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民国大佬的疯姨太[穿书]

作者:春如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9 章

      隔着半掩的房门,段瑞金听到女人的谈话声。
      嗓音是稚嫩的,像只小猫,然语气相当老成,浑然就是个狡猾的商人。
      
      “好啊,你看着给,多给我不嫌多,少给不嫌少。”
      “怕别人说闲话?这有什么好怕的,就算我是林妹妹,也不至于被不相干的人说几句话给气死呀。”
      “衣服?我想想……你知道最近上海滩很流行一种比基尼吗?连体的,露胳膊露腿,穿起来特别漂亮。”
      “那明天咱就试试?你可千万别害怕……什么?你说他啊,他每天都在矿上,不管我的。”
      
      段瑞金越听越觉得她这番话不对劲,有让自己头顶冒绿光之嫌,不由得推开门走了进去。
      
      卧室没人,浴室门是打开的。段瑞金过去扫了眼,看见一具雪白的躯体躺在浴缸里,正悠闲地打着电话,电话线拖得老长。
      
      阮苏注意到他,身体微僵,下意识护住胸口,勉强露出笑容。
      “二爷,您回来了。”
      
      段瑞金是进来质问的,面对这样的她却根本开不了口,只留下一句“穿好衣服出来”,便去了卧室。
      
      几分钟后,阮苏裹着大浴巾走出来。
      
      段瑞金站在窗边抽烟,袅袅烟雾笼罩着他的脸,双眸却清晰得让人畏惧。
      
      阮苏笑道:“您有事找我?”
      
      段瑞金见她明知故问,冷哼一声,“你刚才在跟谁打电话?”
      
      “小凤仙呀,您见过的,常来公馆跳舞。”
      
      “你打给她做什么?”
      
      “还不是因为饭店要开张了,小曼让我搭个戏台子热闹热闹。可我觉得唱戏太庸俗了些,没新意,想到以前听人说洋人搞过一种新奇的活动叫走秀,让漂亮女孩们穿新衣服在台上走,估计很有意思,就让小凤仙给我介绍些模特。”
      
      真是这样?
      段瑞金蹙着眉,问:“那比基尼又是什么?”
      
      阮苏坏笑,“您想知道?那天也去捧个场吧。”
      
      他掐灭烟头摇了摇头,“这两天要与财政部对账,忙得很。”
      
      阮苏叹气,“那就太可惜啦。”
      
      她的叹息里分明藏着窃喜,怕是巴不得不要他去。
      段瑞金丢掉烟蒂,转身要走。
      
      阮苏腹中突然生出一股抽痛,仿佛有人在用力拧她的肠子,让她不得不扶着桌子才能站稳,鼻间发出一声痛哼。
      
      段瑞金回过头,“月事又来了?”
      
      她哭笑不得,“谁会一个月来两次月事?”
      
      “那你为何腹痛?”
      
      “晚饭吃太撑了。”
      
      段瑞金自然不相信她的谎话,可她既然不愿意说,他又何必过问太多。
      他继续朝前走,走到门边时想起一个东西,从口袋里掏出来轻轻一抛,阮苏正好接住,打开掌心一看,是只丹琪唇膏。
      
      淡金色的外壳,体积小巧,金属壳上刻着精致的纹路,底下的英文昭示着它的来处——太平洋彼岸。
      在洋货店里,这样一支要卖十元,抵得上穷人家一个月的口粮了。
      
      她诧异地抬起头,段瑞金淡漠地说:“你是我的姨太太,犯不着用其他男人送的东西。”
      
