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民国大佬的疯姨太[穿书]

作者:春如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她都洗过澡了,还能闻出身上的烟酒味,真是狗鼻子。
      
      面对这样一个杀人如麻的男人,理应该事事顺着他来。可阮苏铁了心要他休掉自己,于是言语间故意显得嚣张些。
      “是啊,我就喜欢去。”
      
      “小姑娘去逛戏园子,你这爱好也是蛮新奇,看别人去还是给别人看?”
      他略显不悦。
      
      阮苏哼了声,“我没做亏心事,怕别人看做什么?”
      
      段瑞金没接话,翻个身正面朝上仰躺着,竟是预备睡觉了。
      
      他是个年轻力壮的男人,个高腿长,身体永远结实灼热。哪怕躺在旁边什么都不做,也很能给人威胁感。
      
      何况……凭两人这老爷与姨太太的身份,当真能忍住什么都不做?
      
      阮苏活了二十多年,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对这事是有了解的。
      她悄悄抓紧被角,绷着浑身的肌肉,预备对方一旦开始动手动脚,她立刻装疯卖傻大哭大喊,不闹个天翻地覆不罢休。
      
      可是转眼过了一刻钟,身后的人仍然静静躺着,没有任何动作。
      
      跟前两次伺候他时一模一样。
      
      这人莫非只是看着壮,其实是个“太监?”
      
      阮苏没好意思问过其他姨太太,跟她们也绝对算不上熟,平日碰见点个头都算客气的了。
      但是据她观察,这段瑞金每隔个两三天就会找一个姨太太伺候自己,当夜住在那人的房间里。
      
      她趁夜偷听过墙角,里面是没有动静的。
      等到了第二天早上,姨太太们会欢欢喜喜地将他送出来,然后满面春风地逛街去。
      
      “太监”的猜测愈发显得接近真相,阮苏放松了警惕,也打算睡了。不料一翻身……手指碰到了个不该碰的地方,顿时身体一震,触电般地缩回来。
      
      段瑞金也感受到了,平静地往里面挪了挪,给她让出了一点位置。
      
      二人同床共枕地躺在这法国进口大铜床上,盖着同一条被子,看着漆黑的房间无话可说。
      
      阮苏急于让他厌恶自己,低低地唤了一声:
      “二爷。”
      
      黑暗中传来一声嗯。
      
      “再过两个月就入冬了,我想要十万块钱,置办几身新衣服。”
      
      十万块钱,十万银元。
      普通人家莫说挣,根本是想都不敢想的数字。
      
      阮苏在被段瑞金赎回来之前,家中连饭都吃不起,一块银元也掏不出来。
      如今入门不到两个月,开口就是十万块,放在谁眼里那也是不知天高地厚。
      
      她满心期待着对方能发个火,骂自己两句,或者干脆动个手,趁机闹大。
      
      然而等了几秒,段瑞金只说:“把支票本拿来。”
      
      他该不是真要给吧?
      
      她忐忑地开了灯,趿着真丝刺绣拖鞋去衣帽架上拿他的外套,从口袋里摸出一本支票本与一支黄金钢笔。
      
      他人高,衣服也大,抱在怀中沉甸甸的。
      好不容易踮着脚尖将衣服挂回去,阮苏走到床边,递出那两样东西。
      
      段瑞金坐起身,头发没抹发油,刘海散乱地垂在额前,底下是一张难以形容的脸。
      
      脸骨是瘦长的,眉眼是锋利的。一管高耸的鼻梁宛如直冲天穹的雪峰,底下却又是两片薄薄的、花瓣似的唇,以及尖翘的下巴。
      
      明亮的灯光照耀着他,头发黑得发亮,皮肤白得出奇。
      
      阮苏第一眼见到他时,在心中将他后来的恶行反复念叨了许久,才控制住自己没有因这副相貌而动心。
      
      将来要杀人如麻的大丘八,为何偏要长着一张这样俊秀的脸呢?
      
