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官,火葬场有请(重生)

作者:萧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6章

      掀开帘子,顾沁妍惊喜的看着宋清源。
      
      “清源哥哥你怎么在这儿?”
      
      宋清源笑着将她搀扶上了马车,“姨母让我来的”
      
      熙王妃笑了笑,“母妃许久未见清源,让他陪着我不行?”顾沁妍笑着趴在她膝盖上,“行,母妃说什么都行”熙王妃笑了笑,摸了摸她的发丝。
      
      于清修站在后面见宋清源笑吟吟扶着顾沁妍上了马车不忍见宁怀远的脸色,见他上了马车,向宁三要了匹马打算骑回去,他现在可不敢去触他的眉头。
      
      这宁怀远怎么回事,从前对人家爱答不理,现在待她青梅竹马归来却又一副怨夫模样。
      宋府与熙王府距离稍远一个位于东大街一个位于西大街,将熙王妃他们送回来府。宋清源就回了
      宋府。
      
      “大少爷”守门的仆人见宋清源气势汹汹的模样,有些诧异。
      他刻不容缓的进了府向书房门前的奴婢问道,
      
      “祖父和爹爹可在”
      奴婢点了点头。
      
      进了书房,发现他们正在议事见宋清源神色匆忙,有些惊讶。
      
      宋老太爷捋了捋胡须,将书放在桌上坐了下来,气势威严,“清源发生何事?”
      
      “禀祖父爹爹此事重大可否屏退左右”
      宋老太爷和宋大爷脸色严肃起来,见宋清源如此就知事情不简单,立刻让伺候的人退下。
      
      “说吧!”
      宋清源命人将张家送的东西抬了上来,并让那些人离开。
      
      宋老太爷皱了皱眉,“清源你这是何意?”
      这些东西是张老先生派人送来的,张家虽然不是官宦人家,但在京城也颇有名声,是名大儒名下弟子颇多学识精深。
      
      宋清源不语,从底部拿起一桃子在手上掂了掂果然与其他的桃子重量不一样,他稍稍一用力将桃子就掰开了。
      
      一团黄橙橙的银子就从里面滚落出来。
      
      宋老太爷瞪大眼睛,有些不可思议,宋大爷更是直接上手挑了个桃子掰开发现什么也没有,将上面一层拿开,从里面拿了一个又试了一次,果然一团东西滚了出来。
      
      “这……”
      他有些不可思议,这些桃子上面一层没有丝毫问题可是最里面的却是……
      
      他又选了好几个试了试发现果然如此。
      
      宋老太爷神色紧张起来,“此时不可声张”
      他们严肃的点了点头。
      
      宋大爷看了看宋清源疑惑道:“清源你是从何得知的?”
      “这件事还要多亏了卿卿”宋清源也是一阵庆幸。要不是卿卿提醒宋府怕是要完了!
      
      宋老太爷与宋大爷也没有多问,他们自是信得过熙王府的。
      宋大爷看着宋老太爷迟疑开了口,“这事与张家是否有关系?”
      
      张家在京城名声颇望,这些都多亏了张老太爷可惜后辈不争气,一时间他也不好判断。
      “此事暗中进行,切莫打草惊蛇”宋老太爷捋了捋胡须道。
      
      宋清源与宋大爷点了点头。
      ***
      
      虽是早晨太阳已然毒辣起来,顾沁妍躺在榻上一旁摆上几块冰块,不过她依然无法忍受这个热度,让锦瑟帮她褪去外衣自着一件单薄的里衣。经过多日修养额前的疤已经全消了,额前依旧光滑白皙果然如太医所说没有留疤。
      
      顾沁言今日又从宋清源那里得了几本话本正在兴头上,锦瑟在一旁打着扇子时不时也往她那里瞧上两眼。
      
      早些年嫁与宁侯府为了保持得体大方的世子夫人形象,可没少受委屈就连她最爱看的话本也是能不看就不看。结果后来发现不管她怎么做那人都是不在意的,索性也就不装了外面她端庄自持关上房门她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前世她尤其喜爱逐月所著的话本内容新颖涉及广泛,不过按时间算他的第一本也差不多该问世了。
      
      突然房门被敲响,锦瑟做贼心虚的将脸转了过去,全神贯注的打着扇子只是耳垂微微泛着红。
      
      “进来”顾沁言将话本放在一旁理了理衣袖,来人这才打开门来。
      
      锦绣一脸委屈的走了进来,将手里的请帖递给了她。
      
      顾沁言不明所以的打开瞧了瞧,面含愠色。
      
      她当是谁呢!原来是朝云长公主她那位三姑姑。
      
      朝云长公主生母原是柔贵妃宫中的婢女江氏,也是柔贵妃固宠的工具,每当她身体不适就会让这位江氏伺候先皇。
      
      后来江氏有了孩子有了位分,仍然没有脱离柔贵妃的掌控。当时柔贵妃没有孩子将江氏的孩子抱过来养着,直到朝云长公主九岁柔贵妃生下四皇子江氏这才将朝云长公主抱了回去。不过她自小养在柔贵妃身边嚣张跋扈自是瞧不起生母身份。一心向着柔贵妃与父王交恶,甚至还曾设下毒计陷害父王染指先皇后宫,好在当初母妃出现救了父王也算一段佳缘。
      
      康建四十年赐婚给了韩国公的嫡次子,而她的女儿宜宁县主也是个讨厌鬼得她母亲真传。后来皇伯父继位眼不见心不烦将她夫君贬黜,这才一年的时间怎么就回来了。
      
      锦绣瘪了瘪嘴道:“如今京城都道郡主摔伤额头毁了容,还有人说上次去清水寺见过郡主额前碗大一块儿疤丑陋不堪。这次朝云长公主邀请郡主,还不是为了看郡主笑话”
      
