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YY向文,看着玩吧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沫沫;陶梓 ┃ 配角: ┃ 其它:

  总点击数: 1   总书评数:0 当前被收藏数:0 文章积分:31,782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纯爱-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不明
  • 作品风格:轻松
  • 所属系列: 小矮人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15037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无责任理想

作者:杨萱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顾沫沫知道父母给她安排了相亲这个事实之后,她是无法接受的。毕竟像她这样经济独立且生活精致的新时代女性怎么可能要向相亲低头?
      但父母告诉她,对方是合作伙伴的儿子,让她去也不过是过个场。顾沫沫是觉得,这种电视剧里头常有的商业联姻搁在她这儿是不顶用的,要问为什么?她缺钱花吗?不。她缺爱吗?就算真的缺爱也不会蠢到用联姻来代替爱吧?
      总之顾沫沫对这场相亲是不屑一顾的。
      顾沫沫心里向往的爱情很简单,举个身边的例子,她的同事王老师和宋老师不就是自自然然地走到了一起吗?还成了本校最甜的教师情侣,每天都能看到王老师和宋老师两个人一起吃午饭,这午饭有时候还是他们两人轮流做的;
      最让顾沫沫兴奋的是,王老师这人平时看起来一本正经的,居然会调戏自己的男友,而宋老师平时明明是爽朗派,被调戏的时候却羞得脸都红了,这样太戳她的萌点啦!
      顾沫沫也有过恋爱的想法,可出去玩的时候发现外面的这些男生真是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噗。”王秋秋在听到顾沫沫对自己和宋南庄的评价之后,她差点没把口中的咖啡给喷出来。
      这个时候刚好宋南庄上课去了,顾沫沫似乎是终于逮到了和王秋秋单独说话的机会。
      “王老师,你说我要跟自己的那些好朋友说吧,我又不好意思,毕竟是相亲啊,相亲啊,在我的世界观里面,我是不需要相亲的啊。”顾沫沫很是惆怅,“王老师,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王秋秋大概是懂了,顾沫沫真的是在烦恼,找自己商量大概是因为年龄相仿,而且也是能够处在旁观者的角度说话。
      “顾老师,我觉得吧,你可以不用太在乎‘相亲’这两个词。你父母不是都跟你说那只是形式上的事情吗?”王秋秋安慰道,“说不定对方也是这么想的。”
      听了王秋秋的话之后,顾沫沫才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在意这个事儿,大不了当认识一个新朋友呗。
      不过这是顾沫沫与新朋友见面前的想法。
      她观察眼前这个人,身穿蛇纹外套,紧身长裤,蹬着一双男式亮片靴子,手拿着一个很有贵妇气息的钱包,鸭舌帽底下似乎是刚刚染没多久的白金色头发,一边一只小耳环,画着眼线的双眼注视着顾沫沫。
      这让穿着少女风小裙子的顾沫沫有种猝不及防的感觉。
      怎么,怎么回事?这跟他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啊?她,她还以为会看见一个西装笔挺的精英男,这个不知道走什么风格的人是怎么回事啊?
      那人瞪,对,是瞪了她一眼,然后说:“坐吧。”紧接着向后打了响指,后头的服务员巴巴地赶到他们这桌问道:“陶先生有什么吩咐吗?”
      这位陶先生用下巴比了比顾沫沫,“问她,我照旧。”
      顾沫沫有些懵懂地要了杯咖啡,接着又开始打量了一下这位陶先生,她见过对方的父亲,是一个很和气的中年人,怎么儿子跟父亲完全不是一个画风的呢?
      “你好,我……”
      顾沫沫刚开口就被对方打断了。
      “顾沫沫,24岁,高中教师,爱好是旅游……”
      顾沫沫目瞪口呆地看着对方,怎么自己那点小资料全让他给掌握?
      “我叫陶梓。至于其他,你以后慢慢了解也不迟。”陶梓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顾沫沫,你是我喜欢的类型,我们交往吧。”
      陶梓的话就像是当头一盆冷水浇到了顾沫沫的头上,什么叫喜欢的类型?这也能算交往的原因?顾沫沫觉得这个人在她跟前拽得过分,但性格如她这样的人也不想初次见面就闹什么不愉快,毕竟两家父母都认识,不看僧面也看佛面不是?
      “那个陶先生……”
      “叫我陶梓。”他又插嘴道。
      “啊,陶梓,”顾沫沫依旧维持了笑容,“那个我们才第一次见面,这样会不会太快?”
      陶梓摇了摇头说:“怎么会快?你不是因为还没有人来领取才单着的吗?正好,我也是。”
      顾沫沫都快要被眼前这人的话给气疯了,见过直接的,没见过这样直接的,而且这是什么话?说得她顾沫沫好像没人追似的。
      顾沫沫一阵无言。
      “你下周末有空吗?跟我一块出去吧。”陶梓又一次用这种不容拒绝的口吻说道。
      “再说吧,我说不定要加班呢。”顾沫沫连忙推托。
      “加班?”陶梓挑了挑眉,“现在不是不允许高中周末补课吗?而且你带的也不是高三班啊。”
      顾沫沫在内心怒吼,你又知道我带的不是高三!
      “就这么说定了。”陶梓又开口,“我到时候去接你。”
      Excuse me?!
      顾沫沫气愤地干完一大杯苏打水,“小跃,你说怎么会有这种人啊?他当他是谁啊?霸道总裁啊?”
