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七个大佬的白月光

作者:北宫如如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章醒来

      也许是孩子自愈能力强,谢锦宁就这么用草药和水把瘸腿小男孩救了过来。
      
      醒来,瘸腿小男孩含泪笑她:“瞧瞧,爱干净的小黑白花猫成了小灰猫了。”
      
      谢锦宁气得挠了他一爪子。
      
      从此以后,每次看到山庄里的人靠近小男孩,谢锦宁就龇牙咧嘴,浑身炸毛,上面两步护在瘸腿小男孩面前。
      
      瘸腿小男孩心里暖暖的。
      
      后来,谢锦宁还为小男孩报了仇,把打伤小男孩的人引到捕猎的陷阱中,和马蜂窝下……
      
      ※※※
      
      谢锦宁在山庄里游荡的时候,偶然听到庄主和心腹对话。
      
      “差不多得了,别把那小畜生弄死了,毕竟,是那个人的儿子,留着还有用。”
      
      “也对,以后还要用他来对付那人……”
      
      看来瘸腿小男孩的身世很复杂,谢锦宁心想。
      
      ……
      
      后面的梦境断断续续。
      
      最后的情形停留在。
      
      山庄里来了一位排场很大的贵人。
      
      那位贵人喜欢长得漂亮的小男孩。
      
      派人来抓瘸腿小男孩……
      
      谢锦宁拼命了的,扑上去对着擒住小男孩的人又抓又咬。
      
      结果,被那人狠狠摔在一块石头上。
      
      剧痛袭来,梦中的谢锦宁版小黑白花猫彻底失去了意识。
      
      ……
      
      ※※※
      
      “郡主,郡主,快醒醒!”
      
      谢锦宁听到有人在耳边呼唤她的名字。
      
      是谁?是谁在喊她?
      
      ……
      
      “暖暖,快醒过来吧,你再不醒过来,为父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声音悲切,是父王。
      
      “太医,暖暖到底怎么了?”是皇长孙姬少白。
      
      “阿宁,再不醒过来,我就抢走你的小红马……”这幼稚的声音,是她青梅竹马的玩伴,隔壁长平候世子李麒。
      
      居然想抢自己心爱的小红马,谢锦宁气得想跳起来打他。
      
      ……
      
      她听到有许多人在喊她,然而她无法睁开眼睛看他们一眼,无法出声告诉他们别担心。
      
      醒来,醒来,快点醒过来。
      
      听着父王悲切的呼唤,她的心揪了起来。
      
      不能让父王、李麒和少白哥哥他们担心。
      
      她的意识在身体里剧烈挣扎,想要打破那层禁锢她的藩篱。
      
      昏昏沉沉,恍恍惚惚,不知道过了多久,挣扎了多久,她感觉到自己终于能动了。
      
      努力睁开眼睛,看到荷绿色的帐顶,上面绣着鱼戏莲花图案。
      
      她心中一喜。
      
      旁边传来惊喜的呼声。
      
      “郡主醒过来了。”
      
      接着是一连串呼啦啦的脚步声。
      
      看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容,谢锦宁动不了,发不出声音,只能激动地拼命蠕动干裂的嘴唇,喉咙里干涩刺痛。
      
      “父……父……父王……”
      
      “哎!”床边站着位身穿玄袍,身材高大、面容刚毅,轮廓如刀劈斧凿,神色有些憔悴,却仍旧威仪凛然的中年男子,正是谢锦宁的父亲定南王。
      
      定南王抹了抹湿润的眼角,宽厚的大掌小心翼翼握住独生女小小软软的手,声音沙哑,鼻音浓重,隐含哽咽。
      
      “为父在这里,暖暖,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声音亦是小心翼翼,生怕惊了女儿。
      
      “父……父王……”几天不见,帅气的阿父怎么变瘦了?眼睛里怎么有了血丝?额头上怎么有了皱纹?头上怎么有了白发?
      
      看着定南王满眼血丝、胡子拉碴的憔悴样子,谢锦宁心中大恸。
      
      十分想摸摸父亲头上零星的白发,想出声安慰他,然而喉咙干涩刺痛,半天只能挤出一声粗粝如磨砂的“阿父”,不由急得眼睛红了。
      
      “阿宁,你都昏睡了一个月了,快把你父王急死了。”旁边传来一个幼稚的声音,是自己的玩伴李麒。
      
      谢锦宁转动着眼珠子,费力地偏头看了他一眼,想动一动身子,却感觉乏力,起不来,一双温柔的手从后面托住她。
      
      “谢……少白……哥哥。”谢锦宁对着面如冠玉的少年皇长孙费力地道谢。
      
      姬少白朝她温润一笑。
      
      “阿宁不要急,先别说话,喝口水润一润嗓子。”姬少白的声音和他的人一样,温润如玉。
      
      谢锦宁的大丫鬟红笺连忙将刚倒好的水递过来。
      
      定南王亲自接过,用勺子舀了一勺,吹凉了,才小心翼翼递到谢锦宁嘴边。
      
      喝了几勺子水,谢锦宁的喉咙总算不那么火辣辣,可以正常说话了。
      
      “暖暖慢点喝,是为父不好,没有看顾好暖暖。暖暖醒过来,为父这心就放下了。”定南王用雪白的丝帕擦了擦女儿嘴边的水渍,摸了摸女儿瘦了一圈的脸颊,有些心痛,有些自责,自己常年在外征战,不能陪伴女儿,没有照顾好她。
      
