阮先生,没想到这样不巧,正好错过了。这样,二位有空不妨到锦绣楼来坐坐,我请客。”
      
      锦绣楼就是他名下的酒楼之一,在寒城远近闻名。
      看他如此殷勤,莫非真想结交新朋友?
      
      阮苏眨眨眼睛,不痛不痒地答道:“好,我们有空一定去。”
      
      赵庭泽走了,走之前特地看了她好几眼,仿佛对她很感兴趣。
      
      阮苏只想挥霍,不想惹是生非,见有人已经注意到自己,便不想再留,给小凤仙又“捐”了两千块钱,坐上汽车带着一筐红樱桃,与今天的收获回家。
      
      车房里整整齐齐停着四辆汽车,加上她这一辆是五辆,只剩下最贵的那辆没回来。
      
      阮苏吩咐下人把樱桃搬进去,路过客厅时,发现竟有一桌人在特地等自己。
      
      “五妹妹,你可回家了,快来。”
      玉娇亲亲热热地挽住她的胳膊,把她拉到牌桌前。
      “今天不知刮了什么邪风,二姐那些牌搭子都不来了,害得我们三个坐在这里苦等,塞了一肚子的点心。正好你在,跟我们凑个一桌吧。”
      
      阮苏看着这三张浓妆艳抹的脸,故意推脱。
      “可我不会打麻将啊。”
      
      “不会怕什么?姐姐们教你,自家人也不必在乎输赢,开心开心嘛。”
      
      她话是说得轻巧,可这眼前的架势,分明是要集三人之力按着她来一顿狠宰。
      
      阮苏并不在乎输钱,十万块怎么花不是花?但要是被人坑走,那是绝对不乐意的。
      再说五姨太的钱进了其他几位姨太太的口袋,段瑞金知道后顶多说一声“胡闹”,对她的目标毫无帮助。
      
      简而言之,这冤大头她不当。
      
      推开玉娇的手,她笑道:“还是算了,我脑子笨,说不定学一晚上都学不会,你们另请高明吧。”
      
      玉娇不肯松手,非要让她陪他们打牌。这时门外又响起车声,段瑞金回来了。
      
      他穿一件白色衬衣,底下一条黑色西裤包裹着两条长腿。
      因工作一天,衬衣上有些褶皱,领口扣子也解开了,露出锁骨与喉结。无论打扮还是气质都充满雄性气息,将这满屋子的脂粉气冲淡不少。
      
      他走路很快,几乎像一阵风似的刮进来,看见姨太太们才停下脚步,眼神冷淡。
      “晚上不睡觉,拉拉扯扯的做什么?”
      
      姨太太们怕他,却又爱他,因每人都仰仗着他活,恨不得见面就讨好他。
      玉娇最为大胆,直接走过去笑吟吟地掸了掸他那宽肩上不存在的灰尘。
      “我们正准备教五妹妹打牌呢,二爷也一起来吗?”
      
      段瑞金没有理她,目光落在那一筐鲜红的樱桃上,转头吩咐段福。
      “洗一盘送书房来。”
      
      “是。”
      
      二人一前一后上了楼,玉娇满脸失望。
      阮苏抬头望着他高大的背影,脸颊有些发烫,因为想起早上自己亲手帮他系皮带的画面。
      
      嗜赌如命的二姨太王亚凤不耐烦地敲了敲桌子。
      “还玩不玩啊?这都几点了?”
      
      “玩,当然玩!”
      玉娇不肯错过这次机会,半拉半扯地把阮苏带到座位上。
      
      阮苏见她铁了心要做这个局,只好勉为其难的同意了。
      
      既然是要联合做局,出老千、偷看牌这种卑鄙行径是少不了的。玉娇与小春鹃一人坐在阮苏一边,恨不得让她把把都输。
      阮苏将她们的小动作收入眼中,没有揭穿,只小心翼翼地避开。
      
      或许是老天开眼,她这晚手气特别好。与她们从半夜玩到清晨,非但没输,反而赢了几百块。
      
      玉娇见她又自摸了一把,气得粉脸发青,摔了麻将。
      “你骗人!你分明是会玩的吧!”
      
      阮苏装傻道:“我真不会,难道我玩得很好吗?那真是多谢各位姐姐照顾呢。”
      
      玉娇无话可说,又咽不下那口气,抓着头发要发疯。
      
      这时,段瑞金又下楼了。
      
      几个女人打了一宿麻将,纵有脂粉遮盖,也是个个眼圈乌青。
      
      而他睡了一个好觉,神清气爽目若朗星,简直像太阳神般从天而降,浑身散发着光辉。
      
      见他下楼,玉娇忘记发疯,一捋头发过去拉着他要陪他吃早饭。
      
      他抽出手看着数位姨太太,平静得像在看陌生人。
      “昨晚的樱桃是谁买回家的?”
      
      阮苏愣了下,“是我,怎么了二爷?”
      
      “味道不错,我带到矿上去分给经理们吃,你要是遇见再多买些。”
      说罢他让段福递给她一张银票,又是大额的,莫说买樱桃,买樱桃树都绰绰有余。
      
      两人乘车去了矿上,阮苏捏着那张银票,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应该拒绝他。
      
      就算不拒绝,也该多问他要些钱,不然凭着眼前这种相敬如宾的状态,什么时候才能拿到休书,平平安安跑路呢?
      
      她心里忧愁,三姨太四姨太则是嫉妒又愤怒,怀疑她给二爷下了迷魂药,让他专门宠着她。
      
      两人气冲冲地上了楼,二姨太点了根女士香烟,拿起手提包,打算继续奋战,又出去找牌搭子了。
      
      阮苏打一夜牌,也感觉怪累的,回房间睡了一觉,醒来已是傍晚。
      
      她肚子饿得很,支使小红去厨房弄点粥。谁知对方很快空着手回来,告诉她厨房什么吃的都没有。
      
      这不应该,段公馆厨子有好几个,一向是二十四小时开火。
      
      阮苏问她为什么,小红说:“三姨太四姨太今个儿胃口特别好,把吃的都吃光啦,还给厨子们发了点赏钱,给他们放一天假呢。。”
      
      阮苏没想到她们竟会用如此幼稚的报复手段,有些想笑,吩咐她:“那你给我煮点粥吧。”
      
      她说完要起床,小红却不情不愿,站着不动,嘴里咕哝道:
      “您不是天天去外面吃的么?今天也去好啦,何必使唤我,昨晚我也熬了一宿呢。”
      
      阮苏诧异地抬起头,盯着她看了几秒,收回目光慢悠悠地穿着衣服道:
      “你不乐意那就算了,伺候人确实挺辛苦的,你回家去吧。”
      
      小红大惊,“您,您要赶我走?”
      
      “怎么能叫赶你走呢?还你自由啊,回家又不用熬夜又不用煮粥,不是很好嘛?”
      她似笑非笑。
      
      小红听明白她的意思,却又不敢还嘴。最后一跺脚,老老实实下楼煮粥去了。
      
      带着怒意煮出来的粥自然不会好,米都没软,面上还飘着锅灰。
      她端到已经打扮好的阮苏面前,后者扫了眼,碰都没碰就道:
      “倒掉吧,我要出门。”
      
      小红依言照做,脸色铁青。
      
      挨饿的滋味不好受,阮苏一到街上就直奔酒楼,点了几道好菜吃起来。
      
      这酒楼的海参做得特别好吃,入口香嫩弹滑,味道浓郁。
      阮苏一连吃了两碗饭,准备结账走人时,忽听背后有人叫道:
      “诶,这不是阮太太么?”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