      左跃是她的青梅竹马,开了家小小的清吧,顾沫沫经常去光顾,顺带谈心。
      左跃闻言笑了笑,悄悄地给顾沫沫续杯,回答道:“你说的这个哥们儿有点意思,有空带他过来玩呗。”
      “不过我看他还挺喜欢限量款的,你知道吗?经过我一番观察,他今天带的手表是限量款的,他外套里头那件衣服也是限量款。”顾沫沫回忆起来的只剩下对方的外在物品了。
      左跃无奈地翻了翻眼睛,“不懂你们有钱人的世界。”
      “哎呀这个不提了,”顾沫沫无比烦恼地捧着脸,“我是不想再跟这种莫名其妙的人有什么牵扯了。”
      “那你直接拒绝不了的话,可以间接啊。”左跃一边擦杯子一边说,“用手机啊。”
      顾沫沫看了看自己的手机,还在想着用什么理由搪塞。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到顾沫沫的工作日。
      这个陶梓也是奇怪,自从拿到她的联系方式之后,却一直都没有再主动跟她说点什么;当然顾沫沫也不是主动的人,她是这么想的,先提出来要交往的人是陶梓,又不是她,凭什么呀?午间休息的时候,她有一勺没一勺地吃着她家阿姨给她准备的便当,开始觉得自己上个星期赴约相亲这个决定实在是失策。
      “大庄,刚刚阳阳跟我说她一个叔父新开了个农家乐,”王秋秋也在一旁和宋南庄吃饭,“问咱们这个周末有没有空去,说那里的风景不错,空气也好。”
      宋南庄吃了一大口饭后回道:“农家乐?你要是想去的话没问题啊,反正你也知道我周末没什么要紧事。”
      王秋秋微微一笑,“那我回复阳阳啦。”
      “嗯。”
      耳尖的顾沫沫毫无疑问听到了这段话,她灵光一闪,诶嘿,拒绝的好理由来了!
      到了周五的早上,陶梓不出顾沫沫所料地打了个电话过来。
      “明天上午我来你家接你吧。”
      顾沫沫清了清嗓子,用了很是委屈的语气说:“陶梓,真是不好意思啊,我明天有别的事,没办法和你约了啊。”
      “什么事连我的鸽子都可以放?”对方的语气果然变得更加不好。
      顾沫沫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没办法,这是学校领导组织的农家乐,说是增进同事之间的感情,我总不能拒绝吧。”
      陶梓在那头沉默了几秒,“这个事你是不应该拒绝。”
      “你也这样认为对不对?”顾沫沫脸上立马出现了得逞的笑容,“所以说啊……”
      不料陶梓却插嘴道:“所以说我陪你去,反正这种单位组织的活动都能带上家属的吧。”
      “家……属?”顾沫沫歪了歪脑袋。
      “嗯,就这么决定了。正好我也没玩过什么农家乐,你明天几点出发,我直接去你家接你吧。”
      顾沫沫皮笑肉不笑地回答:“还没说呢,我去问清楚再给你答复啊。”
      按了电话之后,顾沫沫有种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啊啊啊啊啊这个陶梓是猴子吗!怎么给根棍子就顺竿爬!
      对了,她撒的谎要怎么圆过去啊,要怎么圆过去啊!顾沫沫扭头看向正在办公桌上备课的王秋秋,然后双脚一蹬,让办公椅滑到了王秋秋的身边,吓了对方一跳。
      “顾…顾老师?”王秋秋有些懵地看着顾沫沫。
      顾沫沫秒变委屈脸,“王老师,拜托你一件事呗。”
      在听完顾沫沫一番声泪俱下的请求之后,王秋秋回道:“顾老师,我跟我那朋友说说就行了,她是个很好说话的人,而且去玩嘛,人多点才热闹。”
      “真的吗?!太谢谢你了!王老师!!”顾沫沫连忙抱着王秋秋欢呼。
      王秋秋见她这样,八卦小心思来了,“和你一起的那位,该不会就是上次说的那个对象吧?”
      “对啊,我以为随便打发就能完事儿,谁知道是块甩不掉的牛皮糖。”顾沫沫很是惆怅,“等明天看到他,你就知道了,真的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呀。”
      “你们俩聊什么呢?”刚下课归来的宋南庄见顾沫沫和自家女友坐一块,很是好奇地走过来问道。
      王秋秋跟他略略说了说,宋南庄点点头,“好了,加上顾老师两个人,这次八个人去多热闹呀。”
      “八个人?”顾沫沫有些疑惑。
      “是呀,八个啊。”宋南庄瞪了瞪眼睛,“秋秋的闺蜜有两个,她们还要带上各自的男友。”
      合着自己是参加了情侣聚会吗?顾沫沫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但又说不出来什么。
      在无可奈何之下,她下班后打了个电话给陶梓,告诉他时间之后,对方只回答一句“知道了”就率先把电话给挂了;顾沫沫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的手机,这个人真的是,连句问候都没有就把电话挂了,本来就看他不顺眼,现在更甚。
      因着这是个两日一夜的小出游,顾沫沫收拾了两件换洗的衣服,冷不防看到自己的母亲正站在门口,饶有兴趣地看着她。顾沫沫生平最怕她妈这眼神,一看就觉得藏着什么小心思似的,又或者是看穿了别人的小心思似的,反正这眼神不是什么好眼神。
      “周末在外过夜?”沫沫妈抱着双手瞧着女儿手上的衣服。
      “对啊,我同事去玩农家乐,叫我一起去。”顾沫沫很是大方地回答道。
      “同事?我刚刚怎么还听到你跟陶梓打电话啦?”
