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民国大佬的疯姨太[穿书]

作者:春如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8 章

      
      小曼从车里探出脑袋来,嬉皮笑脸地说:“要叫就叫个大气的,吃不起,怎么样?”
      
      “就你能。”
      阮苏戳了戳她的脑袋,突然想到一个名字——桃花源。
      
      这本书是她的桃花源,她误入其中,不知余生是否还有机会再出去,回到原来的世界。
      
      心情莫名变得很低落,她叹了口气,破罐子破摔地说:“就用吃不起。”
      
      黄昊千目瞪口呆,看了她好一会儿,确认她不是在开玩笑,只好带着这个名字去订匾额了。
      
      阮苏回到家,遇到一只拦路虎。
      玉娇浓妆艳抹地打扮了,准备出门看戏。小春鹃难得没有跟她在一起,身边只有个丫头。
      
      她远远地看见许久未见的阮苏,立即放弃看戏的打算,堵住她的去路。
      
      阮苏瞥了她一眼,没有感到意外,“哟,要出门?”
      
      她咬着牙关恶声恶气,脂粉掩不住脑门上凸起的青筋。
      “你少给装模作样,我问你,你到底想做什么?”
      
      阮苏轻笑,“我不过是开家饭店赚些零花钱,至于这样耿耿于怀么?”
      
      “放屁!”玉娇低吼:“二爷会短你的零花钱?你分明是别有用心。告诉我!你到底要做什么?”
      
      她深藏在骨子里的疯劲儿又上来了,一边骂一边朝阮苏抓来,仿佛要狠咬她两口。
      
      阮苏的辫子被她抓散了,心底微恼,抬手就是一巴掌,抽得她愣在原地。
      
      抓住对方的旗袍衣领,阮苏凑到她耳边,低声道:
      “你最好少招惹我,在这个家里,谁欺负谁还不一定呢。”
      
      玉娇慢慢回过神,捂着发麻的脸道:“难道你还敢赶我走吗?”
      
      “敢?”阮苏仿佛听了个笑话,拍拍她的脸,“看来你是不相信我有这个本事了?那我问你,昨天你去寒城大剧院看戏,跟个姓周的小白脸勾三搭四,有这回事吗?”
      
      玉娇的后背陡然一凉,惊恐地看着她。
      “你怎么知道?难道是……小凤仙看见了?”
      
      阮苏冷笑,“你管他谁看见了呢,重点在于你之前把我跟男人见面的事,添油加醋捅到二爷面前去,现在是不是该我报复回来了?”
      
      玉娇脸色刷的白了,抓住她的袖子道:“我跟他是清白的,只是喝喝茶聊聊天,你不要告诉二爷!”
      
      阮苏推开她的手,整理自己的袖子,淡然地说:“我最近忙得很,回到公馆后什么也不想做,只想安安静静的休息休息。我究竟会不会把这事告诉他,那得看你的表现了。”
      
      玉娇明白了她的意思,惶然地站在原地。
      
      阮苏不再看她,带着小曼走进自己的卧室。
      
      小曼帮她洗头,往那缎子似的黑发上涂洗发膏,忍不住问她:“您干嘛放过三姨太呢?她这人就像一条蛇,逮着机会就会咬人的。别看她现在落了下风,等抓住你的把柄,可是会要人命呢!”
      
      阮苏坐在小椅子上仰着头,眼睛看着天花板上的石膏花纹,喃喃道:
      “我打她一拳,她打我一拳,除了打得彼此鼻青脸肿让别人看笑话,于我而言有什么好处?有那功夫,不如多吃点好吃的……诶,我听说东边菜市场有人卖从阳澄湖运来的大闸蟹,都是活蹦乱跳的,哪天你趁二爷不在家,买几筐来让厨子做给大家吃呗。”
      
      小曼气得半死。
      “我的好太太,你就不能对自己的地位上点心吗?天天尽想着吃!”
      