      “父王……你怎么有白发了?”谢锦宁摸了摸定南王头上零星的白发,心疼道。
      
      “阿宁,你不知道,你昏迷的这段时间,你父王都没睡过一个好觉。”
      
      “你可把我们急死啦,还好你醒了。”李麒在一边快言快语道,他在外人面前性格高冷跋扈,高傲难近,在他熟悉认可的人面前性格却很活泼爱闹。
      
      自己的小青梅醒过来,李麒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因此声音十分快活。
      
      “父王……您怎么可以不好好休息?”谢锦宁听到定南王一个月都没睡一个好觉,立刻着急了。
      
      “哈!为父在战场上经常一连几天征战不休,习惯了,暖暖不要担心。”面对女儿的关心和担忧,定南王只能傻笑,同时面无表情地瞥了李麒一眼,这小子欠教训,这种事能说出来让女儿担心吗?
      
      女儿刚醒过来,他还想陪女儿待一会儿呢,被这小子一说,女儿肯定要催自己去休息了。
      
      果然!
      
      “父王,您快去休息!”谢锦宁推了推定南王的手臂。
      
      “哎!暖暖,让为父再陪你一会儿,你才刚醒过来,还没吃东西,厨房一直暖着你最爱的桂花羹,让红笺端过来,为父喂你……”
      
      “父——王——”谢锦宁瞪着定南王,拖长了声音,扁着嘴,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定南王马上投降:“哎!好!好!听暖暖的,为父马上去休息。”
      
      生怕女儿哭了。
      
      走了两步,又回头看着谢锦宁,不舍地道:“暖暖,你刚醒过来,身体还很虚弱,需要静养,少说一点话,免得喉咙痛……大家散了吧,不要打扰暖暖休息……桂花羹很甜,暖暖吃一碗再睡。这次,不要睡太久了……”最后一句有些心酸,有些后怕。
      
      谢锦宁听得眼眶发胀,鼻子发酸。
      
      定南王出门前瞪了李麒一眼,都怪这小子嘴上没把门,让自己不能多陪一会儿女儿。
      
      李麒莫名的觉得有些脊背发寒。
      
      在场的听闻定南王府的平安郡主醒过来,纷纷赶过来看望的左邻右舍,都有些傻眼。
      
      铁血沙场、戎马一生、威名赫赫的战神竟然有这样婆婆妈妈的一面!居然还怕女儿!
      
      这可是个大新闻。
      
      “从来没见过老师这副模样。”姬少白笑道。定南王是他的师傅,他一年有一半时间住在定南王府。
      
      “让少白哥哥见笑了。”谢锦宁有些不好意思。
      
      姬少白沉默了一下,道:“暖暖,我很羡慕你。”
      
      “虽然王妃去世的早,但你周围,所有人都爱你,定南王爱你如命,李麒待你比亲妹妹还要亲,王府所有人都喜欢你,在你昏迷的期间,他们都真切的为你着急担忧,李麒、忠叔、冯妈妈和你的几个丫鬟都急哭了。”
      
      “他们都担忧我,那少白哥哥呢?”谢锦宁眨了眨眼睛,调皮地问道。
      
      姬少白白玉般的面颊微红,半晌才道:“暖暖那么可爱,少白哥哥当然也……”
      
      还没说完,就被李麒大呼小叫着打断。
      
      “暖暖小馋猫,你的桂花羹来咯……”
      
      李麒捧着一个青瓷碗,绕过紫檀木屏风快步进来,红笺哀怨的跟在他身后,喊着“慢点,可别洒了”。这可是她的活儿,被这混世小魔王给抢了。
      
      听到猫这个词,谢锦宁有一瞬间的恍惚,她好像忘了什么东西。
      
      到底忘了什么呢?
      
      而此时,千里之外,一个四面被断崖环绕的小山庄中。
      
      破旧的小木屋里。
      
      一个衣衫褴褛、裸露在外的手臂上有几处伤痕、容貌冰雪可爱的小男孩,似乎被梦魇住了。
      
      睡得十分不安稳,双手在空中胡乱挥舞着,像是想抓住什么。
      
      呼吸急促,嘴里带着微微的哭腔喊着:“小猫,小猫!”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