      看吧,她就知道,自己亲娘是八卦来了。
      “是他说要去的,不是我主动邀请的。”顾沫沫挑重点说道。
      沫沫妈的神情中带了点调皮,“噢噢噢,那好那好,年轻人嘛,多玩玩没事儿。”
      说完不久,沫沫妈便转身离开了女儿的房间,顾沫沫拍了拍胸口,明明自己说的是事实,怎么这心里头一阵心虚?这感觉就像是小时候偷看电视,最后家长摸到了发热的电视机露馅似的。
      第二天一早,她一起来就开始收拾自个儿,将微卷的长发梳成了俏皮又不失可爱的高马尾,上头还帮了个粉色小蝴蝶结;化了个比平日还要淡的妆容,穿上了最有她个人风格的粉色运动服,背上一个浅色的双肩包,看上去像是个学生妹。
      刚从二楼走下来的顾沫沫,便看到一个反扣鸭嘴帽的人正背对着她和沫沫爸聊天,沫沫爸一抬眼便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
      “女孩子就是讲究一点,总算是弄好了。”
      那人转过头来,不出顾沫沫所料,果然是陶梓。只是她没想到今天的陶梓还算正常,没画眼线,虽然穿着的运动服上有着金色的闪片,但这样看起来也比初次见面的蛇皮外套感觉好些,再低头一看,脚上的运动鞋果然也是限量版的。
      在父母的目送下,她坐上了陶家专用车。
      顾沫沫和陶梓两个人面对面坐着,产生了一种迷之尴尬的感觉,顾沫沫虽然内心是不怎么想要跟这个人展开什么话题,可是良好的教养告诉她这样不好,正准备开口,对面的陶梓却抢先说话。
      “你今天这样打扮非常可爱。”
      顾沫沫的呼吸有那么一两秒是停止的,随之而来的是“砰砰”个不停的心跳。
      她从小到大被人都不知道被夸过多少次“可爱”,但是这些夸赞大多都带着假意,带着虚伪,带着奉承。只是面前这个人,眼神中的正直清亮让顾沫沫猝不及防,这个人在她面前不会像那些阿谀奉承的人一般带着虚伪,也不会像那些对她展开热烈攻势的追求者带着征服。
      莫说带着,陶梓恐怕连虚伪和征服都没有吧。
      她倒是没有到害羞得满脸通红的地步,故作镇定地回道:“你今天这样打扮也非常帅气。”
      怎料陶梓说:“这个不用你说,我一直都很帅气。”
      顾沫沫闻言愣了愣,这人的自信到底哪里来?以及为什么他底气那么足?虽然这话听着和平日里那些臭男生没什么两样,可是陶梓这泰然自若的样子丝毫不让人觉得他在装X。
      顾沫沫得出结论,这人是从心底里觉得自己是个帅哥吧。
      她撇了撇嘴巴,无言地看向车窗外;恕她直言,这样的人往往会把天聊死,还是算了吧。
      司机开到集合地点后,便放下了他们,顾沫沫下车就看到了王秋秋和宋南庄,刚要打招呼,却发现他们和其他几个顾沫沫不认识的人一样,目瞪口呆地看着她和陶梓。
      啊,也对,她从来没有跟同事透露过自己的家境啊,现在这状况估计以为她钓上了什么金龟婿了吧?罢了罢了,不解释会比较好。
      经过王秋秋和宋南庄的介绍过后,那对黏在一起,穿着紫色情侣装的是这次活动的组织者,沐阳阳和被王秋秋称为“齐老师”的齐滨;
      另一对明显看得出年龄差的,但是女方成熟美丽非凡,连陶梓都出口称赞,男方虽然年轻阳光不失帅气,却没有半点社会新鲜人的感觉,看着十分稳重,他们是被王秋秋称作“大姐姐”的刘淼淼和韩哲。
      听完介绍的陶梓,疑惑地看向顾沫沫,看得她一阵心虚。
      他们俩走在队伍的最后面,陶梓斜眼看她道:“学校领导?同事感情?”
      “王老师和宋老师真的是我同事。”顾沫沫欲盖弥彰。
      陶梓面无表情地用手指叩了一下她的天灵盖,让她一阵吃痛。
      凭什么人家谈恋爱都是摸头杀,她就吃了个爆栗啊???不对,顾沫沫回瞪了身旁的人一眼,这根本不是谈恋爱,绝对不是!
      他们坐上了农庄提供的小巴车,很快地就到了农庄。
      这里的老板还挺有心思,柳树,木桥,小溪,颇有一番“小桥流水人家”的意境;顾沫沫对这些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唯一最大的感受就是空气果然清新许多,使劲再吸几口,真舒服。
      沐阳阳和齐滨刚刚进屋找了找负责人,这会儿也出来。
      “我和齐滨都点好菜啦。”沐阳阳十分有活力地开口,“还要等一段时间呢,现在人也不少,我已经留好位置了。听说山顶有座庙,不如我们一起爬上去吧。”
      其实大家也对这个事没什么意见,顾沫沫原以为陶梓会反对,毕竟他的心情看起来比刚才更不好。但当顾沫沫也应声要去的时候,他半点反对的意思都没有,这让顾沫沫有些摸不清他在想什么。
      这里的山因为有石梯,不算难爬。他们一行人一个接着一个地爬着,顾沫沫忽然感觉衣服被人拽了一下,她扭头看跟在最后的陶梓,发觉他的脸色居然有些发青。
      “你干嘛?”顾沫沫疑惑地问。
      陶梓却不做声,只是拽着她的衣服,身体还带了些颤抖,眼神示意顾沫沫看他脚边。她也低头望过去,不过是只不知名的虫子附在了石梯旁的植物上。看陶梓这反应,估计是害怕虫子吧……
      顾沫沫此时的内心是¥%#@&*……
      她将陶梓拽着她衣服的手抓住,使尽了全身的力气把这个大男人给拉过来,一边拉着一边小声说:“它又不招惹你,你怕它干嘛,你给我上来。”
      陶梓则是闭上眼睛,视死如归般向前走,顾沫沫没好气地看着他。亏她还因为陶梓的外在表现认为此人张扬大胆,搞半天是个胆小鬼啊。
      顾沫沫转了转眼珠子,说不定这个弱点还可以利用起来。
      又爬了一小段路,只听刘淼淼说:“这附近怎么纸钱这么多啊?”
      “怕是最近庙里头最近做什么法事了吧?”沐阳阳搭腔道。
      “不对,”刘淼淼又说,“我还真没见过庙附近这么洒纸钱的啊,不会是有什么人葬着这附近了吧?”
