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七个大佬的白月光

作者:北宫如如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章哥哥

      随着谢忠的叙说,谢锦宁了解了自己的父亲定南王最伤痛愧恨的一段往事。
      
      永平三年。
      
      也就是八年前。
      
      当时,定南王在大胤边境的怒龙谷与大魏苦战,把家眷托付给当今皇上,还安排了精于骑射、个个能以一当十的的亲卫保护自己的母亲和一双儿女,也就是谢锦宁的祖母、哥哥和谢锦宁自己。
      
      可是当年的太子,现在的齐王姬永,为了游猎时玩得尽兴,竟然强行借走定南王安排来保护自己的母亲和儿女的亲卫,助他射猎。
      
      就在那一天,大批的刺客涌入盛京定南王府。
      
      定南王的母亲,也就是谢锦宁的祖母被杀。
      
      谢锦宁不到两岁的哥哥、和刚满三个月的谢锦宁,被刺客裹挟着带去了大魏,用来威胁定南王。
      
      定南王得知之后,发了疯一般,带着军中最精锐的三百铁骑,连夜驰骋,深入大魏追击那群刺客。
      
      这三百精锐铁骑,就是最初的狮虎卫种子。
      
      两方人马在堕雁寒潭上方的断崖相遇。
      
      堕雁寒潭,地如其名,深不可测,极为可怕。至今为止,靠近它的人,没有能活下来的。
      
      连大雁都不敢从它的上空飞过。
      
      它会将靠近它的一切活物和死物吸入其中,因此而得“堕雁”之名,是真正的死亡之地。
      
      丧心病狂的大魏王弟魏无咎,当着定南王的面,将刚满三个月的谢锦宁和她两岁的哥哥抛下万仞危崖。
      
      定南王心神俱裂,同时跟着跳下去。
      
      跳下去的同时,一只手攀住崖上的藤萝,剩下的一只手,只能抓住一个孩子。
      
      定南王抓住了自己三个月的小女儿,眼睁睁看着自己两岁的儿子掉下了危崖,落入了死亡之地堕雁寒潭。
      
      之后定南王含泪把三个月大的小女儿谢锦宁绑在胸前的甲胄里,带着三百铁骑,浴血奋战,击杀大魏精锐五千,冲破重重包围,杀出一条血路,回到大胤。
      
      这一仗奇迹般地以三百敌数万,着实吓破了大魏诸军的狗胆,从此不敢正面撄定南王锋芒。
      
      连大魏人,都称定南王谢正卿为“神将军”。
      
      而狮虎卫,经此一役,成了天下最精锐的兵种,和定南王谢正卿一起,名震天下。
      
      再之后,当今皇上狠狠责罚了当时的太子姬永,押着姬永在定南王面前跪下磕头认错,亲自动手将姬永打个半死。
      
      也因为这件事,导致姬永的太子之位被废,被贬为齐王。
      
      姬少白的父亲姬业被册立为太子。
      
      可是姬少白的父亲身体不好,在他五岁的时候就去世了。
      
      现在,大胤朝太子之位仍旧空悬。
      
      有人说皇上是等着姬少白到十五岁之后立他为皇太孙。
      
      也有人猜想皇帝想重新立齐王姬永为皇太子,但碍于定南王当年因为姬永家破人亡这件事,而犹豫不决。
      
      从谢锦宁的哥哥和祖母去世之后,定南王无论打过多少次胜仗,无论当今皇上赏赐再多的奇珍异宝,赐封再高的爵位,赐予再广阔的封地,他都不曾真正开怀过。
      
      定南王成了大胤朝唯一的异姓王,成了名震七国的“战神”,世人称颂他为“大胤传奇”,可谢锦宁知道,如果这个传奇的代价,是祖母和哥哥的生命,父王宁愿不要。
      
      也就是在那以后,定南王把死去的儿子谢锦的\'锦\'字,加进了女儿的名字。
      
      谢长宁从此变成了谢锦宁。
      
      定南王从此连行军打仗都寸步不离地带着谢锦宁,再不肯托付给别人照顾。
      
      所以谢锦宁从小有一半的时间,是待在南疆军营的。
      
      ……
      
      听完谢忠的回忆,谢锦宁早已泪流满面。
      
      “哥哥真的没有一点活下来的可能吗?”
      
