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官,火葬场有请(重生)

作者:萧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窗外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屋内漂出浓郁的药味,很远都能闻到,床前几个婢女面容憔悴,眼底一片乌青,眼神焦急的看着床上的少女。
      其中一位穿着宝蓝色衣裙的婢女轻推了下傍边婢女的胳膊“快去看看药煎好了吗?”
      
      婢女应声离开后,不久就端来药,刚打开门一位身材高挑的男子急匆匆跑了进来,险些撞到了药。
      他穿着墨色的衣袍,袖口绣着淡雅的竹叶,腰间的白玉由于跑动间有些松动。男子外貌精致,举手投足间一股子优雅气息,不过此时望着床上的女子眉宇间却带着丝丝忧愁,显然很是担忧。
      
      “恩~”顾沁妍难受的捂住胸口,疼意渐渐升起,额头冒出细细汗珠,她茫然的睁开了眼,瞧着周围一切恍然隔世,本来熟悉的环境此刻却觉得无比陌生。
      
      锦瑟喜极而泣的上前扶起她“郡主,你终于醒了”
      看着锦瑟年轻了不少的面容,顾沁妍清醒了不少,突然胸口有些发痛,她捂住胸口,那种被利器刺进的痛意一阵一阵,险些将她疼晕过去。
      
      男子见顾沁妍苍白的面色,望着她担忧的开口道:“卿卿,你可有哪儿不适”
      “大哥哥”
      顾沁妍茫然的望着面前的男人,她大哥哥不是…所以这里就是阴间。
      “大哥哥”
      顾沁妍再次喊到,声音中带着哭腔,似受了天大的委屈。
      
      她突然扑倒顾瑾怀里,嚎啕大哭起来,似要把这些年的委屈全都哭出来。
      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来,通红的双眼还沁着水珠。
      
      锦瑟在一旁也忍不住抹了抹眼睛,都怪低下伺候的人不尽心,郡主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
      “郡主,你没事就好。”
      锦瑟眼睛也有些红,把手帕递给了顾沁妍,不过顾沁妍刚接过手帕看着锦瑟,手帕不经意就滑了下去。
      
      她惊恐的看着锦瑟,语气痛苦:“锦瑟难道你也死了”
      顾瑾听到她的话不悦开口道:“胡说什么呢?什么死不死的,不过是摔了一跤,命大着呢!”
      
      摔了跤?她手摸了摸自己包着白布的额头刚碰到手就缩了回去。
      “嘶”好疼。
      这阵痛意带给她强烈的真实感。记忆也渐渐回笼。
      昌盛一年皇伯父刚登基,她因去宫中贺喜,回来的路上天太黑不小心滑了跤意外撞伤额头昏倒了。
      
      顾沁妍久久不曾说话,额头强烈的痛感告诉她一个事实。
      她没死!她又回来了,回到了豆蔻年华,熙王府发生巨变的时候。
      
      看着顾瑾清俊的样子,她四肢颤抖着像是被浸入寒冬的湖水,嘴唇发白,强忍住声音的颤抖。抓住顾瑾的衣袖,望着他腰上挂着的白玉,十指深深的嵌入掌心。
      
      顾瑾看着她的模样有些担忧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用安抚孩子般的声音说道:“卿卿乖,没事儿,大哥哥在呢”
      她听见顾瑾温柔的声音眼圈一下就红了,都怪她害了大哥哥一生,但他却从没责怪过她,就连死的那一刻也在为她担忧。
      
      顾沁妍强忍住喉咙得痒意,从顾瑾怀里爬了起来,笑道“大哥哥腰间的玉佩真好看,可否赠予卿卿”。
      “你啊,真是小孩子脾性,刚刚还哭的像只小花猫,现在就来讨要大哥哥的东西了”顾瑾拧了拧顾沁妍的鼻头,从腰间解下玉佩递给了她。
      
      玉佩白皙有光泽,看起来简约又透着贵气,中间雕刻着瑾字如同顾瑾本人一般温润。
      “谢谢大哥哥”
      顾沁妍接过顾瑾的玉佩甜甜的笑着,手不由自主紧紧握住玉佩,眼底的重负稍稍放松了下来。
      
      当初大哥哥因她受伤之事急着回来,没有注意腰间的玉佩不小心被白姣姣丫鬟拾了去,白姣姣将计就计用玉佩之事诬陷大哥哥与她私通,就连玉佩的颜色都陪她利用个彻底,真是侮辱了“白”字,后来白府大小姐入宫,年轻娇嫩的容颜引得一向圣明的皇伯父竟是被迷的神魂颠倒也暗暗施压迫不得已下大哥哥只好娶她。婚后大哥哥与白氏也算相敬如宾,可白氏偏偏不知足脾气越发大,弄得府中怨声载道,整个熙王府每没一日安宁,肆意妄为就连父王与母妃都受了不少气,当时父王与母妃一直以为大哥哥和白氏是两情相悦也就不与她计较,再后大哥哥忍无可忍去了边境在战争中以身殉国,母妃没多久也去世了。
      
      她被宁怀远迷了眼,一颗心全都挂在他身上,白氏看透了她的心趁机笼络,借着和宁侯府沾亲带故,将她骗了去做了不少错事,就连当初和顾瑾的婚事她也在无意中推了把手。
      现在老天愿意给她一次机会她一定会好好保护父王母妃和大哥哥,情爱这东西她这辈子都不想碰了。
      
      “母妃呢?”
      顾瑾下意识捋捋腰间的玉佩,才反应过来送给了小哭猫,无奈的笑了笑:“见你昏迷了好几天,母妃心急如焚去了清水寺为你祈福”说完看了看窗外细雨有变大的趋势继续道:“恐怕明日回来”
      “大哥哥我昏迷几天了?”
      