      顾沫沫又感觉得到衣服被人拽着了,她一阵无言,难不成后头那家伙还怕那种东西?她向来是不相信鬼神之说的,就算去了佛庙也是走个形式。但还是有人相信的啊,嘿嘿,看来她可以借题发挥一下咯。
      顾沫沫煞有介事地咳嗽了几声,“你们不要那么多心啦。陶梓,你走快一点,要不一会儿后面的人就要跟上了,我们别挡着人家的路。”
      “顾老师,这后面哪里有人啊?”宋南庄疑惑地看着他们队伍的后面。
      看着陶梓的脸都快要变成绿色了,顾沫沫幸灾乐祸地看他,然后接着说:“哦,没有人啊,兴许是我眼花看错啦。”
      “那个,陶梓,你不舒服吗?你脸色看起来很不对劲啊。”王秋秋最先发觉陶梓的不对劲,心里刚还在疑惑顾沫沫为什么要说刚才那番话。
      只听陶梓发出蚊子般大小的声音:“没,没事。”
      顾沫沫的心情已经比今天出发的时候要很多了,如果陶梓没有拽着她衣角的话,她的心情会更好。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却是顾沫沫没有想到的。
      他们终于爬到了庙门前,前面三对都脚程加快地走进庙里,顾沫沫也想跟着他们进去,可是她一下子被一股蛮力拽了过去,然后落入到了一个结实的怀抱中。
      什么情况????
      顾沫沫挣扎了半天,奈何男女之间的力量悬殊,她只得投降道:“佛门清净地方,请施主自重。”
      半晌都没有回应,顾沫沫便觉得奇怪,后来她感觉到了脖子有一阵凉意,又听到陶梓在吸鼻子,再一抬头,这才看到陶梓跟个受气的媳妇儿似的挂着两行清泪。
      顾沫沫日后称这一幕为“直击心房”。
      正常人可能觉得陶梓是不是有毛病啊,大男人的哭什么呀;可是顾沫沫的想法却是与众不同,她此时因为陶梓带来的巨大反差,有了一种名为“萌”的感觉,继而不自觉地将手伸向了对方的脸,给他摸去了泪水。
      “你,你哭什么呀。”顾沫沫的声音带了些颤抖。
      陶梓带着哭腔回答:“沫沫,我怕,你刚才说的不是真的吧?”
      完蛋了,她完蛋了。顾沫沫忍不住捂住了自己因为惊讶而张大的嘴,这个人未免太可爱了吧?之前那个拽天拽地自信爆棚的人是谁啊,她才不要认识呢,现在这个陶梓才是她的型呀!!!!!!!
      “你别怕,我刚刚就是眼花了,别哭了啊。”当然,打死顾沫沫也不会说出自己方才那番背后有人的话是在吓唬陶梓。
      “你别离我太远了,我还是害怕。”
      听完这句,顾沫沫感觉自己都要尖叫了,因为陶梓的声音听起来撒娇意味太重了,快让她萌出血了。顾沫沫忽然想到上个星期和他初次见面的时候,他说自己是他喜欢的型,所以要跟她交往;当然顾沫沫还觉得这人是来搞笑,现在她有种自打脸的感觉,要是有这样一个只对她表现出如此可爱模样的男友,她还有什么不满的呀!
      “嗯嗯,知道了。”顾沫沫掂起脚来,摸了摸陶梓的头。
      有时候,喜欢是一瞬间可以决定的事情。
      等他们从山顶上下来,农庄为他们准备的美味佳肴都弄好了,大家伙在经过一番运动之后,都胃口大开。
      王秋秋和宋南庄这时候察觉出来,顾沫沫和陶梓两人间的气氛好像有了微妙的变化,王宋二人相视一笑,继续用筷子夹菜。
      吃过饭之后,他们便分开行动了,沐阳阳被齐滨拽去钓鱼,刘淼淼和王秋秋他们两对说是要去有机蔬菜园那头看看,要是有什么想买的,明天再买回家去,结果就剩下顾沫沫和陶梓两人还没决定要干嘛。
      顾沫沫再一次感受到了那种迷之尴尬,刚才山顶上的那种感觉,在陶梓恢复之后消失了。她开始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什么毛病,现在再仔细看看,怎么想也觉得陶梓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那个,沫沫。”陶梓出乎意料地先开口,“我们去附近走走吧。”
      既然人家说要走走,那她就走走吧。
      两人又沉默了半晌,顾沫沫抬眼看向陶梓,见他欲言又止的样子,主动开口:“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
      陶梓先是点点头,然后小心翼翼地问:“刚刚我那个样子,你会不会觉得很好笑?”
      顾沫沫摇头,“不会,每个人都有弱点。”
      陶梓一副这就安心的样子,“那就好,我还怕你会因为这样嫌弃我。”
      顾沫沫有些愕然,从她认为很自信的陶梓嘴里听到这句话,真的让她有些惊讶,她或多或少都从陶梓的行动上感受出他是喜欢自己的,果然喜欢会让人卑微吗?顾沫沫想到这儿又忍不住使坏道:“你这么喜欢我吗?还怕我会嫌弃你。”
      谁料陶梓闻言正色道:“我当然喜欢你,如果不喜欢你的话,我怎么会跟你说要交往。”
      顾沫沫霎时间一副被噎住的表情,她是听习惯这种话,可陶梓的眼神像个孩子般清澈,让她着实有些招架不住。她就不懂了,其实说起来自己也就认识他个把星期吧,这个人怎么就这么喜欢她了呢?他们俩也着实没有太多的交集啊。
      顾沫沫的脸上出现了不相信的表情。
      陶梓也不是笨蛋,看不出来顾沫沫的想法,他挠了挠自己的鸭嘴帽,然后像是豁出去一般说道:“其实,我和你第一次见面,不是上个星期。”
      嗯?顾沫沫疑惑地看着他,不是的话,那是什么时候?
