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主角的舅妈

作者:云霄YX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修真时代开始

      父女两个大眼瞪小眼半天,最后还是傅行倏败下阵来,对旁边的太监道:“去吩咐御膳房的人……”
      
      傅行倏一顿,看了一眼傅灼安,又说道:“……上几样小孩子爱吃的东西。”
      
      “是。”
      
      傅灼安在宫人上菜的过程中偷偷看了她爹几眼。嗯,贼帅!
      
      明明都快四十岁的人了,长的却和个二十岁的小伙子一样。
      
      她爹傅行倏虽然也是个炮灰,但这个炮灰的戏份远远比她重得多。
      
      原文中她爹是个严肃并且负责的人,在他的设定里一切以国事优先,即使是他本人,也要排在国家的后面。
      
      当初,昊哥要一剑斩灭大齐。而她爹明知自己根本就挽救不了什么,却依旧义无反顾地站在国家最前面。
      
      记得当时无数人劝他赶紧逃走,并安慰他,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而他爹是这么说的:“我傅行倏既为大齐君主,无论生死,亦当与国同在。”
      
      那时她看到这里时,不知为何脑海竟然一副画面。
      
      万丈雷光下,一披头散发的中年男子浑身是血,一身皇袍成为破絮挂在身上。
      
      整个国家破败不堪,而男子即使身着破旧,但与生俱来的贵气使他成为天地间最引人瞩目的景色。
      
      在最后的画面里,他对着天空惨烈一笑,然后先国家一步凐灭在雷光里。
      
      她爹……真是霸气!尽管现在什么都没发生。
      
      傅行倏用膳时不习惯有人在旁边候着,因此当最后一盘菜上完之后,宫人们便很有眼色地退出并把门带上。
      
      傅灼安伸出小手拿起筷子颤颤巍巍地驾了一块排骨。
      
      “啪哒――”排骨落地。
      
      傅灼安:“……”太重了!
      
      于是她夹了一个小肉丁。
      
      “啪哒――”小肉丁落地。
      
      傅灼安:你这太不给我面子了!
      
      傅行倏轻笑一声,把她刚夹的几道菜拉到她面前道:“多大点儿年纪,还想着用筷子?拿手吃吧!”
      
      傅灼安:“……”兄弟,你说到我心坎儿上了。
      
      脸皮厚过城墙拐角的真三岁·灼安眼睛一亮,两只胖乎乎的小爪子直接拉了一条鸡腿,两只小虎牙“呜呀”地咬上去。
      
      “慢点儿吃,小心噎着。”
      
      您放一万个心吧!这又不是电视剧,你说噎着就……还真特么噎着了。
      
      她错了,这分分钟就是电视剧的节奏呀!
      
      “你……哎!”傅行倏赶紧倒了一杯水,捏着小娃娃的下巴给灌了下去。
      
      卡着喉咙的感觉真不好受。
      
      “还要!”缓过来的傅灼安咂咂嘴,感觉茶还挺好喝的。
      
      傅行倏也立即又倒了一杯,原本想着直接递给丫头,可却发现这杯水是冰的。
      
      夏日冰茶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可丫头身体尚有伤寒……
      
      嗯?水呢?傅灼安疑惑地抬头,却见到把她魂吓出来的一幕。
      
      只见傅行倏的手掌中突然出现了不同于常色的火苗将杯子笼罩。与此同时,杯子里的水也开始冒起了烟。
      
      我滴爹呀!您手里咋突然冒气蓝火了?是不是拿错剧本了?
      
      傅灼安一下子被震惊到卡壳了,她爹不是在“山的这儿边”,怎么就变成修士了?
      
      傅行倏看到女儿震惊的表情,内心有些微妙。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他对傅灼安问道:“这一种能力,而且很多人都有,灼安不会吗?”
      
      “啊?”小孩大大的眼睛充满疑惑地看着傅行倏。
      
      傅灼安:“???”什么情况?您在说什么?
      
      修真是要学的,难道你天生就会?
      
      幻想粉碎机傅行倏又说道:“爹从记事起就有这种能力的。”
      
      傅灼安:“……”你确定你没拿昊哥的剧本?
      
      他奶奶个腿呀!这是她爹吗?是不是发错了?
      
      天生就会!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她爹的天赋与昊哥一个水平。
      
      小娃娃眼神亮晶晶,满是“崇拜”看着他爹:“爹,您除了会用火外,还会用其他的吗?”
      
      傅行倏一僵,尽管脸上没什么表情,但语气还是有些是失望:“爹只会用火,不会其他的。”
      
      卧槽!单灵根……哈哈单灵根……哈哈……呜呜……
      
      为什么炮灰和炮灰之间的差别这么大呢?
      
      傅灼安内心悲痛地流泪,与此同时前世的某段记忆在她脑中一场场回放。
      
      看呀!这像不像是龙傲天有金手指的那一段?
      
      恍然间她似乎明白为什么昊哥要灭了她大齐了。
      
      但是不对呀!原文中虽然没有写她爹是修士这件事。但是如果他爹真的是修士的话,又怎么会忍心让他的国家陷入像结局那样被动的局面?
      