      倘若他只是个穷小子,她就算自己工作赚钱也想把他养在身边的啊,天天摆着看都开心。
      
      段瑞金对自己这位五姨太想包养自己的想法一无所知,刷刷写下十万块的数字,签字后撕下来给她。
      
      阮苏捏着那张薄薄的纸,一边是花不完的钱,一边是迟迟等不来的休书,高兴也不是,难过也不是,只得把东西都收好,再次钻进被窝里。
      
      这下两人终于睡了。
      
      翌日七点,段瑞金从老家带来的跟班段福,站在门外敲门,提醒他该去矿上了。
      
      他是每天都要去一趟矿上的,那边有请专门的经理和工程师等管理矿工。但是这么值钱的产业在荒郊野地里摆着,不亲眼盯着总归不放心,因此他白天绝大多数时间都耗在上面。
      
      段瑞金起床,阮苏也跟着起床,小小的身体花蝴蝶似的围着他飞来飞去,帮他穿戴整齐,又让老妈子端了盆热水上来,为他洗脸漱口。
      最后,她拿起桌上的一枚扳指,套在他修长白皙的左手食指上。
      扳指由纯金制成,金光璀璨,造型古朴。戒面上刻着一个“段”字,是枯岭山金矿矿主身份的象征。
      
      段瑞金被她收拾得丰神俊朗后,带段福下楼吃早饭去了。
      阮苏则松了口气,缩回被窝里补觉,没过一会儿伸出细如春笋的右手,从床头柜里摸出那张支票,放在眼前看。
      
      支票上的字那叫一个龙飞凤舞,从笔锋中硬是能看出几分金戈铁马的味道。
      
      她变成了冷血军阀段瑞金的五姨太,可眼下的生活,怎么轻松得让人感觉不真实呢?
      
      阮苏睡到中午才起床,之前她帮段瑞金穿衣服,现在丫鬟小红进来帮她穿衣服。
      
      洗漱完后小红将她那一头茂密的乌发扎成两根麻花辫,她满意地审视着镜中自己又嫩又美的小脸蛋,打开衣柜门挑选今日着装。
      
      里面塞满了各式绫罗绸缎,都是她这几天买的。
      小红先是拿出一件素色洋纱短衫,款式与花纹都很适合她这掐得出水的年纪。
      
      阮苏却摇摇头,皱着细细的两条眉,小手一抬,指向一件大红色旗袍。
      
      旗袍上用彩线绣满大蝴蝶,颜色丰富到炸眼睛。
      她穿上后还嫌不够热闹,往脑袋上戴了顶鲜红圆形小毡帽,一条珍珠项链,两个翡翠戒指,踏上油光水滑的小羊皮鞋,挎着真丝刺绣小手袋,风风光光地下楼了。
      
      老妈子已经准备出一桌丰盛的午饭,鸡鸭鱼肉样样有,燕窝都好几盅。
      阮苏凑过去看了眼,没人动过,便问:“其他人呢?”
      
      小红道:“大姨太这个月开始吃素,在自己房里开灶,往后不下来吃了。二姨太昨晚打完麻将就跟牌友们乘汽车吃馆子去,吃完估计还要继续打。三姨太四姨太约了洋行老板看洋货,今早就出门啦,家里就只剩下您一个。”
      