      “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是在游乐园。”陶梓停下了脚步,“走在你旁边的小孩不小心松手让气球丢了,反应最快的是你,马上跳了起来,抓住了气球的那根线。”
      顾沫沫转了转眼珠子,她自己对这事完全没有印象,不过这确实是她的做事风格,再说她去游乐园已经是去年的事了。
      “沫沫,我当时觉得你真的很可爱,我从来都没有这种觉得一个女孩子可爱的感觉,以前我看到女孩子都觉得她们很麻烦,所以我都不想主动去接触。”
      顾沫沫脑内吐槽道,你确定你本人不比女孩子麻烦吗?
      “后来爸爸把你的照片给我看,我才找到你的。”陶梓观察着顾沫沫的神色,“所以,沫沫,我会努力让你也喜欢我的。”
      陶梓这一刻的神情又戳中了顾沫沫的萌点,在她眼中,陶梓又变成了山顶上的那个小可怜。
      连她也忍不住吐槽自己,这是又怎么了?怎么可以因为一个人的反差萌而喜欢他呢?
      但这种情况似乎不错,顾沫沫眯了眯眼睛,留一只会撒娇的小猫咪在身边,应该也不是坏事?
      “我真的那么可爱吗?”顾沫沫又问道。
      陶梓歪了歪脑袋,竖起了两只大拇指,“超可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顾沫沫内心咆哮道,这人就缺两只猫耳了!她忍不住伸出双手,将陶梓歪着的脑袋给摆正,然后开始疯狂地揉他的脸来,陶梓一阵怪叫,连忙往后退了一步,一脸受惊地看着顾沫沫。
      顾沫沫吐了吐舌头,转身向后头走去,而陶梓则是满脸莫名地看着她的背影,愣了好一会儿才追上去。
      他理所当然抓住了顾沫沫的手,继而慢慢地十指紧扣,见顾沫沫的头转向一旁,却没有放开他,陶梓万年无表情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了笑容;他低头喊顾沫沫,顾沫沫回头瞪了他一眼,他立马缩了缩脑袋,不敢吱声。
      农庄里还有个小温泉,晚上四个女孩子结伴去泡,让男友们都自生自灭去。
      顾沫沫同性的朋友不多,五个手指头都能数过来,经常联系的也就一两个,所以这是她头一回跟三个以上的女孩子出来玩,虽然她和其他两人都不太熟悉,不过女孩子聊聊天的话很快就能融合。
      比如聊她们的男友。
      顾沫沫和她们聊天的最大感受就是人和人之间真的不一样,王秋秋聊起宋南庄的话就会有种老夫老妻的感觉,听她话中的意思好像是准备要和宋南庄同居;刘淼淼被求婚了,但看样子还没有结婚的打算,顾沫沫也觉得韩哲还年轻,刘淼淼心里兴许有些不确定吧?
      至于沐阳阳,顾沫沫每次听她说话的时候都觉得她的生活应该是充满粉红色泡泡的,和齐滨发生的一点小事都记得很清楚;问她和齐滨在一起多久了,她一本正经地说今天刚好是第300天。
      可是轮到她们问顾沫沫感□□时,顾沫沫却顿了顿,说:“我现在就是觉得他很可爱。”
      “可爱?”刘淼淼一副不懂年轻人想什么的模样。
      “对,可爱,给点甜头就撒娇,给点脸色就马上躲在一边看着你。”顾沫沫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那是宠物吧!”三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顾沫沫怔了怔,一拍手掌道:“对,宠物,就是宠物。”
      “顾老师,”王秋秋托着下巴,“我记得前两天你还很嫌弃陶梓的呢。”
      “哎呀,我也觉得我很善变,可是你们不知道,他今天真的让我改观了。”于是顾沫沫巴拉巴拉地讲了今天捉弄陶梓的事,搞得其他三人笑得花枝乱颤。
      “我说你今天怎么说出这么瘆人的话,原来是为了吓唬他呀。”刘淼淼捂嘴道,“你应该找我,我经常干这种事,最在行了。”
      “行了你,你别一会儿就把人陶梓吓出病来了。”王秋秋摆摆手。
      沐阳阳忽然飘来了一句话,“其实吧,我今天是真的看见有个人跟在我们后头。”
      一股无名冷风忽地吹了过来,吹得温泉池子里头的人们凉飕飕的。
      “这话题打住,打住!”王秋秋做出了停止的手势。
      沐阳阳一阵怪笑。
      “说起来,”刘淼淼想到了什么,“阳阳,你那个远房小姑姑是不是要来市区念书啊?”
      “你不说我也忘了,对啊,我小姑姑要来市区念书。”沐阳阳望了望天,“她爸爸,就是我那个远房叔公,给她下了死命令,一定要考上你们学校,这会儿正在发奋图强的吧。”
      “要不要我去帮她补补课啊?”王秋秋主动开口。
      “不用不用,”沐阳阳摆手,“眼看都将近中考了,还补什么呀,真要认真学习的孩子一定没问题。”
      “那以后就有机会成了我或者王老师的学生咯?”顾沫沫接了话茬。
      沐阳阳跟捣蒜似的点头,“要真考上了,你俩到时候不要给我面子,好好折腾她。这死丫头从小就看脸,小时候对我又是打又是啃的。看到我那个祸水弟弟吧,就一口一个哥哥!明明辈份上我们亮亮都要叫她一声姑姑呢!”
      顾沫沫像是抓到重点一样问:“什么?你弟弟长得很帅吗?”
      “非常帅!”三人再一次异口同声。
      女人对帅哥的热情永远是强烈的,于是泡完温泉穿好衣服过后,顾沫沫就禁不住好奇心缠着沐阳阳要看她弟弟沐亮的照片,沐阳阳一副很懂她的模样回答:“别着急啊,我手机在我家齐老师那儿,我们一会儿回到房间的时候,我拿给你看。”
      四人有说有笑地回到了酒店房间,却发现被她们抛弃的四个男人正在进行一场激烈的角逐。
      那就是飞行棋!
      最先笑出来的是刘淼淼,她笑得眼泪都快要出来,指着那副看起来很有历史感的飞行棋说:“这从哪儿来的!”