      他说完关上了门,阮苏腹中仍然抽痛,却不太意识得到,发了会儿呆后,她拧开唇膏对着镜子涂抹。
      
      颜色谈不上惊艳,不过是淡淡的红,为她苍白的嘴唇增添了一抹颜色。
      
      “你是我的姨太太。”
      这句话在她耳边环绕,像催眠曲,让她情不自禁沦陷,又宛如警钟,使她清晰的记住自己的身份。
      
      一个是未来的杀人狂魔,一个是见不得光的姨太太,两人有什么缘分可言呢?
      将唇膏丢进琳琅满目的化妆箱里,阮苏深吸一口气,倒头睡了。
      
      翌日小凤仙带着挑选出来的十几位漂亮模特与她见了面,她一一过目,非常满意,让人量下所有人的身材数据,去订合体的比基尼。
      
      寒城毕竟是方圆数百里最大的城市,水路不通陆路通,各行各业一年四季不打烊,临时订购十几套比基尼还是来得及的。
      
      第二□□服就到了货,阮苏亲自监督试衣排练,充当起走秀导演来。
      
      又过一天,开张的时间到了。
      午饭时间一过,饭店门口就搭起了大高台。放了几串鞭炮后,南街老老少少全都围了过来。
      
      同一时间,段瑞金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前是被派来对账的财务部部长。
      
      部长年过四十,据说大字不识一个,但得力于有个好泰山,自己又十分擅长交际应酬,因此近些年步步高升。
      
      眼下他唾沫星子横飞,在段瑞金面前畅谈未来,大有纵横捭阖之态。
      
      段瑞金面无表情地盯着他那张肥硕的脸,仿佛在认真倾听,实则思绪早就飞到南街去。
      
      如此过了半个多小时,趁部长停下来喝茶,他起身道:“我去方便一下。”
      
      部长关切地问:“要我陪你一起去吗?我与段先生是一见如故,分开半分钟都觉得遗憾呢。”
      
      他脸部肌肉抽搐,没回答便走出了门。
      
      小楼乃办公楼,除他以外还有许多文职人员在这里办公。一楼有公共厕所,段瑞金也常来用。
      
      他走进隔间里,关上门,一动不动地看着雪白的石灰墙壁,告诫自己不该在旁人、尤其是女人身上,花费太多心思。
      
      花了好一番功夫,他勉强压下思绪,准备回去。
      
      然而还没来得及开门,厕所又进来两个人,是外出采购的经理,兴奋地聊着刚才的所见所闻。
      
      “五姨太真不愧是五姨太,嗬!搞这么大的排场,这下全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那是,也不看看她是谁家的五姨太。二爷可是守着一座金矿的呢,比出风头谁比得过他的人?”
      “咳咳,这话倒是不一定了。”
      “为什么?”
      “你没注意吗?开张的好日子二爷都没去,估计是五姨太自己搞的。而且我还听人说啊……”
      
      后面的话他压低了声音,只隐约听得见“男人”、“偷会”、“赞助”等几个词。
      
      段瑞金的努力全泡了汤,脸色铁青地站在隔间内。
      
      十分钟后,他回到办公室。部长热情地站起来,邀请他去城里吃饭。
      “我听人说今天南街有家新饭店开张了,老板了不得,请了模特穿比基尼走秀,真是前所未有过的。段先生感兴趣的话,咱们一起去瞧个热闹?”
      
      “不用。”
      
      “段先生不要拘谨,男人出去吃饭很正常嘛,况且你太太远在晋城,也管不着你的。我可是听人说了,那家饭店的老板娘漂亮得很,还来者不拒,跟谁都能聊,绝不是扭扭捏捏的人物,不去见见岂不可惜?”
      
      段瑞金抬起头,黑眸冷如寒潭。
      “部长消息如此灵通,你可否听说过另外一件事?”
      
      “什么事?”
      
      那老板娘就是他的姨太太!
      段瑞金吁出一口气,将这话咽了回去,翻开册子淡淡道:“每日傍晚都是矿上最忙的时候,走不开。”
      
      “哦,原来如此。”部长点点头,“那好,我先回去向市长复命,待哪日段先生有空,务必联系我,给我个做东的机会。”
      
      他说完离开,段瑞金低头看账本,看了很久很久都没有翻到下一页。
      
      笃笃笃,有人敲门,段福走进来。
      
      “二爷,家仆传来消息,说城内有些人看不惯五姨太的铺张,组织人去砸她走秀的台子。”
      
      段瑞金猛然抬头,“已经去了?”
      
