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请入赘(重生)

作者:七情百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章

      “真的没有?”蔚从君也不知道他现在有没有后世那块龙凤佩。
      
      “嗯,下次一定给你。”他该找人说媒了。
      
      在安若看来邵中郎好不要脸,她一定要同王妃讲,可是自家郡主更不要脸怎么办?
      
      蔚从君得到肯定的答案,满意的点点头,“那说好,下次一定要给,最好随时准备好,说不定我去你府上堵你。”
      
      “郡主……”邵之舟有些无可奈何,“最迟下月,一定交到郡主手上。”
      
      “一言为定,那我先回去了。”
      
      “恭送郡主。”
      
      待蔚从君离去,邵之舟看着小厮眼神又恢复冰冷,“今天的事情若是我在外听到什么风言风语,你知道后果。”一年多没跟着他,谁知道有没有生出异心。
      
      “奴才明白的。”小厮自然不敢多说,主子从一年多前病了一场就变得喜怒无常,可怕的紧。
      
      这边是主子说奴婢,可另外一边变成了奴婢说教主子。
      
      “郡主,下次一定得把帕子要回来,即使喜欢邵中郎也该通过王妃去说和的,您这样于礼不和。”
      
      “若是成了还好说,不成您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
      
      “走为妻奔为妾,若是那邵中郎用此要挟您又该如何?”
      
      安若一上马车嘴就没听过,安若知道她是个忠心护主的,一直尽心尽力,所以未呵斥她。
      
      “安若,他不会的,别人有可能要挟我,但是他不会的。”其它话她可以听,但是这句话不可以,谁都不能贬低邵之舟,“别再让我听见这句话好吗?”
      
      “郡主,是奴婢逾矩了。”安若后知后觉,想起自己的身份说这些话简直就是大逆不道。
      
      “念你初犯,再有下次就自己收拾东西走,我这里不收主子。”蔚从君语气平静,平日里她对下人一向宽厚,所以她们才这么不懂规矩吗?
      
      安若却知道自己踩雷了,主子再不对,也不是她一个奴婢可以说教的。“奴婢知道,以后定不再犯。”
      
      “这件事我会自己同母亲说,别在背后自作主张。”虽然对她没什么影响,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解释这种事情上。
      
      “奴婢不敢。”安若是真觉得自己错了,那些规矩郡主又怎会不知。
      
      蔚从君今日心情甚好,自然不会跟一个奴婢计较,回了府,便立即找人做了两身衣服,下次见面没有新衣服怎么行。
      
      中午破天荒的多吃了半碗饭,引得南阳王夫妇频频侧目。
      
      “父亲,母亲这样看我做什么?”蔚从君搁下碗筷,旁边丫鬟立即递上帕子。
      
      “还不是大姐姐多用了半碗饭。”十岁的五姑娘蔚从娴掩着嘴偷笑。
      
      “平日里大姐姐多吃一口都不肯,今天竟然多吃了半碗饭,不说父亲母亲,就是我也要多看几眼。”十二岁的四姑娘蔚从书也来凑热闹。
      
      她们嫡出的姑娘都是与父母一起用饭的,而庶出则是同生母一起用饭,两个妹妹虽然打趣却依旧尊敬。
      
      “怎么,饿了还不许我多吃点,南阳王府缺粮了?”
      
      “是,缺粮了,养不起你了,你该出去单独开府。”南阳王妃现在是愁的不行,邵之舟回来了,也可以找人打听打听。
      
      “到时候我真出府了,就怕母亲舍不得。”
      
      “我呀~不怕你出府,就怕你没人要。”听着南阳王妃嫌弃的语气,在座的另外两个姑娘都掩嘴偷笑。
      
      “母亲,两个妹妹还小,莫要教坏了她们,到时候不敬长姐,女儿在府里还有什么威信?”蔚从君嘴巴一撅,祸水东引。
      
      “少拿你妹妹们来堵我,要说不敬,你是第一个,我也不同你多说了,让何妈妈把小七抱过来,还是不会说话的最乖了,你们啊,都不省心。”南阳王妃一杆子全打倒,三姐妹无奈对视。
      
      “以后小七也不见得有多省心……”五姑娘嘴上低声反驳,却只敢说给自己听。
      
      不多时乳母何妈妈便抱着一个白胖胖的小娃娃进来了,已经三个多月的小七正是咿咿呀呀的时候,看得蔚从君心软不已。
      
      “郡主要不要抱抱。”何妈妈见蔚从君一脸好奇,便开口询问。
      
      之前何妈妈也询问过,可那时候蔚从君嫌她太小了,软软的一坨,生怕用点力就能捏碎她。
      
      现在小七已经三个多月了,不再那么娇小,胖乎乎的惹人爱。
      
      蔚从君从乳母手中接过小七,小七看见姐姐笑个不停。
      
      “快,何妈妈,要掉了要掉了。”不知道是不是太兴奋了,小家伙脚蹬手抓的,蔚从君险些抱不住。
      
      乳母连忙用手拖住,“郡主,不是这样抱的,你用左手托住,然后右手抱过来就好。”
      
      经过乳母指导,蔚从君这才轻松些,毕竟她前世也没有孩子,小七也是她出嫁后才有的,体弱多病她也不敢抱。
      
      小七仿佛对蔚从君头上垂下的流苏感兴趣,伸手来抓,流苏没抓到,却揪住她了头发。
      
      “哎哟,”
      
      “行了,都回自己院子,从君留下。”在三姐妹这儿南阳王的话比南阳王妃好使,四姑娘和五姑娘依言退下,留下蔚从君坐立不安。
      
      “父亲,可是女儿管家管得不好?”
      