      顾沫沫没有想到连陶梓也会加入飞行棋行列,再认真看了一下他走到哪里,却发现他的四架飞机都没出飞机场,她彻底绷不住开始捂嘴大笑。
      齐滨面无表情地看着顾沫沫道:“顾老师你别急着笑,我和你家陶梓一样,飞机还在家呢!”
      “不要同情我,不要同情我!”陶梓抱头怒吼。
      剩下两架飞机在路上的韩哲依旧投以同情的目光。
      再看看本次最大赢家宋南庄先生,他只差一步就赢了。
      “秋秋!你看,云端上的景色多么美好啊!”还不忘向自家女友得瑟。
      沐阳阳没眼看自家男友的手气有多差,伸手便问:“我的手机呢?”
      齐滨闻言默默地从裤袋掏出手机来给她,顺带掷了掷骰子,终于滚出来了“6”。
      “yeah!”齐滨握了握拳。
      顾沫沫看陶梓目光中一片惨淡,只好上前摸摸他的头说:“你继续努力。”
      看样子并没有什么作用啊。
      “沫沫,你快来。”沐阳阳向她招手,她见状立马懂起,十分兴奋地小跑过去。在沐阳阳将沐亮的照片递给顾沫沫的那一刻,顾沫沫的眼睛都要盯穿手机屏幕了,她的亲娘啊!这个人还是人吗?长成这样是天上神仙的级别了吧?她再抬头望向沐阳阳,目光中带着怀疑,“恕我直言啊,阳阳,他不是你亲弟弟吧。”
      沐阳阳翻了个白眼,无可奈何地回答道:“他是我亲叔叔的儿子,长相随我婶婶那边。”
      那头的齐滨不怕死地插嘴:“我说顾老师,虽然沐阳阳长得和沐亮不太一样,但都是沐家人这点肯定没错。”
      宋南庄也插嘴道:“什么,你们在看沐亮的照片?王秋秋你不许看。”
      王秋秋没好气地答道:“有你什么闲事,下你的棋去。”
      韩哲则是悠闲地趴在床上说:“不过说真的,男人眼光中沐亮也算是个很帅的人了。”
      陶梓听着这你一言我一语的,同样心生好奇地走过去看了眼顾沫沫手上的手机,沉默了半晌。
      “陶梓,很帅对不对?阳阳你弟弟真的好帅啊!有空介绍我认识呗!”顾沫沫十分忘我地说道。
      众人腹诽,喂喂,你正牌男友脸色发青了你没发现啊!
      陶梓脸色不好看地夺过她手中的手机,甩回给了沐阳阳,拉着顾沫沫就走出了房间。
      顾沫沫被这一连串动作搞得有些懵,他这是怎么了,而后看到他用房卡刷开了隔壁房间,顾沫沫的心顿时打起鼓来,什么情况?这么快?!
      给房间通上电之后,关上房门,再将顾沫沫甩在了床上。
      “陶梓,你冷静一下!”顾沫沫用手撑着那个俯向自己的胸膛。
      “你可以啊,一个劲儿夸别的男人帅,你当我死的啊?”陶梓的目光凶狠,瞪得她心跳加速。
      “那个,我是从欣赏的角度说的啊!你今天还不是夸人家淼淼长得漂亮!”
      陶梓一副气极的神情,“我那是社交辞令!你还当真了!”
      顾沫沫心想,呸,社交辞令,也没见你对我说话这么客气过啊。
      “而且你还说什么?介绍给你认识?我让你乱讲话。”陶梓腾出一只手来捏了捏她的脸蛋。
      顾沫沫其实心里半点生气都没有,相反她还觉得陶梓这个吃醋的样子太好玩了,她盯着陶梓看了半天都没有说话。
      陶梓见她没作声又问:“怎么了?知错了?不敢了?”
      顾沫沫趁他没注意,小鸡啄米似的碰了一下陶梓的嘴唇,完事之后附带了一句:“啰嗦。”
      陶梓此刻的神情就跟死机似的,他错愕了好久才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但见到顾沫沫笑吟吟地看着他,他无力反抗般将脸埋在了顾沫沫的锁骨处,鼻子呼出的气让顾沫沫痒得大笑了起来。
      “陶梓,你别这样,太痒了哈哈哈哈……”顾沫沫推了推他。
      陶梓又将头抬了起来,“你真的是……”
      “我怎么了啊?”顾沫沫摆出一副欠揍的表情。
      “你会后悔的。”
      就在顾沫沫还没反应过来有什么事等着她的时候,隔壁房间的人依旧玩着飞行棋。
      “陶梓的机场我来接管啦!”沐阳阳一甩骰子,马上就来了个“6”。
      “行了吧,接下来就是你们小两口的角逐了。”王秋秋笑道。
      窗外的风儿有些喧嚣呀。
      距离农家乐结束已经三个月了。
      要问顾沫沫和陶梓发展情况如何,顾沫沫觉得,基本上就是止步于那个农家乐了,她和陶梓已经一个月没有联系过了;顾沫沫是个非常沉得住气的人,陶梓没来联系她,她打死都不会主动联系的,她绝对不会。
      父母不敢问,只是话里话外地提起最近陶梓的父亲十分忙碌,不知道在忙什么。
      顾沫沫知道自己那个晚上做了什么,她很清醒。农家乐之后的两个月里面,她和陶梓的确还有过几次约会,就在她还以为自己这段感情能够顺利发展下去的时候,陶梓却突然跟人间蒸发似的完全没有联系她。
      顾沫沫趴在吧台上,一言不发地望着玻璃杯,对于搭讪的人丝毫不理会。
      “沫沫。”左跃叹了一口气,“你这样也不是办法啊。”
      顾沫沫只是摇了摇头,没有作声。
      “我看你还是别这么倔强了,既然这么喜欢他,就主动去找他啊,他肯定有什么理由不能见你。”
      “谁喜欢他!谁……谁要喜欢那个人。”顾沫沫说不到半句,就开始有些哽咽,“小跃,我什么时候不是要什么就有什么,他算什么,我要找到比他更好的!对,我一个朋友的弟弟就长得不错!”