      顾瑾心疼的看着她:“已经第四天了”
      她记得当初第二天就醒了过来,难道因为她的重生事情轨道发生了改变?
      “你好好休息,大哥哥明日才来看你”
      顾瑾见她精神不济的模样,扶着她躺了下来帮她掩了掩被子就离开了。
      
      顾沁妍刚醒的确有些疲惫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门口顾瑾眼神凛冽的盯着跪在地上的几人,语气冰冷:“好好照顾郡主”
      跪下的几人努力控制着发抖的身体,额头的汗珠是不是滴落地上。
      
      “是”
      待到顾瑾走后他们这才彻底放松了下来,那些伺候的小厮丫鬟除开郡主亲近的几人受了皮肉之苦其余的简直身不如死,更可怕当初行刑的时候府中所有的人都必须亲眼看着。
      
      血淋淋的场面简直毕生难忘,不少人都被吓晕了,第一次见到大公子如此狠厉的一面,什么温润公子简直是在世阎罗。
      翌日清晨。
      
      雨早就停了,旭日东升,灿烂的阳光透过雕花窗户随着微风一同抚上床幔。
      顾沁妍嫌弃的接过锦瑟手里的药,“可以不喝吗?”
      锦瑟无奈的笑了笑,从食盒里取出蜜饯。
      
      “郡主喝完药,就吃一颗蜜饯,甜甜的保证嘴里没有一丝儿苦味”
      顾沁妍嗔了她一眼,前世加上今生她也快要半百了,这哄小孩的语气是要那样!
      顾沁妍捏住鼻子,端起药猛地灌了下去,眉头瞬间皱了起来。
      
      她从食盒里随手抓了把含在嘴里,直到嘴里的苦味淡了些整个人才像有活了过来。
      “郡主这性子,怕是随了王妃”
      
      熙王妃也极为厌恶喝药,每每喝药熙王总得好言好语劝许久。
      以前看到这一幕,顾沁妍就好生羡慕母妃,能的父王如此爱护,所以她决定以后一定要找个像父王一样的男人,可是谁知为了那人她渐渐的都快忘了自己想要什么了。
      
      季夏天刚被水洗过,一股泥土的腥香扑面而来,周围花园枝叶沾染着露珠,青色石板却是干燥的模样。
      新鲜的空气令人神清气爽,顾沁妍吸了口气压着的闷气稍稍平静,躺了好几天这具身体着实有些疲惫。
      “郡主歇息会吧”锦瑟指了指前面的实心木桌,扶着顾沁妍慢慢坐了下来,倒了杯茶递给了顾沁妍。
      
      白嫩的手随意的举着杯子,眼底藏着浓浓的悲伤却又不知为何而悲,上一世骄傲的福寿郡主为了个男人活得窝囊至极,本该过着随心所欲的人生却只能埋没于深宅大院。
      人人都道她顾沁妍命好生于皇室贵族更是嫁的京中人人赞扬的如意郎君,可惜骄傲如她甘愿为一男子折断羽翼困与笼子。
      可悲!可悲!
      顾沁妍嘴角挂起一丝苦笑,饮下一杯苦茶,心间泛着丝丝苦意!
      再来一世往事皆成空,她顾沁妍不需刻意迎合,绝对不会为了任何人委曲求全,她眼神渐渐坚定起来,手里紧紧握住杯子。
      锦瑟见顾沁妍如此模样心下稍安,这几日郡主醒来不知怎的神色皆是不对,没了往日的神采眼底浓浓的郁气,如今见她恢复往日的模样锦瑟呼出了一口长气,安心不少。
      这时锦绣进来了在她耳旁耳语了几句。
      “郡主,王妃回来了,不过……”
      “母妃怎么了”顾沁妍心里沉甸甸的没等话说完就急急忙忙往大厅赶去。
      
      大厅内,女子面容精致,气质威严却微微有些憔悴。刚望过去顾沁妍眼眶像是蒙上了一层雾,声音颤抖着扑了过去。
      “母妃”
      “卿卿,你终于醒了”熙王妃激动的拦住顾沁妍,看着她额头缠着的白布鞋,眼眶渐渐红了起来小心翼翼的碰了碰害怕多用了点儿力伤到她。
      
      “疼吗?”
      顾沁妍摇了摇头:“不疼的”
      
      “傻孩子,母妃心疼”
      母妃。
      顾沁妍眼泪再也止不住,轻轻抱住熙王妃。
      “都怪女儿不好,要不是因为女儿母妃也不会受伤”
      
      “母妃没事儿,只是扭到了脚,说起来多亏了白小姐不然母妃可就”
      白小姐?顾沁妍这才注意到坐在下方发丝凌乱手臂青紫还微微渗出血丝颇为狼狈的人。
      
      白姣姣!
      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个人当初大闹大哥哥的葬礼,咒骂他诋毁他,连死都不曾让他清净。
      她靠着阴谋诡计嫁入熙王府,不管婚后什么样的生活都是她自作自受,更何况熙王府重来没有亏待她。
      
      “王妃说的那里话,我和卿卿本就是闺中密友,这也是我应该做的”白姣姣笑容恬淡,眼里满是真诚。
      要不是知道她娴静淡雅面容下是怎样一副尖酸刻薄的嘴脸,顾沁妍都险些被她骗了去。
      
      顾沁妍闭了闭眼,掩住眼里的恨意,上前对着白姣姣行了一礼。
      “多谢白小姐”
      
      白姣姣模样艰难的从椅子站了起来还了一礼。
      
      自从知道她对宁怀远的心思以来,顾沁妍有意讨好她对她也是亲热异常,从来没像今日语气如此生疏,看着顾沁妍平静的面容,她莫名有些心慌。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