      她嘴上抱怨,心里却也被大闸蟹的鲜美滋味勾得心痒痒,情不自禁咽了口唾沫,加快洗头速度。
      
      第二天趁段瑞金去了矿上,小曼拉着厨子和车夫,开车去寒城的东门菜市场采购了足足两筐大闸蟹回来,请全公馆上下吃了个尽兴,连几位姨太太房里都送了一盘去。
      
      沈素心吃素,严于律己不沾荤腥,赏给她的丫头吃了。王亚凤急于出门打牌,便将螃蟹装在食盒里带走,要分享给牌搭子们尝尝。
      小春鹃近来客气了许多,也不太与玉娇为伍,微笑着接过螃蟹,特地让仆人带她向阮苏道谢。
      
      唯有玉娇,铁青着一张脸,冷哼说道:“我才不吃,螃蟹到了寒城卖的贵,可在洞庭湖,那就是下等人才吃得腌臜货。”
      
      仆人端着原封不动的螃蟹回到阮苏面前,如实回报。
      小曼狠狠咬碎了一只螃蟹钳子,龇着口银牙道:“这人忒不识抬举,我骂她两句去!”
      
      阮苏挥手拦住她。
      “何必为了个不相干的人影响心情?她不吃咱们吃,多吃点。”
      
      于是两人在吃掉自己的份额后,又分吃掉了玉娇那一盘子。如此大嚼自然爽快,可到了下午两点,爽快的后遗症便出来了——阮苏这具身体从小没补充过营养,体质太虚,开始拉肚子了。
      
      她往厕所跑了好几趟,最后干脆不出来。
      天气热,这年头又没有空调,只能让小曼将电风扇搬进去。
      
      足足一个多小时,她生不如死地走出来,往床上一倒,小脸苍白得像一缕艳魂。
      
      小曼拧湿毛巾为她擦汗,口中称奇。
      “明明我吃得最多,为什么我没事呢?是不是你趁我送螃蟹的功夫,自己先偷吃了?”
      
      阮苏奄奄一息地躺着,翻了个白眼。
      “你个没良心的,这种时候还笑话我。”
      
      “哈哈,好好,我不笑了……现在怎么办,我去给你找大夫?”
      
      她有气无力地摆了下手。
      “不要,给我梳洗换衣服。”
      
      小曼愣了愣,“不是吧,你还要出门啊?去哪儿?”
      
      阮苏也懒得动,只想在床上窝着。可饭店马上就要开张了,还连厨子都没一个呢,没厨子的饭店能叫饭店吗?
      况且她还与黄昊千约好了,今天要给他结工钱的。
      
      在小曼的帮助下,阮苏装扮齐整坐上汽车,前往南街。
      小曼那丫头胆大包天,见她没力气反对,就由着自己的爱好将她打扮成了一个小娃娃。白色的真丝短衫,粉色的百褶长裙,一双精致小皮鞋,乌发如瀑布般披在脑后,在南街一下车便引来许多人停步侧目。
      
      饭店的匾额已经做好了,端端正正挂在大门上,用一块崭新的红布盖着。
      门是半敞的,阮苏让小曼扶自己进去。
      
      黄昊千正与工人头子坐在大椰树下聊天,听见动静抬起头,被她此刻的模样惊艳得呆了好几秒。
      
      阮苏道:“黄设计师,我来给你们结工钱了。”
      
      他这才回过神,忙将她扶到椅子上,问:“这怎么回事啊?”
      
      阮苏不好意思说,小曼压低了声音道:“吃螃蟹吃的。”
      
      “……阮太太真是豪爽之人。”
      
      阮苏拿出准备好的支票交给二人,雇佣关系就算结束了。工头收拾家伙离开,黄昊千也将支票装进公文包里,却犹犹豫豫的没有走。
      想了想,他来到阮苏面前,“我知道你们今日要招厨子,只有两个女人怕忙不过来,加上你又病了,不如我留下来帮忙再走。”
      
      阮苏微讶,沉吟片刻后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你当真只是想帮忙,没别的想法?”
      
      他藏在黑边眼镜底下的脸泛起了红霞,局促地说:“当然只是帮忙。”
      
      阮苏正是缺人手的时候,没有戳破他,“那就劳烦你帮我写张招聘告示贴出去,内容就写‘本店即将开张,急需大厨,月薪……月薪一百银元’。”
      
      黄昊千眼珠子都差点滚出来。
      “一百银元?”
      