      “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我上次还见你带他来这边玩,怎么才短短一段时间就这样了?”左跃一脸疑问。
      “我怎么知道,以前他都会乖乖地给我打睡前电话,每个工作日的早上都会来送我上班。”顾沫沫终于熬不住心中的苦,“现在呢?都一个月了!一个月了!”
      左跃的脸色忽然变得有些奇怪,他望着顾沫沫身后,“沫沫啊,我看你还是别说了吧……”
      “什么别说啊!我就要说!我就要骂他陶梓玩弄美少女感情!说什么喜欢我!说什么我很可爱!都是骗我的!”顾沫沫愤怒地拍桌。
      左跃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沫沫,说不定他是没有办法呢,比如现在这种情况啊。”
      顾沫沫闻言疑惑地看着左跃,发现他的目光是在她的身后,她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缓缓地扭过头来,看见了一张日思夜想的脸。
      陶梓不出所料沉着脸,一言不发地看着她。
      让顾沫沫惊讶的不是陶梓的突然出现,而是他现在的样子。
      陶梓的头发乱得像个鸡窝,身上只穿了一件棉质衫,一条看起来十分舒适的睡裤,他的脸上和身上都是灰,再低头望过去,他居然是光着脚丫的。这样的陶梓看起来像是个从哪个贫民窟里走出来似的,哪里有半点小少爷的气派?
      “宝宝?”顾沫沫捂着嘴巴,然后冲过去抱着他,“你怎么了?你怎么这个样子?我的天啊,你的脚都流血了,小跃,小跃,你快帮帮我。”
      清吧里头的员工休息室和医药箱,左跃十分大方地出借了;顾沫沫小心翼翼地给陶梓处理伤口,听到陶梓吃痛的声音,瞪了对方一眼,而后继续处理。
      两人沉默了半晌,陶梓终于开口道:“对不起。”
      顾沫沫吸了吸鼻子,硬忍着眼泪说:“道歉有什么用,出了什么事都不告诉我,坏人。”
      “沫沫,”陶梓顿了顿,“我是从家里逃出来的。”
      顾沫沫刚给他弄好纱布,眼神讶异地抬头看他。
      “我跟我爸坦白了我自己想要做什么,他不同意,就又动用了以前囚禁我的那一招。”陶梓挠了挠自己头上的鸡窝,“我可是打晕了三个保镖才逃出来的。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你朋友的店,直接找你的话,我爸肯定会知道,所以我才走到这里来的。”
      顾沫沫心疼地看着陶梓的那双脚,鼻子就开始酸。
      “我才要说对不起呢。”顾沫沫趴在他的大腿上,“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关心你,还要在背后骂你。”
      “没事。”陶梓顺了顺顾沫沫后脑勺上的头发。
      “咳咳。”左跃倚靠在门背上,“打扰一下。”
      顾沫沫瞬间起来,端端正正地坐在了陶梓旁边,脸色微微潮红。
      “陶梓,你要不要来我家暂住?”左跃主动提道,“我反正一个人住,你要是不嫌弃的话。”
      “等一下!我反对!”顾沫沫嚷道,“陶梓,你住我家!”
      陶梓诧异地看着顾沫沫,心道她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主动,虽然他是很想登堂入室,可是目前这种情况,适合吗?他现在躲着父亲,父亲肯定第一时间就找顾沫沫,要是在顾家发现他的话,结果还不是一样吗?
      陶梓耐心地跟顾沫沫讲了一下他应该要住左跃家的理由,顾沫沫有些垂头丧气地点了点头,而后又用狐疑的目光看向左跃,看得左跃浑身不自在地借尿遁。
      “沫沫你怎么了?”陶梓见女友这个样子,像是很不信任左跃一般。
      “陶梓,你有所不知,我一直都怀疑我这个好朋友,是弯的。”末了三个字还是在陶梓的耳边说的,陶梓感觉她身上甜甜的香水味越发地浓烈了,完全没在意顾沫沫说的话。
      “是吗?你想太多了吧。”陶梓太久没看见她了,眼下总觉得是个好时机,便悄悄地用手环住她的腰间,慢慢地收紧。
      顾沫沫还没发现某人的意图,自顾自地说道:“我跟你说哦,你绝对是他的型啊!我绝对没有想错!”
      陶梓听到她的话,偷偷笑了,看到她为自己吃醋的样子,实在是可爱。
      就在顾沫沫扭头还要跟陶梓说什么的时候,对方却在她毫无防备的时候吻了过来,她教科书式般“呜呜”地两声之后,便毫无反抗地享受着唇齿相交的过程,慢慢地跨坐在了陶梓的大腿上。
      “等等,”顾沫沫抬起头来,“你注意一下场合好不好。”
      陶梓哀叹了一声,头靠墙壁道:“要是不用管其他事情,只需要跟你醉生梦死就好了。”
      顾沫沫低头吻了吻他的眼睛,“我的小可怜,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去给你换一身衣服,哦对了,还有我得问小跃先借双鞋子给你。”
      于是顾沫沫愉快地带着陶梓去逛男装店,依照自己喜好给陶梓买了一身衣服,心满意足地看着焕然一新的陶梓,一边点着头一边想,终于让他的服装不这么辣眼睛了。然而陶梓照了照镜子,却道:“沫沫,我大概不会让你再有给我买衣服的机会了。”
      气得顾沫沫捶了他那唯一没受伤的背部好几下。
      两人和左跃一起吃过饭后,顾沫沫再三叮嘱陶梓晚上睡觉记得锁门后便离开了,将陶梓留在了左跃的家中。
      左跃见顾沫沫终于走了,松了一口气,拿了罐啤酒问道:“聊聊?”