      别人都不吃,她也没兴趣吃。何况手里还拿着张十万块的支票,烦恼该怎么花呢。
      
      阮苏让司机备车,起身去一条街外的西餐厅吃一百八一客的牛排,用锋利的银餐刀切着烹饪得恰到好处的牛肉时,脑中盘算着这笔巨款的用法。
      
      十万块,段瑞金给她的时候眼都不眨,可是等她花完两个十万块、三个十万块呢?总有恼怒的一天吧。
      
      她得在那天到来之前,给自己安排好后路。
      
      吃完饭,阮苏去了趟寒城最大的德升银行,将支票换成了随时可以花的大额银票,满满地塞了一手袋。
      
      钱到手,自然得花去。
      德升银行隔壁就是美美百货,里面华服、金银、舶来物,应有尽有。
      
      阮苏带着小红,走在繁华的百货大楼内。
      几家她前两天光顾过的店员认出她,连忙与她打招呼,恨不得化身成饿狼将这位出手阔绰的贵客拖到店里去。
      
      阮苏停在一家金店门口,眼睛盯着橱窗里一个金灿灿的、等比例的金枕头,挪不动脚了。
      
      店老板眼尖地迎出来,迅速用目光将她审视一圈,最后定格在她手上的翡翠戒指上,笑得堪称谄媚。
      “这位小……这位太……”
      小姐太太的称呼在口中打转,对于面前这位奇女子用哪个都不合适。
      他机灵地转起脑筋,用了个海外传来的说法,“这位密斯,想看点什么?”
      
      阮苏指着金枕头,“这个有多重?”
      
      “不重不重,五两三钱而已。”
      
      五两是250克,三钱是9克,半斤左右,确实不重。
      
      阮苏是想在外面套个枕套,多塞点棉花,将来好带着跑路的。可要是太轻的话,那就没什么意思了。
      
      “有没有更重一点的?”
      
      “有啊,您要多重?我都可以让师傅给你打。”老板两眼放光,知道来了大鱼。
      
      阮苏问:“你们金子都是自己打?”
      
      “那可不。”他进去抓出几根金项链,展示给她看,“你瞧,多好的做工,南边都比不上呢!而且保证不给您缺斤少两,用十足十的好料!”
      
      阮苏琢磨着该不该在他这里打一个金枕头,忽然背后传来一声娇滴滴的叫唤。
      
      “咦,这不是五妹妹吗?怎么这样巧,居然在百货店里遇上了?”
      
      三人回头一看,店老板倒是最先叫出声。
      “这不是玉娇姑娘和小春鹃姑娘吗?二位今日怎么不唱戏,出来逛了?”
      
      店老板没认错人,身后两位站在一起花枝招展的美人,正是玉娇和小春鹃。
      两人原来是戏园子里唱戏的,半年前被段瑞金相中,陆续买回家做了三姨太和四姨太。
      
      小春鹃年幼一岁,性格胆怯,被他一说先红了脸,仿佛身份见不得人似的。
      玉娇则是副泼辣作风,闻言立即过去揪他的耳朵。
      “你可别胡说八道,我俩早不唱戏了,正儿八经当太太呢。”
      
      店老板听她这么一说,又看她穿金戴银还跟着丫鬟司机,便知自己说错话,忙赔不是。
      
      玉娇不理会他,眼神早就飘向阮苏,看了几眼后,脸上浮出掩盖不住的嘲弄。
      “我说五妹妹,你年纪轻轻的怎么还喜欢黄金这种东西?土不土?”
      
      阮苏微微一笑,“谈不上喜欢,买来玩罢了。”
      
      “咱家用得着买黄金么?二爷名下一座那么大的金矿,只要他乐意,金屋都能盖出来好几间。”
      
      阮苏一想还真是,顿时觉得毫无乐趣,与她们道了别,带着小红走出美美百货。
      
      待她背影一远,玉娇马上变了脸色,咬牙切齿地说:
      “这个小骚货,我看她是又想变着法儿问二爷要钱呢。”
      
      “要钱?”小春鹃一脸不解。
      
      “是啊,我可听人说了,昨晚二爷给了她十万块的支票!十万块啊!她进门不到两个月,也没为二爷怀上一儿半女的,凭什么花这么多钱?咱俩加起来都比不过她!”
      
      小春鹃毕竟是个戏子,再胆怯那也是见惯了争风吃醋的,听她这么说冒出一股酸意,捏着手帕子问:
      “那怎么办?”
      
      怎么办?哼……
      玉娇眼睛滴溜溜地转了几圈,对她招招手,在她耳畔低声说:
      “咱俩做个迷魂阵,把她的钱都弄到荷包里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你的小可爱突然出现~有木有很准时~
    今晚更新九章哦,前排留言有小红包,我已经迫不及待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