      谢忠叹息着摇了摇头:“堕雁寒潭之所以称之为死亡之地,是因为被吸进去的人,没有能活着出来的。”
      
      谢锦宁只觉得心里十分难受,喃喃道:“要是父王当时抓住的是哥哥就好了,这样父王就不会愧恨那么多年……”
      
      谢忠道:“郡主说什么傻话,您和世子,都是定南王的心头肉,可恨的是把你们丢下万仞断崖的魏无咎,是强行借走保护你们的侍卫的……”
      
      说到这里,谢忠说不下去了,再不满,那位也是大胤皇帝的嫡子,当今齐王。
      
      听完谢忠讲述的往事,谢锦宁对当今齐王姬永的印象跌至了谷底。
      
      他的肆意妄为,导致了八年前定南王府的家破人亡。
      
      谢锦宁一字一顿道:“大魏王弟魏无咎,当今齐王姬永,总有一天,这两个人要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为定南王府八年前的家破人亡付出代价。”
      
      她默默地念着这两个人的名字,像是要把这两个人铭记在心。
      
      谢忠忙出门警惕地左顾右盼,确定附近只有他们俩,才松了口气道:“郡主,这种话可不能让别人听见了……”
      
      “自从太子姬业死了之后,齐王姬永是最有资格登极的。”
      
      “虽然朝野内外对齐王争议颇大,但架不住皇上的嫡子就只剩下他了,朝中也不缺人站他的队,咱们王府中也难说没有他的眼线,齐王本来就和咱们王爷不对付,郡主的话若是被他的眼线听到了,搞不好又要给王府栽赃罪名,说王爷对皇室怀恨在心……”
      
      谢锦宁没有吭声,半晌才道:“祖母的血不能白流,哥哥不能白死……有时间,我想去堕雁寒潭看看……”
      
      ※※※
      
      离开祠堂。
      
      在听了这么一段往事之后,谢锦宁的心情难免有些低落。
      
      还多了一丝隐忧。
      
      她是从现代胎穿到这个架空王朝的,刚开始的一年,她懵懵懂懂,浑浑噩噩,后来慢慢记起了前世的事。
      
      定南王的父爱感动了她来自现代的灵魂,她是真正把定南王府当成家,把定南王当父亲。
      
      站在定南王府的立场考虑,她觉得王府现在的处境危如累卵。
      
      父亲是“大胤传奇”,是“七国战神”,是帝国的“脊梁”,功高盖主,国人对定南王的“仰慕”超过了对当今圣上的。
      
      宣仁帝心胸还算宽广,因此能容忍定南王。
      
      但是目前最有可能的王位继承人,一位是已故太子的嫡子,皇长孙姬少白,一位是齐王姬永。
      
      “要是少白哥哥继承皇位还好说,好歹从五岁起,每年就有一半的时间待在定南王府,和父王师徒情深。”
      
      “不得不说宣仁帝选择让少白哥哥来定南王府拜师,有弥补定南王府,修复皇室和定南王府的关系的意思在里面。”
      
      “要是齐王姬永继位,那就糟糕了,姬永与定南王府过节可是破家之仇。”谢锦宁喃喃自语。
      
      鉴于有前世的经历,谢锦宁太了解人心了。
      
      大部分人做了损害别人,对不起别人的事,不会去想着弥补,只会害怕别人的记恨和报复。
      
      好一点的远离自己对不起的人,人品差一点心肠狠毒一点的,只会恶性循坏,想办法杜绝隐患,能力允许的话,把自己对不起的人往死里踩,甚至除掉。
      
      最典型的就是曹操误杀了吕伯奢一家,知道真相之后,没有选择弥补,而是选择将吕伯奢也杀掉,就是因为害怕被报复。
      
      宁肯我负天下人,不肯天下人负我。
      
      很明显,齐王姬永就属于人品差的范畴。
      
      而且据谢锦宁所知,宣仁帝曾多次在宫晏上说:“要是定南王谢正卿是他的儿子就好了。”
      
      说这话的宣仁帝没事,但是听在齐王姬永耳里,就不是一般的刺耳了。
      
      那种嫉恨,一旦姬永登极,会毁了定南王府的。
      
      一定要说服父王,支持少白哥哥当皇帝啊。
      
      谢锦宁带着忧虑,沉沉睡去。
      
      ※※※
      
      “阿宁,阿宁……”
      
      梦中,有人在喊她。
      
      一声一声,如同最亲近的人最温柔的呼唤,又如同仇人最刻骨的怨咒。
      
      是谁,是谁在喊她?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