      “去了,又被巡警给劝回来了,说是不许聚众闹事。”
      
      他微微松了口气,恢复平静,“然后呢?”
      
      “有人认为五姨太组织女性穿比基尼公然出现在大街上,不但有损市容,还有招风影碟之嫌,要去告她。”
      
      他眼神变冷,“谁?”
      
      段福道:“不过是些太太小姐之流,您应该不认识,而且她们已经被五姨太教训了。”
      
      “教训?”
      
      “是的,五姨太抢先一步去了警察局,声称她们扰乱她做生意,现在这些人已经被下了禁令,不许靠近饭店。”
      
      段瑞金忍俊不禁地笑了声,“她还挺机灵。”
      
      别的女人在外面被欺负了,必定哭哭啼啼回家求助。她倒好,反将一军,有点本事。
      
      段福认同地点了下头,“是的,所以出于段家的利益考虑……二爷,您休了她吧。”
      
      段瑞金收敛笑意,冷漠地抬起眼帘。
      “你说什么?”
      
      段福不卑不亢,“我们之所以住在寒城,是为了金矿。金矿自百年前就为段家所管理,可是说白了,在寒城咱们仍是个外来户。就算家大业大,依旧势单力薄,又守着这座惹人眼红的金山,树大招风,背地里不知有多少人觊觎您的位置,巴不得您露出点破绽,好让他们取而代之。在这种前提下,咱们最不该做的就是抛头露面,招人非议。您曾经也是对这点深恶痛绝的,为何现在疏忽了?”
      
      段瑞金缓慢地拧起了眉心,发现自己的确忘记这一点。
      但是真的要休掉阮苏?他想了想女人或嬉笑或恬静的脸,毫不犹豫地说:“这是我的事。”
      
      段福摇头,“不,这是段家的事。金矿一直都是段家重要的收入来源,时逢局势动荡,更加宝贵,哪怕禀报老太太,她也一样会让你休掉她。”
      
      段瑞金讥嘲地笑了声。
      “什么事都禀报她,你是她派来的狗么?”
      
      段福沉默不语。
      
      他站起身,匆匆道:“今日收工,备车。”
      
      华灯初上,夜色斑斓。
      南街比以往都热闹,人头攒动,只因新开张了一家奇特的饭店——吃不起。
      
      “吃不起”名字乃讽刺的中式,老板作风却非常洋派,营业第一天便请来十几位漂亮女郎,在店门口华丽的台子上,踩着高跟鞋走猫步。
      
      她本人也打扮成了华丽的花蝴蝶,站在店门口与人谈笑风生,豪放得像个留洋归来的摩登女性。
      
      如此一位奇女子,谁忍得住不倾慕?
      有位观望许久的男人借着询问喜宴上前去,色眯眯地握她的手。
      
      她面上带着笑,抽出手却是一个嘴巴子扇在他脸上。力气不大声音不小,扇出一记脆响,而后说道:“我欢迎诸位进去吃饭,可不欢迎谁都来吃豆腐。”
      
      围观者哄笑,男人也笑,揉揉自己的脸说:“老板娘,你若是肯上台也穿着比基尼走秀,我愿意请一百个人进店吃饭。”
      
      阮苏嗤笑一声,提高音量喊道:“阿升。”
      
      正带着兄弟们在大堂吃饭的赵祝升立即放下筷子跑出来,“什么事?”
      