      陶梓想到了顾沫沫走前疑神疑鬼的模样,不由得笑了笑,向左跃点了点头。
      “问你个问题,你到底是因为什么才离家的?”左跃直入主题。
      陶梓沉默了几秒后回答:“我想去做一个幼儿园老师。”
      “什么,你???”左跃闻言大跌眼镜。
      “大学报志愿的时候瞒着我爸报了幼师这个专业,”陶梓很是坦荡地说出来,“我爸其实没那么关心我,所以等我毕业的时候他才知道。”
      “你没告诉沫沫吗?”
      陶梓摇摇头,“我一直在反抗我爸让我去接手他生意的想法,他希望我和沫沫结婚也是为了他的事业。我不愿意自己未来因为这样的理由和沫沫结婚。”
      “我不知道说什么,既然你有你自己的想法,那就加油吧。最重要的还是沫沫过得好就行了。”左跃喝了一口啤酒,看向了窗外。
      陶梓观察了他一下,开口道:“左跃,你是不是在沫沫面前伪装自己的性向?”
      左跃呛了一口啤酒,随手拿了一张餐巾纸,边咳嗽边道:“你在胡说什么啊!”
      “老梗了哦。”陶梓轻轻一笑,“你用这种模棱两可的态度,既能让沫沫放低对你的警惕性,也能让你继续留在沫沫的身边。”
      左跃的目光变得犀利起来,“我是沫沫的好朋友。”
      “我还是沫沫的男友呢。”陶梓一脸得意,“我知道你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大家都是男人,有些事还是明说比较好。别看我这样,我还是知道什么叫吃醋的。”
      左跃不怒反笑道:“好好好,你记住你自己说过的话,因为我就在这儿,随时恭候。”
      两人心照不宣地碰杯,在自家的顾沫沫当然不知道这两个男人的对话,自顾自地胡思乱想着陶梓和左跃共处一室会是怎样的情况。
      工作日的顾沫沫有些心不在焉,以至于级长带着她班上的学生带到她跟前来,都没反应过来。
      “顾老师,顾老师!”
      顾沫沫如梦初醒般看着站在自己跟前的级长,再看了眼级长边上的某位让她很熟悉的学生,她的太阳穴就开始有些不舒服。
      “级长,请问发生了什么事啊?”
      “顾老师,你好好地跟这个学生谈谈,学校是不允许学生去顶楼天台那儿,我今天就看见她在那儿了。”
      顾沫沫好说歹说,总算把级长给劝走;之后她给那学生拿了张椅子坐下,开启了教师模式道:“沐音音,你说说看,你去顶楼那儿干嘛啊?”
      没错,这个学生正是上一回沐阳阳口中的小姑姑,刚刚入学的高一生。
      自从顾沫沫知道沐阳阳的小姑姑分配到了她手底下之后,便开始和沐阳阳更加熟络起来,有时候她还会和王秋秋、沐阳阳、刘淼淼三人一起吃饭;沐音音也会时不时来凑热闹,她的想法很多时候和一般的小孩子不同,让顾沫沫很喜欢和她聊天。所以顾沫沫和她除了师生关系之外,更像朋友关系。
      “顾老师。”沐音音顿了顿,“我只是看到天台的锁坏了,好奇去看看。”
      顾沫沫知道,学校之所以不让学生去顶楼,还不是因为以前有过学生轻生的事。
      “你要是有什么想不清楚的事,就多和家人朋友聊聊,别老是闷着,也可以跟我聊聊。”顾沫沫语重心长道。
      “嗯,我没事,我真的就是好奇。”沐音音点了点头。
      总算熬到了放学,顾沫沫感觉自己整个人都累得不行,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到了校门外,便看到陶梓手插裤袋地站在了附近的一棵榕树底下。
      啊,往日他都是开车来送自己的,现在因为离家没有车,顾沫沫反倒有种甜蜜蜜的感觉。
      他站在树下的样子,比坐在车上的样子看起来更迷人。
      顾沫沫也没有管路人的目光,扑到陶梓的怀里。
      陶梓愣了愣神,最近自己女友比以前主动了不少啊,不过这种感觉也不赖。
      “走吧走吧,今天去我家吃饭吧。”
      “去你家?”陶梓停下了脚步。
      “嗯!”顾沫沫点点头,“你爸说要来哦。”
      陶梓脸色闪过一丝不自然,而后点点头,“我明白了,我会好好地跟他谈谈的。”
      “陶梓,我也不想强迫你,可是那毕竟是你爸啊。”顾沫沫偷偷观察他的脸色,“而且你放心,我会站在你这边,你想做的事也一定会实现的。”
      陶梓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沫沫,我必须告诉你一件很重要的事。”
      “哈?”顾沫沫有些懵地看着他。
      “我想和你结婚的目的并不是因为什么强强联手,需要联姻,是因为我想结婚的人就是你,你明白吗?”
      顾沫沫愣了愣,然后回道:“我明白,这点你不说我也知道。”
      陶梓这才放下心来,“那就好。”
      “不过,陶梓。”顾沫沫盯住了他的脸,“你刚刚那句话不能算求婚。”
      “啊?”陶梓怔了怔。
      顾沫沫松开他的手说:“我告诉你哦,你要是想不出来一个求婚计划的话,我是不会乖乖嫁给你的,哼。”
      陶梓讶异地看着自家女友的背影,连忙上前说:“顾沫沫你再敢给我说一遍。”
      “你不求婚我不嫁!”
      “求不求婚都得嫁!”
      “哎哟,你还挺横的嘛,我爸说成家前先立业,你先顾好自己的事业再说吧。”
      “我事业一定能成,到时候你就要嫁给我。”
      “看你表现咯。”
      顾沫沫没有回头看陶梓那鼻子都要气歪的表情,满脸的怡然自得,日子还长着呢,反正这个决定权在她手上不是吗?
      陶梓总算追上了她的脚步,一把拉住她的手,刚要说什么警告的话,却瞧见了顾沫沫脸上带着甜蜜的笑容,到了嘴边的刻薄话都消散不见了。罢了,他家沫沫就是这么个调皮的性子,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Fin.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