      众人皆知熙王府与朝云长公主关系淡薄虽是同宗也毫无往来,这次邀请她向来是出自宜宁县主之手。
      
      韩宝儿向来自持美貌高傲至极京中第一姝女(自封的),见不得比她貌美之人与顾沁言极不对付,两人年岁相差不大不过韩宝儿却是生活在顾沁言的阴影之下,自小夸奖粉雕玉镯而顾沁言则是观音座下小仙童一个凡人一个仙,对韩宝儿来说总是比顾沁言低上一头。久而久之从他人话语中韩宝儿知道她比不过熙王府的小郡主。
      
      这次听说顾沁言毁了容,她央求着朝阳长公主向熙王府下了帖子。这次她一定要让所有人知道她才是京城最貌美的。
      
      宁怀远躺在床上脸色发白,时不时咳嗽一两声。
      
      而另一边,于清修姿势不雅的躺在椅子上将脚伸在桌上,随意拿了块点心塞在嘴里却又吃的太急一口噎住了。
      
      “咳…咳…咳”
      
      宁三见状赶紧到了杯水递给他,他急冲冲的喝了口却又喷了出来。
      
      “噗,好烫”
      
      他可怜的吐了吐舌头,上面隐隐约约还能看见细小的水泡含糊不清道:“林~坏~元,李就四这么招待可人的”宁怀远,你就是这么招待客人的。
      
      宁怀远瞥了他一眼,“你就是这么探望病人的”
      
      于清修不语自知理亏,讨好的拿起桌上的糕点放在他嘴边,宁怀远将脸转了过去。
      
      “哟小爷我亲自喂还嫌弃,要是换了红楼的仙儿可是上赶着呢!”
      
      宁怀远依旧不为所动,一位小厮端来药他举起药碗一饮而尽。
      于清修看了眼小厮,觉得有些陌生随口说道:“余青呢?他不是伺候你多年”
      
      宁怀远拿着药碗的手抖了抖,心间突然一股刺痛,语气阴郁不负往日温润“不忠杀之”
      听着宁怀远的语气他有些发愣,以他的性格若不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事绝对不会赶尽杀绝的,不过毕竟是他的家事,他也不好询问。
      
      他赶紧转移话题道,“听说朝云长公主一回京就开宴设酒真是好不风光,就连熙王府都送了帖子,你说她意欲何为?”
      
      宁怀远对朝阳长公主回京早有耳闻,前世她是在熙王出事之际回京的现在倒是早了些时日,看来真是狗急跳墙了!
      
      张国公可是精明至极,朝云长公主下嫁那一刻起他们就成了柔贵妃一派,但在四皇子溺亡的时候不惜放弃二子主动与朝云长公主划清界限,归顺圣上。如今朝云长公主回来可是孤立无援,所以为了在京城立足她必须拉拢朝臣。至于为何请熙王府就不得而知了,朝云长公主与熙王的关系可谓恶劣至极。
      
      先皇虽然厌恶太子,但对熙王还算不错而当初柔贵妃刚好有了身孕为了给未出世的四皇子不惜设计陷害太子和熙王,为柔贵妃出谋划策的正是朝云长公主。
      
      先皇寿诞之日,朝云长公主让人在熙王的杯中下了药又让人冒充太子将熙王约了出来,因为有太子地信物熙王也没有怀疑,那人将熙王带到偏僻的一间宫殿,更是让人将正当圣宠的卫贵人掳了进去,恰恰就在此时熙王药力刚好发作不过身为皇室中人对这些阴谋诡计只当是熟悉的很,一进屋子熙王就反应过来想要逃走,不料门窗被封。
      
      现在的熙王妃当初的太师府嫡女孟子蕊恰好迷了路,不小心闯入院内听见砸门声她好奇上前一探才发现里面的正是熙王和一陌生女子。
      打开门,屋内一阵奇异的香味传来她赶紧捂住口鼻一眼就看见面色潮红,喘着粗气的熙王。
      
      她小心地问道:“你没事吧?”
      熙王隐忍着剧烈的呼吸着,浑身上下像是被水洗的模样面前女子的馨香像是糖丝勾着他,他艰难的站了起来呼吸越发急促脚下不小心勾到了椅子摔在了孟子蕊身上。
      
      孟子蕊察觉他的不对劲也就没有推开他,“你还好吧?”
      熙王浑身越发滚烫,身下的娇软几乎让他控制不了,他艰难的答道:“带我出去”
      孟子蕊没有多想扶着熙王就走了出去,察觉身旁男子越发隐忍的样子,她像是碰触到某些危险信息心里有些打鼓。
      
      走了一段路,孟子蕊本意是想带他去找太医,可感受他无处安放的手心下一阵郁闷,正好前面隐约的察觉到一个身影,孟子蕊惊慌失措想躲起来而扶着的男人身形不太稳脚一不小心勾在了石子上人朝着池塘摔了下去,扶着他的孟子蕊也难逃一劫跟着摔了下去。
      
      寒冬冰凉的水很能醒神刚沁入水里没多久熙王就清醒了过来,巨大的响声惊扰了许多人。
      后来嘛,熙王愿意承当责任主动娶了孟子蕊,不过孟子蕊对这门亲事可是相当不满意,救了人反而搭上自己算来算去都是她亏了。
      
      朝云长公主虽然陷害了熙王却也误打误撞给他带来了余生挚爱。
      
      “朝云长公主竟然舍了驸马独自回京,当初韩二公子可是因为她被韩国公抛弃,现在又被长公主抛弃,啧…啧可谓凄惨”
      
      于清修不怀好意的笑了笑韩国公与于府一直不和,作为于府之人必定满意至极。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