      “这位大哥似乎对比基尼很感兴趣,你来帮帮他。”
      
      赵祝升被她家厨子的菜齁得喉咙痛,又不好意思走人,正愁没事做,当即招呼了兄弟,活动起拳头来。
      
      男人惊恐地往后退,“别过来……你们别过来……啊……”
      
      过了会儿,一团肥硕的白肉被塞进一套多余的比基尼里,丢到了T台上。
      模特们笑嘻嘻地从他身上跨过去,朝台下飞吻,喝彩声如雷鸣。
      
      赵祝升巴巴地跑回阮苏面前,小狗一般讨好地问:“怎么样?我干得漂亮吧?”
      
      阮苏伸出手,他很自觉地蹲下,由她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干得好,看在你帮我忙的份上,让厨子多做几个菜给你们吃,不收钱。”
      
      “啊……不要啊……”
      
      阮苏调戏了赵祝升一番,心情畅快,忽觉后背凉飕飕的,有种不妙的预感,回头去看,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便走进店里去了。
      
      街角,段瑞金往前走了半步,继续看着热闹的“吃不起”,浑身散发着凛冽的气息。
      
      他提前下班来看她,兴许时机合适,还会亲自跟她说声恭喜。
      万万没想到,会看见这一幕。
      
      “二爷。”背后有人轻声呼唤他,他转过身,看见了玉娇。
      
      她这几天都没出门,战战兢兢地待在房间里,未施脂粉的脸有些憔悴,衣服穿得也素,却总算不像往日那般刻薄,显出几分可怜之姿。
      
      “二爷。”她唤着他,来到他面前,睁大了一双盈盈秋瞳。
      “阮苏不是个有良心的,所做一切都是为了利用您。当她如愿以偿后,必定会甩掉大家与野男人双宿双飞。我知道以我的身份不该管太多,可是我真的很想请求您,不要再偏爱她了,她不值得也不配。求您多看看我们,大家都是真心实意爱您的,不光想为您分忧解劳,还想为段家开枝散叶,添子添福。我是个不入流的戏子,您嫌弃我也是理所应当,可我都等一年了,您给一次机会可以吗?就一次。”
      
      女人将自己的姿态放到最低,卑微地看着他,等待一会儿后试探地伸出手,轻轻搂住他的腰,把脸贴在他胸膛上。
      
      段瑞金推开她,回头望了眼喧哗的饭店,里面又有哄笑声传出。
      很显然,那个女人是一点也不需要他的。
      
      “回家吧。”
      他做出决定,一马当先地上了汽车。
      
      玉娇狂喜,激动到落泪,忙用帕子擦干净,跟着他上了车,紧紧贴在他身旁。
      
      她终于要成功了,只要她怀上段家的孩子,任凭阮苏如何掀风作浪,她永远是赢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日三更结束,开心~
    本文明天要入V了,到时会更新万字章,前排留评有红包掉落哦~~
    为自己的预收文打个广告,求戳专栏——《穿成民国影帝的白月光[穿书]》
    阮翡本是二十一世纪金牌经纪人,偶然穿到民国小说里,系统给了她一个任务——在这个时代培养出三位影帝才能回去。
    培养就培养,不就是换个年代干老本行嘛,她打算开始时,却被影帝们的现状吓了一跳。
    第一位,富贾没了妈的私生子,从小备受冷落与欺凌,阴暗偏执,见谁都像仇人。
    第二位,哑了嗓子的男戏子,为养家不得不去拉黄包车,连双好鞋都拿不出。
    第三位,土匪世家,见到她第一面就轻佻地捏住她的下巴,“拍戏我没兴趣,你留下来给我当个压寨夫人倒是蛮好。”
    阮翡圆满完成任务回到现实世界,三位影帝不干了,气势汹汹来找她,却发现一堆大佬在为她庆生。
    阮翡:咳咳,我是个有职业道德的经纪人,只谈钱不谈感情,麻烦你们武器收一收。
    数位大佬:休想!
    我寒冷如冰时,你是冬日暖阳。我怦然心动时,你已成为遥远月光。
    往后余生,只为你。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