      “不是。”
      
      “那是因为三间铺面亏损?”
      
      “跟父亲还装傻?”南阳王好整以暇的看着她,仿若洞悉全局。
      
      蔚从君闭口不言。谁知道父亲是不是诈她,眼观鼻鼻观心,就是不说话。
      
      “看上哪家的小子了,说出来,父亲给你参谋参谋。”南阳王看着蔚从君沉默的样子,知道她不打算主动说。
      
      “父亲可不要乱说,我何时看上谁了?”她表现得这么明显吗?
      
      “今日韩文瞧见你在承阳楼了,回来就跟我提了一下。”南阳王眼神带笑,等着蔚从君主动招来。
      
      韩文是南阳王府的车夫,主人家早朝,他也就去凑了个热闹。
      
      “那又如何,大军凯旋,作为蔚国郡主,理应迎接。”她就是这么义正言辞,毫无私心。
      
      “哦?是吗?那是父亲想差了。”南阳王呷了一口茶,好像有些苦涩呢。
      
      “那是自然,女儿若是有意于谁,自会告知父亲母亲。”这次肯定不能认,她又不傻,说不来指不定送人手帕的事情就会被发现,被人知道还得了。
      
      “老了,吃了饭就瞌睡,你也回去休息会儿,府上事情多,累了就让你妹妹们帮着点。”南阳王呵欠不断,一副精神不济的模样。
      
      “那女儿告退,不打扰父亲午睡了。”蔚从君行了礼,得到南阳王示意便回了自己的如意院。
      
      刚回到如意院,第三支进蜀的商队便带来了好消息,万盛村陈安确有其人,有一妻一母,饱读诗书,那这就对上了。
      
      蔚从君惬意的闭上眼睛,藤有了,瓜还怕摸不着吗?
      
      邵府里,邵之舟看着眼前的信件发呆,信件上的南阳王府刺得他眼睛疼,他不是没想过这个可能性,只是不愿意去想。
      
      长宁郡主啊,那个她守护了一生的人,同他一起回来了。
      
      这一次他一定不会在放手了,至于陈安,他记仇,即使这辈子他什么都还没做,依旧是他的仇人。
      
      “不必阻碍南阳王府,一切以南阳王府为先,必要时可以配合。”邵之舟现在五味杂陈,有着期望同时也夹着害怕。
      
      成亲的事情,不能再拖了,多拖一天,就多一天风险。
      
      邵之舟想到此,便再也坐不住了,索性去了母亲薛兰的院子。
      
      薛兰是个典型的大家闺秀,琴棋书画,无一不是出挑的。
      
      此时的她正在廊下做女红,举手投足间尽显温婉,有丫鬟远远瞧见邵之舟来了,便低声告知。
      
      薛兰温柔一笑,放下手中的针线,“怎么现在过来了,是不是有什么事?”
      
      “有件事情想同母亲商议。”邵之舟面容清冷,郑重其事。
      
      薛兰收起笑容,屏退左右正视起来,仿若被那郑重的气氛感染。
      
      “说吧,什么事需要我商议?”
      
      “母亲,南阳王郡主,您觉得如何?”邵之舟直入主题,吓了薛兰一跳。
      
      “你怎么突然问起人来了?”薛兰眼神闪烁,有些不敢面对。
      
      “母亲,您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邵之舟仿佛没听见薛兰的话,依旧执着于刚才抛出的问题。
      
      “她是个好孩子……可是南阳王府我们高攀不起。”
      
      “母亲,儿子心悦于她,五乾台你们告诉我要保护她,我一直记在心里,现在她已经扎根了,儿子想试一试,或许真能高攀呢?”邵之舟半蹲着身子,眼眶微红,他知道薛兰最是心软。
      
      “别说了,即便南阳王府同意,你父亲他也不会同意的。”
      
      “为何?我并非嫡长子,也不用继承家业,更不需要我传宗接代……”邵之舟眼眶还泛着红,难过在脸上尤为明显。
      
      “你祖父便是入赘的,一辈子都抬不起头,被你祖母压着,日子久了两人便生了嫌隙,你祖父日日酗酒,早早便去了,留下你祖母和你父亲,虽说有些家产,可惦记的人多了,日子就不好受了。”
      
      薛兰抿了抿唇,责备的话有些说不出口。
      
      “长风,算了吧,好女孩那么多,不是非她不可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