      而且既然国家已经出现了修士,按道理来说不应该连修真都不知道……等等!她似乎知道原因了!
      
      她爹是极品灵根,根本就不需要修炼!而且她爹刚刚用词是能力,明显是个门外汉!
      
      所以她爹只是空有天赋,其它的什么都不懂。并且作为一个皇帝,谨慎是他的习惯。当有了和别人不一样的能力时,偷偷藏着也不是不可能。
      
      都说干扰历史的进程是错的,可难道她就这样看着国家一步步错误地走下去?那她作为一个穿书者的意义何在?
      
      那么,既然她出生在这里,她有责任纠正这个错误。
      
      “爹,我也想会。”小娃娃嘟着嘴对傅行倏撒娇。
      
      “灼安不会?”傅行倏皱眉,看来女儿也没有这个天赋。
      
      什么叫我不会?这是要有人教的呀!您以为像您这种资质是大白菜?要知道世间这么多年来,只就出了您和昊哥两个外挂。
      
      “嗯,我不会……怎么办呀?我是不是很傻?”小丫头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似乎都要流出眼泪,包子脸委屈成了一团。
      
      啊!太难受了,我这么聪明的人竟然有一天说自己傻,亏大了!
      
      隐形女儿控傅行倏一看女儿小小的一团揪着他的衣角,一下子心都软了:“灼安不傻,灼安最聪明。”
      
      “那我为什么不会?娘说不会的都可以学,难道我太傻了,学不会吗?”
      
      强行偷换概念的傅·不讲理·灼安上线,真是不要脸的一批。
      
      傅灼安表示:为了给家里通网,我真是操碎了心。
      
      傅行倏心疼不已,他很想告诉女儿这种能力是与生俱来的,而不是可以……学的!!等等!!!
      
      说不定真的可以学!
      
      一瞬间醍醐灌顶,傅行倏像是换了一个人,顿时严肃起来。
      
      他堂堂大齐国虽然只有他一个人会这种能力,但不代表别人没这种可以学资历。
      
      况且,当初那么多人想要进入他大齐,可按照他大齐只出了他一个人的算法,这么多人的是多少个国家才能出的了的?
      
      而听这些人的语气,他们似乎来自于一个地方。如果他们那里本身就是孕育这种人的地方也罢,可如果不是,可是不是有可以学习这种能力的可能?
      
      那么他大齐是不是也有许多人有这种可以学习的能力,只是他现在尚未发现?
      
      他发现自己一直以来悄悄地寻找有能力者的做法,似乎从根源的人知上就错了。
      
      不一定他天生能会别人就能会,万一有的人就适合学呢?甚至如果这种能力本身就是需要学的呢?
      
      这个问题他现在也说不准,但是有人肯定能知道,比如说每过不久就有些想要偷偷进入他大齐国的人……
      
      这么想来,傅行倏感觉自己仿佛卸下了一直以来压在背上的一座大山,整个人都轻松许多。
      
      他能想到这一切,都得归功于他的小丫头。
      
      傅灼安发现自从自己刚开始飙戏,她爹便没了下文。
      
      她抬头一看,发现她爹两眼空洞仿佛进入了一种领悟的状态。
      
      这么快!您确定您不是隐藏的龙傲天?
      
      过了一会儿――
      
      “灼安……”
      
      “嗯?”
      
      “哈哈……”傅行倏发出爽朗的笑声,在傅灼安的一脸懵逼中将她直接抱起来。
      
      “mua~”随着亲脸的声音响起以及脸上胡子扎过的微痒,傅灼安瞬间石化。
      
      她这是被亲了?!!
      
      “安安呀!”傅行倏抱着小姑娘,亲昵地称呼。
      
      傅灼安一听这肉麻的称呼,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不是想学吗?爹给你想想办法。”
      
      我去,真的想到了!
      
      “啊?”小丫头惊喜地抬起头,问道:“我可以学?”
      
      “如果爹猜的没错的话,不仅安安可以学,到时候爹给你挑几个厉害的,专门做你的侍卫。”
      
      傅灼安一瞬间惊呆了,她爹的意思是不仅仅要通网,而且还要普及?
      
      倘若她大齐真的全民修真,那么大齐是不是相当成了一个大宗门,而她……岂不是宗主女儿?
      
      ……宗主女儿……怎么感觉怪怪的……
      
      歪?龙傲天吗?这里有一个需要你打脸的未婚妻!
      
      两个月后,不知从哪里几位自称为修士的人到齐国,号称有修仙之法愿传给所遇之人,以结善缘。
      
      那些人施展纵水御火之法,震惊齐国,一干百姓对此趋之若附。齐皇闻之,特命人邀往宫中,封为国师。
      
      几人就此久居齐国,为报答厚待之恩,愿传其毕生所学给齐国子民。
      
      清易九万八千六百六十八年四月十六日,未来修真界最大的势力齐修皇朝在那一天建立。傅行倏以原本齐皇身份成为首任齐修皇。
      
      未来众神之首,神界首座也出自此国,彼年四岁。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