      “太多了吗?”
      
      “当然多,锦绣楼干了十几年的老厨子,每月也就五十大洋而已。”
      
      “唔……”阮苏摸着下巴,“那就八十银元吧,不能再少了,饭店里最重要的就是厨子啊,不下点本钱怎么行?”
      
      黄昊千摊开纸笔写告示,忍不住说:“这么高的月薪,饭店怕是要被踏破门槛了。”
      
      他一语中的,告示贴出去不过两个小时,前来应聘的人数高达十几人。
      
      其中有自称淮扬菜世家的,有自称在黄鹤楼掌过勺的,还有自称御厨传人的,身份背景一个比一个牛。
      
      黄昊千做事十分严谨,不肯相信他们的口头介绍,要看真功夫。正好装修完毕,厨房可以投入使用,就买了些油盐酱醋等佐料,让他们露一手。
      
      阮苏老神在在地坐在椅子上,成为试吃人之一。
      
      应聘者里有骗人的,也有真本事的。黄昊千感觉有几位很不错,向她大力推荐,她却一概用“不合口味、不够新颖、不洋气”等借口,轮着番拒绝掉了。
      
      黄昊千揣摩不出她的心意,小曼也问:“你到底想要个什么样的厨子啊?不如说说条件,我们好专门去找。”
      
      她想要什么样的?自然是手艺越差的越好,不然万一吸引了回头客,亏不了钱怎么办?
      阮苏摆摆手,“无妨,继续面试吧。”
      
      二人打起精神,迎接下一位应聘者。
      
      夜幕降临之际,依旧没有敲定厨子。阮苏说先回去休息,明天再来,不料门外突然跑进来一个穿黑色巡警服的男人探头进来,张望一圈后将目光锁定黄昊千。
      “请问……你们招厨子?”
      
      黄昊千点头。
      
      “什么要求?”
      
      “会做菜,做得好吃,花样越多越好。”
      
      那人搓搓手,“那我可来对了,我家祖上开馆子的,手艺那叫一绝,保管客人吃了就忘不了。”
      
      “口说无凭,厨房里还剩条鱼,你做给我们尝尝吧。”
      
      那人面露犹豫,踌躇不前。
      
      黄昊千问:“做不了?那可当不了厨子。”
      
      他连忙赔笑,摘掉帽子卷起袖子,跑进厨房里。
      
      小曼看着他的背影嘀咕,“八成又是个骗子,浪费咱们的时间。”
      
      阮苏喝着茶,没言语。
      
      二十分钟后,一盘红烧鱼出锅。
      黄昊千皱着眉尝了口,想让那人走人,阮苏却开口道:“行,就你了,叫什么名字?”
      
      那人自己都愣了愣,几秒后才赶忙回答:“彭富贵。”
      
      “三天后饭店开张,你来上班。要是身边有愿意当杂役跑堂的,也可以一并带来,工钱从优。”
      
      彭富贵连连道谢,近乎狂喜地跑出去。
      
      黄昊千与小曼不解地看向阮苏,“你居然要他?”
      
      阮苏点头,“我觉得他手艺很不错啊。”
      
      老板口味如此独特,他们能说什么?只好收拾东西各回各家罢了。
      
      趁两人转身,阮苏连往嘴里灌了几口茶。
      真是咸死她了,这个彭富贵做菜怕是只会放盐。
      
      月朗星稀,一辆黑色汽车驶进段公馆,高大英俊的男人下了车,走进灯火通明的家中,摘下帽子递给仆人。
      
      小曼从楼上下来,看见他忙停下来打招呼。
      “二爷,您回来了。”
      
      段瑞金冷淡地嗯了声,“她呢?”
      
      “饭店快开张了,太太在跟朋友打电话商量开张那天的安排呢。您要见她?我去通知。”
      
      “不必。”
      他走上楼梯,与她擦肩而过,“我自己去。”
      
      小曼转身看着他的背影,想起阮苏此刻在泡澡,立即绷紧心弦。
      可这时追上去也晚了,她叹了口气,心道太太还是自求多福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